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转帖《艺术家的人格》(节选) (阅读431次)



艺术家的人格(节选)

 

罗伯特-N-威尔逊著        周宪   译

 

在精神分析理论中,弗洛伊德、兰克和荣格都非常关注艺术家的人格构成问题。他们倾向于将诗人视为这样的人:他利用一些特殊的心理冲突来滋养相关的社会产品的成就。尽管他们认识到这种可能性(事实上是或然性),即诗人是很不寻常的人,其情绪结构偏离“正常”,但是,他们极力要强调天才的和真正的贡献使诗人有别于非生产性的神经症或精神病患者。这些深受人本主义熏陶的早期理论家们,把艺术家的作品视为评价其人格的基本因素。弗洛伊德没有草率地把诗人描述为不正常的人,而完全把艺术家看做走在时代前面的人,因为在无意识被科学地加以描述以前,他们就已了解并会运用无意识了。

 

任何人都有可能表现出口头神经症或破坏性的愤怒;但几乎没人能从其心灵和精神中创造出向现在和未来的所有人倾诉的诗作。

 

创造过程不可避免地围绕着人格中的两种力量。这个过程是复杂的。如果完全从生命意义角度加以考察也很长。所以,诗人必须具有足以进行漫长的构型和发展工作的活力。尽管说游戏功能确实存在,然而艺术家则要证实艺术是一种劳作。较之于刻板的日常生活,艺术家需要更多的能量精力,足以能把他们自己的某个部分投射到被创造的对象中去。除了这种充沛的精力和活力,还需要某种综合能力。这种能力可名之为平衡力、调整能力或自我力量。总之,艺术家是这样的人,他们毫无仁慈地利用自己,致力于发掘利用自己的内在动力,以便激发内在冲突和恐惧因素。夏皮罗写道:“诗人与非诗人的区别,就在于诗人对未知的自我的需要远胜于任何人,他们发现了具有普遍价值的某些财富。”

 

诗人作为人的最佳之处就体现在他的作品中,作品是艺术创造力的关键问题。每一位诗人都会表现出某些特征而不会表现出一些特征,但是,每个诗人有必然趋近于个体人格结构特异性之下的种种能力的复杂核心。诗人的性格特征是纷繁复杂的。对实践的艺术家的考察迫使我们抛弃对明确的人格特质所做的最初概括,诸如诗人是完全内向的,或完全是外向的;或诗人完全是女性化的或男性化的;或他们是简朴的生活者,奢华的迷恋着;以及他们具有攻击性暴怒特质,或具有和善仁慈性格等等。然而,一旦要求诗人们指出他们所体会到的对创作至关重要的那些性格特征时,诗人们却表现出明显的一致性。

 

诗人期望构成经验,并把这种经验物化。但最重要是把握经验。这种趋向秩序和经验的最高征服是某种疏离,它补偿了对经验本身深深的依恋。

 

诗人应该同社会生活相分离,不应该“追逐时尚”,以便获得某种真知灼见。

 

忠实于自我、探究自我秘密的欲望却是不可缺少的。自我兴趣伴随着某种内向性和自我中心倾向。自我关注的必要性蕴含了自我中心倾向和忽略他者。如果许多诗人与自己的劳作联系太密切,因而不能与别人和谐相处,那么,应记住他的劳作正是自我探索。

 

诗人的基本关切是他自己的人格。

 

自我意识是有生命力的,是对一个人本身神经“驱力”的认识。意识是最高的道德。

 

艺术导源于各种张力,完全整合的人感到没有必要成为艺术家。主张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不平衡程度是创造成果的根源。事实上,内在冲突被视为诗可能孕育成长的种子。虽然人格分裂因此被看做甚至赞美成艺术的必要条件,但应注意,对诗人来说,它们总是与艺术才能的目标密切相关的。即是说,诗人把它们说成是对某种用于作品的东西的刺激。这里并不存在对疾病或不平的颂扬。但偶尔的强调太突出了,以至于暗含了这样的结论:艺术成就值得以痛苦或糟糕的人际关系为代价。

 

没有一个诗人在情绪上是成熟的,或者说接近于“成年人的人格”。没有渴望便没有诗。必须有冲突,否则就是安静地孵卵。

 

批评家屈林发现,不能单选艺术家来进行精神分析——如果说诗人们的力量来源于神经症,同样可以说律师和科学家亦复如此。创造过程包含了一系列的压力,成功的艺术家为了创造艺术品,超越了这些压力,并利用了他们已形成的某种痛苦。所有人都受到神经症冲突的影响。诗人由于探索自己的动机并表现了与自己不协调的东西,所以他们强化了这种冲突。但是,诗人便由此获得了对自我的控制,对充满冲突的象征材料的控制。敏锐的学者们一再强调诗人的控制力:这是一种使幻想变成有社会价值的客观实在物的能力。

 

2006年12月6日,选自《艺术的心理世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