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风一层层吹过 (阅读522次)



风一层层吹过
 
黄芳
 
清明节我总是不在场
自从你离世
我再也没有近距离地看过你
每年母亲会告诉我:
今天,我们去看舅舅了
我问舅舅还好吧
母亲说:很好的
似乎,她刚刚和你有过愉快的长谈
她还喝了你亲手沏的茶
看到你伏案疾书
她还像往常一样,心疼地劝阻你几声
 
记得那年送你,我跟在人群后面
不知所措
阳光很好,表姐表哥们身上的孝服白得
耀眼,我不知所措
你的坟头在一块大岩石下
四周草木繁茂
没有一棵是我们种下的
墓碑上
“谭爱良”三个字用你最喜欢的楷体
舅舅,似乎那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
从此以后,你成了墓碑上细小的字
我再也见不到你
 
你卧病在床的日子
母亲每天穿过两条小巷去看你
她在楼下大声喊你
你便把钥匙从窗口扔下来
她给你喂粥,陪你聊天
你言语不清,但她告诉我:
舅舅想说什么我都知道
对于她而言,即便什么也不说
就这样与你无声相对
已经很满足
舅舅,你能想象你走后
你的姐姐我的母亲
有什么样的哀恸吗
——从此她远远绕开那两条小巷
她花了一年多时间
才能睹物思人时不再瞬间
泪水翻涌
 
那天,把你在岩石下安放好
大家一边烧钱纸一边
跟你开玩笑:
到下面你就别教书了
我们给你别墅宝马,你游山玩水去吧
如果钱实在用不完
你可以建一所希望小学
也算圆你尘世的梦了……
临走,大家说:
你要好好的啊,清明节
我们再来看你
 
但清明节我也见不到你
我多想摸一摸
墓碑上那三个细小的楷体字
风一层层地吹过
我多想和你说说话——
舅舅啊,你看
风吹过母亲的白发时
也忍不住要停一停
你四周草木深长繁茂
但没有一棵
是我们刻意种下的
 
2014,4,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