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兰雪在2013 (阅读569次)



组诗:《英雄交响曲:神奇的黄河入海口》(获2013年“黄河入海口”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
 
◎第一乐章:葵花的360度旋转 
 
在我看来 
每一次,旋转 
都是一种美 
一种向心力的剖开与展示 
 
1度 
0.1度 
0.01度 
0.001度…… 
 
当然,角度的剖开 
密度,还可以更小一些
剖面的旋转 
频率,还可以更低一些
 
说实话,地平线以上 
被亿万道光线揪紧心跳 
是一种幸福
更是一种痛苦 
 
而地平线以下 
被黑夜追赶,被黑暗吞噬 
则是一种痛中之痛
 
漫漫长夜 
葵花追寻太阳,追寻光芒 
准确地说,是一种本能 
一种宇宙之中,向心力之神奇的体现 
 
而葵花—— 
不分昼夜地追寻
不分昼夜地旋转,本身就是一种精神
一种执着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等待光芒
也是一种旋转,一种以静制动的旋转  
 
当太阳——
举起阳光的箭簇 
举起亿万道光芒,射向黑夜 
射向黑夜中的葵花  
葵花,万箭穿心 
 
而万箭穿心——
是一种不幸,一种被洞穿的不幸 
亦是一种被神明点拨的救赎…… 
 
而这——
恰恰是葵花
今生今世,不可更改 
也不能更改的——宿命 
 
 
◎第二乐章:致一株葵花
 
我相信——
葵花是雄性的
每天,高昂着黄金的头颅
接受宇宙之王——太阳的检阅
宇宙之王
有着暴力的美!
每天,将阳光的箭簇
射向他的子民
当葵花——
金色的头颅上
插满黑色的箭簇
我只想——
也只能,用一个词
来形容:英雄——
当插满黑色箭簇的葵花
被砍下高昂的头颅
我只想——
也只能,用一句话
来作结:又一个英雄,横空出世——
 
 
◎第三乐章:清风湖啊,清风湖
 
你的湖底——
究竟,埋藏着一个怎样的典故
让这个名字
从此,浮出水面
并将流传于世?
 
据我所知——
有水的地方
就有明月;有明月的地方
就有清风……
 
公元2013年6月30日
当我站在岸边,于起伏的菖蒲之上
与一缕清风
相遇——
 
从它清澈见底的双眸
我似乎读懂了什么
又似乎——
一无所知
 
而水波潋滟处
仿佛有一人,正驾着一叶扁舟
高声吟哦:“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吟哦的间歇
满满,一湖的清风
于碧波荡漾处
掂起脚尖
齐刷刷地,向我致意——
 
 
◎第四乐章:黄河,黄河
 
你从青藏高原而来
穿峡谷
过险滩,一路蜿蜒——
 
你从黄土高原而来
裹挟着黄土高原的黄与土
一路向东,向东——
 
你从《诗经》中来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你从《史记》中来
大河上下,有多少英雄揭竿而起——
 
黄河啊,黄河
从古到今,你一直匍匐在这块广袤的黄土地上
匍匐在中国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大地上
 
甘姓黄,甘为河
甘做摇篮
甘为母亲——
 
其实,有一位诗人
一直在幻想——
 
一直在幻想,有朝一日
你能直立行走——
 
能在这片黄土地上,直立行走
以龙的姿势——
 
以龙的姿势
挪移
旋转;腾空——
 
最好——
最好,能以龙的姿势
腾云驾雾而去——
 
腾云驾雾而去,与长城交尾
与长江相亲——
 
如果愿意——
还可以去南美洲,看看亚马逊大瀑布——
 
也可以,去欧洲
听听《蓝色多瑙河》;去北冰洋,去南极
看看雪崩,看看企鹅,看看北极熊——
 
就是——
就是别去撒哈拉大沙漠——
 
至于,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
如果愿意
你可以,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疲累了
就坐下,或躺下
缓缓地流,缓缓地淌——
 
当然,如果你想结束这四海为家
到处漂泊的生活,想找一个永久落脚的地方
诗人建议——
 
最好,还是落脚于故乡
落脚于鲁东
落脚于鲁东的渤海之滨,这块爱你恋你的地方——
 
而你——
裹挟着成吨成吨的黄土与沙石
真的,就来到这里——
 
来到这里
你才发现,这里地势平坦
土地肥沃,海域辽阔
有世界上最美的湿地风光,有世界上最大的油田——胜利油田
有数不清的天鹅、大雁和仙鹤
数不清的水鸟、鱼群和船只
春天有十万亩槐花飘香;夏天有万亩葵花旋转着黄金
秋天有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和红地毯……
诗人所言不虚
所言不假——
 
你因兴奋而喘息
因喘息
而咆哮——
 
你大梦初醒
直直地站立起来,舞动着整整一条大河的波涛与泥沙
舞动着一条上万年的黄龙应有的威风与雄姿
仿佛——
仿佛要和谁,做最后一博
然后,一头
扑入大海——
扑入,毕生向往的蓝——
 
与大海融为一体
与向往了毕生的蓝,与故乡的蓝
融为一体——
 
这是爱与梦的集结
这是力与美的展示,这是黄与蓝最完美的融合
这是一条大河最完美的结局——
 
蛟龙入海——
从此,广袤的渤海之滨
神奇的黄河入海口,一个新的神话诞生——
 
2013-7-6
 
 
◎葵花,葵花
 
是岩浆,是地火
是地下奔突的千年之火,万年之魂
在寻找出口——
 
葵花,葵花
一朵葵花,就是一个出口
十万朵葵花,百万朵葵花,亿万朵葵花
就是十万个出口,百万个出口,亿万个出口
就是一个个巨型出口……
 
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便有了光——
 
葵花说:要有光,哪怕扭断脖子
哪怕扭断脖子,也要朝向太阳的方向——  
朝向太阳的方向
与其说,我们是地下埋藏的千年之火
万年之魂
毋宁说,我们——
就是太阳之子
就是太阳疼爱了上万年的老儿子
而太阳——
就是我们永远的父,永远的王!
 
2013-7-2
 
 
◎太阳之子——梵高
 
朝向太阳的方向
朝向父的方向,梵高在纸上虔诚地种下他的向日葵
他的灵魂——
 
其实,向日葵就是他
他,就是向日葵——
 
当他的灵魂
他的向日葵,被太阳——
被高高在上的父
经意,不经意地灼疼,灼伤
 
梵高——
举起画笔,举起手枪,举起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举起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扣动了扳机——
 
扣动扳机
世界,应声倒地——
 
2013-7-1
 
 
◎万亩葵园
 
呵,一定是太阳下火了!
——万亩葵园在燃烧
——黄河入海口在燃烧
 
成吨成吨的火苗
舞动着黄金的美,丝绸的美
在万亩葵园的上空
在黄河入海口的上空
“咝咝”作响
 
蛇信子一样
恣意地,舔着田野里的风
舔着时光深处的静……
 
而熄灭——
作为一种成熟
一种智慧
 
与秋天
一起降临到——
葵花,沉甸甸的头颅上
 
2013-7-2
 
 
◎再致葵花
 
葵花亦有阴柔之美
高高的个子,圆圆的脸盘
象极了黄河入海口的姑娘
从初为人妇的金黄与柔软
到年老色衰,多子多孙
纵贯一生的
只有两个字:赤诚
对挚爱的夫君——
太阳之神的
赤诚——
 
2013-7-2
 
 
 
 
 
◎初冬
 
夜深了
没有风。一片瘦瘦的叶子
轻轻的
轻轻的,翻了翻身儿
就从高高的枝条上
跌下来
一起跌下来的
还有冬——
只听“哎呀”一声
旷野里
沟渠旁,几株瘦瘦的芦苇
原本白发苍苍的头颅
低得更低了……
 
2013-11-10
 
 
◎秋风辞
 
指尖微凉
轻轻地抚摸着这个秋天
抚摸着这个秋天,残留在枝头的最后一点诗意
红,再红
“噗”的一 声
一只火红的柿子
坠落在地——
 
2013-10-5
 
 
◎孤独的滋味
 
咖啡
或者浓茶
必拌有若有若无的夜色
 
X光片上
更象一块拳头大的阴影
滴墨的夜色里
偶尔,折射出钻石的光芒
 
此刻,如果感觉胸口疼痛
不是手术刀
就是几道或深或浅的齿痕
 
而解药——
似乎,永远藏在解药之外
 
2013-9-5
 
 
◎也说沙漠
 
其实,在我看来
就是一具海的干尸
四仰八叉地躺在地球上
酣睡——
睡够了,一高兴
还会直直地立起来
形成令人恐怖的“沙尘暴”
扑头盖脸地向你袭来
当然,如果你——
实在接受不了这种残酷
经受不住这种惊吓
还可以委婉一点儿
譬如:把它叫做海的前世、海的来生、海的幻影什么的
甚至,你还可以动用生花之妙笔
不烂之美舌,把它形容为:“水滴消失的地方”
“爱消失的地方”……
只要你不转身
也许,就可以这样一直自欺下去
又或者
它就是时间
时间就是它,堆积也好
散乱也罢
都是从宇宙的指缝
一粒,一粒
漏出来的
还可以说,它就是世界的本相
人的本相
藏在佛的手心里
一个不小心
就被抖出来
 
2013-7-30
 
◎农历六月十九
——写在老天爷生日
 
一连忍了几天
最后,你还是没能忍住——
公元二0一三年
农历六月十九,在你生日这一天
你还是哭了
老天爷!说实话
雨雪霏霏
或者,暴雨倾盆
对你来说,不是新鲜事儿
你作为玉皇大帝
作为宇宙之主宰,不顺心不如意时
发泄一下
无可厚非
但是——
但是,这一次
不同!这一次,你似乎只为一个坐在童车里的女婴
一个才刚刚两岁半的女婴
她还那么小
那么小,小得足以让你忽略掉她的存在
如果不是因为
被无辜摔死在北京街头
你大概——
可能,永远不知道她的存在
更不用说
为她的死,在你生日这一天
大发雷霆
大哭不止了
 
2013-7-26
 
 
 
 
组诗:《在衡水》 
◎衡水湖
 
湖面辽阔
波澜不兴。看似平静的水面下
埋葬了多少英雄豪杰!
别,别和我提袁绍
更不用说袁术!
在我看来
衡水湖——
衡水湖,只属于曹操
只属于英雄
只属于英雄杯中的衡水老白干!
而事实是——
当我独自面对空寂的湖面
面对空寂的湖面上,一片片随风摇摆的芦苇
还是看到了
袁绍当年兵败如山倒的影子
而游船上
一群诗人,舌尖上的刀子
纷纷落水
让本已凌乱的影子
无处躲藏
 
 
◎夏天
 
夏天很长
长不过一枚青涩的莲子
夏天很短,短不过一柄小小的荷箭
我所知道的是——
荷花出嫁的时候
夏天哭了
 
 
◎牧马庄园
 
安琪说,牧马庄园的马被人顺走了
只留下了庄园
我想说的是——
哒哒的马蹄声
尚未走远
诗人已近
已近的诗人,一不留心
就爱上了庄园
爱上了庄园里的小桥流水、山野之气
还有露珠上的静……
当诗人离开时
除了庄园,除了庄园里高高的枝头上
一两枚青青的杏子
只留下了诗……
 
2013-6-24
 
 
◎死扣
 
譬如生与死
生是活扣,死就是死扣
此生无解——
别,别逼我开口
缄口
并不等于沉默
腹诽是一种
沉默也并不等于缄口
口是心非是另一种
正如此刻
我问你:“还吃不吃?”
其实,真正想表达的
真正想解开的
正被无解死死地摁住
一寸,一寸
拖向沉默的深渊……
 
2013-6-4
 
 
◎在鲁山
 
我们爬得很慢,很慢
蜗牛
或者,蘑菇
遍地都是——
但你,不能忽略
触角和潮湿
在生活的背面呆久了
乍暴露在阳光下
需要贪婪
和释放
“妈妈,山上有什么?”
山脚下,一个小女孩
尖着嗓子
兴奋地问
“石头”
“山顶上呢”
“还是石头”
 
2013-5-5
 
 
◎二0一三年的春天
 
即使——抛开雅安
抛开突如其来的那一场大雪
二0一三的春天
依然是荒凉和寒冷的
它蹲在冬天瑟瑟发抖的肩头
一直不肯下来
倒是每天清晨
准时醒来的那一小片儿鸟鸣
让我——
即使在睡梦中
也能张开内心的柔软与敏感
将天空
轻轻,罩住
 
2013-5-5
 
 
◎一只小蚂蚱
 
一只小蚂蚱
从小爱蹦达
一会儿蹦到东
一会儿蹦到西;一会儿蹦到南
一会儿蹦到北
白天唱小曲
夜里喝露水;从早蹦到晚
一刻不得闲——
 
小蚂蚱蹦来蹦去
蹦去蹦来,蹦达了一辈子
也没有——
蹦出秋天……
 
2013-5-31
 
 
◎《》
 
你,或者
他,在我眼里
其实,都是一个人
一个午夜时分,影子贴紧墙壁
仍阻挡不住“劈劈啪啪”碎掉的女人
 
2013-5-29
 
 
◎在梯子山
 
我们揪紧了枯草
我们揪疼了树枝,我们手脚并用
从上午九点半,到下午两点
我们不是在爬楼梯
我们是在爬——山
爬一座原生态的小山
这是四月——
这是不可辜负的人间四月天
我们爬着
快乐着
向远古一寸寸靠拢
向《诗经》一寸寸靠拢,向蓝天白云一寸寸靠拢
我们在山顶放歌——
我们在山腰牧风——
我们在大地的乳房上
大口大口地,吮吸着阳光——
 
2013-4-13
 
 
◎今天,愚人节 
 
请别发短信
或者,以任何形式提醒我
多年来
我已过惯了这种自欺欺人的生活:
被生活愚弄
或者,被自己愚弄
真相是一种残忍
就象一个久病而濒临垂危的人 
明知道
医了病,医不了命
还会挣扎着喝下最后一剂药
 
2013-4-1
 
 
◎清空
 
其实,能将自己清空的事物
很多很多
譬如,一颗露珠,一滴鸟鸣,一粒烛光
再譬如,一朵小花儿,一株小草儿,一抹晨辉
甚至,仅仅是襁褓中
婴儿的一个微笑
一个微笑,就能将自己
从头到尾
彻底清空——
只有将自己彻底清空
多年来
倍受挤压,严重变形的灵魂
才能得以安放
自由,舒展
 
2013-3-26
 
 
◎打破碗碗花儿
 
那么小,那么白
白里裹着一缕香气:一朵,两朵,三朵……
就象飘了一场小雪儿
一夜之间
沟沟坎坎上全是:
 
哦,别——
别碰我
一碰我,你就会爱上我
爱上我
你就逃不掉传说中
那个小小的咒语——
 
打破碗碗花儿
打破碗碗花儿
 
2013-3-22
 
 
◎生日歌
 
时值仲春
天清地阔,万木复苏
我把齐腰深的黄土
往前后左右
推了又推
推出一小块儿能饮酒赋诗的地方
任满面风霜
化作笔底狂澜
长叹一声——
 
“世界可以从此无诗,吾不可以一日无梦!”
 
2013-3-21
 
 
◎春分即景
 
这是2013年
这是2013年3月20日上午9点的鲁西北小城
春已过半
一群雪花还在死死纠缠
它们一个个,口含仙气
舞动着六个瓣的晶莹
晴天白日下
仿佛要与这个花花世界相抗衡
匪夷所思——
的确,匪夷所思
如果你对爱情
一知半解
 
2013-3-20
 
 
◎一朵形而上的雪花
 
一直悬挂在一根虚无的枝条上
一年四季
不凋零,不融化
就那么
晶莹着,洁白着
以六个瓣儿的绝世之美
折射着
人间的空寂与欢爱
偶尔,用鼻子一嗅
还能嗅到——
些些温润
 
2013-3-13
 
 
◎吸烟的少年

他有着一张和他忧郁的眼神儿极不相称的脸
哦,多么年轻
多么无辜
象极了西洋画中背上长着翅膀的天使
他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
夹着一支烟
烟头上
灰白色的烟灰
摇摇欲坠
摇摇欲坠的烟灰下
隐隐透着一丝暗红
就象深深的绝望下面埋藏着的一丝希望
但他——
似乎,并不在意这些
只是用忧郁的眼神儿
望着一缕缕烟雾,慢慢散去
慢慢散去
直到——
淡淡的烟雾
飘出相册
飘进一个老师,一个母亲的眼中
呛得她
双手掩面,满眼泪水…… 

2013-2-19
 
《》

大雪,浓雾
浓雾深锁的年关
你迷迷糊糊地就翻过了那道坎
坎这边
你是一张瑟瑟发抖的纸
坎那边
你还是一张瑟瑟发抖的纸
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或清晰
或模糊……你可以说是真理
也可以说是谎言
其实,你本身就是一个谎言
风,使劲儿一吹
就吹出大大小小的漏洞…… 

2013-2-11
 
 
◎学游泳

——我被蛊惑了! 

我屏住呼吸
一次
又一次地
将头埋入水中 

我知道——
我爱上的不是游泳
是那一片蓝
那一片深深浅浅的蓝
它们——
在我的视觉中
意念里
晃动着,晃动着
谜一样晃动着
蓝孔雀一样
打开 

我知道
我被蛊惑了——
我已喝下太多太多的苦水
被呛得泪水涟涟
但还是,屏住呼吸
一次又一次地
将头插入水中…… 

——你是要杀死那一片水,还是那一片蓝?

2013-1-29
 
 
◎失去的记忆 

在我看来
就象一小块儿残缺不全的橡皮
握在时间的手中
将生命中
不再重要的部分
轻轻地
或者,漫不经心地
抹掉

而你——
却是我,怎么抹
也抹不掉的
那一部分 

2013-1-23
 
 
◎腊八腊八

腌腊八蒜
熬腊八粥,还有什么
是我不能做的?
我放开了
我自己,一个被生存
被时间
所蛀空的自己
一个被自己所幽禁的自己
“咚——”
空洞,从深渊传出——

2013-1-19
 
 
◎蜗牛的爱

一阵阵眩晕
是我的命;将小小的房子
时时刻刻,背在背上
是我的命
爱——
却不能同宿一室
亦是我的命
其实——
一只蜗牛
与另一只蜗牛的爱
无非如此——
我们一点儿,一点儿地伸出柔软的触角
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靠近
一点儿,一点儿地靠近
(慢得时间都老了)
直到——
两对柔软的触角
碰撞出一簇簇火花,一道道闪电
哪怕,仅仅一秒,0.01秒
甚至,更短……
“此生无憾矣!”
是赞美
亦是叹息……

2013-1-16
 
 
◎去乌镇

也许,仅仅是因为一个人,一段梦
甚至,仅仅是一种情怀……
其实,梦——
早碎了
剩下的
只是,从梦里
滴下的
几滴陈血
从梦里,伸出的
一截儿枯枝
而夕阳的最后一抹微笑
让梦的骨头
无迹可寻……

2013-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