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重读《百年孤独》 (阅读372次)



重读《百年孤独》
 
重读《百年孤独》,依然像几十年前那样激动,细心入神。在彻底承认它时读时新,以不朽的新奇和讲述吸引人的同时,这次,在阅读中,数次流出眼泪。这是初读时,从未有过的。我想,这与年龄有关,更与自身不幸运的孤独经历有关。而这是一帆风顺的幸运人所感受不到的特殊体验。正因为经历了长期孤独的生命体验,这种强烈的感动,才超出了初读时仅有的新奇感与震撼。也就是说,猎奇和追求阅读的快感,已让位于深深的感动和深刻的理解。这就是马尔克斯作为伟大作家的悲悯的力量。正如纽约时报当年所赞誉的:《百年孤独》是继“《创世纪》之后,首部值得全人类阅读的文学巨著  ”,因而不朽,成为世界文学史上的新经典。

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这部《百年孤独》,不但彻底改变了我的阅读和观察事物的方式与角度,也刺激了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当代文学,引发了国内的寻根热,出现了莫言的《红高粱》、王安忆的《小鲍庄》、韩少功的《爸爸爸》、乔良的《灵旗》、扎西达娃的《去拉萨的路上》等一批优秀的小说代表作,在海内外,掀起一股永不衰竭的拉美文学热。同时,寻根思潮也率先波及到中国音乐界和诗歌界,从而影响了谭盾、瞿小松等一批青年作曲家的音乐创作。当年,刘索拉的小说成名作《你别无选择》,正是以现代派的表现手法,描绘了这群音乐学院的天才艺术家而不同凡响。而诗人江河、杨炼、海子、骆一禾、西川、张枣等人的诗歌创作也深受影响,包括我自己的个别早期诗作:如《传说》(1985)、《解说》(1988)、《这个世界的颂歌》(1988)、《迷途》(1988)等。亦就是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中国艺术家们影响最大的两本书,首推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和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从此,表现性意识、深层意识和传统的汉文化根意识,成为当代艺术家们不约而同的共同追求。
 
与二十九年前所不同的是,这次重读的中文版,是青年翻译家范晔博士直接从西班牙文原版翻译的,并经过马尔克斯先生的正式授权。因此,窃以为,比高长荣先生当年从英文和俄文间接翻译的要好、要准确的多,译文更流畅,更生动,更具有丰富的表现力与感染力,让我爱不释手。虽然,我不懂任何外文,但我懂诗文的好赖。这是从事半生的阅读和文学创作,最起码的修养和素质。
 
为表达我对马尔克斯先生、高长荣先生和范晔博士的敬意,特发表新作两首,并祝马尔克斯先生早日康复!
 
2014年4月13日起草
2014年4月16日修订
 
新作两首
 
 
皮下囊肿
 
突然,我像是在看一幕哑剧
只有短短的半分钟,或更短
场面一时静下来;但他们在说话
并打着手势,只是听不见声音
他们在聊天,其中俩女的穿青蓝色制服
室内暗淡,仿佛关掉了日光灯
整个场景遥远、模糊、陌生
似乎与我无关;直到我忍不住
终于发出了喊声,引起他们的关注
护士走过来,遵命拔掉针头,开始
关切的询问;我答:也许是饿的
但离开后,我又找到一个更切实的原因
也许是没遵医嘱,擅自多服了药。竖日
我依旧坐在临街的急诊科挂点滴,外面下着雨
那是无数个最终连成线的点滴,是时间
乃至叙事,和冷抒情,一生的片断
 
2014、4、12 ,18:30
 
 
 
俯视一张玻璃桌
 
这是一泓深不见底的湖
倒映着天空、白日和几株树
树冠上栖落着麻雀,几只
叫不出名字的鸟,偶尔有鸽子飞掠
反向飞过这座湖。我看见我的爱
在光滑的湖上游泳,一时忘了世界
忘了置身何处;这时,一阵风吹过
湖面上下起青果裹住的雪
啊,原来是杨花在绽放;直到
月亮升起来,闪耀在深沉的湖上
 
2014、4、13 ,12:0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