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早期诗选 (阅读415次)



幻觉

阳光从不光顾我的房间
每天我坐在椅子上抽烟
袅袅升起的歌声
仿佛在光柱里,和尘埃同时腐烂

1985、11、23
原载《星月诗报》1985年11月创刊号(油印)
主编冯新伟         印数:遗忘


过客

那徘徊的足音不忍离去
过客纷纷隐身于黄昏之门
一些熟悉的表情渐渐稀疏
作好了某种姿势以后
我就避开他们
我不动
只是周围的房子在动

纸团在水中缓缓展开

窗户的忍耐也有限度
门正欲跨出墙壁
我脚下的泥沙水冲掏空
站立不稳的春天
敏感地滑过我潮湿的心
开了朵血红的吻痕

这种事情过些年就能看清
我像一棵烂树,头朝下
被人种植又被人遗忘在郊外

1987、4、22


有时候

有时候
坐在那里醒着
门就开了
鸟疾飞着
鸟,正好飞过
我觉得我在
椅子上
慢慢站起来
朝那座
一步一步清晰的
画中的房子
走去

心好象很塌实
心好象有时候
脚下一滑
倾斜了
我慢慢倒下
我倒下的姿势
一定
很优美

你不要过来扶我

你让我倒好了
我不想看
你的眼睛
你让我倒好了
你让我
很长时间
也不能醒来
就这样
很长时间

1987、6


漫长夏季

我的房子外面就是街道就是公路
我每天站在路边渐渐麻木

有很多人在这条河上消失了

没有人肯关心另一个人的烦恼

漫长夏季生活如果每天如此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愿意终止这种继续

这年夏天仍有人想到自杀
中午的风景在窗外的阳光下不动
一切都很安详

1987、7、23


遗嘱

闭上眼睛
我听到屋檐下脆弱的水声
我听到月光的水银静静漫上门槛

有人在附近走动
那沙沙的脚步声其实是我的意念

我的思想没有任何形状
秋虫比我活的更真实
我死了以后,希望变成这种声音

很多歌声都跟生与死有关
我儿子的一生将比我幸福

我活着不能成为一块石头是我的悲哀
我活着不能成为一棵树是我伤心的事情

很多人和很多花开过了
可以后会继续盛开一些花一些名字

然而,我却没有留下一首象样的诗
除了儿子还记得他有个父亲
像草一样活过
雨淋湿后又被太阳晒暖

1987、9、3
原载《草原》1988年10月总第291期
“北中国之星”诗歌大奖赛获奖作品专号
主编陈广斌         印数:不详


深刻的晚餐

我夹在今天与明天之间
我是今天与明天之间的标本
很多时候甚至很多年以后
我还会想起今天阴云收去了阳光

我坐着
胃里消化着晚餐
它们是活着的豆腐
在我体内暗暗滋长的白菜
我是渐渐走近的夜的晚餐
它将像我消化白菜豆腐那样消化我
它有巨大的餐桌和胃
并给我一次做梦的机会
让我躺着愉快的呻吟
直到天色微明

现在我说出来了你就知道事情多么简单
许多年来几乎都是这样
我消化着事物又被别的当作晚餐

1987、10、30


一种温度

一种温度使屋顶上的残雪融化成水
一种风听懂了枯叶的语言
一种声音在门窗视线之内
一种白昼遥远无垠在我们身体之外
一种女人胃口很好皮肤光滑
一种买卖相互躲闪刚刚开始
一种生活生活在生活中间
一种微笑属于孩子也属于老人
一种鸟穿着衣服在梦境飞过
一种手抓住机会又把它松开
一种宗教站在边缘不能深入内心
一种感情无意间流露会碰伤别人
一种晴朗迷失在风里
一种迷失在透明的云层
一种痛苦在所有痛苦之外
一种春天连接所有春天我们置身其中

1987、12、4


解说

透过瀑布纯净的眼帘你将听到牧歌
鹿回头,温驯的眼神柔和于水的颜色
枪在猎人背上像一枝干柴
密林深处,暮色悄悄散开
篝火的火星悬浮在天空成了星座
白昼接近黄昏带着蓝色的情绪

牧歌是一种声音划破了空气
它试想此去杳无音信却又被绝壁挡回
山谷倾斜,水波闪闪流动
是一种来自久远的思想
岩石或蹲或卧,静听河谷
湿润的水声之外松涛低沉的呼唤

1988、1
原载《平顶山日报》副刊《落凫》
编辑罗羽              印数:不详


乔伊斯

在他坚硬的意志里思想碎成瓦片
一块块梦幻的飘带镶着白色花纹
陷入沉思状态的并不都是石头
接海连天的草被阵风卷走

没有人窥视到心灵更深处的秘密
爱尔兰人乔伊斯睡着、醒来都在做梦
从肉体细密处流出内心的独白
他跟呓语和守灵者最为接近

乔伊斯,你一个活着的人,为什么
在一个月夜深入到一群死者当中
听到昆虫与它们交谈的话语,为什么
说到死就像说起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让所有活着的人读你像读一段生命之谜
月亮缓慢的爬上爬下,十字架在微微晃动
为迎接一个大师的到来并安详离去
默默致礼的墓碑列队向两边后退

1988、4、3


241次普快

我在一所大房子里等候火车
铁轨在屋外的阳光下静静发烧
长椅上的旅客各有各的姿势
他们的心情偶尔跟我一样

241次普快在两个车站之间超负荷运行
241次普快在众多可能之外还有四种可能
241次普快有座位的人昏睡、阅读或者吃东西
241次普快将要经过的小站写诗的只我一个

火车像一头怪物自我梦境的头颅穿过
我站在拥挤的车厢里慢慢接近家园
某天,我突然死去,而火车还活着
它钻隧道的声音,像一段水

流向另一个夜晚

1988、9


献给拉芳的挽歌

我在中国一个偏远小城
倾倒一杯酒
默默为你祈祷    拉芳

世界这么大,我们不可能
相遇,就像我们在同一年
在不同的地点出生

你的出生和死亡将无法模仿
活在另一个真实的地方
那里的事物显得纯粹

永不会消亡。就像话语
就像你无法忘记的歌声
肉体的腐烂也不是最后的

一双冰凉的手握紧并松开了八月
一副美丽的股骨折断时
发出脆弱的声响

你就这样被伤害了
而你生前不曾伤害过任何人
任性作为一种美在世界各地流行

拉芳,没有你的安慰
雕塑多么无力,布满灰尘
贝纳特的目光因哀伤改变颜色

在法国南部山谷
在这以后,不断有
苹果熟透的味道飘进窗户

1988、11、30
原载《诗歌报》1989年2月6日总第106期
主办人蒋维扬               印数:10万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