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花家地的秋天 (阅读597次)



《花家地的秋天》
 
在透明的光中,新建的楼群默立成冥想
一棵银杏树在街头成为众人的风景
街旁的超市安详、温和,如天使的面容
它出售蛋糕、米面、奶粉,和神的甜蜜礼物
商家在喜悦中数着钞票。每到傍晚
银杏和白杨的叶片在路上沙啦啦打转
西边的天空横亘着辽阔的嫣红,像一道
伤口。一个地方,壮丽,召唤迷途者归去
 
一个又一个的白天连着,居民楼飘着橘子味的生活
公交车打着满足的哈欠,运送着日常、善意
美术学院的学生们在楼窗处晾晒着彩色衣服
星期天他们涌到街上,和一群头戴黄帽的
民工擦肩而过,一个修理自行车的微笑地望着
并未停下手中的活计,路旁的中年卖报人小跑着
去追赶被风吹走的报纸,而收废品的河南人
则坐在板车上开始享用寒碜的午餐。有时
 
我想象重新回到花家地,回到那样一种
存在,生活:它包含玫瑰,暗物质,光,阴影
引领悲苦、欢乐,生者和已逝者的心灵
以及胆怯、卑微、细小,未知和不可名状之物
它指向黎明、认知、终极、抵达和苏醒
它接纳无名、短暂、有限,最终朝向永恒
回到花家地,回到它的呼吸、呈现、完整
并问候纯粹的晨星、朝霞、树丛
 
在远处,花家地的秋天日益清晰
树木的金黄光影在地上拉长
楼群和站牌温存而可信赖地耸立
秋风相认了澄明,在一切之上延展
一只深情的手将万物的哀伤托起
还给高处的无限,蔚蓝
 
                        2012.11.15.
 
(﹡花家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北部,我曾在那里居住、生活。)
 

 
《譬如》
 
譬如年末岁尾的时候
风从寂静的楼群中吹过
孩子们奔跑在街上
零落的鞭炮声响在深巷
有人回乡,有人买回年货
    有人沉入回忆
而在城外,天气晴朗,河堤宁静、绵长
风吹过空旷的树林
空中,回荡着年岁流去的暗伤
 
譬如节日里,气候清明
空气中飘荡着一种芬芳
人们奔走在大路上
市场的喧嚣,广场的涌动
二月,三月,四月的轻扬
或者湖堤,垂柳,石栏
城河边,樱花又一年绚烂绽放
春天的岁月,亘古、绵延、而久长
 
譬如春光里,农夫行走在田野上
他心怀梦想,为妻儿劳作
思虑着房屋、雨水、年景、食粮
他撒肥、锄禾,劳碌又满足
而在他的四周,明媚涌动、无限
阳光下的麦田闪耀绿波
大地丰腴、平坦、延展
——风的家乡,永恒的时间
 
而这里有着一切:劳动,诗篇
生活的壮丽,芬芳,与昂扬
 
                 2012.1.15.
 
 
《记住》
 
记住屋顶上的温和日光
照在双扇木门上的清贫光阴
记住初春的晴朗
一棵椿树的干枯荚角在风中
    哗啦啦的声响
也记住杏花在围墙外的绽放
榆荚和槐花的白瓣在暮春晴日的风中凋落
    在干净的地面上沙啦啦的翻转
 
记住秋风中的村庄
村边白杨的金黄
记住田野边堆积的枯叶、喂养
深秋树林边的萧瑟
也记住晚霞在树梢上的停留
夕阳沉落后暮色弥漫的苍凉
 
记住立冬后的白菜地
吹过晴朗冬日空旷路上的一阵风
 
母亲啊,记住我们的风门、灶屋、锅台
    烟囱口飘出的忍耐的炊烟
记住我们的五月麦田,霜降后的红薯地
冬天里堂屋中生起的锯末火盆的纯良
记住我们曾为母女,这是
我的福缘,你的明月、善心
 
记住——请不要忘记
无论你在天国,还是去了山水之中
你看,这么多的低处的光,树上的蜜,风中的依靠
而我那时不知道
 
                       2012.11.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