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周末登昭山(1)》 (阅读385次)



《周末登昭山(1)》
——给虢筱非、李自行、黄富强、肖东辉诸友

渡口已荒废
锈迹斑斑的挖沙船
停靠在九月浑浊的江边
三根灰色旧缆绳长满毛剌
一头系着山脚的老枫树
一头系着船头锈蚀的大铁环
像某个时代的隐喻
我们沿水泥台阶向上
攀登。“攀登”
太多诸如此类的词,让人气馁
而我们只想登一回山
从办公桌电脑前抬起头
写诗、画画、篆刻,类似
鹿、麂,山野消失后,它们
在稀疏树林里躲闪着生活
偶尔聚在一起,怀念逝去丛林
拾级而上
樟树,枞树,桎木,枫树
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树木
合围成林荫道,密不透风
落叶和枯枝被护林员扫在道旁
堆成小堆,在我的小时候
妈妈或奶奶会把它们担回家
堆在灶屋里,这可是做饭的好燃料
很快我们气喘吁吁了
山才登了一半,便感慨人到中年
体力不济,若是十年前
这168米的昭山,大气不出便能登顶
但时间不会倒流。山腰,腰眼位
我们坐下休息,留影
把“严禁吸烟”的红色牌子
挡在身后,就着山风,吸烟
此时,吸烟是我们的情怀
当年米芾、王船山,他们应是
携酒登临,画画,写诗,呆上数日
与江边船夫论河虾,与山寺禅师论道
山风越来越大,吹过枞树间有涛声
我们一鼓作气,登上山顶
时值傍晚,云霞漫天
太阳如通红的圆盘挂在天边
湘江逶迤西来,到昭山下,猛然转身九十度
慨然北去,开阔的江水打着漩
冲击裸露的山石
凭栏,昭山禅寺微微颤动
“乱峰空翠晴还湿,山市岚昏近觉遥。
正值微寒堪索醉,酒醉从此不须招。”(2)
我们自许米芾异代知己
却无醉处。“疏篱茅舍月光筛”(3)
我们多想,慢下来,可是
工作,生计,人情
按分钟收费的计费表
把我们分割成小块琐碎
是的,今晚还有客户要应酬
是的,明晨还得按时上班
我们只能沿2000级古蹬道石级而下
此地不宜久留,此地不宜久留
汽车车轮碾过昭山古渡
岸边荒草,向左,是进城高速公路

注:(1)、昭山:临湘江,长沙、湘潭、株洲三市交界处,相传周昭王南征至此而殁于湘江,故名。北宋抗金名将刘锜、米芾、张轼、王船山等名人均有题咏。
(2)、米芾入湘作昭山朝晖图,命名为“山市晴岚”,并题此诗。
(3)、北宋抗金名将刘锜被贬潭州,在昭山的筑室隐居时,填《鹧鸪天》词:“竹引牵牛花满街,疏篱茅舍月光筛,琉璃盏内茅柴酒,白玉盘中簇豆梅。休懊恼,且开怀,平生赢得笑颜开。三千里地无知己,十万军中持印来。”

定稿于2012年12月16日



《醉卧劳止亭》

落座。宽大的麻布木椅刚好
盛下我中年将至的身躯
不想醉,却终于醉了
酒意沿体内神经系统
轨迹清晰地运行,像一列列火车
到达指尖,趾尖
另有一团醉,云雾状,胶着状
像化不开的琼脂
郁于脑,郁于胸,郁于胃
捆压住每一根肌肉和神经
让人后悔的忧郁和疼痛
但我还记得
汽车在夜雨选择了十几分钟
到达劳止亭
还记得进门时檐水滴在额头的凉意
还记得晓宇、清华、小驴、陈丽、文西
所坐方位
身躯沉重。嘴唇沉重。眼皮沉重。
我听到他们谈话,断断续续
我听到有人给远人打电话
我听到晓宇开始谈起诗歌
是的,我想说话
有许多困惑
却说不出来
忧郁和疼痛捆压着我的嘴唇和舌头
终至,思维渐渐模糊
解酒的蜂蜜水太甜,解不了醉
更解不了心中的结
只能睡去,枕着木椅扶手
扶手棱角坚硬地硌着太阳穴
疼痛加疼痛,否定之否定
我姿势舒服地睡着了
他们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直至有人大叫:汤凌,汤凌
嗯,好像是清华的声音
嗯,好像是晓宇的声音
嗯,也好像是远人的声音
他们商量出去吃夜宵,喝酒
而我只能尽力抬起手
像一个不听摆布的木偶
缓缓地摆动
“民亦劳止,汔可小休”
是的,我现在只能这么睡着

注:诗人秦晓宇来长沙参加活动,宴罢,与易清华、郑小驴、远人等邀至劳止亭喝茶,不想自已醉卧不起。过后,当时醉状,仍历历可感。近六年来尚未如此大醉,以记之。

2012年12月17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