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黑鸟及其它 (阅读593次)



  黑鸟
 
 
黑鸟沐浴灰尘。黑鸟从不同的方位
飞抵广场上空。盘旋。在建筑物
和汽车的刹车声之间是巨大的空旷
黑鸟神情抑郁,以幽灵的身份出入其中
黑鸟来自另一个国度,奇怪的母语
没有暗示或隐喻。它们看见的红色也是
自身的黑颜色。黑鸟的酸腐气质
弥漫黄昏。使神圣的奥义消失琉璃瓦下
而我,只是喜欢它们的一身黑色
这传统的黑色里我读出最新潮的流行词
有些屌的力度和单一的立场。这是背离
嘈杂中的大写意。激活枯萎的想象
黑鸟曾经在广场随时交配,繁衍。生息
但现在,黑鸟无处栖息,不敢进入城池
远离广场。人们把许多地方列为
黑鸟的禁区
 
 
你或你们
 
 
晚霞挂在红墙上。画面斑驳。伪历史
喝下兴奋剂。古城在幻觉中。像一艘船
你从东边走进,凝望着北侧的大门
有些眩晕,看不清人群里忽闪的面孔
你没有故乡。没有值得珍藏的一粒朱砂
你流浪着思想。它很轻?几乎没有质量
你是一个诗人,却要通过语言的暗道
才能像个乞丐似的席地而坐,遐想
更多的身影,如微尘被赭石气旋裹挟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们都从哪里来呢
若无其事。又心思重重。目光呆滞、犹疑
小心的揣着身份证。缺少尊严的脑袋
你们,必然组成乌合之众,你们是乌托邦
同时散步,或者睡觉。在先烈旁念名字
你的心跳有些虚
 
 
敲门者
 
 
只是张望着,像是等一个神秘的人
却无法知道这个人到底会不会出现
你曾来过这里。从幽深的林区
从麦地,你带来黄土坡上的黄土
从城市逼仄的缝隙探出细长的脖颈
你带不来真理,也没有流行的新上衣
半角天空如功能完备的办公大厅
你是否带来一纸诉状或者内心的闪电
你的畅想曲?你的厄运?你的滚滚浓烟
你就是一个孩子,重来一回少年游?
或爬到树上听知了,看麻雀打群架
死水里探出头,听气象员报告秋季汛期
当然,你也许还会和壁虎、地龙一起
互通风景旧照。往事仍如烟。极乐不极乐
是一场梦。醒来水泥地冰冷而无情
你敲着门,体内无回声
 
 

 
 
我尝试浅显。我其实从未深刻
但我还是要说出这里的水位,说出那些
神秘的水诡计。它们是这个世界的源头
是思维的根。当然水会使蓖麻的种子
破土而出。我像个樵夫,要找到一丛芦苇
不是为了钓寒雪,更不是为了沽名
而是为了探测水,打算重新漂泊和泅渡
这首诗也是献给水的。诗和水同在
水是沉默的,诗也是沉默的;水是喧哗的
诗也会有风暴。诗和水之间几乎不说话
我也是一直想做个真正的失语者,虽然不是
无话可说。我一直希望像水那样波澜不惊
或者像水那样滔滔狂奔……总之
平静是一种态度,不平静也是一种态度
但,看上去都是透明的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讨厌别人去烧毁自画像
为什么要不断的吃药,买硫酸?
为什么混世魔王出现之前没有任何征兆
……这里是工业开发区,没有歌声
这里也听不见婴儿的笑声或哭声
只有药味和难看的面孔,有劣质的石膏
雕塑。节日或周末,人们神情紧张
步履匆匆,生怕踩上词语的地雷。这里是哪里
为什么没有人烟。只有幽灵,饥饿的幽灵
绿眼睛的幽灵。曾经的牧羊人也在这里
但不是牧羊,而是制造一种治疗风湿的假药
人们刷新速度纪录,追赶着不祥的流云
……咳嗽声。点滴。脚残缺。自杀
为什么要讨厌别人去烧毁自画像
为什么不绝望
 
 
仿儿歌
 
 
我为孩子们重构花园的格局和功能
首先有几个长条的花岗岩石凳。有樱树
雕塑一个少女,面包屑撒向阳光之中
成群鸽子正从紫檀宫殿里飞过来……
栽上几排白桦树,栽上邻居们的故乡树
建一个俄罗斯小木屋,透风的后墙
雪可以钻进屋里。地上不铺统一的草坪
完全就地取材——让荒芜的继续荒芜
让低矮的继续生长,让野草自己结束生命
——我知道这是一个毫无新意的创意
甚至不值得叙述出来,尤其不值得在诗里
继续虚构。但我还是期待这个构思得以完成
期待大人物来这里和孩子们聊聊天
期待人民看见自己的孩子恢复生动的表情
——自然的表情,不是蜡像
 
 
想起某一天
 
 
公元中的一天,随意的一天,可能会出现自杀者
风和日丽吉祥如意的一天,可能也是空空荡荡的一天
腥风血雨的一天,鬼魅难分,暗道通向暗道
乌云密布的一天,大声宣言的一天,低语的一天
胸口流血的一天似乎被忘记了,因为那一天被涂了油漆
听见枪声的一天,很多人还在睡觉,梦里的枪声
沉默无语的一天不是今天,你们的今天可有自由的黑夜
需要安检和难以驻足的一天,你的一天,需要躲避的一天
不许放火不许自焚的一天,拆掉墙的一天
偷偷祭奠的一天,阳光无法照耀每个角落的一天
枯燥抑或无聊的一天,你仍在期许的一天
 
 
自辩
 
 
内心是一堵墙。理想是更厚的高墙
传统是我具象的墙。所有的墙都要彻底否定
又要彻底肯定——我必须从历史的虚无
走向傲慢的现实。如画家朋友所说的移花接木
只是一个重要的技法。但我不可能活在别处
无法完全忘记过去。忘记才是最高级的墙
所以我还会反复。在两个可能之间做无用功
我拥有了新的墙,未必立刻拆掉旧墙
就像吃了早餐和午餐,其实晚餐才是最重要的
我把这个结论写成发言稿,我放弃了发言
关于如何满足好奇心,而又不至于感到可笑至极
这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比如地震预报
……这样下去,我就有了很多墙需要推倒
而不会只是忙于把手中的报纸撕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