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浮云》 (阅读414次)



《浮云》
 
那个下午,我把自己深深地埋进光线里
在一本破旧的诗歌集中,我找到一枚树叶发出的声响
它的脉络像极了我过去的亲人——我开始怀念
我看见安徽南部的爱情,我看见那座正在成长的城市
我看见我们就像一朵朵野花,年年开放但岁岁不同
我们在湖水边徘徊,看天上的云彩,在新的草和旧的气息中流荡
那时候城市和我们一起成长,一起发育,一起经历苦痛
一起忘记遗失在街头巷尾的平淡故事
至少我是忘记了那个被糟蹋掉的童年,老艺人手中的棉花糖
一串冰糖葫芦带来的幸福时光
那时候屈辱和羞愤算得了什么。我们全都是有罪的人
我们从小就被动认知,并且开始学习自怜,欺骗亲人和挚友
嫉妒好人,出卖弱者,对着镜子撒慌,患得患失
当白雪皑皑,当北雁南飞
我们又痴长了一岁,在这暮晚的残冬
面对一颗苍老而飘荡的心,你还能做些什么
就请原谅我当时发出无知而又幼稚的呼喊
也原谅这个城市无休无止的建设和拆迁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岁月和自己最好打发了
当我看见那熟悉的场景和人,那栋旧而闪光的办公楼
那些陌生极了的微笑,传真机细微的呐喊,电脑里
蚊子般的干涉与侵袭,我就开始深切地怀念
1934年的爱情。一个人一生最悲伤的事莫过与此
看看自己不想要的生活一一出现,年年重逢
比忠臣还忠诚,比爱人还甜蜜
看看自己像小鸟一样反复拍动翅膀,反复掠过密不可数的工业园区
数以万计的烟囱与火炮,川流不息的精液和月经,在地球四下散开的恐慌和虚空
那时候的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就像我此时的心情
你是我的兄弟,你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当岁月沉浮,当自己爱的人一个一个消失,
我们倒底是苍生里的哪一朵浮云
                                                               (2004-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