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老天使 (阅读588次)



老天使
 
——悼念东荡子
 
风的吼嚣,是叫人恐惧
还是只有不安?坐在这里
我想不起除了耳朵
还能用身体的哪个器官感觉,
或者吧,灵魂它有无数个。
夜色凝重,灯光就是被遗弃的天使。
是的,老天使,哦,它快没呼吸了
——如果风要撕去它的翅膀,
地底下的火焰会否熄灭?
我宁愿看到的是生锈的铁笼,
困兽那双绝望而愤怒的眼……
可是,这一切太突然
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会想象自己坐在春天的午后
观看流水,或追踪
那只我们共同热爱的蝴蝶,
她要去的草原广大,她要喝
黎明前的露滴,野花荡漾
她不会迷路,她有自己的执着
正如我们各自的骄傲……
可是,老天使,这一切
为何会幻象般寂灭?
——我得承认,这些年预言
常从我们嘴里吐出,立即应验
犹如命运降临我们浑然不觉,
有些时候,我们不是手足无措
只是偶尔走神——是的,偶尔
我们就会陷入一场盛大的追忆……
现在,我坐在这里,风继续吹
它要磨净我的本性,它要我看见
老天使光明前行的高山与深谷,
它要我感谢,所有隐藏的
却又突然而至的喜乐或忧伤……
 
          2013年11月10日深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