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日蚀或盛典 (阅读375次)



 
 
其他乡村其他的城市都崩散了
我被来到一帧全息彩照上的一个点
乌云已被消防队驱逐干净
就麻辣的意义而言,口腔里
有暴力的美学
我是想说些什么呢
 
仪式过于肥大
往新闻里掺了假
亲眼目睹的冒烟图案也不可信
甚至儿歌中的儿童也失真了
水墨长卷的题目里隐含过多答案
在出题者的意志下
 
不可言状的整齐划一
妇女孩子们脸部的地质构造
比樵夫或说相声的还刀削斧刻
大场面,人作为微生物在装置中
作为墨汁稀释后的碳粒
在欢呼中有规则运动
 
整齐划一的作为人的小球
分布,悬浮液装在透明、密闭的
场馆中被用放大镜观察
兴奋编码,电子图像五官
过滤了阴霾和失败感的
那显赫的消遣方式,不可降解
 
仿佛编织960万平方仿古的
手帕,在一只机器巨手的掌握下
猛擦历史的鼻子,为一场
载入史册的乐子挤捏出无数张
笑颜,嘿嘿安装了几亿个气垫轮子
一座城市一国首都它无限加速了
 
 
                                 2009.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