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七首 (阅读1280次)



诗七首
□李小洛
 
 
 
他将知晓我长久以来的心
 
 
整个下午,我无所事事
我都在听一首歌
Cara Dillon,这个
比我晚三年出生的的
爱尔兰女歌手
她天才的声音像纯净空气中的百灵
令我安宁
 
“明日,他将知晓
我长久以来的爱慕之心”
明日,我将一如既往
在漫长的等待中度过
 
现在,这儿刚刚下过一场雨
人们在大地上擦拭玻璃
我想起昨夜的交谈中
似乎所有的问题都已经消失了
大雨落下来之后
我们还说了一些从未说过的话
 
我想起你说你不会忘记这一切
但也不会再认识我
路上你遇见的,那是另一个
 
作为一个旁观者
我远远地站着,看着
搬出字典、笔盒
把生字找出来
撒下种子,练习发声
或敲击器乐,不妒忌什么
不妒忌一列火车的好运气
 
“明日,他将知晓
我长久以来的爱慕之心”——
我想起你反复描述的肖像、风景
一个人和他的静物,街车
和外乡人的苹果
 
你的那些颜料
如果不放在一起,又将如何呢
我告诉自己
令人臣服的果子还未闪现
秋天之前,如果有相同的一本书
找到了,就随身带着吧
你走之后
我给写过三封信
我写下的日记
一次写到龙卷风
一次写到了长江中下游,暴风和大雨
 
整个下午,我只听到了
“明日,他将知晓
我长久以来的爱慕之心”
整个下午,只有Cara Dillon
纯净地告诉我
白云和清风都是抽象的
日夜漂流在一条逆向的河流上
很多问题都将致命
如果一切现在还未停止
如果我和你,还没有停下来
 
 
凌晨四点,北极光越来越短
 
 
凌晨四点
我从黑夜中坐起
看到丢失的鞋子、门框、把手
沿着第七日
原路漂了回来
 
看到篱笆、木桩的四周
鸟巢,高高的树杈
深夜的酒馆,空气里
弥漫着陌生的茉莉花香
明月在空中低垂
想喝酒却找不到弟兄
对着矮下来的城墙和吊塔
举杯,独自沉醉
 
凌晨四点,这个秋天
安静而美好
邻居搬走了,留下了偌大的房子
高傲的人
没有谁猜中她
今夜流下了多少眼泪
 
凌晨四点的房间
从未真正的清扫过
角落里还存着蛛网、纸屑
和往日的旧生活
看到美好事物
还想千里迢迢地坐着火车
去你那里再看一条河
全神贯注地看你,忘掉了一切
 
我想自己就该这么选择一座小城
住下来,平静地看着周遭的
云、树木的自由
旅途未来到了终点我还不知晓
秋天来了,你还记得
跟着我们的孩子从海上回来看我
 
凌晨四点,北极光越来越短
在我这样的讲述里
出现凌晨四点暧昧的光
犹如酒吧里,摆满了
啤酒,危机四伏的玻璃瓶
衰减的液体被世俗的布帘所遮挡
群鹰离去,旅馆里住满了旅客
神和他的新欢
一些幻梦,比幻梦更具魔力的是醒着
 
 
一切都使我安宁
 
 
一切都使我安宁
只要你还坐在一棵树下
只要风还在吹
只要还有一棵树
只要看天时还有亮光
只要在四月还闻的见花香
那些人还在我们
门前的大路上走
只要还有一只熊在南方
活着,健康
一棵树上,一只刺猬
偶尔和他说说心里话
只要他还需要一杯水
一只富含养分的苹果
需要剩下来的一些问题
醒来片刻
然后继续睡去
继续在梦中探寻
过往的夜莺、蝮蛇
请勿打扰
又到了该说故事的时候
我们在一条老路上走着
我喜欢的世界,有他在那里
一切都会使我安宁
 
 
我正走着的这条路
 
 
再过七天
请来将我唤醒
并使我有皈依之心
 
如果有人要歌唱
就让他先来走
我正走着的这条路
 
我将领他前去
先点亮你的灯
使他看到脚下的路基
 
你的右手扶好我
左边的肩
让他在走得安稳
 
我安然躺下
睡前饮下那小半杯酒
早晨睁开眼
又看见那令人喜悦的光
 
看见你还是远远地站着
不带我走进你的帐幕
给我你的地图
只有一小群麻雀
嘁嘁喳喳,欢呼新来的一天
欢呼那不久就要逝去的
 
此外,没有多少令人高兴的事
来到银河系
巨大的木星,也总是提前告辞
回到它自己的座位上
 
 
我说的牧羊人
 
 
我说的牧羊人
他去了草原
他只有在异乡
才能遥望故乡
他和他的羊在一起
在下雪的火炉边
满怀喜悦地
谈论着天气
他感到了孤单
就让孤单继续孤单好了
他不害怕孤单
孤单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有时候
他坐在角落里
苦思冥想
他从不擅自离开草地
他总说有一天
他会回到这里
他有我丢失的一部分
他从不在秋天
在爱他的事物面前
炫耀
 
 
你说大胡子惠特曼
 
 
你说大胡子惠特曼
你说他并不是每天都会来
他喝喝啤酒,其实什么也没干
 
他没有见过拉二胡的人
没有见过阿芙洛狄忒
老纺车,在纺着萨福
和她想念的瘦青年
 
他也不依赖任何人
只依靠悲伤的石头和带电的火焰
写下孤独的汤勺
和用汤勺喂大的高原
 
他什么也没有留下来
只留下了火车
火车通过了那里
走向他的空房子
 
没有人告诉他明天是什么
接下来又是什么
彻夜交谈也只为了倾听
 
他被死神领着前去会晤死神
他的山岗上,繁星满天,满目清凉
他曾经早早地等在那里
只是为了一个安静的晚上
 
 
当风吹过他的墓碑和田野
 
 
生下来
我就学会了游泳
第一件事中,我就知道了泪水
人、煎熬和爱
一个人
需要石头和孤独
来陪伴他
 
当风吹过他的墓碑和田野
他不能总是远远地看着
远远地落在人群和队伍的后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