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名作欣赏:十首外国诗 (阅读1037次)



名作欣赏:十首外国诗
 
 
一、晚秋季节
 
【英】威廉-莎士比亚    殷宝书译
 
你在我身上会看见晚秋季节,
那时只有片片黄叶凋残,
在枝头摇曳,饱尝着寒风瑟瑟,
虽然它曾是百鸟争鸣的歌坛。
你在我身上会看见一天的薄暮,
它在日落后逐渐消逝在西方,
死亡的化身,黑夜,把一切消除,
也定将溟溟薄暮彻底埋葬。
你在我身上会看见将灭的柴火,
在青春烧成的灰烬上它一息奄奄,
这灰烬是它灵床停放的处所,
焚化它正是那滋养它的火焰。
       你看见这些,对我的爱情会加剧
       即将永别的东西你一定更珍惜。
 
 
 《晚秋季节》点评:这首诗,也许是莎士比亚所写十四行中,情调最哀伤,色彩最灰暗的一首了。它道出了火热的爱情如盛夏般消失后,内心凋零,青春枯萎,心如死灰的绝境。诗的最后两节,是整首诗的亮点,但更加重了它的悲剧性。因为晚秋季节过后,将是漫长的白色死亡阶段,只有万事万物不死的根、灵魂,才能安然无恙的冬眠,迎来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新生。此诗无论从悲剧角度,还是美学角度,只有哈姆雷特那段著名的内心独白与之相匹配。(冯新伟)
 
 
二、三章诗
 
【美】罗伯特-勃莱    郑敏译
 
啊,在一个清晨,我觉得自己将永存
快乐的肉体将我包裹,
好像草儿裹在它的绿云里。
 
从床上起来,我做过梦
梦见驰过古堡和火热的煤堆
太阳高兴地躺在我的膝上
我忍受着黑夜,活下来了
在黑暗的水中漂洗过,像任一片草叶。
 
黄杨树的大叶子
在风里猛摇,呼唤我们
消失到宇宙的荒野中
那里我们将坐在一棵树下
永远活着,像尘埃。
 
 
《三章诗》点评:著名的美国当代诗人罗伯特-勃莱,是深受中国古典诗歌影响的隐士。长期定居在远离尘嚣的农场,以写作、朗诵、翻译、教孩子们学习启蒙读物为生。他在这方面的形象与自我塑造,与同样受到东方文化影响的美国诗人雷克思罗斯、加里-斯奈德相仿。但与之稍有差异的是:加里-斯奈德深受唐代僧人寒山的诗和日本禅宗的影响,而勃莱作为斯堪的纳维亚人的后裔,天生具有西方的神学思想。所以,勃莱的诗是复杂的,有时甚至是晦涩的,其中总是透出西方的神秘性和东方的玄学色彩。但这首诗是明朗的,令人欢欣鼓舞的,娴熟的融汇了东西方文化的深意与精髓,以及超现实主义精神。(冯新伟)
 
 
三、镜子
 
【美】西尔维娅-普拉斯    殷宝书译
 
我是银质的,准确的。我向无偏见。
无论我看到什么,我立即把它
原形体现,不受爱和恨的影响。
我并不残忍,只是很忠实——
是一位小神的眼睛,四方形。
我的时间主要用在思考对面的墙壁。
墙是粉色的,喷上了花点。我长期望着它,
它已变成我心中一部分。但是它忽隐忽现。
在我们中间再三出现面孔和黑暗。
 
现在我是个湖。一个女人对我注目,
想在我深处寻求她的真实摸样。
然后她去找一些骗子:月亮或蜡烛。
我看她回来,又把她本形体现。
她报我以眼泪和激动的手势。
我对她很重要,你看她时去时来。
每天早上都是她的脸替换了黑暗。
她把个少女溺死在这里,于是一个老妇人
像一尾难看的鱼天天向她靠拢。
 
 
《镜子》点评:以自杀和杰出的诗歌闻名于世的美国自白派女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起,就成为世界诗坛的传奇人物。她的诗一般以充沛的激情,强烈的内心冲突著称。但这首《镜子》,在她的诗作中,是个特殊的例外。它的明显的特点是:节制、沉思与超然物外,情绪稳定,甚至是冷静地、不知不觉地与一面镜子浑然一体,并以镜子代替了诗人的自白与第一人称。它揭示出了一个人尽皆知、冷酷时光流逝的真理:即生之无常与变化,镜子目睹的事物,也不能永葆青春。(冯新伟)
 
 
四、印度教徒:他不会伤害一只苍蝇
                       也不会伤害一只蜘蛛
 
【印】A-K-拉马纽简    黄燎原译
 
该告诉你了,为什么
我这样仁慈,不会伤害一只苍蝇。
 
为什么,我也不能伤害一只
蜘蛛,甚至不能伤害一只黑寡妇,*
 
因为谁知道它们的身份是什么呢?
你知道吗?也许那只摇曳的蜘蛛
 
会是我轮回转世的曾祖母,
而另一只(在蛛网中心
 
坚忍爬行)
是我真正的祖先,
 
那身为渔夫的情人在马德拉斯港
用网绳拦截她,
 
还时常从后面包抄
在她身体和脸上留下印迹
 
(且不说家谱
也不提报上的闲话栏)
 
他的网始终罩住她:
直到一天,像蜘蛛
 
一样,当他还在她的怀抱里
她紧紧钳住并咬了他
 
好像她的牙齿还咬在那儿——
留下了一个拉丁文的名字,
 
这却一点也帮不了那个可怜的男人。
 
谁能说我没有承继曾祖父的灵魂,
就像我承继他的
 
名字,那安息的老者,
不合时宜的证人,不变的目光,
 
永远的旁观者,
像大夫那样察看
 
妻子和敌人身下
颤动的渔网所设的疑窦,
 
那手和臀部的每一个动作:
看呀,看呀。

*黑寡妇:一种吃掉配偶的有毒蜘蛛。
 
 
《印度教徒》点评:这是一篇关于灵魂的变形记。其原型很容易令我们想起卡夫卡那篇著名的小说。但不仅是形式与背景不同,内容更不同。卡夫卡的小说,按佛家语,是个现世报,因为格里高利,即使今生今世没有作恶,也注定有原罪。按定评说,是人性的异化。而《印度教徒》这首诗,则跨越了阴阳界和时空。诗人拉马纽简以丰富的想象力和悯思,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奇特的轮回转世的画卷,一条漫长、艰难的魂系众生之路,试图解读并探索生命的意义与本源。启示、告诫我们:珍惜生命,珍惜每滴露水和草虫,永远怀有一颗谦卑、悲悯之心。而这也正是诗歌与宗教共同的目的。拉马纽简的诗,译成汉语的不多。根据少量资料,我们获知,诗人生长于印度,曾在印度、美国求学,现居芝加哥,在大学任教,除写诗外,还翻译过泰米尔古典爱情诗歌和宗教抒情诗。(冯新伟)
 
 
五、繁星满天
 
【美】安妮-塞克斯顿    天波译
 
       那并不能阻止我对宗教——我能否用这个字眼
——的渴求,于是,我便在夜晚出去画星星。
                          ——摘自梵高给其弟的一封信
 
这个城镇并不存在
除了在那里,一棵黑头发的树,
如落水的女人,滑入那火热的天空,
小镇万籁俱寂。十一个星星煮沸了黑夜。
啊,星光,星光闪烁的夜晚!我愿
这样死去。
 
一切都在移动。它们都是活的生命。
甚至月亮也在挣脱它橙色的铁圈
像上帝,把孩子们推出它的眼睛。
古老的隐形之蛇吞食了星星。
啊,星光,星光闪烁的夜晚!我愿
这样死去:
 
投入夜晚这狂奔的兽群,
被这条巨蛇吞食干净,从生命中
跳出,没有旗帜,
没有饥渴
没有呼声。
 
 
《繁星满天》点评:此乃美国自白派诗歌又一位女将,与普拉斯齐名的女诗人安妮-塞克斯顿的传世之作。它的灵感,来自法国后印象派代表画家梵高的同名画作。塞克斯顿相貌十分漂亮,颇具女艺术家的气质与魅力,曾两度狂热地追求过美国小说家索尔-贝娄,令后者狼狈不堪。1974年自杀身亡,仅活了46岁。是自白派诗人中自我剖析最深刻的,诗风优雅、迷人,意象辽阔、深邃,情感炽热、奔放。《繁星满天》富有代表性地表现了诗人与梵高同样躁动不安的灵魂,对神性、永恒的渴望。(冯新伟)
 
 
六、写给我的忌日
 
【美】W-S-默温    天波译
 
每年,我都不知不觉地度过这一天
最后的火焰向我招手
一片寂静打发了
不知疲倦的游子
如同黑暗里的一缕光线
 
那时,我将再不会
看见自己在生命里,比方说在一件奇特的
衣衫里
惊异于这个地球
一个女人的爱情
以及男人们的无耻
犹如今日,在大雨三天后写作
听鹪鹩歌唱以及雨声平息
向莫名奇妙的事物弯下身去
 
 
《写给我的忌日》点评:记得很久以前,读到过意大利诗人莱奥帕尔迪的一句诗:而死亡将来临,并取走你的眼睛。不错,确实是这样。但作为生者,我们却并不知道死神将于何时来临。我们看不见。尽管死亡尚未来临,尚未取走我们的眼睛。我们视若无睹。因为在死神面前,我们是瞎子和聋子,听不见死神徘徊,忽远又忽近的足音。在我们无所事事,上网聊天,到处奔波挣钱,自寻烦恼的日子里,哪一天不潜伏着危机?不被死神窥伺?每年,不知不觉地度过我们的忌日?死亡,也许不是否定,而只是一次对生命基因的调整,一个外形与内在结构的轮回,它像艺术,像那些莫名其妙的事物一样永在。诗人们(包括默温)不得不卑微地向它弯下身去。(冯新伟)
 
 
七、日子
 
【英】菲利普-拉金    黄燎原译
 
日子是什么?
我们生活在日子里。
它们到来,一次次
唤醒我们。
它们很高兴来临:
除了在日子里,我们还能生活在哪儿呢?
 
欧,要解答这问题
需请牧师和医生来
穿着他们的长袍
跑过田野。
 
 
《日子》点评:几乎每卷外国当代诗选,都会收入拉金这首短诗。目前,英译汉的版本,已不下五六种。谁译的最好呢?严格地说,没有一首汉译能取代拉金的原创。但无论翻译的成功与否,我们还是从中领略到拉金这首代表作的魅力。整首诗由一个自问自答句,一个反问句,和一个推托句构成。它借用一个老实巴脚的英国乡下人的口吻,用诘问,道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真理:“除了在日子里,我们还能生活在哪儿呢?”至于为何要请牧师和医生来,是因为只有牧师和医生,才进一步知晓有关日子(即这个世界)的知识,譬如《创世纪》、天文和物理、形而上学等等。暗示牧师和医生不仅是上帝的,也是平凡日子的仆人,给日子以仁慈和欣欣向荣的生机。这首诗是对普通日子的赞美,是一曲唱给世俗生活的圣歌。(冯新伟)
 
八、雾中
 
【德】赫尔曼-黑塞    钱春绮译
 
在雾中散步,真正奇妙!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
没有一株树看到别株树,
每一株都很孤独。
 
当我的生活还很明朗的时候,
我在世间有无数的友人;
如今,大雾弥漫,
我再也看不到一人。
 
的确,不知道黑暗的人,
不能称为贤智的人,
黑暗轻轻地把他和一切世人
隔开,使他无法逃遁。
 
在雾中散步,真正奇妙!
人生十分孤独。
没有一个人看出别人,
每一个都很孤独。
 
 
《雾中》点评:深受印度婆罗门教和中国佛教影响的黑塞,以小说名闻遐迩,1946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但他本质上是一位浪漫派诗人。一生三分之二时间,隐居于瑞士幽静的山林湖畔,过着与世无争的创造性生活。这首早期诗歌,是诗人晚年最偏爱的七首诗之一,来源于他身后留下的一张朗诵唱片。如今这张唱片,已成为稀世珍品,属黑塞研究中不可多得的资料。这首《雾中》,是黑塞中年以后,厌倦城市生活,归隐山林时所作。沉思与田园气息是它明显的特征。诗中描绘的一木一石,虽近在咫尺,彼此为邻,却老死不相往来,都是那么孤独。随着诗思的展开,逐渐引申到诗人个人的孤独,整个人类不能和谐相处的孤独。孤冷的氛围与情调,低调但积极进取的精神,与马拉美的《天鹅》有异曲同工之妙。(冯新伟)
 
 
九、洗发
 
【美】伊丽莎白-毕晓普    蔡天新译
 
岩石上无声的扩张,
苔藓生长,蔓延
像灰色同源的震波 。
它们期待着相会
在围绕月亮的圆环上,
依然留存在我们的记忆里。
 
既然天堂将会
倾心照料我们,
亲爱的,你何必
讲究时效,忙碌不停;
不妨静观眼前。时光
虚度倘若不被感动 。
 
星光穿过你的黑发
以一支明亮的编队
紧紧地聚集在一起,
如此笔直,如此神速
来吧,让我用那只大锡盆为你洗发,
它打碎了,像月光一样闪烁无定。
 
 
《洗发》点评:酒徒、厨师、画家、同性恋,继狄金森、玛丽安-穆尔之后,美国最杰出的诗人等等,不协调的身份,也许会令人瞠目。但集于毕晓普一身,则绝不是嘲讽。尽管她严密地坚守着自己的私生活,诗风奇诡节制,反对金斯堡的宣泄,但事实就是如此。从小失孤的毕晓普,有一个不幸的可以写进教科书的童年,这使她具备了一种天然的平衡力,这就是:酒精+旅行,而这一自发地相加的结果,成就了她精湛夺目的诗歌。这首写给女友和情人的《洗发》,有力地支持、证实:毕晓普以幻想和奇特的视觉效果见长的诗风,日趋完美、成熟,集中体现了毕晓普对艺术的控制力,和独特的人格魅力。(冯新伟)
 
 
十、当你老了
 
【爱尔兰】威廉-勃特勒-叶芝    袁可嘉译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
 
 
《当你老了》点评:这首经典的口语诗,几乎与诗人叶芝同样著名,非常直白地喃喃诉说了诗人对毛特-冈的爱情,以无可挑剔的语言,100多年来,成为脍炙人口的绝唱。此诗显然受到法国诗人龙萨,300年前写的一首情诗《待到垂暮之年》的影响与启发。但却从另一个更新颖的角度,抒写了叶芝不同凡俗的忠贞的爱的表白。最妙最出人意料的是,诗人在诗的结尾,把“爱情的消逝”,描绘成一个“在头顶的山上”散步的意象,最后“在一群星星中间”藏起了脸庞,爱就这样凄凉的消失了,给诗人留下无尽的忧伤和回忆。(冯新伟)
 
 
2006、12、7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