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书传家全文 (阅读664次)



河南诗人》2013.2
刊发“诗书传家.李清联”专栏全文
 
李清联的诗(16首)
  人兮人,人兮
人兮!人兮!
历经亿万斯年

立而为人
 
人兮!人兮!
人既立而为人

不再爬行
 
公鸡打鸣
我也习惯于早起
我不会打鸣不会啼叫
我常常是无声的
 
 凝望
我常常痴立窗前
    我说窗子是我房子的眼睛
    我是我窗子的眼珠子
 
    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倾
    穿过五月开花的石榴树
    穿过无花果密匝匝的枝叶
    我的心向远处飞去
 
    远山的云朵将我高高抬起
    漫游在广阔的天地之间
    我感到无比的轻盈
    我的两肋好像生了翅膀
 
    我忘记了左边的墙
    我忘记了右边的墙
    也忘记了后边的墙
    以及门上锈蚀的锁
 
    我在普天之下飞翔
    我的心野了
    它硬是不肯归巢,我的身子
凝固成前倾的雕像
 
 阳光老男孩
重阳节那天
阳光老男孩
和几个少男少女
玩起了快乐的街舞
 
雪白的头发呀
好一朵美丽的雪莲花
 
招来了围观的人群
和警察
 
   
午夜。大地沉睡。鹅毛大雪在下。
 
两个锻工,在地球的一端锻打
轮轴。炉火的朝霞散漫于
宇宙鸿蒙之中,把茫茫黑夜烤红半边。
两个锻工,臂上的肌肉把帆布工装
绷得紧紧。那红红的胚料在铁砧上
像一个小红孩儿在舞蹈。而那火花的流星雨
天女散花般落在打铁者脚旁。
 
窗外的雪。雪外的雪。雪封太行。雪压大地。
 
瘦身记
老马的屋子里
被挤得满满荡荡的
大柜子中柜子小柜子
大桌子中桌子小桌子
各种衣物各种服饰鞋子袜子帽子
肿胀的部分撑破窗棂
像身上多余的息肉赘肉
和盲肠,无端地占据空间
老马难伸胳膊难伸腿
睡觉只能佝偻着身子
屋里的空气也日渐稀薄
常常闷得人气喘吁吁
终于有一天,老马
决心要瘦身了
把那些累赘一一都清除出去
让自己和屋子都
瘦下来
 
画鬼比画人好画
我去看一位画家朋友
讨要他一幅画
画家问:花乌、虫鱼、人物……
我说:我要好人,画个好人吧
吃斋行善什么的,都行
画家皱了皱眉头
还是答应下了
过半个月后,画家说
好人不好画
就给你画个鬼吧
 
站牌
站牌站在那里,微笑着
看着一些人上车
一些人下车
向东去了
向西去了
向南去了
向北去了
 
站牌站在那里,微笑着
看来去的人匆匆忙忙
它不上车
也不下车
也不坐车
也不开车
 

一个人一生下來就吃娘奶
消耗这个世界
就从吃奶开始
 
起初的进出是不平衡的
直到他身上的
灯油燃尽
 
一个人的一生可以是灰暗的
灰暗别人
也灰暗自己
 
一个人的一生可以是光明的
光明别人
也光明自已
 
一个人死去,魂魄归天
他也应化作一小撮熠熠闪光的
──磷
 
堵车 
去西安的路上堵车了
车和人都面面相觑 
我的车是四个轮子的
还有的车是六个轮子八个轮子的
十六个轮子的
有一辆十八个轮子大货车
上面驮十八辆小汽车
该是多少个轮子?
 
轮子们都被堵个严实
轮子们都感到很憋屈
山西的张大哥
河南的小老弟
陕西的痴妹子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三省交界处
你憋屈不憋屈
 
老马梦见闫王遣小鬼来下请帖
老马在殡仪馆里
看到许多骨灰盒
一个骨灰盒
就是一座精品小屋
每个屋里都住个死魂灵
他们安然悠然地
躺在里面
 
老马对此嗤之以鼻
颇不以为然
老马觉得一个人来世一场不易
该享的福还没享
该走的路还很长
 
老马夜里得梦
朦胧中阎王爷遣小鬼来请他赴宴
老马一摆手,说
没空没空
我的路还长哩
 
往东还有十万里
往西还有十万里
往南还有十万里
往北还有十万里
 
山区的糊涂饭
我在山区吃了一顿糊涂饭
其实那是山区农家的家常饭
农家大嫂的手擀面,小米汤里莲花花转着
还有黄豆、花生仁、地瓜片
再佐以农家特有的柿子香醋
 
主人家的猫娃,眼巴巴地瞅着
主人说别喂它,吃饱它就懒得逮老鼠了
主人说他这猫娃还会逮兔子 吃饱也不
逮兔子了
主人家的狗摇晃着尾巴
一脸献媚的样子
主人呵斥它才不情愿地慢慢走开
 
我把吃这顿饭的过程,故意拉长
先是狼吞虎咽,后来细嚼慢咽
才品出了其中的滋味
从半下午到日落西山近黄昏
我把山坡上那一大片阳光
也都咽到了肚子里
 
挖田鼠洞
种罢小麦的农闲日子
我们扛锨去挖田鼠洞
田鼠把我们的花生偷走了
偷那么多,我们没料到
 
有时会意外地吓人一跳
在田鼠洞里挖出一条蛇来
蛇钻进田鼠洞里把田鼠吞了
这一点,田鼠也没料到
 
我们从田鼠的仓库里
把我们的果实夺回来
顺便把蛇打死,暴尸在沙滩上
这一点,蛇也没料到
 
水向高处流
我从山下爬到山上,一路上
复盖着厚厚的植被,我看到
草木青葱湿润,山峦多姿生云
 
我沿着布满苔藓的水潭前行
穿过挂着水帘的瀑布群落
我在山顶找到了汩汩的泉眼,和
常年汲水不止的上水石
 
我怀疑水是由低处向高处流的
巨大的山体中隐藏着生命的暗流
就像人体中潜伏的血脉和血液
 
病休
把想看的书看看
把想做的事想想
把半辈子的经历
也都从头到尾地
梳理梳理
 
(乍看人的一生
就像过一部电影)
固然有别人的品评
不如自己看自己风景
 
一切都透亮了
病也就好了
 
 一个被历史尘封了的故事:嫂子
我六岁就替我哥
和嫂子结婚了
那时,我还是个穿开裆裤的
小屁孩儿
 
我哥在许昌部队上做事
不愿回老家娶媳妇
我爷给他说了门亲事
就让我替我哥把嫂子娶到家
 
迎亲时我压的花轿
拜堂时我和嫂子拜的花堂
邻家的二孬掰惑我
说你哥不在家
媳妇就是你的
夜里你就和她睡一个被窝
 
我真的缠着跟嫂子睡了
光屁股爬到嫂子肚子上
嫂子好气又好笑
就轻轻地把我推下来
小声说:小孩子,知道啥
那个孬种教你学的坏
 
过些天
我爷把嫂子送到许昌去了
可我哥说包办的
就和别的姑娘成了亲
 
回来后嫂子伤心地哭了
哭得天昏了
哭得地暗了
伤心雨,落满地
窗户纸,淋湿了
嫂子的枕巾湿透了
 
我不知道咋安慰嫂子
就说:嫂子,你别哭
花轿是我压的
花堂是咱俩拜的
我哥不要你,我要你
嫂子,你别哭你别哭嘛
我会好好待你的
 
嫂子哭得更伤心了
拍拍我:好兄弟,睡吧!睡吧!
你还是个小孩子
嫂子不能嫁给你
嫂子心里啥时都记着你
 
第二天,收麦子
嫂子让我坐在凉荫地
看着她割麦打梱子
嫂子是个麻俐手
一会儿收了好几垅
我偷偷瞧了瞧
嫂子边捆麦子边抹泪
眼圈儿呀红红的
 
妈妈也不忍心看嫂子空守下去
就心疼地劝嫂子改嫁:
咱们都是女人
听天吧,认命吧
趁年轻再找个好人家
 
那天夜里嫂子一夜都没合眼
她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
(嫂子从来就没有这样亲过我)
 
又过了些天,嫂子决心要走了
天也更昏了
地也更暗了
割麦连天下大雪
苦楝树打蔫了
小叶子杨叶落地了
 
嫂子给我做了双新布鞋
嫂子呀
又给我缝了个红布肚兜兜
临别时嫂子又哭了
我也抱住她腿
哭着不放她走
 
后来
听说她嫁到山那边了
是摸黑去的
人家说是寡妇改嫁
 
我在山这边呆望
三天不食,亦不眠
心中郁积着
儿时过早的
无尽忧伤
 
又过了两年,传来了噩耗
日本鬼子在山那边扫荡
嫂子新嫁的那一家人
全都被圈在屋里给活活
烧死了
 
对无障碍诗写的思考
李清联
⒈无障碍诗写认为,自古以来,诗就有有障碍和无障碍的客观存在,有障碍的诗不易流传;无障碍的诗易于被广泛接受。凡能流传的,多是无障碍的。五四以来白话诗的兴起和自由体的引进是中国诗歌的一次飞跃,无障碍诗写是它的延伸和发展。
⒉无障碍诗写主张诗为大众服务,诗是多数人的诗,反对诗只是“少数人写少数人欣赏”的狭隘观点。无障碍诗写是对当前仍在泛滥的“高深莫测”、所谓诗歌难度、晦涩的、低沉的、欧化的、脱离时代的、故作深奥、故弄玄虚的诗歌现象的冲击和矫正。
⒊无障碍诗写既注重诗的思想内容,又注重诗的大众语言。主张“有活好好说,有诗好好写”,不撇洋腔,不拿怪调,不搞低俗,尽可能做到雅俗共赏,返朴归真。
⒋无障碍诗写提倡和继承中国古典诗词和五四以来优秀的诗歌传统,重视学习外国诗歌中一切有用的东西并为我所用。注重和尊重中国人的审美和欣赏趣味。所谓诗歌接轨是具有中国特点的民族化诗歌与国际接轨。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⒌无障碍诗写提倡白话入诗,注重诗的泥土味和鉄腥味。诗中的口语是经过提炼的口语,是米中酿出的洒,铁中炼出的钢。它的酿造和熔炼可以:中国一点,西方一点,先锋一点,回归一点。
⒍无障碍诗写摒弃浮于生活表面的口水诗,因而无障碍诗写特别注重深入生活,深入民众,反映民众。并从民间学习并吸收鲜活的口语。使诗具有厚重的生活气息。
⒎无障碍诗写讲究艺术含量,讲究手法和技巧,使其更具审美价值。主张诗是美语、智慧语。但诗中不应玩弄技巧,堆砌技巧,炫弄技巧,甚至布设技巧迷宫制造阅读障碍。主张无技巧技巧,求一个真字,真实、朴实、大众化、民族化、洋为中用,古为今用。
⒏无障碍诗写是充满阳光的诗,它明朗、健康、开放、热烈、坦诚。
 
关于对李清联及其“无障碍诗写”主张的评论
屠岸(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当代诗学会会长.著名翻译家.诗人)
我认为“无障碍诗写”对於新诗发展是一个重要主张。这个主张我赞同。李清联提出的无障碍诗写具有鲜明的倾向性,那就是指向民间,指向大众,指向生活。它扎根于诗歌艺术原本发生的土壤,使诗最终走向最广泛的文学受众。无障碍诗写在语言上主张具有民间特色的口语化,在艺术上反对晦涩繁琐,主张东西古今的融合。清联说:“我一直在实践怎样把诗写得大众化些、民族化些、中国味浓些,让各种层次的人都能看懂,做到雅俗共赏,老少皆宜。”他的这种心情和思考充满了责任感和使命感,很令人感动。清联非常重视诗歌的受众群体,一反过去某些人认为的诗只属于少数人的狭隘观点,主张诗应该让一般文化程度的人乐于接受,而且也让高层次程度的人也乐于接受,这就扩大了诗歌服务对象的范围。这个主张继承了《诗经》特别是它的《国风》部分来自民间,书写民间,被民间接受和传诵的传统。
他的诗歌作品力求没有阅读障碍,但具有艺术品质,蕴含着内在的韵味。它是口语化的,但,是经过提炼的语言,並不肤浅,很耐人咀嚼,很有味道,能让读者感受到他那颗年轻的诗心,品出他的思想和经验,品出它对社会的深刻感悟。这样的诗歌硬朗而随和,不是一些浅近的口语诗歌能够企及的。
傅天虹(中国著名诗人、学者、出版家、社会活动家)
李清联无障碍诗写点评本》,是一本很独特的书,我说它独特,不仅仅是因为作者把诗歌和点评同时呈现在读者的面前,让诗所表达的内涵和点评者的解析同步并进,起到交相辉映的效果。而且感到这种形式让诗人为评论家提供了解析的根,而评论家又为诗歌显在和隐在的内涵作了必要的透析,这样既有益于广大读者对诗的理解,也有益于读者对汉语新诗的发展及无障碍诗写主张的理解。
我对李先生的无障碍诗写的观点非常欣赏,这是一条颇有见地,且带有浓重的中国特色的诗学意识。它使我想到产生于民间的,具有当时口语特点的《诗经》、两汉魏晋南北朝的民歌,以及经过知识分子加工整理的古诗十九首。这里的诗歌传统在清联的无障碍诗写中都得到了继承。我还注意到李先生总结的四个一点,即所谓“中国一点,西方一点,先锋一点,回归一点”,这就是说古今中外,广泛吸收,海阔天空,容纳百川。
艺术的本质是朴素,做到朴实无华是诗艺的至境。在李清联的诗中,你很难找到华丽的词藻,向你迎靣而来的是浓郁的生活气息和耳熟能详的大众语句。非常灵动、活泼、形象、趣味,对生活口语运用熟练,让人感到举重若轻。在我们当前的报刊上己经看不到这样的诗句了,也许有诗评家和诗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那里是诗,既不文,又不雅,其实,我们现在诗中的缺失,就是这种原汁原味,具有原生态的,有生命力的,鲜活的语言,对新诗来说,这种缺陷和缺失几乎是致命的。翻开报刊,连篇累牍多是欧化的句子,对西方的文化我们可以学,但不能失掉本,不能生搬硬套,也不能把中国诗都写成翻译诗,我们不能忘记民族的特点。
 
艺术的本质是朴素,做到朴实无华是诗艺的至境。在李清联的诗中,你很难找到华丽的词藻,向你迎靣而来的是浓郁的生活气息和耳熟能详的大众语句。非常灵动、活泼、形象、趣味,对生活口语运用熟练,让人感到举重若轻。在我们当前的报刊上己经看不到这样的诗句了,也许有诗评家和诗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那里是诗,既不文,又不雅,其实,我们现在诗中的缺失,就是这种原汁原味,具有原生态的,有生命力的,鲜活的语言,对新诗来说,这种缺陷和缺失几乎是致命的。翻开报刊,连篇累牍多是欧化的句子,对西方的文化我们可以学,但不能失掉本,不能生搬硬套,也不能把中国诗都写成翻译诗,我们不能忘记民族的特点。
 
“无障碍诗写”的意义和价值(节选)
陈立红
一、“无障碍诗写”产生的背景
 
李清联是新中国建国初期涌现的工人诗人的重要代表。1953年开始发表作品,1959年即出版了诗集《我们沸腾的工厂》2。1964年5月在《诗刊》头条发表的作品《浇铸者》3,广为传颂,影响巨大,是诗人的早期代表作之一。
进入新时期,当朦胧诗潮和商品大潮涌起,社会与文艺形态剧烈变构,一度引为自豪的“工人诗人”桂冠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尴尬。李清联说,“我们那一茬诗人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上海的宫玺还能在大刊上发表点作品。”4对李清联而言,不但如此,而且还祸不单行,遭遇车祸伤到大脑,休养了很长时间,直到新世纪之交才恢复写作,70岁高龄后形成个人写作新的高峰,不仅佳作频出,而且超越了自己30年前的写作风格,形成了自己的诗学理论“无障碍诗写”。这意味着那个曾经站在时代前列放声歌唱的工人诗人,在进入古稀之年后重新又站到了新时代的潮头。这是诗歌的力量和骄傲,只有诗歌的不老基因才能让老诗人重新焕发如此“阳光”的青春。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各自的特点与局限,作为个体的人很难超脱时代而独立存在。能够超越时代的只能是自然、真理和芸芸众生普遍皆有的情感,以及表现这些的文学艺术作品。诗是时代的先声,因此诗人注定要站在时代的前列。如果说李清联出道和成名的时候正好赶上一个政治化时代,那么当他再次出发的时候,则迎面撞上了一个商业化时代、互联网时代、泛娱乐化时代,甚至还是一个恶搞的时代,一直充当时代先锋的诗歌突然跌落在物质和金钱面前,瘫软在地一塌糊涂,“诗人”成了时代的弃儿,挣了几个小钱的人们兴高采烈地诋毁诗歌诋毁诗人。如果说泛政治化禁锢了人们的思想,搞得大家都谨小慎微清心寡欲,那么泛商业化则膨胀了人们的欲望,搞得全国各地到处都是物欲横流,诗人与诗歌的尊严丧失殆尽。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诗坛自然也无法免俗蠢蠢欲动,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江湖时代”,民间与官方对峙,主义与旗号林立,流派与流氓横行,中国诗坛山头林立分化加剧,诗歌语言的低俗化、粗鄙化、玄秘化、复杂化以及诗歌写作的专业化趋势加剧,普通读者无法阅读新诗的现象日益突出,备受诟病。
 
二、新诗阅读障碍的成因
 
要探讨“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的意义和价值,首先需厘清新诗阅读障碍产生的成因。只有找对病灶,才能对症下药。在我看来,从诗人创作的角度而言,新诗出现阅读障碍的主要成因有三点:
一是新诗语言的发展趋势被神秘化、专业化写作风气裹挟,造成了比较严重的语言夹生现象。
二是一些诗人缺乏理论修养、结构意识和概括能力,把堆砌的意象材料当作正式作品发表,读者很难把握作品主题与诗意造成阅读障碍。
三是新诗的建行与分段复杂化,人为地制造了阅读障碍。李清联的短论《对无障碍诗写的思考》,可看作是“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的宣言。他在文中说,“无障碍诗写是对当前仍在泛滥的‘高深莫测’的、晦涩的、低沉的、欧化的、脱离时代的、故弄玄虚的诗歌现象的冲击和矫正。”这是一个拥有60年诗龄的老诗人的肺腑之言,很有针对性,值得诗坛和诗人们深思。事实上,造成新诗阅读障碍的原因还有很多,但作为诗人的一份子,我不想苛责读者的新诗素养和诗歌教育缺憾,而是要像李清联一样多一些自省和坚持,只有这样才能共同促进新诗的发展和繁荣。
 
三、“无障碍诗写”的诗学价值
 
李清联提出“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并进行创作实践,成果斐然,出版了由屠岸、傅天虹、李耀扬、朱宏卿选编的《李清联无障碍诗写》评点本诗集,屠岸、傅天虹、叶文福、刘镇、刘章、陆健、吴元成、李霞等40位老中青诗人、诗评家进行评点,诗论结合,蔚为大观。这是“无障碍诗写”创作成果的集中展示,对李清联个人和中国诗坛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一)对李清联个人而言,“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的提出,促使诗人的创作完成了由传统模式向现代模式的转变,形成了语言通俗、结构精致、体验丰富、诗意隽永的新的诗风。
(二)“无障碍诗写”的创作实践,标志着老诗人李清联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彷徨思索之后,找到了新的创作自信。如写于2002年的《凝望》,表达了诗人对于突破“墙”的束缚和自身局限的热切期盼,“我的心野了//我的两肋好象生了翅膀”。写于2004年末的《打铁者》,既是学习借鉴经验叙事这一新的诗歌创作方法的转型之作,也是老诗人重新拿起铁锤自己打铁的确认,虽然充满在“宇宙鸿蒙之中”独自打铁的旷世孤独,但却颇为自信和豪迈,充满了饱经沧桑的力量。写于2005年的《阳光老男孩》,可看作是老诗人以“新诗人”面貌在新时代的高调亮相,一出场便不同凡响,“招来了围观”,而且还有老中青三代诗人的热情点评。
从诗歌艺术的角度来看,这首诗很有特点,结构精巧纯粹,语言简洁凝练,上下两段用相似的句式营造循环往复的复沓效果,有对应和对比,又有延伸和拓展,形成了意在言外、况味丰富的诗意。如果熟悉古代诗歌,还可以看出这首诗是对汉乐府民歌《江南可采莲》一诗的继承和提升,有很强的互文感和深邃的历史纵深感。所不同的是,原作是自然风光和生活情趣的曼妙歌吟,而《站牌》表现的却是人类饱经沧桑的坚守与永恒。美好自然与匆忙人类的异空映照,更是让人感慨不已。而老诗人李清联就是这样一个以自己的经验和智慧指引诗歌方向的新诗的“站牌”,值得我们尊敬。
(三)对中国诗坛而言,“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既是对古典诗歌传统的继承,又是对新诗潮中暴露的隐晦玄奥诗风的扬弃,对推动新诗健康发展有重要意义。纵观中外诗歌发展历史,所有伟大的创新都是继承和超越的结果。李清联的诗歌创作,最初是从民歌体开始的,代表作《浇铸者》就是例证。同时,他还有深厚的古典诗歌功底,古典诗歌技巧在新诗创作中的运用娴熟自如,进入到“自由自在”的天地。如《站牌》对古诗意境的化用,无丝毫牵强或斧凿之痕,可谓炉火纯青。这是“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对古代诗歌传统的继承和发扬。
新时期以来,新诗发展一日千里,成绩很大,但问题也很多。其中最大最要命的问题就是诗风隐晦玄奥造成的阅读障碍,让广大读者对新诗退避三舍。作为在新民歌运动中成长起来的老诗人,面对汹涌澎拜的新诗潮,在同代诗人“大都迷失了方向,纷纷搁笔”的背景下,李清联经过反复思考后提出了自己的诗歌主张,“倡导无障碍诗写,无障碍阅读,既注重诗的思想内容,又注重诗的大众语言,继承中国古典诗词和五四以来优秀的诗歌传统,重视学习外国诗歌中一切有用的东西并为我所用。注重和尊重中国人的审美观念和欣赏趣味。让诗歌返朴归真,做到雅俗共赏,老少皆宜。”这是很有远见的,对当下愈演愈烈的隐晦玄奥、芜杂拖沓、庸俗恶搞等不良诗风,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和矫正。这是一个老诗人诗歌良知和社会责任的体现。
(四)对读者而言,“无障碍诗写”作品主动拆除了人为设置的阅读障碍,方便读者阅读和理解,这对新诗重新赢得读者和扩大社会传播有积极作用。从创作的角度来说,诗人都希望深入探索诗歌艺术并有所贡献,所以要进行各种各样的探索实验,新诗写作的专业化趋势加剧有其合理性。但从读者接受的角度而言,往往是通俗易懂晓畅明快含义集中的作品,容易得到读者的青睐并获得最大范围的传播。而那些结构复杂语言怪诞含义晦涩的作品,很难赢得市场。因此,新诗写作语言的专业化趋势与读者阅读的通俗化取向存在尖锐矛盾,产生了越来越大的疏离,读者与新诗的误解正在加深,导致读者快速流失。
这是因为,读者阅读新诗作品希望获得的是诗美的熏陶和人生的感悟,而不是诗的技巧和专业研究。如果作品的语言过于专业化、结构过于复杂,那么读者将无法进入难以阅读,面对此景读者只能放弃阅读乃至对诗歌的爱好。“朦胧诗”出现后,因为解读困难曾掀起了大讨论,讨论的结果是给这种诗潮命了一个笼统的名字,统称“朦胧诗”,现代诗歌艺术技巧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但“读不懂” 问题并未真正解决。三十多年过去,现在在经验叙事诗风的冲击下,新诗“读不懂”的问题反而愈演愈烈变成“不知所云”,连著名诗评家单占生都惊呼“啃不动”,由此可见阅读障碍之大积弊之深。其实,不但是读者阅读困难,即便是作者本人也很难说清自己写了什么,一些诗人宣称,不是诗人写诗,而是诗自己写诗。这种把诗歌创作过程和发生机制神秘化的做派,到读者那里则会进一步加深误解,被讥为装神弄鬼或神经病。其本质是,不是诗人在创作时只有一点朦胧的感觉或感悟并未搞清真正的诗意,就是诗人缺乏表现这些诗意的语言与结构能力。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在我看来,这已不是“啃不动”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东西,根本就不是诗,只是一堆诗歌素材或意象碎片而已。
面对诗歌读者的大量流失和社会的严重误解,一些诗人以“众人皆醉我独醒”进行自我安慰,陷入自设的“圈子”而无法自拔;一些诗人干脆改行经商,赚了钱之后用钱“玩”诗歌,把自己塑造成为“著名诗人”,大肆传播自己的诗歌偏见,很少有诗人关心诗歌的阅读与传播,但李清联却敏锐地发现了这个严肃问题。他说,“有障碍的诗不易流传,无障碍的诗易于被广泛接受。凡是能流传的,多是无障碍的。”这是一种反向操作,可大大拉近诗歌与读者的距离,对重新赢得读者对新诗的尊重具有重要意义。
 
四、“无障碍诗写”的发展方向
 
李清联提出的“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及创作实践,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在充分肯定这些成果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这一理论及相关作品的局限性。这就是,“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目前还停留在诗学主张的层面,亟需从新诗创作与读者阅读的双重角度,对“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进行系统化阐释,对新诗创作所涉及的主题、语言、结构、意象、叙事和体验等诸多基本要素进行说明和分析,以便于诗人和读者了解掌握。现在提出的诗学主张靠阅读者自己理解和领悟,容易出现偏差或自说自话,在进一步的传播过程中就会发生变异和异化。
从作品创作的角度而言,需要注意诗的主题和丰富性问题。也就说,诗歌作品虽然是“无障碍诗写”,但并不等同于简单化,短小化,表面化。而是要有一定的丰富性,即作品的长度要有足够的容量,主题与语言表现要有足够的丰富性,结构要灵活精巧,意象和诗意要独特新颖。如《打铁者》虽然只有九行,但因为运用了经验叙事作品的叙事技巧与结构方法,每一行的容量都非常饱满,总体来看就感到非常丰富,耐读。《站牌》语言简洁质朴,富有意在言外的坚守精神和人生况味。相对而言,像《祖国啊》《公鸡打鸣》《落叶》等这类三四行的作品,就显得过于短小,阅读时有言不及义的仓促感。诗是一个自在的系统,诗意至少应该包含三个层面。第一层是表面的语言层,这就要求作品要具有新颖的语言、独特的意象等基本要素,否则难以抓住读者。第二层是深入一点的结构层,这就要求作品要有精巧别致的结构,以便于表现作品主题,营造诗的意境。第三层是文化层,也可称为底层,这就要求作品要对相关的社会历史文化有一定的承继或化用,古典诗歌的“用典”以及借古讽今,现代诗所讲的生命体验与人生况味,都属于这个层面的内涵。著名诗评家耿占春研究发现,由于过度商业化,人类正处在“失去象征的世界”,传统象征结构渐失、革命象征主义远去。在我看来,这并意味着象征意蕴的完全消失,而是随着时间、空间和人的情绪波动在不断位移与改变。从这个角度讲,《老马与螃蟹》的诗意便与生态文明的视角抵牾。
关于“无障碍诗写”的发展方向,我以为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努力。
第一,建立“无障碍诗写”诗歌团体,发展诗歌流派。“无障碍诗写”由李清联提出并进行了实践,产生了很大反响,不少青年诗人积极参与。应该利用互联网联系方便的优势,建立“无障碍诗写”诗歌团体(具体名字可再斟酌),吸引各界诗人积极参加,从而发展成一个诗歌流派,传承良好诗风与创作经验。
  第二,编辑出版“无障碍诗写”杂志和面向读者的年度选本,扩大社会影响。
第三,征集新诗研究志愿者,完善“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建构。
现在,在一个泛商业化、泛娱乐化、泛信息化的时代,人类困在物质的牢笼中被金钱的魔鬼疯狂追赶,工业化的巨兽正在吞噬瘦弱的自然,社会生活已经毫无诗意可言。但谁也无法否认,不管岁月如何变迁,对诗意的追求其实深藏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只等诗人的一声唤醒。“无障碍诗写”诗学理论是第一个面向读者的诗歌理论,但愿他能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为新诗走向读者并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同发挥更大的作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