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最后的陈述,或历史是否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为侯欣女士而作 (阅读3568次)



最后的陈述,或历史是否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为侯欣女士而作

 
 

雾霾未散的杨树林,隐藏的野兽何时匿迹
如一种叙述,一场突降的黑雪
未散的雾霾覆盖江南与淮河流域的美学
披露假山和垃圾堆的伦理学

一个普通人在法庭作最后陈词
她的语词拉动的银线,足以引爆
成吨成吨的屈辱,羞耻和沉冤
哦! 她与语言互相打开门栓——

这开门见山的陈述携带满天繁星
和被雾霾遮蔽的星星的直觉。
直白的用词,像你家乡清脆的番薯和良心。
法庭,如今是词的盛宴之地——

敞开私生活餐桌之上的公共空间,
敞开时辰、辱没和神圣的荣耀。
失踪的野兽在海淀的岸上回眸:
雾霾的爪子,卖力捂住一个国家的远大前程。


                  
                                                   2014.1.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