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平武纪事 (阅读474次)



河水就这么流着
除了给自己增加淤泥和漫长
给小城增加现实和忧伤
它就这么流着
人物新意不多,故事新意不多
……我们还是上山吧
 
三年前,我抵达上壳子时,格绕才里正在放下农具
他把我称为天外之客,来到凡间
而我的看法正好相反
 
经过这么多年,上壳子的木结构还在,但残破得像伤口
飞檐也还在,但过于安静
 
格绕才里带领我漫步其间,却一直叹着气
显得没有知识的样子
他的身体,只能在属于他的屋子里,才能放回自身的重量
他的光芒,只能在属于他的炭火旁,才能闪烁出黑
 
三年后,我再次来到上壳子
却难觅格绕才里的踪迹;上壳子也变得更加倾颓
我想起那个围成圈,做团结状,拖着冬天的下午
突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吧,这时,不如去到开阔地,透透气,眺望一下远方
目之所及,雪线仍在那里
希望也仍在那里,不过有些若隐若现
沟壑,雪线与希望下面的沟壑也是清晰可见
弯弯曲曲,气势逼人
话说,这就是希望之路
有顺的时候,也有不顺的时候
——希望从来都是颇费周折的
 
好吧,不如再下潜800米,去访问下壳子
我跟着布吉在废墟里走走停停,都不言语
三年了,草长得更深了,房屋垮得更厉害了
布吉把所有想法都埋藏在内心,只愿意眯着眼睛看世界
或许,那就是一种蔑视
当然,他的痛,即使他不说,我也能看见
我们就这样沉默着。
好吧,我来想象一下
某一刻,他突然转过身,对我说:
你看我们的衣着,是不是像潜伏的山鹰
只要给一片小小的天空,就能飞翔起来
像寻找自由那样
我能想象出布吉说这话时那张喜悦的脸
但是啊,如今故乡都沦落了,心思都枯竭了
山鹰能是什么呢,我们能是什么呢
这时,我又能想象出布吉那张沮丧的脸
于是,我安慰布吉: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下壳子将活在我的记忆里,你将活在我的记忆里
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这次,布吉真转过了身。不过,也只是对我笑笑,苦涩地笑笑
于是啊,悲凉啊,一下子就漫过了我的头顶
 
当然,开心事也有(人生哪会没有一点开心事呢)
比如,有一天,我追随蓝天和微风,来到厄里
人们正在唱歌啊,跳舞啊,吹吹打打啊,醉卧山岗啊
尽喜之余,热心肠也是如期而至:
体验生活到上壳子、下壳子,看风景到虎牙、王朗。
我当然知道虎牙有豹纹之水,王朗有静穆之雪
但我有些累了,更想超越现实一会儿
我将去平武找我的朋友阿贝尔,和他聊聊温暖,聊聊私人问题
温暖之茶在北山
北山点着两枯灯
 
2013.5.2.
 
注:
1、上壳子和下壳子曾经均是白马人的聚居地,现在已经全部搬迁,沦为两座空寨。
2、厄里也属白马人聚居地,由于旅游开发较好,当地人的生活比较殷实。
3、虎牙、王朗属于平武的著名风景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