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2年诗歌整理 (阅读923次)



 
 
读画或者抚摸(组诗)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伏在肩上的河水
不是悲苦的命运
而是养育了我们的母亲
 
匍匐在脚下的大地
不是流离的国土
而是我们拥有的生活
 
如果没有苦难的扶持
我们时时都会倒下去
如果没有一次次类似亲吻的赞美
我们也不会在漫长的记忆中放出光来
 
 
 
《暴雨来临》(列维坦)
 
风,会把大地卷起
生活,会把梦想卷起
满天纠结的乌云想要干什么?
 
生生不息的,永远是内心藏着的那个梦
就像此刻的大地,缓慢站起来
只是想举起,那轮被乌云掩藏的——月光
 
 
 
《苏格拉底之死》(达维德
 
谬论都有一张强辩的嘴唇
惟有死亡
是闪着光芒的
 
那一夜,上帝流下的眼泪
成了救世的火种
 
《自由引导人民》(德拉克洛瓦)
 
有一腔血
必将成为旗帜
有一颗头颅
必将成为火炬
如果,这一切都为了自由
 
如果,这一切都为了自由
那一腔血
早就已经沸腾
那颗头颅
早就腾起了火焰
 
 
 
《晚钟》(米勒)
 
总有一个声音
会让我们的心荡起涟漪
总有一个声音
会成为我们飞翔的翅膀
 
也许黑暗,会将我们挂满汗珠的面孔淹没
但不能消解的
永远是我们内心珍藏的那声召唤
就像远远地钟声
让整个夜晚都放出光来
 
 
 
《绞刑架下的舞蹈》(彼得·勃鲁盖尔)
 
广阔的土地上
我们永远只为春天而舞蹈
没有什么是可怕的
绞架上的喜鹊
那不过是我们死去的亲人再次复活
 
拉着祖国这驾马车
死亡就只是一匹上等的头马
让我们把鲜血像赞歌一样播种下去
直到春天,将我们一起淹没
《盲女》(约翰.埃.密莱)
 
用一场雨来描述一道彩虹
用一片花香来描述一片草地
用梦想,来描述明天
生活啊,你决然关上的窗户
只是为了给我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的春天在我的耳中
我的阳光在我的心上
我的明天在我的手中
我的爱,在注视我的那双明亮的眼睛里
 
 
《筛麦妇》(居斯塔夫•库尔贝)
 
我又嗅到了日子的苦
我又嗅到了汗水的香
我又嗅到了麦收的季节里
阳光的味道
 
腰身健硕的母亲,不停晃动双臂
饱满的麦粒,就闪烁着金子的光芒
在麦衣中浮现出来
 
我永远不能放弃的愿望
就是在母亲晃动的筛子里坚持
并将她的汗水照亮
 
 
《林间小道》(霍贝玛)
 
天空,似乎又深远了一分蓝了一分
大地,似乎又谦卑了一分低了一分
树木,伸长了脖子却又不得不统统再后退一步
家乡啊,你是如此地恭迎自己远行归来的儿子
 
远远地教堂暂时停止了布道的钟声
路旁的阿黄因为听到久违的足音而狂吠不止
街角的背影在回头的刹那陷入了喜悦的茫然
古老的仓房里叽叽喳喳的都是儿时的记忆
 
家乡啊,除了疲惫,我并没有给您带来荣光
可每一次归来,我都会在您温暖的泪水中找到天堂
 
《阳光下的少女》(谢洛夫)
 
只有照着你的阳光才是鲜嫩的
只有依靠着你的树桩才是温柔的
只有注视着你的目光才是清澈的
 
玛莎,光鲜照人的时光为何被一再挽留
而岁月带走了什么?
 
玛莎,百年之前我叫你妹妹
百年之后,我则要叫你亲,或者爱
 
 
 
《上十字架》(鲁本斯)
 
十字架可以是任何的东西:中伤的臂膀
钢铁的树枝、漫长的道路以及泥土的墓碑
 
十字架并不是难寻的圣物,需要神的指引
也许把手伸进镜子,就会掏出他
 
其实,只要放弃,一切都是现成的
可总有人会和自己过不去
一个和自己过不去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就像风里的旗帜,就像教堂的尖顶
就像仰面朝天时心头持续的,那一点疼
 
 
 
《睡蓮》 (莫奈)
 
有一个夜晚永远醒着
有无数个夜晚无法入眠
 
世界有一颗蔚蓝色的心脏
花瓣的小船,因为迷醉
而轻轻晃动
 
面对你的夜晚,爱是如此拥挤
我却屏住呼吸
等待着她们在我的心上一一睡去
 
《傍晚的森林》(施希金)
 
这最后的阳光终于被高大的树木挽留
就像收留那一群群晚归的鸟儿
每一根枝条都闪着慈爱的光芒
 
奔忙了一天的翅膀
在一颗心上蛰伏下来
辛劳的人,从森林巨大的阴影中走出
又在清澈的流水边席地而坐,分享丰盛的晚餐
 
此在的幸福,让他们像一粒粒饱满的露珠
整个世界,都会为之幸福地颤栗
 
 
 
《星夜》(凡高)
 
静静的夜里,找一块石头坐下来
听时光的涛声掠过头顶
 
石头也在发光啊
只是我们深陷漩涡,无法看见
 
静静的夜里,万物都在旋转
都在时光的淘洗中,闪烁出神秘的光来
 
 
《熟睡的女人》(贝尔卡金格)
 
你是山泉
我就用手捧起
你是月光
我就用心穿上
 
生活从来都不会羞愧
那一刻,整个世界却落荒而逃
只有你睡着了,活着的美才全部绽放
 
浅浅深深的梦里面
你要我怎样,我就活成怎样
 
 
《暴风雨》 (皮耶.奥古斯特.考特)
 
十片月光也比不得一场暴雨
因为,那一刻,你和我在一起
 
心跳拥着心跳
爱贴着爱
火焰交织着火焰
那一刻,我们是世界的全部
 
无处躲避,我们就一起在暴雨中奔跑吧
用火焰拯救火焰
用死亡拥抱死亡
直到双双倒地,又升腾成月光披在爱的身上
 
 
《干草车》(康斯坦勃尔)
 
干草车,俊俏的马儿拉着赶车人的歌
从岁月的纵深一路飘来
 
干草车,装载着成吨的阳光和云影
奔向森林的深处田野的尽头
 
干草车,路过浅溪就和洗衣的女人打个招呼
路过村庄,就将手中的鞭子甩响
 
干草车,干草车,那一年的那一天
你满载的幸福,陷住了世界的车轮
 
 
《贝斯希巴》(布留洛夫)
 
阳光逗留的地方,赞美也在逗留
微风拂过的地方,爱在闪着光芒
 
其实,你就是赞美本身,只是比梦想高了一分
其实,你就是光芒本身,只是藏于庸常
 
贝斯希巴,没有心动那只是一个谎言
世间所有的珍宝堆砌起来,也抵不过你一寸的美
 
贝斯希巴,你让整个世界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你却并不知晓
 
《仙女》 阿道夫·咸廉·布格罗)
 
这么多的美,却要白白浪费
这么多的妖孽,注定要修炼成仙
 
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将她们逐个地再爱一遍
像爱生活本身,带着微量的仇恨
像一次善意的阴谋,潜藏在谎言的背面
 
 
 
《向日葵》(凡·高)
 
桌子是燃烧着的
桌子上的花瓶是燃烧着的
花瓶里的向日葵是燃烧着的
向日葵注视着未来的眼睛是燃烧着的
 
画布是燃烧着的
画布前握笔的手是燃烧着的
缺了一只耳朵的脑袋是燃烧着的
脑袋上面盯着向日葵的眼睛是燃烧着的
 
生活是燃烧着的
生活后面的时间,更是燃烧着的
惟有向日葵照耀的世界,是一种灰烬
 
 
 
《修拉斯的水妖》  (沃特豪斯)
 
肥美的流水暗藏诱人的漩涡
小小的微风暗藏什么?
 
短暂的昏厥有十分的危险
我却被美挽留在了悬崖的边缘
 
凡美,都有三分的妖气
我却放弃七分的拒绝
 
水簪清荷,风佩落花
不在你的腰际沉沦,就在你的胸前安家
 
《少女》(弗雷德里克·莱顿
 
如果你住在隔壁,我就会叫你小妹
如果只是路过,我会偷偷记住你的门牌
可爱的,你本为安抚而呈现
却引起了持久的躁动
 
青涩的时光没有返程的车
我满含羞涩的记忆
就只能朝着你斜靠的那面墙壁弯曲
 
你寄存在阳光里的叹息,是否会被幸福如期领走
可邂逅的心从此走失,成了爱的祭品
 
 
 
《亚当与夏娃》( 提香)
 
不要说是蛇的引诱让我们害羞
也不要说是哪颗果子点亮了我们的眼睛
是肉体在呼唤肉体
是爱在点亮爱
 
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你舌尖上小剂量的蜜汁
胸膛里荡漾的五谷
你微凸的腹部绵延的十里荷花
以及狭长身体里的天堂,都是我们活下去的依仗
 
肉体从来都是浑浊的
爱,就是那盏让她发光的灯
 
 
 
《水中的奥菲莉娅》(米雷)
 
从一溪水流启程,沿岸的花朵都是伤心的驿站
奥菲利亚,细碎的白色是怀念
 
像一次小小的撒娇,把爱打碎藏到水中,让绝望去寻找
千百年来他都没有放弃
这样的结果伤到了自己的心
 
奥菲利亚,春天只是见证了一次又一次的心碎
要想重逢,就把清澈掬起来,你会看到憔悴
 
 
 
 
 
 
一路向西(组诗)
 
 
 
想起甘南
 
1
 
想起甘南,就想起了山坡坡上的一座寺院
想起寺院里走出来的几个喇嘛,绛红的僧衣温暖人间
 
白天的喇嘛顺着墙
夜晚的喇嘛守着灯
而通往甘南的路上,有人正手捧念珠,用身体丈量着天堂
 
2
 
想起甘南,就想起了漫无边际的一片草地
风吹,草地就像喇嘛们的披单漫卷过来
掩藏起凡俗的心
 
春天把格桑花绣在了草地的左襟上
阳光,就把云影绣在右襟上
 
草地上的黑牦牛是散落的黑念珠
草地上的白牦牛是散落的白念珠
风卷草长,天堂就低了一尺
 
3
 
想起甘南,就想起了比人心还要纯净的一天
佛在云游,草在呼吸
 
尼玛堆前,春风诵经
万草丛中,佛迹斑斓
远远地山坡上,年轻的喇嘛,在用鲜艳的背影温暖人间
 
4
 
想起甘南,就想起了好久没有见面的两个兄长
儒雅的叫阿信,超然的叫桑子
二十多年前,他们为了诗歌只身前往
二十多年后,他们被诗歌传唱
 
青草捧举着露珠
大地拥抱着青草
在甘南,卑微的生命,都靠近着天堂
 
 
2012.3.5
 
——发表于2013年《甘肃诗人金典》
——发表于2013年第六期《星星》诗刊
 
 
车过临洮,想起貂蝉
 
1
 
出了拉卜楞寺,一路向前
宽广的洮河水
磨洗着一方洮砚
 
道路绵长,夜色苦短
临洮的夜色里,住着
貂蝉
 
白日里在佛前许愿
夜晚里驱车追赶
没有月亮的天底下
哪里才是我的江山?
 
2
 
磕长头心向寺院
走临洮夜色中桃花浮现
 
火苗似的心跳
在临洮的城外被风吹进了线装的一段野史前缘
 
明月隐匿。满城空寂。而群星正繁
 
3
 
在临洮的街头停车
向过路的女人打问一个叫任红昌1的女子
她晃动的脑袋更像一座空城
 
4
 
临洮已空,住着秋风
秋风中抱紧双臂
像抱着一截
冰凉的哀怨
 
5
 
男人的天下早已大乱
凭什么,要说是女人的长裙
打翻了油灯?
 
6
 
秋风撑开的伤心
亮着一盏灯
远去的临洮
空着一座城
 
岁月悠远
美人儿悬在腮边
 
 
1:貂蝉,姓任,名红昌。相传为临洮人。
 
 
2012.10.12
 
——发表于2013《临洮文学》创刊号
——发表于2013年《甘肃诗人金典》
 
 
在拉卜楞寺
 
1
 
喇嘛低头走过广场
鲜艳的红色
散发着幽幽的酥油香
 
这多像粒粒佛珠
散落在身旁
 
2
 
秋已深。
寺院后坡上的草开始金黄
 
夏河的风散漫而慵倦
匆匆的游人拍照、喧闹,又离去
像落叶,嬉戏在风上
 
3
 
涂红的墙。涂黑的窗。
彩色的经幡诵经在风上
 
天蓝在头顶
菩萨经过身旁
佛度的缘分,酥油灯亮在远处寂寞的佛堂
 
4
 
阳光,和旁处一样
来自风雨潜伏的天堂
 
听经的喇嘛也会打盹
佛是孩子
爱着红尘滚滚的远方
 
5
 
此处,和远方又有着什么不一样?
最小的缘分是门票
最大的缘分在心上
 
看过了六座房子
除了疲倦,你还是来时的模样
 
6
 
风,驱赶着百草
阳光,漂洗着经幡
 
拉卜楞寺的红
对峙着天空的蓝
风雨都是过客,匆匆的行人视而不见
 
 
2012.9.13
 
 
——发表于2013年8月7日《江南时报》“中国诗歌地理:甘肃篇”
 
 
 
 
 
 
狼渡滩
 
 
1
 
远方远到狼渡滩,似乎就到了尽头
漫漶的水草藏住天空锃亮的碎片,也藏着天空深处
久远的狼嗷
 
打开一阵风,只是打开了狼渡滩宽广的一页
打开雨,也是。
只有打开阳光朗照的一天
看见山顶上庙宇的檐角,轻轻触碰了一下天空静默的蓝
整个狼渡滩,就像漾开的经卷
晃个不停
 
散开的牦牛像经文
徘徊的流水更像
我从远方来,却是多余的。
狼渡滩拒绝赞美,他的美,只在自己寂寞的心上呈现
 
 
2
 
时光,像狼渡滩缓缓抬升的斜坡
最终,还会在宽阔的地方
停下来,将过往了的小小幸福
慢慢聚拢
并让他们,在生活洼下去的地方闪出光来
 
草,尽情地绿
天,狠命地蓝
幸福的蕨麻猪1,悠闲地漫步在山岗上
 
没有了成群的狼,这狼渡滩就成了蕨麻猪的天堂:
有大片的草地、成群的子女
抬头就能看见
蓝天下,满山冈的蕨麻猪,一直在用他黑色的眼神
嘲笑远方
 
 
2012.10.23
 
 
1:蕨麻猪是狼渡滩散养在山坡上的土猪,肉质精良。
 
——发表于2013年夏季卷《岷州文学》
 
 
 
 
 
 
重阳节前,洮河边路遇庆寿的三马子
 
 
九月的蓝天下,火红的三马子沿着洮河缓缓驶来
阳光下,两把雪白的胡须
被高高举起
 
阳光照着,涂了彩的黧黑面庞
也照着他们肩头斜披的红绸被单
 
老人家家有
谁是活神仙?
 
过了明天,就是又一个重阳
我驱车赶路
火红的三马子,满载温暖的阳光缓缓驶过人间
 
人间,叶正红,天正蓝
 
 
2012.10.26
 
 
 
在老诗人刘志清的“月芽滩”里吃樱桃
 
包苞
 
“月芽滩”是老诗人刘志清的一片果园
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河滩
十年后的今天,这里的果树已经成林
 
去年秋天,诗人牛庆国在“月芽滩”里吃过葡萄
六年前的夏天,老诗人杨文林、何来
在“月芽滩”里吃过西瓜
今年,全县的文友们都接到了老人的邀请
因为,“月芽滩”的樱桃熟了
 
从第一颗樱桃成熟
老人就拄着拐杖在路边张望
他盼望那些朋友们快些来
成熟的樱桃风一吹就落了
他说,风落的樱桃像眼泪
 
老人今年七十四
写过《红牧歌》红过整个中国的诗人
如今只能凭借手中的拐杖,来支撑衰老的光阴
但他丢下了手中的笔
就开始用不老的骨头蘸着月光在大地上书写
 
十年前他布局的一篇奇文
如今已经郁郁葱葱
其中的每一行诗每一颗字都有鲜活的心跳
我坚信,全中国都没有第二首这样壮观的诗了
 
写了一辈子诗的人,多想把自己当做最后的一个标点留在世上
许多人都在谋划一个完美的句号或者感叹号
而他,却要用一片自己亲手开垦的土地
来书写一串发人深省的省略号
 
“月芽滩”粗略估计也有十几亩
这是老人一块石头一块石头捡出来的
回首十年,留下的汗水惊心动魄
长成的树木惊心动魄
 
和所有果农不同
老人在自己的“月芽滩”拒绝施用化肥和农药
他常说,草木有心,知道该如何生长
他甚至连枝叶上的虫子也很宽容
去年牛庆国来看望老人时
老人大谈自己如何和偷吃葡萄的胡蜂斗智斗勇
天真的老人手舞足蹈像个孩子
可一脸憨态的老牛
最终也没有听懂多少老人浓郁得有些拗口的方言
 
说起方言,我记得老诗人杨文林对我托付的一句话
他说:“见了志清,第一件事情要告诉他
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他的方言比外语还难懂,我从来就没有听懂过。”
他还要我告诉老人:“我记着他哩,
让他好好活着。”
 
是的,为了好好活着
他把每一株稗草都当作对朋友们的思念
十年来,身前身后的山峰
都曾情不自禁地和他一起呼吸
可春来着绿秋去披霜
轮回的光阴只给了他一头银亮的无奈
 
和往年不同,今年“月牙滩”的果树全部挂果了
这像一首诗,即将要结尾。
回首一生,这是对孩子们最满意的交待了
写了一辈子诗,儿子仍然没有逃脱下岗的命运
女儿仍然要流落他乡去打工
自己流过泪的诗歌,并没有减轻他们活着的痛苦
只有这满地的果树换来的现钞
让他对亲人的愧疚略有减轻
 
可他毕竟是一个诗人
多汁的浆果在他的培植下就有了诗意的冲动
借着阳光和雨水
他还会听到树叶们的欢呼和叹息
 
每一个黄昏,当他依着西汉水的波光放下手中的拐杖
他一定还会为一次次到来的黑暗和渐次升起在头顶的星辰伤感
我知道,人,不过是被五谷写失败了的一首诗
通篇布满涂改的痕迹
最后又不得不团起来丢在风中
 
诗人老去,也必将要被风带走
可他要将内心的那一抹月色留下来
就像命运将他深埋在了俗常的贫贱
而他却努力地长成了一座果园
 
七十四年,到底是一次终结
还是一个起点
热衷于采食的诗人们并不在意
唯有衰老的播种者知道
那高悬在枝头的每一枚果子里
都有他要交待的遗言
 
2012.6.28
 
——发表于2013年第一期《开拓文学》
 
我只是赶赴一场梨花的约会
 
 
我一次次换乘车辆,忍受异乡站台上无限扩散的孤独
只为赶赴一场梨花的约会
 
没有什么能阻止这次远行
从开始收拾行李,我的心就已经上路了
 
梨花啊,被层层云烟隔绝的梨花
在我想着的心上慢慢打开
 
没有魅惑的香,只有素雅的白
一瓣一瓣,在晋中平原茫茫的夜色深处渐次打开
 
像一次阅读,更像一次回味
 
如果见了她,我该将她贴在胸口,还是该捧在手上?
似乎这些都有点不妥
 
远行的列车一次次停靠又启程
而我只是在赶赴一场梨花的约会,无所谓何日抵达
 
 
 
梨花开了,原平的春天有些奢华
 
 
桃花一定开过,那不过是一次午后短暂的春梦
柳枝一定绿过,细腰的撩拨从来都是逢场作乐
只有遍地的梨花开了,这盛大的春天才开始欢呼
 
如果只是站在村口短墙后探头的一株,这样的春天就有点青涩
如果只是站在坡上迎风远眺的一株,这样的春天就有点孤绝
但原平的梨花连成了海,这样的春天才盛大而奢华
 
老枝横斜,是流年不再的矜持
做了千年的房东,却换不回匆匆随风的花朵
穿了花格子衬衫的小伙,一次次引起花朵们骚动的漩涡
但这只能让遍地横流的美更加宽阔
 
梨花开了,不是一朵,不是一树,也不是一坡
风,吹与不吹,小小的原平,都兜不住这种美与诗意的流淌
 
2012.4.26夜于1095次列车
 
 
寻找,并带着微微的喘息
 
 
在大山的皱褶里
藏住古庙
在流水的腰肢上
藏住小桥
在浓密的树林后
藏住素朴的村庄
在梨花嫩闪闪的花瓣上
藏住蜜蜂的哀伤
 
在天涯山,蓝野说,美是找到的
于是,同川的梨花
都有了微微的喘息
 
2012.4.28
 
 
 
光,或者阴历之月
 
1
 
“光来自何方?”
这样问时
世界黑着
 
2
 
“光来自何方?”
浩瀚的夜空
追问像白色的小狐猴
从一个枝头
跳到
另一个
 
这想法多么令人不安
 
也许,这只是一个隐秘的想法
也许,这只是一扇
永远都关不紧的
窗户
 
3
 
可怜九月初三夜
露似珍珠月似弓
 
怎样的伤口
流出光
美,正在悄悄长大
 
4
 
青草沿着窗户爬上来
夜是那么凉
月光的梯子被水打湿了
仍然在放光
 
5
 
大草枭伏在树枝上
像一颗受难的心
 
6
 
光究竟来自何方?
宽广的夜里
它在寂寞的心上
凿出了佛龛
 
7
 
大河怀抱波浪
走得匆忙
云彩的花衣裳
穿在身上
 
花衣裳、花衣裳
搂着羞涩的
白月亮
 
8
 
乘风,越墙
前院的狗
后院的窗
单薄的月光
伏在窗沿上
 
 
2012.9.26
 
——发表于2013年夏季卷《岷州文学》
 
 
 
花事
 
不仅是一个枝条,也不仅是一棵树
整个春天
都在用细碎的花瓣抒情
 
阳光中的明艳,细雨中的哀伤,微风中的持久
在这个忧伤的晚上
都成了流淌的月光
 
——发表于2013年1月《诗林》
——《诗歌周刊》第46期“博客诗选”栏目
 
 
田野上
 
宽广的田野上
采青的小姑娘乘着露珠成长
碎花的衣裳迎风飘扬,像是她把春天穿在了身上
 
三十年前看她,像一朵斑斓的云影,绣在大地的胸前
三十年后看她,小小的菜笼,像她在尘世的模样
 
春天的田野上
采青的菜笼里
静静躺着的,是一捆葱绿的忧伤
 
——发表于2013年1月《诗林》
 
 
秋声
 
一树风雨,满眼凄凉
站在高高的崖畔上张望
风,吹着故乡
 
历经年少,遍尝忧伤
迷途的蝴蝶
转眼,就成了单薄的衣裳
 
——发表于2013年1月《诗林》
——发表于2013年第六期《星星》诗刊
 
 
桃花晕
 
一朵,就是一枝
一枝,就是一树
一树,就是一坡
一坡,就是整个春天
 
春风啊,你娇嗔的手指点处
荡开的
只是一抹羞涩的心动
 
2012.4.1 
 
——发表于2013年1月《诗林》
 
 
 
 
 
 
 
 
 
 
 
 
 
 
月如雪
 
 
今夜的月光
不是十年前的
也不是
二十年前的
 
今夜的月光
不是从高过梦想的地方
飘落
又轻伏在你手臂上的
 
今夜的月光
是从内心
慢慢
爬出来
默默注视着
那个寂寞世界的
 
她带着当初的微凉
适应着今天的冷
安静地倾听
又默不作声
 
天亮,除了淡淡的泪痕
你甚至
不会觉着
她来过
 
2012.12.21
 
 
 
 
 
雨夜
 
 
这个夜晚,我有着深深的不安。
 
叶上轻风,檐前细雨
似乎该重新认识
 
没有灯光,也没有烛光
此刻的寂静,充满了宿命
 
东屋西屋,鼾声交织如摇床
我正好可以退回奶香之年
 
着月光的鞋子,走青草的小路
沿途站满了熟人
 
惟有母亲,是陌生的
半夜里的几声咳嗽,她一直深藏不说
 
 
2012.6.29
 
——发表于2014年1月《绿风诗刊》
——发表于2013年贵州都市报诗歌版
——发表于2013年第八期《诗刊》下半月
 
 
镜子
 
 
这是一座抬过新娘的轿子
如今长满了荒草
 
月光再深一点
就是秋风的颜色了
 
我努力占为己有的房间
住满了别人,我一退再退
 
除了白发、皱纹
谁都可以是他的主人
 
2012.6.29
 
 
山歌
 
 
听过山歌的羊儿
都有一颗潮湿的心
 
青草的坡上滚动
是两张甜蜜的嘴唇
 
白日里瞭你
是风中的云朵
 
夜晚里想你
是堡子里的月光
 
怀抱羊鞭的人
泪珠子一样,蹲在堡梁上
 
隔山隔沟地唱的
是世上的凄凉
 
 
——发表于2014年1月《星星》
 
 
 
雨后
 
山,青在无语中
水,凉在微吟上
 
沿着青草的悬梯
白雾印染着清凉
 
一条山路的柔肠
由崎岖,走到了空茫
 
湿漉漉的牵牛花
把一生的无望,别在篱笆上
 
2012.6.28
 
——发表于2013年1月《诗林》
——发表于2013年第六期《星星》诗刊
 
 
牵牛
 
 
我用一夜的黑
来擦拭一朵清晨的牵牛
 
我用半夜的雨
来清洗她要经过的台阶
 
我要左邻右舍的青草
都洗净自己的身子
 
我甚至要爱喧闹的鸟
退到篱笆以远的墙外
 
半截阳光斜挂树上
风吹,她就动
 
除此,一切都在沉醉
一切,都微闭双眼
 
倾听,一朵牵牛,沿着老院的土墙
缓缓,发出绛紫色的声音
 
2012.7.16
 
——发表于2013年1月《诗林》
 
 
我豢养着一匹秋天的蚂蚱
 
 
最好的时光
他已经陪我渡过
 
他所要不多:一粒泡软的黄豆
抑或一朵早晨的花
他甚至不要我的赞美
 
现在,面对他日渐变暗的墨绿色身躯
和沙哑了的力不从心的叫声
我深感不安,以致懊悔
 
秋风一直都在
只是潜伏在了盛夏繁荣的后面
而一架精致的笼子
能给他多少温暖?
 
我只能从内心深处
将他轻轻拥抱一下:
兄弟,我只不过拥有一张比你大一点的笼子
而已……
 
2012.9.1
 
——发表于2014年1月《星星》
——发表于2014年1月《绿风诗刊》
 
 
 
 
张师古:像庄稼一样活在世上
 
 
吃远古的植物
饮源头的水
倾尽一生,要做一株养活人的庄稼
 
习惯在田间的小路漫步
乡土的心脏,正好用来储存
耆语童言中沥下的阳光
 
记下一粒种子的心动
也记下一粒露珠的忧伤
从一开始,要让碧绿的思想活在世上
 
延误了女儿的婚期
就为她含泪许诺一个春天
 
珍存上天的恩惠
撷取泥土的芬芳
你这比川西的瘦竹还要清癯的老人
满头白发,只是照亮了春天的短暂
 
师古镇、未了翁
一个姓名和一座村庄相比
谁更广阔呢
 
许身古老的大地,钟情袅袅的炊烟
每一株弱小的青草
都是你芳香的纪念碑
 
 
2012.7.16
 
 
——入选《大美什邡:当代著名诗人行吟录》
 
 
我爱
 
我爱。我爱一座城的小
也爱一条街的大
 
我爱。我爱街上漂浮的面孔
也爱面孔上书写的远方
 
我爱。我爱割肉的刀
也爱扯布的手
 
我爱。我爱这一日的短
也爱那一年的长
 
气球升空,我就爱他鲜艳的脸
春联上墙,我就爱他喜庆的心
 
扑面而来的,我就爱他匆匆的脚步
擦肩而过的,我就爱她楚楚的背影
 
红尘万丈啊,我只爱那些杂沓的光
江山万里啊,我只爱那一堵挡风的墙
 
2011.12.30
 
——发表于2012年1月22日(除夕)《甘肃日报》
 
 
用一次次的死亡救活对一座村庄的念想
 
岁月渐渐老去,而回忆慢慢醒来
在日子的另一面
我用一次次的死亡,救活对一座村庄的念想
 
我用一面适宜撒欢的草场,救活年长者心头的沧桑
我用一汪浣衣的月光,救活女儿们钻石一样的忧伤
我用魔咒般相似的面孔,救活那些在人群中走失的儿郎
 
在人世的倒影里,我只能用一次次的死亡
抵达风过雨过的村庄
我用荒芜了的小路,挽救已经死去的爱情
我用结满了蛛网的草房子
挽救普渡了苦难的佛光
 
时光并非一去不返
它只是等在了你迟早要去的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我深爱着的,重新找到了生养了他的村庄
 
 
 
路遇明月
 
 
回家的路上
遇见明月
浮云点点
像是出浴的水珠
 
惟有此刻
无边的夜
是美好的
万山漾动
明月静好
 
明月静好
万壑无声
路在远方
远方在路上
月光照亮的一座山头
像是摆在路上的
一张方桌
 
明月邀我
也邀身后的一座土庙
几株老松
并排坐下来
不思想
也不走动
任风
将这四野的山峰
饮出水声
 
 
2012.8.1
 
 
此夜
 
 
此夜辽阔,群星涌流
 
轻风拂动院前古树梢头鸟儿的家
像是拂动一件
牵挂
 
此夜,杯中酒残
醉卧过路的明月
 
月亮升起来了
前方天主教堂高高尖顶上的十字
开始发光
 
2012.8.3
 
——发表于2013年第八期《诗刊》下半月
 
 
渐渐变暗(组诗)
 
 
蜀葵
 
在郊外的垃圾场边,鲜艳的蜀葵自由成长。
 
城市不能消化的,都成了蜀葵们健康的营养。
 
是贫贱捧起了鲜艳?
还是鲜艳照亮了贫贱?
似乎他们已经习惯了滚滚的尘土和刺鼻的气味
 
蒙尘的蜀葵
迎着秋风
在郊外的垃圾场边,昂扬盛开的姿态
像是占据了幸福的制高点
 
过往的目光,有瞬间的好奇
但他们看不见蜀葵的忧伤
忧伤,只在那些遗忘了蜀葵的人们的心上
 
 
2012.8.26
 
 
 
 
意义
 
几截粗壮的木头不知何时堆放在墙角,没有枝叶
也没有了参天的记忆,枯朽的躯体上死亡正在悄悄发酵
 
除了鼠妇和蚰蜒们在他已经干涸了的年轮中漫步
纠缠过他的阳光,每天都会绕过去
 
但这些木头并不忧伤。叫不出名的藤蔓
已经替代过去的枝叶,穿过缝隙将他们紧紧缠绕
 
在不被注意的墙角,我深信他们是幸福的
生命和他的意义,在深深的遗忘中,正慢慢醒来
 
2012.9.27
 
 
 
哀乐,从梦中飘出
 
 
死亡每天都是新的
哀乐飘满整个天空
那种悲伤,我们习以为常
 
在你回忆初恋的心上
我献出早晨
哀乐,从梦中飘出
 
整个世界都低下头来
手握白花,沿一条黑色的道路
送行
 
2012.9.1
 
 
某夜,雨声无际
 
某夜,我不停抽烟
平复内心的寂寞
这最后的一粒火焰却点燃了他们
 
窗外,雨声无际
似乎都是有备而来
 
2012.9.1
 
——发表于2014年1月《绿风诗刊》
 
 
 
渐渐变暗
 
街边的彩票室,像一个被欲望膨大了的心脏
下午的阳光慢慢踱进去,踱进去
照亮遍地缤纷的碎纸片后,在斜靠在墙壁上的几副面孔
和面孔上无尽的茫然中做了少许逗留
 
我看见他们时,阳光刚把一座城市搬进了漫长的黑暗
而门外骑三马子的健硕女人,在渐渐暗下来的街道疾驰而过
她适宜生育的身体,正忙着赶往更深的夜里
 
黑暗中,我听见四周都是微弱光芒寂灭的声音
惟有彩票室的灯光,像穷人的月亮,照着那些没钱人的脸
 
2012.11.07
 
——发表于2014年1月《星星》
 
 
 
生活
 
已经习惯了自己貌似的强大
可无法给父母已经到来了的苍老一个说服的借口
生活一直在倾斜。我最大的愿望
现在只有一个:将清贫的日子小心过好,不至于塌下来
 
2012.11.07
 
 
瓦蓝的天空下,鹰在漫步(组诗)
 
 
观阵堡,只是一座荒芜了的时光鸟巢
 
站在长满了荒草的观阵堡的堡梁上,风
会把古老的心跳
吹过来
 
万千战马裹足衔环,遍体甲胄的兵士
屏气凝神
一千七百年,他们,似乎还藏在风中
 
堡墙以远, 田间小路上奔驰的三马子,早已
不分蜀魏
陌上相逢,沉默中,递来一卷呛人的旱烟
 
坚实的堡墙,只是荒芜了的时光鸟巢
一页鹰翅,悄悄滑过沉思者的额头,又遁入草丛
这岁月的探马,日日,逡巡在
瓦蓝的天空下
 
2012.8.27
 
——发表于2012年2月号《飞天》
 
 
 
祁山堡上,鞠躬尽瘁只留下漫漶时光
 
登上祁山堡,就登上了悲哀的肩膀
千年一叹
鞠躬尽瘁只留下漫漶时光
 
渎职处处都有
有人却爱独享凄凉
年轻的乡长,天天忙着迎来送往
 
本想垒筑雄心
安葬的却是一声浩叹
蜀相走了
那前呼后拥循迹而来的张望者又是谁呢?
 
占卜的道士
为那些叵测的卦签早早准备好了足够的溢美之辞
谁掏钱,就给谁一份慰藉
 
2012.8.27
 
——发表于2012年2月号《飞天》
 
 
 
孔明柏,是一株参天的古树
 
满坡都是柏树,要找到叫“孔明”的那一株
只能依靠村子里的老人
 
口耳相传,是一座不朽的碑
一千多年来,落草民间,才是最好的守护
 
扶不起缺钙的江山
就种一株长寿的柏树让岁月来仰望
雨来擎伞,风来摇扇
粒粒鸟鸣
可做种菊南山
 
六出六进,怎能挽回人心的颓势
江山自古多小人
尽忠君王,只能是一场悲哀的辉煌
 
祁山易登,孔明难寻
眼见着山脚下车来车往,卷起的却是尘土飞扬
 
2012.8.28
 
——发表于2012年2月号《飞天》
 
 
点将台,只是适合看落日
 
点将台上,风吹蒿草
不停地吹
会吹醒什么?
 
群山,在起伏中老去
明月,在等待中常新
 
风雨削不平的点将台,只是适合看落日
没有茅庐三顾,怎会赢得痴情六出?
如今,纵使蜀相归来
这长天之下,又该如何高声点数?
 
雄心从来都托不起下沉的落日
何必要为遥不可及的事为难自己
活着,就是一种壮举
 
食手植的菜蔬,饮天赐的清泉
月朗风清夜,和墙角的蛐蛐唱和
只要胸中有乾坤,指点什么,都是江山
 
2012.8.29
 
——发表于2012年2月号《飞天》
 
 
生长在乡政府院子里的三棵娑罗树
 
 
没有人在意他的七片叶子
是否掐着顿悟的手决
也没有人在意
他白鹤似的花朵与佛主的关系
我发现了他,甚至觉着不该惊讶地喊出来
 
逃学的孩子依旧会爬上去
上访的老人依旧会在他的浓荫里喋喋不休
如果没有上级来检查
乡政府大院依旧会寂寞无声
 
其实,如今想来,我还有些懊悔
为什么一定要叫出他的名字呢
认出了他,我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在乡政府的院子里
三株娑罗树依墙而长
你不认出他,他就是三株幸福的树
你认出了他,他就是三盏烦恼的灯
 
2012.9.25
 
 
——发表于2012年2月号《飞天》
——入选诗探索2013年年度诗选
 
注:娑罗,在梵文为 sāla,是“高远”的意思。相传摩耶夫人兰毗尼园中,手扶娑罗树,产下释迦牟尼。后释迦牟尼在拘尸那罗城外,跋提河边的娑罗双树下入灭。相传释迦牟尼入涅盘时,娑罗树同时开花,林中一时变白,如同白鹤降落,因此又称为鹤林、鹄林。
 
 
 
 
一个人的米仓山
 
 
1
 
鹰鹞盘旋过的地方
命运也在盘旋
黑黑的一点
像上帝的眼睛
用四十年的时间
将他拉近,再拉近
就是一个人的背影了
 
风沙吹过天空
也吹过一个人的心
先是眼里的荒凉
后是心上的恓惶
而后,就是一件单薄的衣裳
被风吹远,再吹远
吹到四十年前
他就是一只无可栖身的鹰鹞了
眼泪一样
旋在风沙肆虐的高天
 
 
2
 
大地疼痛
隆起了山
疼痛翻滚
隆起了群山
 
一只鹰鹞
盘旋在荒秃秃的群山上空
这会是谁的眼泪?
 
按住一座山峰的疼
会隆起另一座
按住另一座山峰的疼
所有的疼痛
就会翻滚
这到底是喊饿的孩子
还是疯了的命?
 
一只无可栖身的鹰鹞
盘旋着,盘旋着
该离去
还是像眼泪一样
砸下来?
 
 
3
 
一滴水
选择了从人心起飞
就是泪
一滴泪
选择了黄土中驻足
就是血
 
当一只鹰鹞
铁了心
要做一粒尘土
在他滴落的瞬间
翻滚的疼痛
凝固成了起伏的山峦
 
4
 
每个人
都是自己的
深渊
 
当他选择了降落
世界
就降落中缓慢抬升
 
每个人
都是世界的中点
他选择的颜色
是他的
宗教
 
 
5
 
当他把自己
也当作一粒种子
埋在身边起伏的荒凉中
四十年,就是一片海洋长大的过程
 
和一座山相比
一个蹲在山梁上的背影更加高大
和一个春天相比
人心的绿色更加宽广
 
满山的树木
是因为感动才喝彩吗?
 
在武都焦家眼村的麦场边
一座活人的功德碑上
过路的喜鹊
都会停在上面叫几声
 
6
 
护林员眼含热泪,声音哽咽
这是第几次
他因为念到一个名字而流出泪来?
 
四十年不再仅仅是一个开始
满山的树木都陪着他走在路上
风吹来
他会被高高举起
也会被深深掩藏
 
善于行动的人没有口号
他默默低下头去
也许只有一个简单的念头
于是就有人跟上去
他继续低头向前
就有更多的人跟上去
四十年后回头
每一个寂寞的脚印都长出了旗帜
 
 
7
 
 
不是所有的鹰鹞
都是天堂的种子
也不是所有的眼泪
都是人心的珍珠
 
为巨大的苦难
注入一滴悲悯
好日子才会发芽
米仓山,为了一个永不走远的背影
长成了一座绿色的丰碑
 
 
2012.10.9
 
——发表于2012年第三期《陇南文学》
 
 
 
载月泛舟(组诗)
 
 
去兰州看望诗人老乡
 
 
1
 
我首先想着,他已经是个老人了
而后,我才想他写过的诗
这是数月前,和朋友聊天时
共同想到的事:去兰州看望诗人老乡
 
二十多年前,在一次笔会上
老乡端来一大杯酒,命令我喝下去
二十多年来,我还记得,世界从那刻开始
就摇晃了起来
 
喝下一杯酒有多了不起?老乡
已经喝了一辈子了
年轻时,他屋子里每天保持数十斤的酒
如今老了,或许存量会减少
但凭借他已经喝下去了的酒
足够浮起十颗大唐的月亮
 
这么多年来,我仍旧对务虚的写作痴心不死
我怀疑当年喝下去的酒中
就有一颗冰糖一样的月亮
 
2
 
兰州的尘霾,足以 掩埋
一个伟大时代的光芒
但对于一个诗人来说,过时的荣光
历久弥新
在德祥楼的雅间,我见到了阔别多年的
诗人老乡:依旧的华发纷披
依旧的枯瘦如诗
 
面对他永远的醉眼和混乱的记忆
我该说些什么呢?
也许无言地望着就是最好的表述
何况坐中都是星斗,荣光万丈
唯我是不速之客
好在我是一个简单的人
借了别人的酒敬自己心中的神
 
就酒听高论,刚好可以遮掩内心的尴尬
席间有人正在谈行为艺术。
谈兴正浓,首席沉默良久的老乡忽然发问:
“如何让一块石头拥有体温?”
众茫然。我亦茫然。
行为艺术家激昂地说:“抱着。一直抱着。”
年过古稀的老乡却双眼微闭
自顾自地说:“找一块小石头
放在大石头上,不就有了体温?”
众愕然。我愕然甚。
 
3
 
以诗渡世,误了多少前程。
壶中天长,举杯便是秋风。
 
用满头白发和空旷卧室里的灯光对视
老乡感叹:错就错在要留住思想
 
霓虹后面的空房子里
他吃苦吃胖的黒妻不在
他臣民似的子女不在1
昏花的老眼已经看不清回家的路了
如果没有那些炽热的记忆
我真担心,他又该靠什么来抵御该死的冬天
 
做你的小老百姓吧
到老,都要记得对一株小草鞠躬
临别,老人将这针尖样的火苗给了我
 
1:老乡的诗句。
 
2012.10.11
 
 
 
 
 
某夜,送竹溪先生过渡槽
 
 
以西汉水为界,竹溪先生的家在对岸的星光中
 
乘一抹月色,顶满头白雪
踩着平平仄仄的脚步,竹溪先生就是一首会行走的诗了
年过古稀的老人,却拥有盛唐心脏
杯酒下肚,就有佳句的火苗突突上窜
凭借满腹的合辙押韵
一次次,为我带来唐宋的落日做甜点
 
若是裁取两岸的水声做一袭长袍
那覆顶的积雪,正好用来烛照他重返山野的路
好在沿途的秋草飞虫,都是旧识
每有残花相邀,权当误入歧途
 
善于乘坐格律畅游漫漫时空的矮胖老人
熟知李白杜甫贫困潦倒或青春放歌的足迹
却每每在现实的霓虹中迷路
做了一辈子的乡村教师,到老
却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不谙世俗的孩子
 
平日里隔水相望,闲暇时乘月而来
过了这座渡槽
他就是闻香识途的蝴蝶
而我,依然是被利欲役使的甲虫
 
2012.9.30
 
——发表于2014年1月《绿风诗刊》
 
 
 
一台鲜艳的挖掘机来到春天的田野上
 
 
1
 
在看到挖掘机之前
我先听到了突突突的声音从地下传来
像某种神秘的宿命逼近了命运
 
田野上俯下身子干活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直起腰来
远处山坡上吃草的牛也蓦然回过了头
树荫下小憩的狗也警觉地竖起了耳朵揣猜
这会是什么呢?
像心跳,却明显地比心跳亢奋
 
村庄依然在田野的边上
炊烟依旧若有若无
但这突突突的声音,搅碎了田野固有的宁静
 
人们抬起头不停搓着手上的泥巴
大地被一种焦躁和不安笼罩着
 
2
 
远远地,我终于看见了那个挥舞手臂的家伙疾驰而来
但我不知道
春天的田野和它有什么关系
田野上嫩生生的庄稼和它有什么关系
 
一台挖掘机来到春天的田野上
绝对不是来向干活的人打招呼的
当它旁若无人地深入春天的腹地
更像是一把蛮横的刀
或者一团突兀的火
 
人们围着它打量、揣度
并和宽广的春天一起陷入巨大的恐慌
 
3
 
一台披着鲜艳外衣的挖掘机来到田野上
并没有停下它突突突的声音
阳光一度让它闪光,像是为春天兜售它大马力的心脏
 
习惯了缓慢生长的庄稼
深信这并不是一次善意的示爱
可有什么办法呢?
 
总有一天,这庞大的怪物会被卑微的小草埋葬
可现在该怎么办呢?
 
4
 
一台披着鲜艳外衣的挖掘机也并没有太多的耐心
春宵苦短,而它巨大的轰鸣正好可以掩盖庄稼们的哀嚎
甚至那些高大的树木、坚固的房屋
不过是好玩的积木而已
 
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一株庄稼的悲哀
其实,在一台披着鲜艳外衣的挖掘机面前
春天和梦想一样易碎
 
5
 
我不过是一个在大地上用命和庄稼恋爱的人
唯一的奢求就是有一块宁静的土地安放春天
一台挖掘机,纵有鲜艳的外衣巨大的心脏
可和春天又有什么关系呢?
 
终其一生,我只有一次机会
把自己当做一枚熄灭了的火焰种在大地的心上
可面对一台披着鲜艳外衣的挖掘机和这么多的大坑
我又该种下什么呢?
 
身后的绿色不停翻涌
其实谁也没有办法阻止他们
也许有些事情,真的该交给他们去解决
 
2012.10.16
 
 
 
 
铜铃山,阳光镀亮的眷恋(组诗)
 
 
谁也无法把一座山的秀色据为己有
 
你可以设计一次行程
绕过坎坷的山路
直抵飞瀑的肩头
但你无法设计流水的醉态
刻凿岩石跌宕的旋律
 
你可以设计一次日出
镀亮树梢每一片叶子的脉络
但你无法设计
昨夜宿雨
终成万物蒸腾的心香袅娜而起
 
你可以设计一次小憩
让远足成为对俗世的回避
但你无法设计
偶然的闯入
却从此不愿再回去
 
其实,谁都无法把一座山的秀色据为己有
到了铜铃山
你渐渐放缓的脚步
每一下,都将是一次心灵清脆的叩拜
 
既然无法把这满山的清幽搬走
就让狂跳的心
在每一个峰回路转处
化作光芒之鸟飞上云霄
从此,你将是一片会鸣叫的叶子
把这秀美的铜铃,高高挂起
 
2012.10.31
 
 
 
流水盘桓的地方时间停了下来
 
万物有心,都会在美的地方逗留
流水亦然
 
在铜铃山,每一处穴潭
都是一汪不愿流走的记忆
 
树叶放弃高枝,飘然而下
泊在穴潭深处游弋的白云身边
而一粒粒的小石子
终因这澄澈的涟漪,渐渐恢复了大山细腻的心动
 
可总有悬瀑倾泻而下
那只是美
一次次溢出了你逆流而上的心
 
2012.10.31
 
 
 
一株拥有姓氏的树木是幸福的
 
在铜铃山,我对每一株拥有胸牌的树木驻足致敬
这绿色的荣耀
构筑起了一座森林的尊严
 
我多想对铜铃山的每一株小草大声说:
认真活着吧,在这里
人们终于放弃了向权势低头
而转身向生命致敬!
 
走出铜铃山
我似乎觉着,自己就是一片被流水洗净的白云
高高悬浮在尘世的上空,爱着
并泛出淡淡的闲适
 
2012.11.01
 
 
 
修一条栈道直抵倒影中的明月
 
无法按住一面湖水的心动
就让那份惊喜
在白天鹅艳丽的足蹼上晕散开去
 
唯此,那晾晒着白云的树枝
会在你的梦中轻轻晃动
 
唯此,那翕动着的星辰
会用柔软的光芒
编织天空的蓑衣
 
而我,终其一生
要搭建一条栈道,通往倒影中的明月
纵然记忆横跨天涯
但每一次抵达,都会放出光来
 
2012.11.02
 
 
用细碎的心情爱上飞云湖的波光
 
 
1
 
一定是裁取了蓝天
也一定是熔注了星辰
这飞云湖的蓝,才如此接近梦的颜色
 
总有把持不住的心动
也总有掩藏不了的羞涩
青峦晃荡处,几朵浮云泛上来
 
2
 
美丽的蝴蝶不是应景的游客
簪在岸边的草叶
只为暗随款款的桨声去湖心荡漾
 
无人的时刻
闪闪的湖光,会将她翅页上的斑斓照亮
像生活,窥见了梦的脸庞
 
3
 
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一只白鹭
静静
守在飞云湖的边上
 
这多像一支蜡烛
于寂寞中
将爱,藏于半湖波光
 
4
 
而我必将爱上这徘徊在湖面的微风
用甜糯的吴侬软语
细细勾出的涟漪
 
谁披上它,谁就是幸福的新娘
 
而我也必将爱上这湖面上散碎的月光
或缺或圆
都是爱的模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