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3年诗稿 (阅读1698次)



 梦见父亲

 
在午后的小睡中竟然
又梦见父亲。与生前一样,落落寡欢的神情
隐隐记得他立在屋后的树藤下冲澡
(这个背对我们的姿势)
“只有这件事他站着。”——我曾这样揶揄
一个在河边长大的人,终身不曾
下河游泳,他是怎么做到的?
九岁那年,我以舍得一身剐的勇气逃出
他的掌心,并且无师自通地学会凫水
以后,我更是多次拂逆他的意志
我发誓,他是我的第一个敌人
即便现在,比起他那奇怪的爱
我仍然更钟情于自由。但我早已学会理解他
这个被时代打倒在地的人
我那一年的童子尿,不过治好了他表面的腰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地洞
 
 
小时候,我们都有一个地洞
——藏着金银财宝
 
也许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地洞
也许只是一个小阁楼,床底下一只纸箱子
长大后,重新建设
重新布置,有时是哲学有时是爱情
 
在地洞待久了,感觉舒适
不想出来
 
泥水匠、工程师
作家、演员
嫩模、公司老总
拉登、卡扎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地洞
 
没有地洞就必须发明一个
找不到地洞就夜夜失眠,忧郁、绝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物钟
 
 
某个时刻
它疲惫我的眼睑
 
某个时刻
它打铃一次
 
它很准
虽然比不上康德先生
 
我有一个疑问
当我长眠不醒
 
它的电池
是否就已告罄
 
 
易经
 
 
开始是小的,后来变大了
雷声、雨点、官僚、蚁穴
 
开始是美的,后来就变丑了
少女、新娘、山川、风物
 
开始是真的,后来就假了
友谊、爱情、合同、睫毛
 
开始是好心,后来变成恶意
开始是爱,后来是恨
 
开始是天真,后来就不是了
开始是诗人,后来就不是
 
开始是人,后来是人渣
开始是自由,后来是自由之敌
 
 
迪伦马特望星空
 
 

他在自家窗户
架了一部望远镜
像天文学家一样
他望星空
在写作之余
在研读康德马克思之余
他一头钻进望远镜
他是真的望星空
他在搜寻什么?
他看见了什么?
我们忙
我们没有时间
我们连装装样子,都不会
这件事,迪伦马特先生
真是教人惭愧

 
 
无题
 
 
攀登脚手架的黑蚂蚁
玩啤酒盖的男孩子
怀孕七个月的年轻妈妈
 
长发挂在钢索上
连续滑行创造奇迹的
印度男人
 
脚手架:黑蚂蚁的喜马拉雅
啤酒盖:男孩的金不换
分娩:痛苦的极乐
 
印度男人最后死于非命
死亡:不甘平庸者
打破世界记录的最后一条消息
 
 
流浪狗
 
 
曾经是个宠物,如今邋遢不堪
“不知是谁遗弃的”,我的年轻邻居说
 
我的邻居有一只泰迪犬
她的泰迪犬有一个孩子的名字
 
它与它试图打成一片
于是被阻拦,被威胁要取消放风时间
 
“知道是谁遗弃的就好了”
永远不会知道,所以可以放心示好
 
我不是动物保护协会的
我不是爱心满满的慈善人士
 
这些年,我已操练得心硬如铁
我不能收留它,它不必忠实于我
 
我只是路过,我路过它
就像它路过我们这个院落
 
 
 
看BBC记录片《宇宙》
 
 
壮矣哉!科学张开想象力如新生儿半睁之眼
瞥见新世界
不可知论后退半步又前进了一大步
钝感于大爆炸那一瞬遥遥投来的
飘忽魅影如天文数字
庆幸,唯地球这旮旯碳水化合
生命横空出世侧立静观
一幕超豪华明星领衔主演的宇宙大戏
——从半中间进场且须提前退场
侥幸——生而为地球人的侥幸
乐何如哉!宇宙洪荒
地球不过一瞬历史更不过一瞬
众生皆是一瞬
起源。终极。光子的海洋才是终极
庆幸噢!庆幸终极预言驾必然性风火轮
将在、仅在
永恒之后
到达
 
大幕落下,什么就都没有了
——但不是还有光子么,光子的海洋?
——但光子的海洋什么也不是
 
浩叹复浩叹
坐不住——
可是,这是多么好!尚有此机遇
作为智能生命在此声光电俱足的时刻
玄想遥远复遥远的宇宙大结局
玄想偶然复偶然的人类
存在之意义
 
当此前提,作为如此高级(低级?)智能之生命
唯二道选择题摆在面前
 
既如此怎么样都是可以的
既如此绝不是怎么样都可以的
 
 
无题
 
 
孔雀开屏,可以理解
丑女多做怪,可以理解
某某先生,在大厅角落
咳了三声嗽,也可以理解
 
必须弄出一些色彩一些声音
瓦解孤独于无形
必须赋予零以无穷之意义
给水以波光,给火以风中的舞姿
 
必须有幕启,人物、冲突和高潮
必须有情,传以眉目
必须有同眠之枕、相拥之人
必须有酒,有酒神之精神
 
必须有长久沉默之意志
如岩石,如植物,如头顶的天空
 
 
无题
 
 
你背弃了自己的诺言
我背弃了你
每一块石头都击中眉心
每一块石头都叫人清醒
每一块谎言的石头
现实的石头
 
 
无题
 
 
你怎么可以一面低估
我的智力却又一面高估我的心肠
你怎么可以肉体在昏暗的孤独中
一路爬行心灵却啸叫着直抵云霄
 
 
无题
 
 
记住:每一个援手过你的人
每一滴恩惠的雨露
人的大度,人的难处
 
忘却:每一次轻慢
每一次施加于你的恶意,阴损
无缘由,或有缘由的
 
如果不是只将施舍、帮扶视作成全
那么一切都可以归为成全
包括打击、折磨与毁灭
 
 
无题
 
 
警惕戴鸭舌帽的人
警惕穿制服的人
警惕情绪化的人警惕程式化的人
警惕握有一手好牌的人
警惕没有饥饿感的人
警惕大喊大叫的人
警惕无声无息的人
警惕乖戾的人
警惕永远正确的人
警惕跪着造反的人
警惕始皇帝幽灵附体的人
警惕野心勃勃的人
警惕胸无大志的人
警惕你,警惕你的反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