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写给纪尘的诗歌 (阅读550次)



      月光沼泽


他身上的月光,足以遮盖黑暗

他吞噬上帝给予的灿烂
把金子变成银质的
你看到的仅仅是个半成品
他在做梦时爱你,醒来时离开
这不是谁的错
他已习惯在地狱里吐着月光生活
而你,恰恰飞过上空
这片迷人的月光沼泽
他是你心中的悲悯,无法诉说.

           
           2008.8.03



       钻石




上帝,我还是不愿交出自己
不愿,交出那颗钻石
它是我的,除此我还能依靠什么
除此,我还能获得片刻安宁吗
太阳,如果能继续照耀它
使它获得光芒,而我
只因这荣耀而活着
如果,我把自己全部交出
是否我会从此漂浮
象个剪纸人,在你的颂歌里
漫无目的。可是我还需要光辉
需要爱。这颗渺小的钻石
它是我活着的骄傲
让我在贫穷中保持着奢侈。

 

我需要一种仪式,把影子带走
需要乐曲驱散我的眷恋
如果这仪式符合我的思想
它就不是空洞的
请安静,让我听到远处的歌声
请为我重新取个名字
我会穿过墙,穿过星星和云
离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远
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念头
仪式不过是一道门
打开另一个空间
让纠缠我的影子,从此逃离

 

我要歌颂的,停在半空
离尘世很近,它永远只享用阳光和风
它不是云,不是偶尔飞过的鸟
但是它有温暖,象一支曲子
从我们的耳朵里注入
直到流出温热的眼泪
它仿佛穿着最轻的衣裳
它不是蜻蜓的翅膀,不是透明的外星人
它只说简单的啊,啊,啊
声调变换时就打开一个一个的结
我要歌颂,却说不出它的名字

 

          2008.12,9





       格桑花






这些花,不在你出生的地方
你的家已经很远
你像是接近天堂,又仿佛长了翅膀
可是家啊,已经在很远的地方
你身后是格桑花的潮汐,七月
七月的海浪,让一匹马带走你
像个英雄,坚贞不渝
可是家啊,已在很远的地方
你仍然无法背弃一片暮色,以及
它缓缓下沉的理想.

 

 

那个喜欢荒凉的女人
那个把自己放置在草地上的女人
她的荒凉是一片朴素的蓝花
是日光下无人看管的生命.
它们盛开,像她心中的语言
年复一年,荒凉!给了她多少次重生
又让她经历了多少次死亡.

 

 

你是你生命中的女妖
郁金香和银树枝都疯啦
女妖坐在那里,并不想笑
她心甘情愿地,等待自己被英雄收复
计划好用印花丝巾系住他的心.
你是印在丝巾上的乱坠的花朵
习惯迷乱,习惯不知不觉地舞蹈!

 

            2007.9.22



         金幡





我熟悉风的撞击,熟悉它们的方向
我本没有色彩,也不懂经文
红色,黄色,白色,那么激烈
它们超过阳光,超过一个人平静的愿望
而我,多么轻,天空多么远
我会在风中褪尽色彩,我会忘记那些文字
和夜晚的绳索缠在一起,猎猎的响声
像无数的翅膀拍打着空洞的心.



          2007,。11.25



          红衣




如果我身上还有血
我就穿红衣,与草地多么不同!
这不是羞耻,不是
我只把自己变得抽象些,
作自己的旗帜.我的温度
迟早,迟早会离开我
就让它像火焰的红,缠在身上
我力图忘记要到达的地方
忘记火焰中的骨骼和灵魂
我要维持一团火,不烧毁七月的草地
不迷途,也决不返回.

 
 
           2007.7.31



        情人




我的花,总是在你的梦里
你不要醒来,不要力图摘取
一枝高原上的绿绒嵩
蓝色,从它身体里渗出
由于缺氧,它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而我,只是空气的一种
在你睡眠时抱着你,把绿绒嵩
放在你呼吸的地方
它没有芳香,没有世俗的情欲.



         2008.4.24

 

     

     暮色中的巴格玛尼

 

这是最后的排列
它仅仅能到达我的空想
我的,黑暗的脊骨
戳痛暮晚,天空就要掉下来
那时我念着一个名字
空洞的名字.像六字真言
决定着我的来世,决定着
黑暗与夜,粘满慈悲

                  2007.7,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