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诗:《冬夜大风》(外二) (阅读355次)



 
 昨天,我在雪地里
 
用雪熟悉的语言
与雪说说话
或者设法将它带到清晨
醒来的枕边
它们有的哀伤
在化入泥土之时,吟着自己的葬歌
也有一朵落在嘴角
它的吻,热烈似一串笑声摇曳
而言语像对视一样安宁
 
昨天,我在雪地里
在那里醒来,在那里
与一个词语相遇,一种亲密的触觉
划过东方的朱唇和耳鬓
昨天,我在雪地里的山顶看到一轮明月
白雪茫茫的山川没有一条道路
一棵老树,站在视域的尽头
在月光下扬起一个手势
望着那一排脚印
忘了是已经来过
还是正要离开
 
 
2012/12/28 南德艾城
 
 
 
心事
 
傍晚
空空的椅子上坐满了落叶
我沉默地经过
也加深了它的沉默
夕阳从没有心事
现在,它照在脸上
在落叶上留下我的阴影
如此而已
它也从不过问
我们的心事
 
2012年10月  南德艾城

 
冬夜大风
 
 
半空中的树枝在乌云下惨叫
踏过原野的野兽在山坡下龇牙摩爪
只有空中喝醉了的残叶,在与肢体失散那一刻
跳着表情惊讶的舞蹈
大风之中,没有根基之物,都将被掀开头盖骨
 
屋顶的瓦片僵瘦着脖子
壁炉里的木柴正嗤嗤地燃烧
归家的主人取下手套,走到窗边的座位上
他伸向面包的手,倒映在杯中醇酒的血红里
大风,它的呼啸点亮了万家灯火
 
窗外的城市街角有两盏路灯在风中对视
更耀眼的,永远是更孤单的那一盏
在关闭了出口的冬夜,大风将这孤独吹出刺耳的声响
如同黑暗里唯一的词语,寻找吐露它的芳唇和肉体,等待燃烧
暴力吞噬了一切另外的呼喊,我活着,在沉默地倒下之前
 
 
2012/12/28 南德艾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