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二首 (阅读663次)



         生日


  没有人记得这一天了
  也不需有人记得这一天了——
  生命中有山有水,有神的爱
  我的心,已超越了这些凡俗小事。
  还好,没有一根白发来要挟我
  还好,我昨天破败的样子没有被今天看到。
  我走进一家咖啡厅
  卡布其诺泛起陈年往事:
  在巴音艾力草原
  我暗恋过一位骑手。
  这些年,我培植屈服的韧性
  我喂养心中的鹰。
  对于过去的岁月,
  我有降卑之心和不敬之罪。
  现在我查看香樟树漏下的光影
  我终于可以从容地迈过夏天的门坎。
 

  
          写诗

    我写诗,长诗和短诗,失败的诗
  不能发表的诗……
  从一个人的伤口到辽阔世界的疼痛
  从青春年少写到了老眼昏花。
  常常,我在白纸或电脑前
  迷失于词语的森林
  而找不到一柄刀和一支枪。
  偶尔,我也会走到窗前
  看一眼雾霾中的北京城
  它抖动着威严的紫色大袍,未能使我免于恐惧。
  我也时常在古典和后现代岔路口
  左右摇摆不定
  更多的时候啊,我只听从女神引领
  给草药加点蜜——把泪水熬成了盐!
  诗歌的桂冠请你们去领受
  我的野心不大:
  在浩瀚的文字中留下,哪怕是一小行诗句
  沉甸甸的——像金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