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修行者 (阅读699次)



他无法取出身体中的黑暗
无法让自己变得透明
他曾把自己拿到阳光里煅烧
那些被烧红的黑暗,多像一颗心
他本可以借助高温融化
但突然想起不应该将黑暗带入未来

天色渐渐暗下,风像河水一样冷
他重回人间,在镜子里
他看到身体里的黑暗开始蠕动
那不是一颗心,绝不是!
阳光是不是让黑暗已经苏醒
他感到有些痛

没有人知道他身体里的黑暗
他每日在镜子中观察
像观察一个小小的婴儿
有一天他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
“如果给我爱,我会成为光明”
他赶紧找到镜子,看见黑暗有了眼睛

而不幸正是从那之后开始
他来到一个陌生的村庄
村子的一半是黑的,一半是亮的
明暗之间他遇见一个女人,名字叫雪
她比蛇更丰满,比雪更白

她说她被卡在明暗之间几千年了
他们一起饮酒,一起唱歌
当他触摸到雪的身体时
他感到害羞,却让身体里的黑暗感到快乐
他不知道是自己爱上了雪
还是黑暗爱上了雪

每次分手后他都拿出镜子
他看见黑暗一天天地变浅
而自己却感到莫名其妙的悲伤
也许这就是黑暗所说的爱吧
村子里的明暗界限越来越模糊
最后当暗变成了黑夜,亮变成了白昼
他身体里的黑暗变成了光

他发现自己开始透明,开始快乐
但是冬天来了,雪的身上长出花朵
北风不断地吹,将雪花吹走
将美丽妖娆的雪吹散
雪走了,黑暗也走了,他独自透明
孤单。

因为思念,黑暗又回到他的身边
但已不能走进他的身体
像一只萤火虫,他扑进黑暗
他还没有资格成为星星
他仍旧带着爱在黑暗中闪烁
天空没有了,也许从来就不曾有过

他遗忘了白昼,遗忘了阳光
有时他梦见自己在雪花中流泪
雪花将薄薄的寒意贴在他脸上
如果死亡是可以选择的
他宁愿死在那个比蛇更丰满的女人怀里
但这也仅仅是一个梦

时光没有让他死去,却让他苍老
当他满头白发的时候
周围的黑暗开始退去
他发现自己端坐积雪的中央
整个世界都是白的,没有声音
他的身体像冰一样被融雪穿过

一阵阵风涌过他的身体
他再也不可能回到人间
金色的清晨,阳光烧毁了他的视线
整座雪山都像在一个熔炉里
仿佛他的一生都被阳光描述得辉煌
灿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