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如果诗歌只是吟风弄月,我宁可放弃:祖国之痛 (阅读512次)



祖国之痛和被风吹散的道听途说(组诗)
 
《3·15:曝光和未曝光的真相》
 
官员贪腐,是记者发现的
粗暴执法,是记者发现的
冤假错案,是记者发现的
铺张浪费,是记者发现的
强拆强买,是记者发现的
卖官鬻爵,是记者发现的
黑恶势力,是记者发现的
卖淫嫖娼,是记者发现的
食品过期,是记者发现的
药品造价,是记者发现的
百姓侵权,是记者发现的
侵吞国资,是记者发现的
……
……
……
 
如果没有记者,真相会是什么?
如果没有记者,这一切
是否仍会被和谐掩盖?
 
一种真相,总是在掩盖另一种真相
振振有辞的人
你,羞愧了吗?
 
2014.3.17
 
 
《群众路线教育》
 
念文件。
抄笔记。
讲官话。
找对策。
 
群众路线教育
路线教育群众
 
2014.3.18
 
 
《克里米亚公投》
 
谁来统治克里米亚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给了人民公平、正义、和活着的尊严
显然,普金要比那个马桶镀金的亚努科维奇强多了。
 
如果消除了腐败
如果给小老百姓活着的尊严
如果能把官僚资本主义偷走的财产追回来
谁来统治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2014.3.18
 
 
《打老虎》
 
老虎并非都在景阳冈
不要让苍蝇蒙蔽了武松的眼睛
 
有白骨的地方一定有苍蝇
苍蝇吐出的白骨并不比老虎吐出的少
 
苍蝇长大了,也可能就是老虎
老虎可以用棍子打
苍蝇呢?
 
苍蝇进出的地方
首先要搞好卫生
没有了苍蝇,老虎就会成为朋友
 
2014.3.18
 
 
《搁浅了的“婴儿安全岛”》
 
一间房子,能兜得住一个时代不断沦陷的道德底线吗?
 
如果善念只是筹码,还有哪个岛会是安全的?
 
脑性瘫痪。唐氏综合症。先天性心脏病。
是什么,催生了这文明时代的毒蘑菇?
 
无法公开的财产。讳莫如深的转基因。泛滥在血液里的抗生素。
干净不了的城市食品。挥之不去的雾霾中协裹着的愁绪。
哪一个,又是生命所能承受?
 
贪欲的海洋一直在上升
而制度的大船
已经有了裂缝
 
2014.3.18
 
 
 
《昆明301事件:我恨》
 
我恨!
 
我恨那些永远藏在身后的面孔
我恨那些热衷于把水搅浑的人
我恨那些屡屡以自由的名义把无辜生命打造成匕首和子弹的人
我恨!
 
我恨他们已经冰冷的心中积聚的邪恶
我恨他们黑布蒙着的脸上豢养着的恶魔
我恨他们轻视自己的生命也视父母妻儿如同草芥浮尘
我恨他们一踏上行程就不打算再回去的决绝
我恨!
 
 
我恨一把匕首的锋利
我恨一首诗浅吟低唱的堕落
我恨那些罪恶的嘴唇点燃的仇恨已经遍及了我们普通人的生活
我恨鲜血染红的候车大厅外面那些言不由衷的手掌正在为盛世祥和举手表决
我恨!
 
我恨那么多愤怒磨砺的战刀,是否又会
被时间穿上了铁锈的战袍
我恨!
 
我恨!
 
2014.3.2
 
 
 
《满意度》
 
2012年8月14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介绍十八大代表选举工作情况。王京清称,十八大代表选举过程中,监督工作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王京清还表示,调查显示党员群众对代表选举工作满意度达到97%
 
 
多年来,我一直被不认识的人代表
参与各种御定的选举
也参与各种御定的决策
我不知道我究竟是谁
我只知道我就在那每次被统计为100的“同意”中
更多的时候,我被称为“广大人民群众”
 
我知道,一滴水无法左右一条河的流向
在决堤之前
巨大的吼声,也是一种“同意”的表决
 
 
 
《借口》
 
 
耗资87亿元建立的甘肃天定公路在2011年被曝出严重质量问题后,2012年再次出现了路基沉陷、路面破损等问题。面对质疑,甘肃官方回应称,这次天定高速出现的问题,并非源于工程质量问题,而是因为受到强降雨的影响
 
 
在这里,借口不是理由
不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而是一个带有预谋的动词
比如,借一条高速路的口
吞下国家和人民的87亿人民币
再借老天的口
吞下一条高速公路
甚至还可以借临时工的口
让那些无辜的尸骨充当渎职的祭品
借维稳的口
对那些上访的草民绳之以法
 
这种借口,不是一种恐慌
也不是一种救赎
而是一种张狂的抵赖
一种下流的嘲弄
 
每天生活在借口太多的国度
心中就会产生宿命的悲哀
阳光是生命蓬勃的借口
春天是小草碧绿的借口
而一个心存善念的小民
什么又该是他相信明天的借口呢?
 
 
 
《登岛》
 
 
2012年8月15日下午,载有14名香港保钓人士的“启丰二号”保钓船进入钓鱼岛海域,7名保钓人员登上钓鱼岛并竖起中国国旗。5名登岛的保钓人士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的逮捕,两人返回保钓船上。随后,日本海上保安厅用两只巡逻船“夹持”保钓船,控制其航向,并逮捕了船上另外9名保钓人士。
 
 
你保还是不保
钓鱼岛就在那里
不左也不右
 
你登还是不登
五星红旗就在那里
永远逆风飘扬
 
前行的巨舰
怎能没有挑衅的风浪?
船大自会宰汪洋
 
就让阴魂不散的宵小去叫嚣吧
浪高千丈
终是奔跑在死亡的路上
 
 
 
 
《溃坝》
 
据报道,2012年8月10日凌晨,浙江省岱山县沈家坑水库突然发生溃坝,洪水瞬间将下游的一个村庄冲毁。溃坝事故共造成11人遇难,数十人受伤。媒体记者在灾后采访当地居民时了解到,早在溃坝前50天,沈家坑水库已经出现了裂缝漏水现象。村民多次向长涂镇政府反映情况,但一直没有人来修。直到溃坝前一天,还有人去镇政府反映险情,却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灾难发生后,岱山县政府在通报中把沈家坑水库称为“非地方管理”水库。这种含蓄的措词,为责任承担留下了一道巧妙的“后门”。
 
用一座水库
来储存一个时代的怨恨吧
 
当他只是街谈巷议
这种规劝还是清澈的
 
当他把一个夜晚的黑当做起义的裂缝
幻想着劫后余生是徒劳的
 
我以那些死亡者和失踪者的名义起誓
有一道裂缝,已经出现在了我们的头顶
 
 
《侧滑》
 
2012年8月24日凌晨5时30分左右,通车不到1年的哈尔滨阳明滩大桥发生断裂,致使4辆大货车坠桥。阳明滩大桥是我国长江以北地区桥梁长度最长的超大型跨江桥,总投资18.82亿。哈尔滨就此召开新闻发布会,哈尔滨方面将这一事故称为“三环路群力高架桥洪湖路上桥分离式匝道侧滑”。
 
彩虹的桥上
车来车往
他们,都在赶往天堂
 
祖国遍地都是猝然盛开的鲜花
最艳丽的那一朵
留给说谎的人
 
 
 
《杨达才的微笑》
 
 
这是最阴森可怖的一朵微笑
当他低下头来注视自己腕上的手表
那些大火中的人们
正在他奢华的表盘上做着绝望的出逃
 
 
《平度,平度!》
 
——2014年的春天,平度发生了什么。你知道的。
 
 
只是在中国
岂止在山东!
 
平度,平度
愤怒的身体做成的火把
要我去看什么?
 
2014.4.18
 
 
《失地的农民》
 
——这些农民还在增加。他们不是少数,而是大多数。
 
 
这是一种就范
还是一种迂回?
 
不远的将来
儿子或者孙子
会向他们的父亲讨要答案
 
没有谁
可以出卖未来
也没有谁
能够收购明天
 
2014.4.18
 
 
《街道上蓦然出现的医院》
 
——2014年春天,一群外地人悄悄进城创办了许多医院,他们不为治病救人,只为了即将颁布的新政可以套取国家补助。
 
 
一夜之间,这些医院就出现了。
天堂、九州、天使、老百姓、仁爱等等等等
这些美好的名词下
一块醒目的招牌,几个漠然的坐堂
仿佛他们一直在等,一直就潜伏在我们的未来
 
不在乎有没有病人
也不在乎有没有病
他们像一种神秘的暗示
提醒我们的身体
 
其实,他们并不关心我们的健康。
我询问过知道内情的人
他们只是讳莫如深地一笑
 
走在街上,我只想告诉人们:
有毒的蘑菇,都有一个鲜艳的外表
 
2014.4.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