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被埋没的诗人南巧琴 (阅读828次)



被埋没的诗人南巧琴

(《印象:速写与素描》系列之一)

一九八四年国庆节后,大概在十一月,我去乡游。在鲁山库区乡山村女教师余苗*家,意外读到山区女青年南巧琴写在学生作业本上的小说《爱之梦》,非常欣赏。当即给她留下一信,内容无非是赏识、鼓励,让她投寄发表。当时,余苗介绍,她是个卖丝绵的,经常在外边跑,很开放。我信以为真,但又觉得不像。  返城后,我到县教育局,郑重地向作家、平顶山市《天籁》**文学杂志主编高廷敏先生***推荐了南巧琴的这篇小说,引起高先生的重视。很快,将其发表在1985年第一期《天籁》,并引发了平顶山文艺界对这篇小说的评论和争鸣。但作者在看了后来发表的黄昌之****等人的评论后,在给我的一封信中,不屑地称之为“牵强附会”。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评论家与作者的分歧。

南巧琴给我的信,写于一九八六年,正是我由朋友黄岩协助*****,主持星月诗社时。写信的地点分别是下汤完全中学,和王庄学校。按她信中的原话,就是“发配”到了后来的那所低一级的学校,原因是高傲、喜欢说真话。可见,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青年诗人的通病。据悉,八九、九零年那几年,南巧琴曾写过不少信,给平顶山日报社的罗羽和老船,恐怕那些信早已不在。她喜欢在信中附上她那些诗,写起信来洋洋洒洒,热情洋溢,总有说不完的话。我想这是山区孤寂的教师生活造成的,也是诗人和山民本性的率真。因此,诗作和信件不同凡俗。

九十年代初,我听说她进城了,放弃了王庄学校那份教师职业,并与黄岩结了婚。开始,试图举办幼儿园或学前班,后来,进了县工商局。九十年代晚期,一天,在鲁山县城的大街上,我与她偶然相遇,随行的姑娘可能是她的同事,这才知道她进了一个好单位,而我已失业多年。不久,我写了一封信给她,向她预告新世纪可能来临的一场新的诗坛风暴,让她不要错过。但我没有收到她的回信,从此,失掉了联系。

凭她的个性和追求,她也许不会放弃或中断她的创作吧,得到一份旱涝保收的职业,应该不是她的初衷。但毕竟生活环境变了,城里不比山区,她原来的孤独的幽思已不复存在,也无处可发。况且,后来又有了孩子。因此,她的创作中断或彻底放弃,也是情有可原。有什么奇怪呢?诗歌是孤独的事业,而艺术生活和现实生活本来就是冲突的,很少有诗人能与现实生活讲和,与之平衡,或与之平分秋色。这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如今有那么多卷土重来的中年诗人。

所以,在当今的社会现实中,坚持到底的诗人有福了,也受尽了清贫、艰难与煎熬,而这也正是诗歌得以存在并延续下去的前提,使我们又一次想起里尔克的话:有何胜利而言,挺住意味着一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一切,当然不是指的升官、发财,而是生命的终极价值和意义,人类的记忆、精神和文化,因此得以传承和弘扬。


2014、5、15 ,09 :59

注释
*余苗:本名鲁联,鲁山县库区乡权村人。原鲁山县回声青年诗社成员,现为中学教师。
**《天籁》:平顶山市文联主办的文学杂志,《新城》、《三月》前身。
***高廷敏:作家,鲁山县人。著有小说集《山梦》及散文等。
****黄昌之:籍贯不详。原平顶山日报社副刊编辑,曾担任河南青年诗歌学会平顶山分会秘书长。
*****黄岩:鲁山县人。原星月诗社、鲁山县回声青年诗社秘书长,现业余从事摄影。




南巧琴的诗(5首)


推荐人语: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初,鲁山众多青年诗作者中,在下汤完中执教的南巧琴,较为出色,亦引起平顶山早期诗群的关注。这几首诗,是从作者当年随信寄我的习作中选出的,颇能代表女诗人的性情、才气和当时的诗风。可惜,如今这样有追求的理想女性不多了。当然,有的诗随着时间和观念的改变会过时,但真正的好诗永远与我们同在。
推荐人:冯新伟


热爱

冬天和我的小屋异离的当晚
我彻夜难眠
短暂的梦全是太阳在碧湖上
          舞蹈的片断
甚至顾不得吃一点早餐
就甩掉裹了一冬的风衣
跑去了已换上水玻璃的湖岸

得到解放的小鱼儿飞出水面
回太阳一个笑眼一样的抛物线
渔人的小舟飞快地抹去
          碧湖温热的泪
太阳如开屏的孔雀
将羽毛抖落了满满一湖面

我贪婪地捕捉
贪婪地允吸着
终于忍不住捧起一片太阳吞进去
津凉荡去了我贪婪的眩晕
热望也终因吞进了太阳的羽毛而纷繁

早该回来的路上
我不敢回头
我怕我的春天再回去
小心翼翼地将湖中的太阳
带回到我的小屋里

我的小屋是湖
太累时
我可以依着春天的太阳眯一眯眼

1985、11、15


珍惜

不是为了找你
而是寻觅已成了我的新癖
那天   我不看你的眼睛
凝视着远山说再见时
已在心底发誓
忘却你

十字街头的偶然相遇
我还会一阵窒息
但已不像过去那样
    心底有一团火燃起
已开始骂着自己
使劲地抹着手背上你曾留下的吻迹

一个黄昏
我重去那块绿草地
想不到你刚刚离去
我本能地捡起你坐倒的小草
草上的余温重得我的小手一阵昏迷

尽管我是这样忘不了你
我不想欺骗你也不会骗自己
因为珍视自己的感情
才常把曾得到它的你忆起

我寻觅
只因为忘不了我爱的足迹
当小鸟衔来永恒的故事
我的珍惜会被他写进
    我们爱的史记

1985、11、29


情书

他把心染上湛蓝的墨液
沿着笔直的横格
让心曲汩汩流淌
用叮嘱砌两条杨柳堤
我没有躲避
使劲地吻着那心的步履

从此   我给梦安了只扬声器
把思念扩散于夜的俱寂里
梦有时真圆满呀
    圆满得无可挑剔
我仍会早早起床
把思念变成一个个坚实斑斓的
   彩色卵石

只将剩下的绵延
    用支持扎紧
    定期给他寄去

1985或1986、3、18前




嗓子燃起蓝色的炊烟
火炉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热水瓶饿的大张着口

小池塘浅得像春雨砌成的小坑
总也洗不清鞋底的粘糊糊
泥泞伸出一团团吸盘样的手

躺在芦苇丛   宁静
又不只为什么心牵陡增
海水溢出了睫毛的堤坝
冲刷着雀斑的疑云

枕巾上梦排成墓地的图案
墨水瓶炸弹一样   还拖着一口笔做的小剑
她在一块块白幕上描摹自己歪了的投影
再也想不起    忘记了什么

1986、4、4


夜(之三)

灰云用体温熏烤着墨汁   气流
黑黢黢地凝结成一只匣子
蓝星星溜了   蝙蝠没追上
爱情用灵魂拨弄电吉他   白雪花
软乎乎地盖一座小平房
灯火舞着芭蕾   老鼠躲进它的帐篷里
岩石上有一只兀鹰栖息
染上墨色的山涧
马拉松赛踏碎水绵的躯体
瀑布用呐喊做成银色帷幕
有一个精灵到处游荡
喝着伤痕喋出的红葡萄酒
终于做一只喷血的火球
淹没了墨黑的天空

1986、4、7


作者简介:
南巧琴,笔名原野、海地,河南鲁山下汤人。曾做过多年山村女教师,原鲁山县回声青年诗社主要成员,作品一度选入老船编《诗选》,代表作为短篇小说《爱之梦》(1984),发表后,曾引起平顶山文艺界的争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