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存档:第四届后天(2011-2012)双年度文化艺术奖名单 (阅读528次)



中国·第四届(2011—2012)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
 
获奖名单、授奖辞及获奖感言
 
    
    一、【后天诗歌奖】——沈  方、赵  卡
    二、【后天翻译奖】——柳向阳、舒丹丹
    三、【后天小说奖】——唯  阿、马  拉
    四、【后天批评奖】——霍俊明
    五、【后天电影奖】——鬼叔中
    六、【后天艺术奖】——华继明
    七、【后天学术奖】——陈  均
    八、【后天音乐奖】——(空缺)
 
    说明:
    1、中国·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无奖金,无奖杯,仅颁发获奖证书。
    2、中国·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每两年一届,详细活动资料将全文刊发于独立艺术杂志《后天》中。
    3、中国·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追求自由独立的文化艺术精神,旨在对中国当代杰出的文化艺术的思想者与践行者进行严肃公正的褒扬与价值认证。
    4、中国·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目前共设八个奖项,排名、姓名不分先后,分别是:后天诗歌奖、后天翻译奖、后天小说奖、后天电影奖、后天艺术奖、后天学术奖、后天批评奖;后天音乐奖本届因无独立人选,本届空缺。
    5、中国·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将通过国内外知名文化网络和严肃文化媒体进行报道,以扩大获奖者的积极影响。
6、中国·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拒绝自然来稿,拒绝权钱交易,拒绝伪艺术、伪文化、伪先锋,倡导独立的、人性的自由主义精神。
 
 
《后天》杂志社
解决文化传播机构
中国·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评委会
2013.6.1 
 
 
 
 
 
 
 
    一、【后天诗歌奖】——沈  方、赵  卡
 
 
    沈方简介:
 
    沈方,男,生于1962年。曾在行政部门服务二十年,后选择自由职业。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诗歌、随笔散见于国内报刊及选本,主要作品有《读帖问道》、《潜山尺牍》、《录鬼簿》、《鱼计亭诗话》等。现居浙江湖州。 
 
    获奖理由:
 
写诗在汉语历史中本来就不是一个公共事务,而是一种心学或泛神论。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切浮华于表面的荣耀,最终也都会面对时间的大浪淘沙。我们正处在一个喜欢刻意地、浮躁地挖掘优秀艺术家或诗人的实用主义时期。忘记对现代激情与“形式革命”的肆意苛求,往往会使人的判断力麻木,并会不经意地忽略掉汉诗中那些最可贵的东西。中国自古便崇尚“野有遗贤”的双重境界(如“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彬”)。偏居浙江湖州的沈方,大约是60后诗人中最具这种隐秘天赋的一位,长久的写作锐气、又几乎从不试图进入世俗诗界的一位。他正是我们这个群体中深谙个中秘密的第一修炼者。他的组诗《录鬼簿》、《潜山尺牍》、《祖国注疏》与《读贴问道》等,充分地继承了汉统,并用最朴素简洁的语言方式叙述了这种令我们久违的语境。
 
    
    获奖作品:《录鬼簿·祖国注疏》(2013,诗集)
 
    
获奖感言:
 
    知悉《后天》诗歌奖消息后,我十分诧异,同时又不知所措,因为并无心理准备。记得在《后天》创立之初,就拜读过《后天》杂志,数年来时而听闻《后天》之动静。我敬佩其独立精神和眼光,为之感叹。《后天》不啻为慷慨壮举,是勇气之体现。
    屈指算来,我鲁莽涉足文学,已然三十年有余,起初懵懂无知,虽然长期阅读、写作,而今于诗歌乃至文学,也不过略知一二罢了,未必有多大长进。就诗歌写作而言,我视之为人性救赎路径和个体生命逍遥形式,甚至可称之为个人命运。在这个漫长过程中,时而亢奋,时而沮丧,皆是常态,不必耿耿于怀。与诗歌结下不解之缘,就可能时刻面对挫败,唯有历经挫败,才能有所领悟,贴近自知之明。当然,一个人独自前行,不可忽略自我保护,一方面需要建立信心,一寸一寸救出自己,另一方面又需要外部刺激,接受鼓励和鞭策,以获取正能量,否则难免沉沦,淹没于人性之负面。
    我曾在行政部门服务二十年,后来选择了自由职业。我并非想标榜决绝,也无意追求利益或冒险,而是为了摆脱束缚,以求得身心自由,但没过多久就陷入困境,以至于事务缠身,不得不全力以赴,不知自由为何物,直到最近才慢慢醒悟,自由无非是心境。
    古希腊毕达哥拉斯不愿写作,他希望活在后人头脑中,以便有继续思考之可能,而斯多葛学派则主张写作,将写作当作修行方法,写作超越观念陈述和情感、经验表达,成为人生实践,其功能高于作品,写作之本质由此发生根本转变。《马太福音》记载“门徒进前来,问耶稣说:‘对众人说话为什么用比喻?’耶稣回答说:‘因为天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不叫他们知道。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又说“我要开口用比喻,把创世以来所隐藏的事发明出来。”我从诗歌中得到之教诲,与《马太福音》所言极为相似。
    当今这个时代,普遍认同功利和享乐,诗歌生存空间一再压缩。在客观上,我无暇顾及诸般诗歌现象,对诗歌界近乎无知。不过我相信,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之诗歌,一个时代之诗歌有属于这个时代之功能,而诗歌之尊严永存,任何干扰皆不能使之消亡。
    感谢《后天》及诸位评委,你们通过关注和褒奖,令我信心倍增。
 
 
赵卡简介:
 
赵卡,诗人,批评家,1971年出生于内蒙古。曾参与创办民刊《坚持》。
 
获奖理由:
   全面的才华,强烈的文体意识,忠实记录内心的灾难,都在诗人赵卡的尖锐、粗鲁、邋遢、自相矛盾和极端的表现手法中呈现出来,这正构成是他所理解的一部分先锋性。诗集表现出诗人多样的诗歌纯熟技法,但无论如何也没能掩盖住作者关于时代的愤怒和诡辩术,以及很黄很暴力的时代品质。
 
获奖作品:《厌世者说》(诗集,2011,香港出版)
 
    获奖感言:被中断的和羊对视(主题)
                                                             
    对一个连发表作品都非常困难的人来说,我不敢在任一场合侈谈诗歌的傲慢,即使,这本身便是一种诡异的傲慢。因为,写作也是困难的。我是偶然被诗歌发现的孩子,我在等待着些什么,不确定性的空白,还是一次深刻的中断?后天诗歌奖满足了我对它的渴望,获得一个意外的荣誉,它的特殊性在于,我过去的写作被一种迟来的严肃精神所验证和肯定。这样,我就不会再抱怨我的诗长期被严重忽视了,不管那种忽视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时间其实就是个折磨人的绞肉机,年龄已不是秘密,关键是你的体力问题,你不能与它妥协。
    我清楚记得,江雪兄在电话中通知我,获得新一届后天诗歌奖时,我那时正在乡下村支书家和几个村民商量杀只羊大吃一顿,那只羊的命运和我获奖完全没有关系,只是这件事发生在同一个时间之中,像一出荒诞的戏剧,我和羊都出场了,还互相对视了一眼,就奇特的中断了。
    长久以来,我困惑于诗歌写作的难度,太难了,作为一种困难的文体,诗歌的挑战性和晦涩总是大于其它比如小说之类的叙事文体,与清晰对峙,我感觉诗歌几乎是个危险的行当。更危险的是,它还具有瓦解极权主义秩序的不安因子。这无疑会使任何一个充斥偏见的执政当局恼羞成怒,妥协绝无仅有,在诡异错乱的语境中,诗歌重构了绝无妥协的明确的语境。但我不认为诗歌是抵抗的工具,当它被利用时才是,被遮蔽的部分永远呈现了它神秘的一面,忠于内心的经典化。
    我理解的后天是一种历史想象,它的历史感有点不可思议,我们面对的,也许就是一个晦暗不明的危险地带,我们通过写作持续的到达,但距离深远如神秘的黑洞,谁也无法准确测量,如同我和那只羊的对视,那一刻,我们都猜透了对方的心思,却谁也无能为力改变一个现实,我有被摧毁的后天,而它没有,我需要为一只羊写下什么,就像里尔克需要为一只豹写下什么。
感谢后天诗歌奖。
 
    二、【后天翻译奖】——柳向阳、舒丹丹
 
 
柳向阳简介:
 
柳向阳,河南上蔡人,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国际贸易专业。有诗歌、散文作品以及诗歌翻译、研究论文见于《花城》《诗刊》《诗选刊》《汉诗》《诗建设》《译林》《外国文学研究》等文学(学术)期刊。至今六七年的诗歌翻译基本限于露易丝·格丽克、杰克·吉尔伯特两位美国诗人。已出版译诗集《拒绝天堂——吉尔伯特诗选》(2013),译诗集《露易丝·格丽克诗选》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获奖理由:
 
柳向阳是一个安静的优秀诗人,同时也是一个安静的诗歌翻译者。他诗歌翻译的独立性与严肃性正体现于个体化诗学渗透与诗意追求。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个优秀的诗人,从事诗歌翻译,是让人信服的行为,甚至他的翻译过程也会充满诗意的愉悦,可以想见不同语种诗人之间隐秘对话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减少诗意在翻译中被流失、被糟蹋、被篡改的那一部分。
 
获奖作品:《露易丝·格丽克诗选》(2011)、《拒绝天堂——杰克·吉尔伯特诗选》(2013)
 
获奖感言:
 
    我理解诗歌翻译是一件远离了金钱和热闹的事情,一个没有奖金也没有任何附带条件和义务的奖,合乎我对诗歌翻译相关的预期。
    其实也没有更多的话要说。像我,六七年来能支配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翻译露易丝·格丽克、杰克·吉尔伯特这两位美国诗人的作品上,自己都觉得不足为人道也。在外人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有时候怀疑,如果不是有这件事耗着我的时间,这些年我能这么安静地坐着吗?
    译诗何为?生命偶然,时光易逝,这个世界充满了欺骗、悲哀、死亡甚至屠杀。诗人吉尔伯特说:“要认识到我们必须在这个糟糕的平台上建设我们的诗歌。”反过来说:“如果我们否认我们的幸福,抵制我们的满足,就会使他们遭受的剥夺变得无足轻重。”
 
 
舒丹丹简介:
 
舒丹丹(Kldn),女,生于70年代,籍贯湖南常德。华中师范大学英语语言文学学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外国语言学硕士;现任广东某高校英语副教授。译有菲利普•拉金、雷蒙德•卡佛、保罗•穆顿等英美当代诗人多家,译诗见于《世界文学》、《译林》、《大家》、《星星诗刊》等刊物,2010年出版译诗集《别处的意义——欧美当代诗人十二家》;2013年出版译诗集《我们所有人——雷蒙德•卡佛诗全集》;译诗集《菲利普•拉金诗集》即出。译诗之余写诗,诗作见于《滇池》、《扬子江诗刊》、《汉诗》等诗歌刊物,并入选《2011中国最佳诗歌》、《2012中国年度诗歌》等年度选本。
 
获奖理由:
 
舒丹丹,无疑是近年中国诗歌翻译界出现的一位优秀的诗人翻译家。舒丹丹在翻译雷蒙德·卡佛的过程中,较好地把握了卡佛诗歌中的语调、气息以及冷叙述。由于舒丹丹的不懈努力,让中国读者有幸及时、全面地阅读和了解诗人、小说家雷蒙德·卡佛一生杰出的文学成就。同时,舒丹丹对重要欧美诗人诗歌的成功翻译,也让我们有理由相信,通过翻译可以让不同语言之间的诗意共鸣不断深入、回旋,语言触及诗核,亦如海风碰响竖琴。
 
获奖作品:《我们所有人——雷蒙德·卡佛诗全集》(2013年,翻译集)
 
获奖感言:
 
    无论译诗还是写诗,对于我来说,首先是一种自我的内心需要,一种个人的精神体验和生命见证。诗歌翻译,是一项艰辛而孤独的工作,但译者在参与其中的过程中却是最大的获益者,感谢诗歌和诗歌翻译给予我的慷慨的精神馈赠和生命启迪,诗歌的恩惠远远大于我为之付出的。感谢秉承自由与独立精神,尊重创造与坚守良知的“后天”文化艺术奖颁给我“后天”翻译奖,这是来自诗歌的鼓励和嘉许,我深感荣幸,在此向江雪先生和“后天”同仁诚致谢意!
 
三、【后天小说奖】——唯阿、马拉
 
 
唯阿简介:
 
唯阿,70后。生于古都西安,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2011年在鲁迅文学院研修。1990年开始发表诗、散文、现当代小说及中国古典文学的读评文章,大学期间在南京组织校际诗歌实验小组“行动诗社”。作有《解读诗人北岛》等长篇文学评论。主要致力于小说创作,著有长篇小说《奈河桥》,中短篇小说集《不可能有蝴蝶》、《嘘!……》、《贼的脚后跟》。
 
获奖理由:
 
唯阿的小说天才之处,即是自由而完美地融合中国古典文化精神与西方先锋文学意识,把一系列文本性的中国旧世界移植到现实场景中,集古典、悲悯、荒诞、幽默、神秘、嘲讽、暴力、柔情于一体,试图对抗物质和物欲,从而产生“唯阿式”的小说秩序。因为他对汉语日常的、污浊的语言不满意,所以他有时热衷于猛烈、暴力的修辞;因为他对故事和情节不满意,所以他用一种嘲弄的方式去修改它,引导它。唯阿的意识形态整体趋于自由主义,基于根深蒂固的旧学修养与宽广而独立的文化视野使他的小说深具小说大家之风范,并被公认为中国70后先锋小说家中的杰出代表。
 
获奖作品:《不可能有蝴蝶》(2012,小说集,东方出版社)
 
获奖感言:
 
获“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幸甚至哉。我这人一高兴就会流露出轻浮的一面,四岁的女儿已多次表达过鄙夷了。但今天,我允许自己再轻浮一回,我想戏仿一下一部经典小说的经典开头——多年以后,唯阿领取后天小说奖,准会想起他和诗人秦晓宇在零丁岛谈论写作的那个遥远的冬日午后。当时,诗人问:你为什么写作?小说家答道:写作可以让自己勇敢一点。
我们今天所谓的“小说”,是一种习自西方的艺术形式。它包含观照世界的小说式视角、完整的文字外观与内在结构,以及一些公认的技术训练。它只有一百多年历史,这里是否存在着“小说西来意”与“哀人生之多艰”的微妙差别?我以为是有的。在中国更为久远的文化进程中,写作,其实只被看作写作者使其个体无限趋于完整的心学方式。勇敢是走向完整的必要步骤。
但是在现在的中国,每天都在产生令人崩溃的现实和超现实。一个写作者谈论勇敢,其实极为暧昧极度可疑。有鉴于此,已中年的我,不再坚持十年前自己关于小说艺术的孤绝的认识,我认为自己更宽容了,也更正确了。当然,勇敢的个体并不必然写出勇敢的小说,所以,我必须更固执地坚守一些关于小说的基本教条,比如,为人生;比如,为琐碎之物忧虑;比如,细节;比如,向技术索取艺术力量……等等等等。
我是一个虚无主义者,但生活屡屡让我的虚无显得虚妄。我们的今天很诡异,但孩子们的、未来人的明天、后天则应当寄予希望。——后天一点也不远,明天一过即后天。
 
 
马拉简介:
 
马拉,曾用名木知力,1978年生,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现居广东中山。在《收获》《上海文学》《作家》《山花》《大家》《江南》等刊发表长篇小说四部,中短篇小说约百万字,著有诗集《安静的先生》。曾获《上海文学》短篇小说新人奖、广东省青年文学奖、孙中山文化艺术奖、“红豆·超人杯”长篇小说奖等奖项。
  
获奖理由:
 
马拉,以他无可非议的文学才华与小说文本,跻身为70后重要作家之一。马拉始终警惕艺术真实和生活真实之间的界限,他不愿意他的小说仅仅只是一个故事,他想让我们觉得它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艺术需要创造,它必须拓展生活真实的边界,从而使另外一种生活成为可能,在这个意义上,马拉觉得艺术是制造可能性的工具。《果儿》看似一部普通爱情小说,但他不这么认为,他试图展现日常生活中可能性的部分,并希望他的读者不断挖掘自己想象的能力,对我们的未来充满热情,相信这个世界随时会有奇迹发生。
 
获奖作品:《果儿》(长篇小说,发表于《收获》2012年长篇专号)
 
获奖感言:
 
    对当下小说的创作,我抱有深刻的怀疑,这种怀疑来源于当下小说所提供的经验。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当下小说的创作已经丧失了灵魂的气息,变成了泛欲望叙事或现实生活的反光镜。我一直认为如果小说成了现实生活的反光镜,那么小说作为一种文体的尊严便荡然无存。
    我所认为的好的小说是这样的,它是荒诞的,超越了庸常的可能性,同时又合情合理;它极端的表现人类生活的个别片段,从而显示出足够的独特性。一个好的小说,它必然触及到隐藏在人内心的事物,潜在的欲望,把人类的某种情感或生活从夹缝中推向极致。对荒诞生活的想象,我们怎么想都不过分,因为现实生活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荒诞。我们必须明白,现实生活是人类想象力的总和,作为单独的个人,无法穷尽这想象之海。
    做好一个小说显然是难的,除开对小说家灵魂的要求,还有身体的要求。任何一个小说家都不大可能把一个小说改上一百遍,而持续的写作过程中,一个微小的失误就有可能完全改变整个作品的走向,这种失误也许仅仅是一场意外的感冒,或者一台笨拙的电脑和不合手感的纸张。好的小说是挑剔的。我相信一个小说家一生的写作都是为一两部小说所做的铺垫,其余所有的写作都可以忽略不提。正如一个诗人,他的一生,只是为了寻找属于他的几行。
    和小说家比起来,做一个诗人显然让人更加愉快,尽管在这个时代,做一个诗人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亲爱的博尔赫斯至死都愿意说自己是一个诗人,而不是小说家。尽管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的小说是一流的,诗歌充其量就是二流。他对诗人这种身份的钟爱可以说明,诗人是一种高贵的身份,在我个人的写作中,我始终对诗歌保持敬畏。说一句傲慢的话吧,当下值得我尊敬的小说家寥寥无几,而诗人却足够的多。
因此,请原谅我在获得这个小说奖项时却表达了对诗歌的敬意。
 
    四、【后天批评奖】——霍俊明
 
 
霍俊明简介:
 
霍俊明,1970年代出生于河北丰润农村,诗人、评论家,被称为新世纪以来自由批评家的代表人物之一。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主要从事现代诗学理论及批评研究,倡导个人性的自由批评。著有《尴尬的一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红色末班车》、《变动、修辞与想象》、《无能的右手》等。《新诗界》执行主编,《星星》理论版编委,《诗探索》、《诗歌月刊》、《滇池》、《延河》、《昆仑》等特约编辑、顾问等,曾获得“诗探索”理论与批评奖、新锐批评家奖。
 
获奖理由:
 
作为诗人的霍俊明,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身份,即是一个有着强烈历史意识与广场意识的年轻批评家,同时也是较为关注中国诗人“乡愁意识”的批评家。他早已觉醒,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真正的关于文字与艺术的声音,如何在暗夜发出。然而,他又说,文学原本就是失败者的事业——基于此种声音的判断力,促使成为年轻批评家中,最为真诚可贵、最具焦虑意识的代表人物之一。
 
获奖作品:《从广场到地方的“中国现实”》(2012,个人批评集)
 
获奖感言:
 
    在秩序、规则和限囿面前,我曾一次次徒劳地举起或无力地垂下右手。我们用右手写作,但是我们又一次次主动或被动地失去了真正表态和发声的机会。作为一个生活和精神世界当中不合规范的“左撇子”,庆幸的是在仍然强大的现实规训和历史惯性冲动的遗留中我尽管有着“无能的右手”,但是我为仍然存在的“左侧”个体的声音而心存冲动。
    当我们似乎在一个个自媒体的电子屏幕前以及“围观”的时代获得了个人发言的权利和臧否的机会,我却仍然对此心怀疑虑。强大的历史和现实似乎仍然无处不在,它们只是呈现和影响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面对着21世纪这个充满吊诡和离奇想象的新寓言国的时代,在一个个公共空间里知识分子的声音仍然匮乏而无力。而更为可悲的或许还在于一些知识分子和写作者们的自以为是,为了个人写作的精神幻觉以及市场化好天气里一个个被奖赏的金质腰牌说着谎言和肉麻的颂辞。这似乎仍然是一个缺乏宗教感的时代,这仍然是一个被惯见和粗鄙的时尚所引领的时代。这是一个可以无比炫耀金钱和肉体的时代,却也不能不是一个个思想和真正自由的个体被噤声和反复出卖的时代。面对“糟糕”的现实,我们很容易发出不满,在不自觉中充当了愤青的角色。而我想说的是我们对“现实”除了“厌恶”和厌倦之外是否还需要在文学中呈现更多其他的声音(尤其是“异质”的声音)?当我再一次面对当下中国诗歌和文学现场,我只能无奈地想到那一只只无能的用手。右手代表了秩序面前的无可奈何和精神的疲软。甚至有时候我们已经放弃了选择的机会。在我看来,尽管当下仍不乏优秀的诗人和评论者,但是因为公共空间的缺乏和一次次挤压,中国仍然缺乏公共知识分子一样的写作者和批评者。基于此,我认为1990年代尤其是新世纪以来的文学仍然是缺乏足够的命运的悲剧感和直面历史与现实的强大精神膂力。看起来我们同样并不缺乏那些所谓的与时代发声摩擦甚至碰撞的文本,甚至有着大量的书写各种与表层现实相关的作品,但是我们仍然一次次忽视了这个时代的重要之物,一次次忽视了内心和文字与现实和历史之间极其复杂而微妙的关系。对于当代中国而言,这是一个并不轻松的急速、冒险和流浪的时代。我曾经看到一代又一代的人在流放以及“归来”之后的私人会客厅、广场、公园和大街上为精神和写作的自由付出了不无巨大甚至惨痛的代价,甚至时至今日其中的一些文化精英仍然在异域流放和精神流放中坚持用“母语”写作。尽管时过境迁,包括北京在内的中国城市和乡村都发生了如此令人不可思议的改变和动荡,但是当年的这些青年而今已步入老年的“地下”歌手们已经在诗歌和历史的殿堂里竖起了一个个巨大的音箱。一个诗歌的圣殿曾经沉落,而那些被誉为“持灯的使者”却最终照亮了一个时代夤夜的寒冷和虚无。在冰雪之路上,让我们再一次返观他们的身影和倾听他们的诗篇。
    政治的寒流和城市的暖流仍在一同裹挟着那被迫流放以及如今自我流放的一代人,而当下的中国诗歌生态所存在问题也并不一定比当年的政治极权年代要少。当革命的风暴远去,我们是否同时止息了灵魂的一次次飞翔。当城市包围农村的时代到来,我们是否会心存一点愧疚或者不满。当我们主动或被迫要求灵魂表态时,我们是不合时宜的“左撇子”,还是一次次充当了无能的“右手”?也许,“先锋之死”至少是个伪命题,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众多的“失败之书”。一则我们的一些写作是无效的,再有就是在一个频频转捩的时代写作和生存一定程度上也注定是“失败”的。但可以肯定,我们需要这样的“失败之书”。因为,我们都曾经在历史的雪阵中阵痛,在物欲的现实迷津中走失。
    还是记住一个中国作家所说的——“假如作者一定要代表什么人的话,我愿意代表的或许仅仅是失败者而已。正如我时常强调的那样。文学原本就是失败者的事业。”
 
    五、【后天电影奖】——鬼叔中
 
 
鬼叔中简介:
 
    鬼叔中,原名甯元乖。诗人,独立纪录片导演。1967年生于福建宁化,1988年毕业于集美财政专科学校,1998年创办民刊《放棄》。文字作品散见于《读书》、《诗刊》、《艺术世界》、《世界博览》、《福建文学》、《大地访诗人》、《中间代诗全集》、《新世纪诗典》等刊物和选本。2006年出版图文游记《今生怎能不去西藏》(成都地图出版)。2008年以来先后完成《玉扣纸》(2009)、《老族谱》(2010)、《砻谷纪》(2011)、《罗盘经》《游傩纪》(2012)、《花鼓纪》(2013)等系列风土纪录片,并被“栗宪庭电影基金”和香港中文大学收藏。
 
获奖理由:
 
    鬼叔中喜欢过一个乡巴佬的生活,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农耕文化拥护者,也是一个不合时宜的怀旧者。南中国的乡村文化有隐秘幽闭的一面,鬼叔中有幸生活其中,他自称在用影像为农耕时代唱一曲挽歌。纪录片《罗盘经》中的祭祀、拜祖、求神、看风水……正所谓“礼失求诸野”,在“祛魅”的现代文明将一切传统信仰连根拔起之时,本片是这些残存传统最后的记录,因而极具历史文献价值。水墨画般的影像让全片充满了诗意和美感。片中字幕基本还原古雅的客家方言,使影片呈现出古朴淳厚的风貌,这跟鬼叔中诗一样,充满着来自土壤的智慧和不安。
 
    获奖作品:《罗盘经》(纪录片,2012)
 
获奖感言:
 
    五年前我扛着机器走回熟悉的乡村,开始时只是诗人骨子里那种念旧的田园情怀在作祟,那些粗砺的拍摄也不过是游山戏水的附产品。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坚持多久、会拍出什么。但很快我就发现,我镜头里的乡村和人民,是一个我其实从来不曾真正了解的世界,是我熟悉又陌生的故乡。这种矛盾的神秘感让我对纪录风土沉迷不已,寂寞的坚持也成了一种乐趣。我也曾对农村的现状失望、暴躁、伤感,但这些情绪过后,故乡仍然是那个最美好的故乡。它们其实有太多的故事需要与大家分享,我的纪录片不过是它们给世界的一个口信。最近两年,我的纪录片在不同的媒体得以呈现,有褒奖有批评,但不论如何,我能把故乡的故事告诉大家了,我很庆幸。当后天主编江雪先生电话我准备把第四届 “后天电影奖”颁给我,我感到意外和惊喜,后天与我甚厚,夫复何言,唯当精进。
 
    六、【后天艺术奖】——华继明
 
 
华继明简介:
 
    1964 生于湖北黄石,1992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2001年定居于北京。
    1986 参加“无有”画会
    1992 与其它艺术家一起成立SHS小组,在广州市参加十二色广州双年展
    1993 SHS小组在黄石表演行为艺术 “大玻璃梦想天堂”
    1994 中国上海参加“中国第三回文献展”,湖北省黄石表演 “一根绳子穿过一吨书”。
    1995 行脚  徒步行走黄石至黄梅
    1996 在福建福清表演“黑皮箱”
    1997 黄石表演行为艺术 “自由交流”
    2000 在黄石表演行为艺术 “瞄准我”
    2001 在北京八达岭表演行为艺术 “长城上的爬行”
    2002 北京BS艺术车间表演  “陌生与微笑”
         中国香港参加反战与和平艺术节
         中国北京参加当代艺术邀请展
         参加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艺术节 “新摄影”
         中国广州表演 “各行其道”
    2003 中国北京参加艺术行动 “蓝天不设防”
         中国北京参加 DNA(基因) 摄影展
         中国北京大山子艺术区参加现场艺术节
    2004 中国北京参加 “人间烟火” 艺术展
         中国北京参加 “权充”艺术展
    2005 中国北京参加 “暧昧-暧昧艺术展”
         北京798艺术区参加 “不确定表达方式展”
    2006 北京798仁画廊参加 “非常”当代艺术邀请展
         北京798锦都艺术中心参加 “权充之二”艺术展
         北京上上美术馆参加 “权充之三”艺术展
         北京东区艺术中心参加 “宋庄油画邀请展”
    2007 亚洲艺术中心北京馆参加 “常态四人收藏展”
         北京馆参加 “意味着-娑罗油画邀请展 娑罗花馆”
         北京上上美术馆参加首届主题文献展 “潜默/权冲/暧昧”
         新加坡 Yang GALLERY 参加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
         北京宋庄美术馆参加生活在宋庄
         北京环铁时代美术馆、上海多伦美术馆、宋庄当代艺术巡回展
         上海东廊画廊展示 “态度II”
         上海展览中心参加 “上海艺术博览会当代艺术展”
    2008 北京 尚东艺术车间参加 “原创油画邀请展”
         韩国 大邱MJ美术展示 “时空穿越”
         北京东区艺术中心参加 “早春二月艺术联展”
         北京观音堂参加 “光华门艺术节-中国当代艺术展”
         美国纽约曼哈顿亚洲艺术中心参加走近纽约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
    2009 云南昆明 DUFFY雪茄画廊展示 “十三不靠”
    2010 南非 开普敦参加“感化城市艺术节”
         北京当代艺术馆  “十三不靠”
         深圳大望文化高地“没差异”
    2011 武汉“回顾与展望”湖北油画艺术展
         北京“历史新宋庄”上上美术馆
    2012 鄂尔多斯“文化·沙漠”库布奇当代艺术展
    2013 武汉·“从长城到桌山”个人行为艺术展
 
获奖理由:
 
在华继明的生命与艺术轨迹中,不断有艺术生命掠过的指标性人物:梵高、毕加索、德国新表现主义、波洛克、伊夫·克莱因、劳申伯格、安迪·沃霍尔、贾科梅蒂、培根、杜尚、波伊斯、铃木大拙等,还有“六祖坛经”、“道德经”的滋养,以及佛性的浸透,这些始终贯穿渗透于华继明的血液,并呼吸其中,同时也为他的架上绘画与行为艺术提供无限的开放自由与可能性。
 
获奖作品:《从长城到桌山》(2013,武汉·个人行艺术艺术展)
 
    获奖感言:
    
    我认识《后天》杂志主编江雪先生已经很多年了,我看了很多期的《后天》杂志,从中我看到了它的专业度和自由度,它从绘画、诗歌、电影、散文、音乐等各个艺术领域发出了不同的独立声音。
    我从十二、三岁开始学习绘画到大学毕业已经完成了向一个画家发展的基本造型积累,90年代以后从事行为艺术和当代艺术,打开我的智慧,通过艺术与大师们精神交流,使我慢慢认识到怎样成为一个艺术家,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多个年头了。2001年以后我去北京从事自由的艺术创作,我不曾想象我尚且能获得一个奖项,尽管“后天文化艺术奖”没有奖杯、奖金,但的的确确对我精神上产生了很大慰藉和鼓励,不亚于金像奖颁给那些导演一样。我借用约瑟夫·波伊斯的那句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或者说“每个人都能成为十五分钟的名人”(安迪·沃霍尔语),也许此时此刻我在精神上,自己就是那个名人。
    我携一家人在八达岭做了长城上爬行的行为,又在数年后以一个中国艺术家的身份参加南非“感化城市艺术节”在南非开普敦和桌山做了行为表演。我的这种不同文化的交流与互动的观念正好和《后天》杂志在多方面专业领域的跨界以及不同形式的艺术融合正好不谋而合,也是我与江雪先生和《后天》杂志多年的缘分所在。(华继明,2013年5月2日)
 
    七、【后天学术奖】——陈  均
                       
 
陈均简介:
 
    陈均:文学博士,200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任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有专著《中国新诗批评观念之建构》、《空生岩畔花狼籍——京都聆曲录》、《也有空花来幻梦——京都聆曲录Ⅱ》,小说《亨亨的奇妙旅程》,诗集《亮光集》,昆曲艺术家传记《仙乐缥缈——李淑君评传》、《义兼崇雅 终朝采兰——丛兆桓评传》等,编有《新诗讲稿》、《京都昆曲往事》、《梅兰芳》、《仙藻集·小园集——朱英诞诗集》、《大时代的小人物——朱英诞晚年随笔三种》等。
 
获奖理由:
 
陈均的新诗批评观念与建构,促使他的读者再次回到新诗批评发生的过去场景与时代记忆之中,得以在许多具体的、细节性的以及“当下性”氛围之中,了解不同诗学观念的争论,它们所依据的根据,它们所争论的隐秘与智慧;而陈均揭示的时代诗人的内心隐秘与个体诗意,又反映了历史进程中的诗歌批评在寻求他们的诗学理想的过程中如何真实地表露、反思的文学姿态。
 
获奖作品:《中国新诗批评观念之建构》(2009年,学术专著)
 
获奖感言:
 
    据江雪兄云,《后天》乃有继承《今天》之精神,在后天思想,暗含“后来者”之意。我确实又能由此名感知到命名者于艺术之热情与沉溺,即如孔子所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而“乐之”即是“忘我”,即是艺术之理想境地。
    而我对观堂先生的一句“有境界,则自成高格”深有所感。与时下喜谈的“诗与时代”、”诗与语言“、 “诗与历史”、 “诗与现实”、 “诗与传统”等话题相比,谈论“境界”并非老旧,而是常新的。因“境界”乃是一层一层上升,永无止境。若以柏拉图之洞穴取喻,每上一层,便可窥见一线光明,而得一大喜悦。这即是生之喜悦,亦是诗之喜悦。而藉此一览众甫,独立于天地之间,此亦是诗与人生融为一体之象。
    诗之具体路径,似可以苦水之“情深”与“辞美”言之, “情深”亦是“意深”, “冰山”、 “最大意识量”、 “意味”、 “神韵”诸说或可视作是它的变体,但不能尽其意。“意深”既是寄托了写作者的情感与智慧,亦是通过阅读行为和阅读史散发着它的能量,且是“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辞美”或可释为充分发挥汉字之音形义之美。两者合起来,即是成为一立体世界。对于阅读者来说,好诗永远是多一个维度(习常所言之“好诗”,却多是对符合阅读惯性之廉价赞语),而每参透一个维度,便是对阅读者智慧的提升,亦是人生之进境。
此说又可与“人世风景”之说相印。在四、五年前写作《亮光集》中诸诗时,便由“万事万物皆有魂灵寄焉”(或又有“一切情语皆景语”可证)悟及此理。而“境界”与“人世”相依存,并成为完整之人类的时空。
    诗歌在文化中不是最高的(或因有材料限制),却是与人最亲。如孔子所说“兴于诗”,但最终目标是“游于艺”,经由“人世风景”之感发与体悟,而提升人生至自由之境界,如“无厚入有间”。
    也即,如从诗来谈诗,虽是入门之路径,但其后不免受其所限,而终难打开其格局。因而,更重要的或是“诗”后之“道”,如以“道”而“诗”,则如高者倾流而下,如源头活水之能量。可引坡仙语,活火活水,方可得嘉茗。以此来视“百年新诗”中时常郁结且重复的诸多问题,或并不成其为问题。不过是局于视野,且纠结于细枝末节,因其小而忘其大。
感谢《后天》杂志授予此奖。我却不知道在“感言”中究竟要写下什么,勉强涂抹臆语几句,算是献曝于贤者吧。
 
 
 
《后天》杂志社
解决文化传播机构
中国·第四届(2011—2012)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评委会
2013.6.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