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常 》( 组诗12首 ) (阅读284次)




《离》                                      
                                               
我想起上个冬天停在电线上的小鸟
我记住了它们中的一个
我想起了枕边未翻完的小说
它的章节 它的脉络 它的暗红声响
 
但风暴迅速离开
只留下一两个不知名的旋涡
和我在下一个冬天遭遇
 
并且和那只小鸟一样
 


《臃》
 
一直到倦鸟西沉
利民西路上,夜晚的鞭子在抽打
故事在等待续集
而英雄会随时出现
在大转盘的那一头
有人在深深怀念
 
爱情骨瘦如柴
叹息了无痕迹
 
有时候
没有人想伤害
譬如我
只想睡到天明


 
《腐》
 
此时,刺槐在思念春天
枯叶一声不响
爱情提前来到
但无人买单
 
守夜的人又在闲逛
又是夜晚
没有一个人在路上
所有的人都在别人的家
 
我们的感官都在静静的泡着桑那
即便是火热如夏
但大家都害怕停电
以及精子迷失在黑夜


 
《湿》
 
南方在下雨
在拙政园
在虎丘
在寒山寺的钟声里
有人折叠着南中国的山水
有人在哭
有人在想一场融化的雨
 
而一切都在证明
一个人的一生都是证人
他说,天气终会晴朗
秦淮河上
居然还有人在笑
 
南方在下雨
天气复杂
大道通天
路上不一样
 
“至少和你想的不一样”


 
《堕》
 
为了埋藏声音
他必须找到耳朵
为了谋杀爱情
他找来一个恋人
打算扮演受害者
 
因为幸福的背后
总是有一个人走来走去
 
越来越低
他的喉音
只能听得见


 
《甜》
 
记忆悬在半空
红毛线在暗恋一个人
月光被填满了
陷入一段危险的前奏
 
城市堕落在早泄的光中
青弋江畔,童话篡改了一个人的一生
每一次爱的较量
总是无名指占了上风
 
他连活着都三心二意
他连萨达姆都不关心
那只是在想着家里的那个人
她手中的红毛线
连歌声都是热的


 
《原》
 
一只瓶子缺乏一个盖子
一把蒲扇想念一个摇摇摆摆的人
一段醉熏熏的音乐找不到来时的路
一阵风飘洋过海
停在一家小电影院的门口
 
两个热恋中的人
转眼就消失在这阵风里

 
 
《往》
 
那个人一会儿走在他的前面
一会儿走在他的身边
等一些东西远去
一些感觉早已变成家具
老酒老了
甚至已经把握不住孤独
 
一百年他都在欺骗他自己
早谢的花里
藏着当初透明的谎言



 
《伤》
 
一只勃朗底酒杯
企图扼杀一个黎明
一群凌厉的脚步
正在打击群起的青草
失魂落魄的霓虹灯
把快车道照得更暗
北爱尔兰咖啡的泡沫
只招待着提前退场的客人
 
我看见这个城市的根部
缺乏失眠和自信
我看见一个躲在发电厂的农民
心脏在剧烈的跳!



 
《后》
 
整座城市找不到一个动词
不仅是你
需要闪电,字典
以及停电后重金属互相残害的叫喊
 
我曾经尝试着去爱
(那是一个虚词)
像一个废黜的花园
太多的树荫遮住了黑暗
 
“你没有后路”
一个二流的人喏语着
 
有人去爱过
并且终身受打击



 
《像》
 
坐在汽车上
有缓慢的雨
和滂沱的旅途
 
可我的笔法更加陈旧
我甚至不知道怎样醒来
或者冲进梦里
 
于是狂奔
刹车并听到轮子的音响
 
连那个发动机都在笑我
虽然驾照只过期了两天



 
《落》
 
两个人忽然对持起来
像矛对着矛
刀锋对着刀锋
一个人丧失了笑脸
那一个人忘记了尊严
 
(一节青竹“叭”底响了一声)
短促的节拍
有力地敲打着不悔的青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