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杨键长诗《哭庙》研讨会上的发言(修订版) (阅读804次)



在杨键长诗《哭庙》研讨会上的发言

时间:2013年9月18日
地点:北京今日美术馆
与会诗人、批评家:吴思敬,多多,何言宏,李少君,耿占春,欧阳昱,邱华栋,敬文东,冷霜,程一身,安琪,吴子林,汪剑钊,杨庆祥,谭五昌,张维,庞培,潘维,树才,谭畅,张光昕,黄尚恩,牧野,江涛,杨子,等等。
主持:李少君

安琪:我看到《哭庙》只能用震撼来形容,我也在一瞬间明白了杨键这么多年为什么那样写的原因。从诗人的角度讲一个实话,这么多年在诗歌界,诗人们对杨键诗歌的看法是两极的,一极无限赞美,认为杨键的诗是我们时代少有的杰作。还有一极可谓极端质疑杨键写作的合理性,那种对农业文明的哀惋被认为是伪乡村抒情。当然,我们能读到的一般是赞美杨键的文本,至于批评的声音,大都在网络上三言两语说说而已,很少形成文章。我自己在读到《哭庙》之前,应该是属于后者,也就是对杨键此种写作抱着质疑态度的这类人。这与我们对诗歌写作的追求向度不同有关,大抵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接受大学教育的人,正赶上西风东渐的大环境,国门打开,西方的各种思潮纷纷涌进,现代派、先锋、实验,成为当时的主流。诗人们也开始了各种艺术形式的探索,凡涉及乡村的就被视为传统,我的心里隐隐地是把杨键归为传统的,他的很多流传很广譬如《惭愧》《暮晚》等诗,也因其在语言上没有障碍而被我归之为简单。但是到今天,到这本厚重的《哭庙》出来,我就明白了他那么多年一直坚持他这一路的写作是有他的道理的。杨键的写作接续的是中国传统文明的脉络,他从未怀疑过自己一样,始终行走在传统这条河流上并继续开辟着传统的河道。通常情况,每个人在年轻时会追新逐异,中年之后渐渐认识到中华文明的伟大,对传统文化有了认同。令人惊奇的是,杨键不为新异所动,一直坚持延续中国传统文明的这一脉,而且是属于一意孤行的,不管别人如何评价的,不管潮头怎么变化的,他就一直这样写,这里面与他坚定的信仰有关。杨键是一个相信心灵相信道统的人,无论他的相信道统会受到怎样的批驳,他就是信,因为信,他视批驳为无物。1949年后,道统散失,个人权威的思想取代了道统,个人权威至上导致的众生涂炭,被杨键以一部《哭庙》哭之。虽然我认为源自古代的道统也并非特效灵药,现今中国的各种问题更并非回到古代就能解决,归根结底,中国的问题还是民主的问题。但我不能反对杨键以他的信仰构筑这一座宏大的建筑。
如果说杨键前期的诗歌好比一间一间砖瓦房,到了《哭庙》,因为恰到好处的结构,杨键已经建造出了一座类似故宫博物院的恢宏建筑。故宫博物院不是一个好的比喻,因为《哭庙》是悲伤的、惨痛的,而非豪华的奢侈的,我只取它在视觉和功能上的震撼来比喻。《哭庙》分三卷,上卷“哭”,中卷“庙”,下卷“庙之外”,叙述了1949年以后发生在中华大地的无数个死亡事件,这是我们都知道的非正常死亡。这几天我都在阅读,还没读完,死亡太多了,真是读不完。杨键前期诗作所形成的哀歌、哭腔特色仿佛就为了《哭庙》而备,因此我说,读到《哭庙》,我明白了杨键前期的写作是有道理的。
在《哭庙》面前我想到一个句子,当我们在写诗的时候,杨键在写些什么。大部分诗人基本上一直还是属于比较小的格局的写作,虽然也是写内心,但是因为格局小,呈现的文本就小。在这本诗集面前,我明白了杨键这么多年到底构建了一个什么东西出来。我想《哭庙》正式出版之后,至少对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诗人会是一个很大的触动,可能会形成一种重新反思写作方向的一种自觉,对我们当下的写作会起到一个新的引领的作用。
杨键我以前也见过他,但是没有近距离这样面对面的坐着见,今天一看我就想到了相由心生,其实相也是由文生的。什么样的写作它会慢慢的形成作者的模样,他今天简直就像一个高僧大德一样。我们今天讲的这些对他而言有可能是过眼云烟,不一定会进到他心里面去,表扬也罢,批评也罢,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他一定还是会按照自己的方向往下走。最后走到什么地步,很难想象,但值得期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