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去海边 (阅读502次)



去海边


        汽车抛锚了。
我们呆在路边
等待燃油以罐装的
便捷危险,从乡野加油站
运送过来
——兀然置身于
被道路抛开的境地
就象离开了硬壳的软体。
有人钻进茂密,在灌木掩护下
撒尿。我和你站着
袅袅地抽烟。
乡间开阔,坦率,质朴
没有遮挡的羞耻。
你继续了望,“我从没见过
如此多的云。”
这不是对蓝天的恭维,
而是南方的散漫素描。
我拨弄草木,提及几个生僻的名字
含羞忙于填补,闲聊空隙。
世界此刻通过金龟子闪烁、
蝴蝶停顿
呈现出更为摇摆的形式,
葱茏无边的意外,让逍遥措手不及。

        隧道,又一次
让前进陷入整体的幽暗——
空间更为致密,黑,坚硬,
有法西斯式的穹顶。
灯光昏黄,扫描收缩的轮廓。
汽车保持均匀流线
我的身体前倾,封闭着
多年以前的颠簸——
盘山公路曲折,谷壑深陡的恐惧
晕眩的急转弯,
相思林的墨绿,卷云
被上升和下降的螺旋搅拌。
我感到整座山的重量
洞穿的野蛮,
时间,往垂直方向加速。
被某种空旷
或中途的倦怠所压迫,
没有人说话。
哦,这沉默山体的一截深喉

        突然,将我们
连人带车的吐出来,
明亮显豁——
风光又从两侧灌注——
更蓝的天,更多的白云!
下降的公路,把风景外套的拉链
哗的扯开,那么流畅,没有任何阻碍摩擦
野花的纽扣也被掠过的
气流,层层解开——
暴露出沟壑,浮云,海滩
赤裸裸的色彩,迸涌的形状
叫喊,跳跃!
镶着白边,瓦罐蓝,连接和融合的图像
冲击限度的经验,平缓,遥远——那些白浪的翻卷,
远景荡漾,在倾斜角度里滑行——
提前的海湾,扭转我们的脸。
细浪的形式散步,鸥鸟的缝缝补补
沉默的瓷化,甲壳快感,
独占风格的言辞困难,
伴随着争执的快乐,一直延伸到
动荡的海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