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所得》等 (阅读539次)



所得
 
头发在风中飞起来
阳光穿过飞舞的丛林
落到肩上  
落到脸上
噢,我曾经无数遍想过死亡
但现在,去他妈的
我还是喜欢活着
 
今天,阳光铺满我的小城
我走到哪里
阳光就跟到哪里
这一刻,我的所得
我看见它杀死了那些可耻的孤独
那些矫情,轻浮,和幻灭
 
 
 
母亲
 
农村妇女。
1948年出生。
育有四个子女。
我排行老三。
 
昨天,
她和老三一起逛街。
过马路时,
她很惊慌。
 
昨天,
她和老三一起逛商场。
上电梯时,
她很惊慌。
  
昨天,
她和老三一起睡觉。
夜里,
她像儿时一样捂着她的脚。
 
 
 
风比人更孤独
 
夜里人都睡了
风没什么可吹
就掀动每一扇窗户
 
躺在里面的人听着
先是拍打
后来是呜咽
 
风比人更孤独
在空荡荡的大地上
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梅花在黑暗中绽放
 
梅花的花蕾
在黑暗中打开
当万物静下来时
当没有了光线的注视
 
我在夜晚写诗
在无数个白天之后
我试图回到自己
我打开自己
 
我写下很多灰色
偶尔也写下金色  蓝色
那些是我悄悄吐露的芬芳
是我一路的遗忘
 
 
  
一面镜子
 
三两支烟火
在远处的夜空中腾起  又熄灭
最好的年华已过去
最好的爱已过去
只剩黑暗中的路
只剩衰老和孤独
 
谁也不配爱我
谁也不配怜悯我
我是这世界的一面镜子
照见清冷
照见真实
 
这都不是你们喜欢的
却是你们皮囊里与生俱来的
我愿一层一层剥开
让人发抖
让人泪流
我愿被你们诅咒
 
 
 
 
好汉酒
 
陪我喝三碗好汉酒
你醉眼朦胧
我口吐莲花
江山稳固
百姓太平
无劫匪觊觎生辰纲
无老虎过山梁
我们在村店
两身短打
一屋酒香
 
酒能解忧
你有何忧
酒能解愁
我有何愁
不过是流年侵此身
此身绊浮名
 


我的命运
 
是的,我经常看见我的命运
一个赤着脚的农村小女孩
到满头银发的优雅老太太
诗歌在适当的时候,向她走来
她紧紧抓着,像救命的稻草
 
事实证明,诗歌让她活得像个人——
她从星空里,得到美的逻辑
她从爱人的眼睛里,得到时间的恩赐
苦难和挫折经过她
她笑了笑,这是我诗歌里的金子
 
是的,我的命运被诗歌引领
穿越孤独,贫穷,和衰老
在最后的墓碑上
我将与它同眠



红色披肩
 
红色披肩上
落满阳光
和目光
她不知道
她低头走路
 
她看起来有点忧伤
走过生活中的两条街道
她的红色披肩
也掩饰不了
 
为这不自知的美
天空越发晴朗
 
 
 
和你一起并肩走着
 
林荫道上
飘着桂花的香气
月亮周围
簇拥着满天的繁星
在2013年的秋夜
我们并肩走着
空气中吹来晚风
吹着你的小烦恼
吹着你的小憧憬
我听见青春
细细碎碎张开了翅膀
 
青春遇见花朵
遇见月光
多么好啊
我挨着青春老去
也那么好
 
 
 
在牛排店
 
点了一份牛排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
窗外是冬日黄昏
黄昏下拥挤的人群
 
从他们中抽离
我静静坐在这里
这偏僻一角
这最好的容身之地   
 
牛排冒着热气
我的肺腑瞬间欢畅
美食的诱惑
终盖过肉体在这世间所承受的折磨




我从来没见过我的心
 
买来丁香苗,与他合手种下,放置窗台上。
打电话给母亲,听她唠叨。
在理发店,从镜中打量理发师娴熟的手指。
深夜,与朋友走在大街上,微醉。
上楼梯,听自己的脚步声,清脆的孤独。
关掉灯,看黑暗中灯火阑珊。
梦见墓碑旁小花盛开,地上的人与地下的人两相回忆。
 
2014年,这些生之喜悦,印在我心——
我从来没见过我的心。它喜悦时,
是什么样子?

 
 
 
蔚蓝的天空
 
“很多年后,我会怀念这个操场上的天空
它这么蓝,这么蓝,蓝到了我心里”
你说这话时,我很悲哀
我看见时间,正在穿过你的青春
成长的孤独,正弥漫在你的内心
 
此刻,初冬时分
我们坐在云梦一中操场边,最高的台阶上
背后是收割后的田野,和幽暗的树林
前面
是渺茫的未来,和你正在老去的母亲
 
阳光很好,照着我们的头发,手指
相同的温暖将我们紧紧相连
——你仰头看天空,我也看
天空一无所有,只有蔚蓝
——令人心碎……
——令人心满意足
 
 
 
 
原谅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爬行
阳光透过车窗照进来
额头上
有细细的温暖
 
山川宁静
草木从容
我缓缓
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
大自然如此爱我
我原谅了世上所有的恶
我原谅了
我自己
 




战争
 
现在我可以触摸到,
一台笔记本电脑,几块饼干,和几个桔子。
灯光从头顶照下来,
我坐的沙发,微微凹陷。
 
我这样叙述,是想让你清楚地看到我——
穿过夜晚,
穿过浓重的黑暗。
我的衣服是灰色。灯光让它更灰。
 
我这里窗帘紧闭。
国家,政治,时代,都在窗外,在夜色中交织。
也许在相互诉说,
也许,在没完没了地争斗。
 
在我的内心,
也有一场战争——
我想起一个人,他此刻已将我遗忘。
他健康的手指,在阳光下骨骼毕现。

 
 
 
雪国
 
阳光透过树梢照在大地上
清晰的影子
枕着干净的雪
又寂寞又美好
 
人缺席的时候
神就降临了

 
 
 
 
安徽小夫妻
 
这些香气是他们制造出来的——
夜晚的学校门口,他们将炉火烧得旺旺
青菜肉串粉丝豆腐,样样摆得精致
学生们吸着鼻子围拢,一个个贪吃的小狗
 
一对安徽小夫妻
男的眉毛稀疏,女的屁股肥硕
他们将生意做得汤汁四溢
他们的吆喝里,迸溅着满足感
 
劳动人民的满足感
真是催人奋进
看着他们收拾摊子回家 
星辰微笑着隐去
 
 

 
具体的人
 
她把小白菜的枯叶和老去的根基掐掉
一棵一棵洗净它们
她把鱼剖开掏出内脏对着水笼头冲
之后抹上盐和花椒放在盘子里
 
日色偏西
厨房里渐渐飘出米饭和菜肴的香味
她很满意
此刻生活的具体
 
她被这具体磨损着
又诚服于它
她写下了多少形而上的诗歌
这一刻都被抛弃
 



晚风多么好
 
晚风多么好
吹过我的眼睛
——刚有个女人对着我的眼睛
诉说她的不幸
晚风吹开了那些不幸
晚风洗涤着我
 
在秋天的晚风中
在辽阔的夜色里
人被吹得越来越干净
越来越通透
像书籍和真理
像爱和孤独
 
 
 
  
茶馆里的老人们
 
整个大厅里,弥漫着一股老人味儿。
是的,附近枯朽的人,都在这里。
边打麻将,边听皮影儿戏。
 
他们依赖这里,如同依赖氧气。
在县城的小茶馆,他们把最后的时光,
存寄在这里。
 
老年斑是一样的,枯手指是一样的。
甚至迟缓的笑容,摸索茶杯的动作。
明天要是少了中间的谁,没有人会惊讶吧。
 
古老的唱腔在空气中婉转。
苍凉顺着婉转,弥漫每一个角落。
生命缓慢,缓慢,到静止下来。
 
 
 
 
安慰
 
已入秋。树叶黄得分明。
被色彩吸引,如同被痛击中。
天空之下的事情,权力和欲望会解决。
内心的事情,衰老会解决。
 
我爱过一个男人的胸膛,
它现在成为别人的草原;
我亲吻过一个男人的嘴唇,
它现在盛开着罂粟的谎言。
——我的青春,和季节一起走向萧瑟。
 
内心有广阔的黑暗,
生和死,都在那里蛰伏。
想到灵魂静静守护着我的身体,
我为余下的光阴,感到安慰。
 
 

 
遇见一场车祸
 
我笑不出来。
也哭不出来。
我不庆幸自己活着。
也不为死者难过。
 
四季的风一直这么刮:
树叶绿了,树叶枯了。
生和死,
时间说了算。
 
那躺在车轮底下的,
一具崭新的尸体,
是她,是你,也是我。
 
 
 

密信
 
天空中燃放的焰火惊醒了她
房间里忽明忽暗
她看着那光
 
——她在黑暗里睡了很长时间
那个黑洞
她刚刚在那黑洞里和母亲一起
母亲白发苍苍坐在桌子一角
突然抽搐着倒地,再也
没有睁眼
她伏下来,蜷缩成一团
 
这密信,使她不安
回忆老妇人的种种
她醒着
无比怜悯
 
光影变幻
生活水一样平静
老妇人死在她内心,她的心
重起来
 
为减轻这负荷
她觉得,明天该做点什么


 
 
云梦县倒店乡
 
这几个字在我的档案里
将伴随一生
 
我的童年和少女时期
在这里
我受的教育和经过的磨难
在这里
 
中年直至老年
我将不时回到这里
我将不时回忆这里
它贯穿我的灵魂
 
从这里走出去
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
其实更大的世界也是由人组成的
这里的人  和所有地方的人都不一样
 
我爱这里
我对这几个字怀有的感情
是红色
是比这红色更炽热的颜色
 
 
 
 
站在楼顶看天空
 
拔地而起的高楼总是壮观的
人们过上新的生活总是令人喜悦的
 
当物质飞速前进的时候
千万别丢下精神
 
植上花草
让眼睛闪亮
播种文明
让秩序井然
 
谁也不爱野蛮和战争
谁也不爱肮脏和贫穷
 
站在楼顶看天空
天空辽阔
蓝色深邃
里面蕴含着一切的希望,和美
 
 
 
 
家乡的芦苇
 
霜迹带来寒意
田野带来芦苇
 
太阳初升
丘陵上的雾霭还未散去
我来到云梦以北
我蹲在一株芦苇前
 
这是我家乡的芦苇
我出生的地方
我曾经和小伙伴们赤脚奔跑的乐园
一株芦苇,从草丛里昂起头
迎着阳光和风
轻轻摇曳
 
它的安静
掩盖了远处的尘嚣
它的美好
稀释着空气中的寒潮
 
它替我守望着村庄
守望村庄里的父老乡亲
它站立的姿势
是我活着的姿势
 
 
 
 
 
只是一条小路,微微弯曲
路的左边是菜园,右边是湖泊
 
我只让路
出现在我的镜头里
因为这是一片正在开发的农业生态园
它离建成的那一天,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路并不整洁
两边新植的树木,也还没形成景观
但路已有了雏形
有了方向
 
顺着方向走
顺着希望走
路才延伸得有意义
路才有意义延伸
 
 
 
 
最美
 
西边的太阳还没落下去
东边的月亮已升起来
沐浴着日光和月光
我们行走在乡村公路上
 
枝条萧疏
寒意浮动
蓝色的天空托着白色的月亮
梦幻照耀现实
 
现实是
我们在寻找最美乡村
我们的镜头
从内心伸向村庄的各个角落
 
孩童的笑脸
老人的白发
新砌的砖房
刚挂的路灯
 
只有新变化
没有最美
美在人心里
在善,宁静,和秩序里

 
 
 
对一个同学的自杀过程进行描述
 
她是班上年龄最小的
她有两个美丽的酒窝
她试图进入人群
但始终不能
 
穿上护士服以后
她在病人和药物之间穿梭
某种药物的名字
日夜在她脑海中放大
 
她病了
被这种药物占领
她的每一根神经
都被引诱
 
她把药偷偷带回家
关上房门
她真真切切地
爱上了它
 
氯化钾注射液
这白色透明的液体
不知道这一刻将担当重任
将去往这颗年轻的心脏
 
从浅表蓝色的静脉到深处的心脏
像从小小的县城去北京
她推注得越来越快
北京 在快感中颤动
 
她松了口气
“去他妈的人群,我要抛弃你们”
她闭上眼睛
她的酒窝,泛着瓷玉一样的光
 
氯化钾的空瓶子
歪倒在床边上
夜晚的寂静
迅速填满了它
 
 

 
在死亡到来之前
 
热水淋在身上多么好
白色的蛛网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多么好
我亲手做的泡菜多么好
你用眼神吻我多么好
 
在死亡到来之前
我掏出心来爱这些
爱出了纹理
爱出了质地
 
我又滥抒情了
——我还活着
离死亡十万八千里呢
 
可是
可是
刚刚不是有人死在车轮下
滚滚的车轮  气冲冲的死亡

 
 
 
写给刚升入高中的女儿
 
青草长满了湖畔
阳光照耀着房板
你将在这里度过三年
邂逅初恋
邂逅青春长满痘痘的脸
 
铃声总是那么紧张
脚步总是那么匆忙
成长会在一瞬间
苍老了父母的眼
 
亲爱的孩子
把每棵草的身影看一看
把阳光与所有事物的絮语记在心田
它们在构成你的生命 
它们在装点你的绚烂

 
 
 
月亮她懂
 
我已经不想用诗歌去获得什么了。
我跟着月亮走,
跟着心走。
 
凤栖路这么空荡,
草叶簌簌。
蛐蛐在丛林里歌唱——
难道是献给我的?
 
我被引诱,
走向小径深处。
这么多年在土地上生长,
我想回到土地中去。
 
土地里有神秘,
有安息。
土地里有滋养。
有毁灭。
 
月亮她懂。
她静静照耀,
无量慈悲。

 
 
 

 

无名小站
 
火车停在了一个无名小站。
站台的灯光令周围的黑暗更加深邃。
这陌生之地,让我的生命停留。
我对它,投去深情一瞥。
 
一生走过的地方不多,
一生爱过的人,更少。
那些,
都已后退。
 
而我还在前行,来到这黑夜中的小站。
灯光,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