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口琴伴奏》 《曙光1967》 (阅读502次)



     《口琴伴奏》
 
你带着一克黄金来找我来了
 
那日,没有街道,没有连绵的楼群
一座城市,一幅幅广告只剩下
几小片,暗褐色的斑点
 
你来,白色露肩大摆长裙,一长串
骨刻茉莉花手镯,绕在细腕上
 
没有间谍鸟;待会儿,一辆米色拖拉机
飘然驶入打谷场停下来
 
也没有一群获奖穿制服的颂歌歌手
 
那日,只有结实的毛乎乎的臂膀
嫁接了山葡萄和它的香味的,只有
直接长成家具的树
 
泪流满面,只有一名尴尬的
水手,激动成船的形状
一条狗收缩成一只下垂的拳头
 
只有你,含着一颗糖来找我来了
 
来吧,我伸出手,笑着闪出星光
你就是我心目中的那个人
 
                   1995.9
 

       《曙光1967》
 
 
我,一个与一个时代相互不怎么认识的人
若干年前曾奔跑、玩耍在那雷霆的口号和手臂的丛林中
被几个金光大字震撼,当时满腔的渴慕
至今依稀犹在;但我一直
回想不起当年的同志们身披曙光
在他们父母、他们老师,还有他们自己一无所知脸上
打叉的英姿,也无缘目睹焚琴煮鹤之美
一如他们也不能凭想象知晓
现今的男女勾搭玫瑰(一种小资产阶级的花)时
是多么地不动声色,儿女们
在曲折、腐败的阳光下壮硕地成长
 
那么我还能说点做点什么?我最多不过
在碰到他们当年的革命战友,譬如
退休的特级数学教员林蔚然时
(他在送他神气的小孙子林笛上学)
礼貌地向他,致以问候,我假设
他老人家是完全无辜的?
我承认我无力描述
他们当年的梦和遭遇,普遍的一致、暧昧
与身处所谓历史洪流是否协调
我最(最最)多不过在同一个古月亮
又一回在西郊的上空正确地冉冉升起时
通过月光的火焰来辨识
那被削弱了一千倍的先人们的恐惧
 
                                   200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