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逼近不惑:走下坡路的70后诗人[修订版] (阅读655次)



逼近不或:走下坡路的70后诗人
 
 
 
 
                                                                                                                                             变了,一切彻底地变了:
                                                                                                                                             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
 
                                                                                                                                                                ——叶  芝
 
关键词:70后诗人   下坡路   逼近不或   六十年代出生   网络   新诗   中年危机   批评   
 
    大概在十多年前,经过民刊《诗歌与人》的大力推动和展示,尤其是互联网上的炒作,一夜间,一大批70后青年诗人,顿时成为中国诗坛的新贵。
 
    日月如梭,时光飞逝,转眼十年过去了。这些往昔的70后诗歌骄子,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诗人的宠儿,门徒与弟子,也在悄悄谢幕,逼近不或之年。甚至,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在多年前就开始走下坡路。但,他们的状态究竟如何,在忙些啥呢?带着这个疑问,笔者最近通过网络、纸媒以及相关资讯,进行了一次走马观花式的抽样调查与搜索。现将这次调查、搜索、扫描结果,粗略地整理,公布如下:
 
    正像当年70后的鼓动者、编辑之一,广州诗人黄礼孩在《70后诗集》序言中所述,70后是趁知识分子写作与民间写作的“宫廷之争”而乘虚掩杀出来,闯入中国诗坛,集体公开亮相的。这确实如黄所说,带那麽点“揭竿而起”,强行进入诗歌史的味道。可惜好景不长。当遭遇“横空出世”的“中间代”这批劲旅时,却是溃不成军,很快瓦解,败下阵去。义旗、辎重、装备和准备不足的粮草,沿退却之途,乱扔了一地,无力占领或独霸天下汉语诗坛。致使一大批一哄而起、营养不良的70 后诗人,从此一蹶不振。直到今天还不知道增加营养、赶紧补课,仅凭着当年的余兴,而苦苦硬撑,结果憋出许多毛病。亦不晓得天分再高,装备再高科技,没有坚实的诗学修养和文本支持,仅指望炒那点美国后现代诗歌的剩饭,一时乘乱和网络的炒作,侥幸成泡沫之名,那是很靠不住的。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黄在主编和参与编辑《70后诗人诗选》、《70后诗集》的同时,几乎又同时参与了《中间代诗全集》的主编工作(由于对那些巧立名目的断代不感兴趣,笔者当年没有寄作品给黄安两位主编)也就是说,黄当年亲自策动了70后的“叛乱”,又亲自“调动”了“中间代”出来“平叛”,暴露出典型的后现代自我解构、自我炒作的作风。既是70后的催生者,又是70后的终结者。这就是70后诗人,始终立场不稳、左右摇摆,导致成功和失败的原因之一。说白了,也就是说,在这个买与卖的有黑白理论支持的时代,凭借南方人的精明和优势,70后这个概念,也是可以转手出卖的商品、投资、和成名手段。
    但不管怎麽说,70后诗人的代表人物黄礼孩还是功不可没的。他不但鼓动,而且率领着70后,曾以激进、前卫的姿态,令人耳目一新的闯入新世纪的中国诗坛,使诗坛的格局为之一变。并迫使知识分子和民间两个阵营,放弃话语权之争,不约而同地合力应对,另一股来自学院和民间的70后新锐诗人的挑战。
 
    现如今,中国诗坛的格局更是不同以往,已呈现新诗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五世同堂 ”的可喜局面。四五十年代出生的老现代派已趋向经典地位,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诗人仍然是主力,而随着90后更年轻一代诗人新面孔,如“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的纷纷显现,80后诗人的日益成熟,那些当年生猛的70后诗人,却晃着平庸发福的身体,渐渐步入中年。尽管,他们依然混迹于人群,出没于车站、码头、机场、酒店和酒吧间、甚至大学校园,依然兴致勃勃地为诗人朋友的聚会而喝得酩酊大醉,依然为读到一首好诗而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是,诗歌写作却一塌糊涂。只有很小很小一部分躲藏起来的精英,尚能不负众望。有的70后诗人,长达三五年写不出一首新作,完全陷入失语状态,一度为自己带来声誉的民刊,也不得不因无新作与突破而一搁浅就是数年,或干脆停刊,杳无音讯。即使近几年,个别自视才高的70后(不用攻读古今中外的文学遗产与名著)写了一大堆,结果还是在原地踏步,玩着自己十多年前的老套路,读起来味同嚼蜡,让人提不起一点兴致。这一现象,令笔者禁不住惊讶不已:这些一度令人大加赞赏,非常看好的70后诗人,当年不可遏制的创作欲望和激情,跑哪儿去了?怎麽不但没有一点长进,反而一路下滑,惯性的走起了下坡路?
 
    笔者综合分析了一下,除了生存的巨大压力,社会的瞬息万变,以及人事的变迁,确实令这些70后诗人疲于应对,忙于招架,举步维艰。一方面客观上制约了他们井喷后枯竭的创造力,一方面主观上又使他们陷入了忧愁之乡。另外,从个体精神层面上讲,也与他们个人心理承受能力和调节能力有关,更与他们急功近利,整天盯着互联网,染上了浮躁的习气,不肯潜心苦读古代和现当代经典有关。毕竟,诗歌是他们崇高的追求与理想,而现实却又是如此残酷,不尽人意。因此,感伤、无奈与追逝,甚至故作轻松的淡定,已渗透到他们的诗行中。郑海军的诗《以忧伤的名义》很好的为笔者解说了这一切:
 
                                  路过,只是过路的人
                                  其实很早我已经开始
                                  明白这些,面对时光的河流
                                  面对繁华与风景
 
                                  当你痛苦,当你幸福
                                  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曾经很多次我想仔细的记住
                                  人生中的某些细节
 
                                  以忧伤的名义
                                  与往事干杯,或是聚会
                                  可是,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
                                  陌生的是什麽?熟悉的
                                  又在哪里?人生如戏
 
                                  常常惊醒在异乡
                                  物质的挤压,人情的疏离
                                  越活越孤独的内心
                                  一杯酒能温暖多久,听雨声
                                  打湿残荷,天近黑 
 
    70后诗人的三十而立,应该说,一度立得相当潇洒。而到了不惑之年,反倒迷失了方向。有的诗人竟变得越来越傻,越来越糊涂,个别诗人甚至作出一些非常短见非常愚蠢的小人之举。可笑的,今天开除这个,明天开除那个,弄得自己跟布勒东似的,——你以为你是谁?!也许是越战越勇的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诗人,迟迟不退出历史舞台,依旧是中国诗坛的主力军,致使个别70后诗人愈来愈感到底气不足,难以成为真正的对手,再也沉不住气,得了焦虑症吧。不然不会去做那些不自信的下三烂的事情,不然不会一忽儿将六十年代出生的前辈、师傅们,统统从他们的民刊上“淘汰”、“开除”,抛置脑后;一忽儿又有策略地返身搂在怀里,狐假虎威,像老是断不了奶的孩子。可能是因为一断奶就露马脚,发表的文字,简直令人无法卒读。而一到背后或喝了点酒,就凶相毕露:造谣、诽谤、说坏话,搬弄是非,制造矛盾。更有个别70后诗人,趁带了点酒意,竟然对六十年代出生的诗歌前辈动起手来,试图从武力上征服。结果,写诗不行,动武更不是对手。在这儿爆料,公开民间诗界的丑闻、内幕,倒不是称赞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诗人“宝刀不老”,如何惹不起,而是令笔者非常痛心的想起曹植的七步诗 。
    诗人大多是命苦的兄弟姐妹,何必内讧,两败俱伤,让外人看笑话呢?
 
    诗歌本质上仅对个人有用。比如可用于慰籍心灵,暂时忘却孤独。比如在与时间的对抗中,获得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使人生免去过分的无聊与空虚,不至于被时间所完全吞噬,徒劳或焦虑,从而留下一个人的精神与灵魂。然后才像夸西莫多所说的那样,“从孤独出发,向各方面辐射;从独白趋向社会性,而不成为社会学、政治学的附庸。”因此,那些把诗歌当作敲门砖的人,不是诗人,而是投机取巧的过客。那些对诗歌给予厚望的人,太奢侈,甚至会委屈自己一生。而那些以为诗歌可以获利并赚取大把钞票的人,不过是妄想狂,去孔方兄家拜访而走错了门。他错就错在过于自信,看错了买方市场,误以为人们会像买菜一样买他的诗集,而不惜降低格调与成本,可悲地去迎合一部分大众的低级趣味,把高贵的诗歌贬低制作成个人的性幻想,供2元店出售的廉价商品,不负责任地去污染整个社会和读者的心灵。鉴于此,笔者当然不会为这类诗集作代言,写一个字的书评。 并非常荣幸的被诗歌界的某些投机商从他们办的民刊上开除。解铃还需系铃人。十多年前,笔者和朋友出于提携晚辈当年纯正的写作态度,才支持、扶持他们创办了那份民刊,而如今,既然他们已走到自己的反面,笔者认为,这份民刊也就再无价值和存在的必要。诗歌史是不会接纳趣味低下、作品平庸的三流诗人的,请不要打错算盘。
 
    名气越大,诗写的越臭,几乎成了诗歌界的规律。为何不见好就收?或躲开喧嚣的诗坛,像里尔克那样埋头写真正的传世大作?这是另一种贪婪和惧怕。贪名,贪既得利益,惧怕被人遗忘。难道往昔的成就与辉煌都是假的?这是多麽心虚、不自信的表现啊。诗自古就不是平庸之言,奇思异想和真诚是诗歌的灵魂。那些以低级趣味取悦大众的诗人,不是真正的诗人,是伪诗人,是混入诗坛的败类,诗混子。无论他们怎样标榜,怎样欺世盗名,怎样炫耀一时或一世,无情的时间终究会淘汰他们。尤其对个别70后晚辈诗人而言,你不想长期屈居人下,迫切需要出人头地,或更上一层楼,完全可以理解。但你得拿出真本事来,把心思放在创作上,在综合实力和成就上胜过并超越,而不是去玩那些下三烂的小人动作,私下里口无遮拦,挑拨离间,拿某个前辈诗人当枪使,用心险恶地企图坐收渔利。当然,更不要忽悠人家,既然是诗歌前辈,智商绝对不比你低。十年间,竟变的如此没有情趣和品位,怎麽能写出好诗呢?写不出好诗,没有超强的影响力,光靠自己掏腰包花钱办民刊,就能进入诗歌史吗?想进入诗歌史都想出毛病来了,危险呐。
 
    通过这次调查、扫描,可见今日之“诗人”,有不少是人格不健全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真正的诗人,数十年如一日,自始至终都在孤独寂寞中,沉默寡言,与世无争,埋头苦读与创作,努力完善着自我。他们不是为诗歌史写作的,而是为自己。而有些诗人则是多麽不幸和可怜啊,原来他们殚精竭虑、绞尽脑汁、昼夜探索,竟然不是在为自己写作,而是为诗歌史,为大学的某位教授写的!这样的理想和追求,当然无可非议,能把诗写到让专家学者研究的地步,功夫也算没有白搭,对不起自己,至少也算对得起祖宗和子孙后代了。既然是演员,在扮演诗人,那就没有自我。怕就怕,到头来,一无所获,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往里扔钱扔时光,埋没了自己,成就了别人。顶多也就是个办刊人、业余编辑而已。岂不知诗歌史像历史一样,是不断改写、充实、修订的,没有谁能像时间那样权威。
 
    诗歌有自己的未来和命运。一首诗一旦完成、发表,就再也与作者无关,作者的名字要靠诗歌本身的质量、生命力和影响力存活,作者本人根本不再起多大重要的作用。这就是有时大名鼎鼎之下,实则徒有虚名的原因。因为你慢待自己的写作,就是慢待你自身,你敷衍自己的作品,就是敷衍你自己,史家更帮不了你。因此,笔者奉劝个别人,耐不住孤独寂寞,就不要去写诗,可以去干点别的。世上消遣有很多,比如可以去登山、骑自行车、做减肥操,游泳,打乒乓球等户内外活动,干吗非要去干写诗那个世上最苦的差事呢?不是诗人就不要硬充,不会吹竽就不要滥竽充数。尤其在这个时代,“诗人”多了并不是件好事。而某位在诗歌写作道路上,幸运地没走弯路而轻松成名的70后诗人,竟然试图将对诗歌毫无兴趣的同事培养成诗人,令笔者大跌眼镜。或许,在此君看来,由于自己的成功,随便一个人想成为诗人,那简直易如反掌。据笔者所知,因为写诗,不被家人和社会理解,付出巨大代价的诗人,全国各地都有。而某些视诗歌为游戏为幌子的诗人,面对此情此景,一点也不感到惭愧吗?身处这个全民经商、人人拜金的社会,有人竟然能作为诗人而得意忘形,无所顾忌,到处受欢迎,可见诗歌确实给某些人带去了极大的便利。
 
    诗人就是诗人,商人就是商人,不存在什麽双重身份。诗人型商人或商人型诗人,本质上什麽也不是,说穿了,就是个高级骗子。会写诗的商人,一定不是个出色的商人,会经商的诗人,也一定不是个一流的诗人。这几乎是肯定的。难道诗人型商人就是诚实的商人吗?商人型诗人就是慈善家、谦谦君子吗? 那都是骗三岁小孩的把戏。没有第二个史蒂文斯,正像没有第二个卡夫卡一样,撇开美国的麦克利什,谁幸会过第二个苏东坡、白居易?又是高官,又是大诗人? 一般来说,必须一方面失败,另一方面才能成功,而双赢,鱼和熊掌兼得,则意味着平庸。这就是莎士比亚、乔伊斯之所以成为莎士比亚和乔伊斯的原因,这就是当托尔斯泰把土地归还给农民为什麽会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换句话说,就是:是理想和巨大的缺憾,促使他们成为一个纯粹的人,自我完善的人。 在笔者看来,既然诗歌是一门绝对的知识,那麽诗歌批评就绝对不能含混。这正如合金绝对不能当成黄金或纯金。诗人这顶桂冠实在是太高贵了,可如今在某些人眼里却像顶草帽一样,谁想戴就戴。这不能不说是诗的悲哀。尤其在诗评、访谈满天飞的今日中国诗坛,有些诗人的诗作真像某些评论者赞不绝口的那样好吗?笔者看未必。
 
    布封说,风格即人。笔者认为,人格决定风格。而那些人格不健全的诗人,有的,恰恰正是些无病呻吟,靠剽窃、模仿来欺世盗名的伪诗人。瞥一眼他写的内容,就知道他平时津津有味地看了哪些流行的三流读物,听一下他的腔调或格式,就知道他批发、模仿自谁,谁是他的恩人。竟然不自量力的妄图以诗歌的名义称霸全省乃至全国。诗歌创作的道路,犹如人生的道路,万万不可玩虚。在这两条道上玩虚,就是玩自己。小聪明更要不得。还是真诚,大智若愚稳妥些。不要以为自己成名了,就自我膨胀,目空一切,四处游说,觉得自己老子天下第一。那样很危险。请别忘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古训。有些爱耍小聪明的70后泡沫诗人,其实很笨,这表现在剽窃别人的创意、形式和诗题,缺乏创造性和偷懒方面。这类“二道贩子”,不时时去剽窃、批发、模仿别人,在重复别人和自我复制的流水线上大批量生产一些假冒伪劣诗品,简直无法写下去。这是在进行诗歌创作吗?不,这是在以诗歌的名义 ,打着诗人的幌子圈钱、做生意。正是这类人在败坏诗歌和诗人的声誉,几乎每天都在干着损人利己、欺世盗名的勾当。
 
    我们不能否认,模仿是人的天性。  尤其是文学创作活动,每个人一旦踏上喜爱的写作道路,最初,都离不开模仿这个过程。当模仿来模仿去,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不过是在鹦鹉学舌、东施效颦,被别人的思想牵着鼻子走,这就是发现了自我。这就会终于开始发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与众不同的声音,这就会真正引起别人对自己的侧目与关注,这就说明自己已经看到通往成功之途的第一道曙光。遗憾的是,笔者发现,个别70后诗人,从事写作近二十年了,竟然尚未度过语言和模仿这两关,所著诗文,胡言乱语,词不达意,令人不知所云。更有甚者,一本民刊,一个小圈子,一个诗歌群体或集团,互相模仿,互相抄袭,千篇一律,你简直分不清谁是谁,包括领头羊的面目也不再清晰。由此可见,正是模仿磨去了诗人的个性,正是模仿才使诗坛上具有独创性的诗人显得罕见与珍贵。
 
    人贵有自知之明,还有一层意思是说,人不能忘本。人不能不认识自己的脸和内心,人应该知道天高地厚,不要被贪婪和野心弄昏了头。明是明白、清楚、明晰、聪明的意思,像日月那样坦荡、纯正、光荣,追求永恒和高贵。诚如列宁所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而背叛,则意味着背叛者已决定昧着良心去追逐更大的利益,从而逐渐把自己变成一个愚蠢的人。 人心是波动的,不是一潭死水,故此闪烁不定,极易受外在环境条件以及恶劣世风的制约和影响,做一些有悖于内心初衷的事,也就在所难免。意思是说,人很多时候并不是很理智、很有头脑的。按理说,任何游戏,都是有规则的,不按规矩出牌,违背了游戏规则,就要受到处罚。但考虑到以上因素,所以更多时,我们应该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及时向某些70后诗人敲响警钟,我们应该宽容、原谅个别70后诗人一时的糊涂,再给他一次机会。尤其对很多作为前辈的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诗人而言,你既然发掘了他,培养了他,惯坏了他,你就要负责到底,不能撒手不管,任他一路下滑到无可挽回的深渊,特别在他逼近不惑之年的关口。好人一定要做到底。要坚信“浪子回头金不换”。同时,也劝告个别70后诗人,今生今世都不易,能走到一起全靠诗歌这个缘分。珍惜,一定要珍惜。
 
    仍然是郑海军的诗,让笔者窥探到,那些极有天赋的70后诗人 ,其实很脆弱很多情的内心,他们是既置身于现实中,同时又是被社会所忽略的边缘人。因此,时时会在不同的场合,陷入同样的莫名的恍惚、淡忘和走神:
 
                                我只是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
                                看楼下世俗的生活
                                侍者在观察,我需要些什麽
                                我需要静下来
                                像茶叶一样在滚烫的水里静下来
 
                                那是许多年前的事
                                也许将来我会对自己的孩子说
                                或者什麽也不提
                                把一生的事件压缩成一把骨头
                                证明存在的虚无
 
                                当然,我只是一个内心多情的人
                                莫名其妙的感动,在时间的缝隙里
                                贩卖空间,一个小茶座
                                而我在贩卖什麽?可是
                                我等的人到底是谁?
 
                                                                                                                                                        (《贩卖空间》)  
 
    在此次调查、搜索和扫描走下坡路的70后诗人过程中,笔者感触很多。因此,可能对上述某些不义之行为,言辞太过激烈。但不严厉批评,不足以惊醒某些迷途者。绝大多数70后诗人还是相当自重和自律的。他们当中,虽然有不少人多年前就陷入中年危机的困境,但从不屑于去做那些小人之举,也无瑕去趟那些诗坛上诗坛下是是非非的浑水。诗歌写作本来是净化灵魂、振奋精神的神圣工作,而在私下里或小圈子中,怎麽搞的那麽阴险、丑陋?这让大家难以接受,非常不理解。他们认为,那样做会更让社会上那些“金钱至上主义者”看不起我们这些诗人,同时也会让广大的诗歌爱好者失望,疏远缪斯或写诗的同行,失去对诗人的尊敬。
 
    总之,尽管从大的趋势上看,70后诗人已经别无选择地逼近不惑,逐渐在走着下坡路。但水落石出后,笔者发现,还是有相当一批诗学修养高,艺术感知强,创作精力比较旺盛的70后诗人,在中国诗坛颇有些影响和成绩。动笔前,笔者原打算一一邀请他们参与到这篇短文中来,但转念又想 ,甚至不用邀请他们用短短200字,谈谈最近的写作与生活以及对当下的感受了。因为笔者相信,他们会和所有一度热血沸腾的70后诗人一道,调整好心态,平静的度过中年危机这一关。这批优秀沉潜的70后代表性诗人,主要有:山东的孙磊、宇向、江非,天津的朵渔,浙江的泉子、白地,香港的廖伟棠,福建的康城、游离,陕西的李小洛,北京的杨典、姜涛、胡续冬,广东的燕窝,湖南的谢湘南、远人,贵州的梦亦非、宋冬游,湖北的李建春、亦来,安徽的宋烈毅、周斌,新疆的丁燕,四川的刘泽球、蒋浩,河南的张杰、柳亚刀、田雪封、张永伟,辽宁的刘川、金辉,广西的刘春,江西的木朵、楼河,上海的赵霞、韩博、王晓渔,南京的张桃洲等。
 
    艺术纯粹是观念,超越时空的观念,对事物的观察永远要有陌生的新鲜感。你必需学会重新打量身边的现实和世界,这时你会发现,任何一个角度都同等重要,任何一种表现手法,都不会落入传统和守旧,任何一次沉思默想,都会融入新的内容和形式,任何一种具有独创性的精神与倾向,都需要强烈地表现和张扬。这就是人们所谓的前卫或先锋。
 
    而对于一位清贫、孤独、貌似软弱可欺的诗人而言,忍耐和坚守内心精神一隅的净土,则是一笔可贵的无形资产和财富,是一位真正的诗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和存在的全部价值和意义。所以,忍耐也是一种勇气,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品质,是意志刚强的表现。而软弱仅仅是表象,是没有并拒绝被社会恶劣风气所污染的性本善和修养。比如,只有小米加步枪的共军,硬是将吃美国罐头配美国装备的国军,赶到一座孤岛上,解放了全中国,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意志、信念、忍耐和勇气。因此,邪不压正,永远是真理。一个诗人,如果不能与俗人区分,那他一定是伪诗人。一个诗人,如果将僧尼引为知己,那他一定像莲花那样扎根在淤泥。而僧人写诗,则是为了美化空虚,因而,很少透露人间消息。因为他要避开世间真相。看似诗人与僧尼的内在追求趋向一致,实则诗人是在肯定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僧人则是否定。是的,社会已变,但诗人不想变。尽管已有不少诗人纷纷妥协,尽管已有不少世人纷纷逃往佛门,而仍然另有不少诗人则选择了面对,以沉默、观察、阅读、思考和创作与其对抗。他要坚守他这一行当的伟大和传统。他要守望他那已经久远的青春时代与梦想。如果要变,那麽变的只能是技法和表现手段;如果要变,那麽变得只能是日益强大和刚健。
 
    至于诗艺,历来就有高尚与低下之分。高尚的诗人,对人生采取积极公正的态度,既面对、不回避,又将时代的悲剧和痛苦视作喜剧和欢乐而升华而沉浸,从而给人生以艺术的价值和肯定。而低下的诗人,内心却是极度空虚,因为他所追求的无非是感官和外观的享乐与刺激,对一个“二流时代”的迎合,所以言非但不及义,且不由衷,从来就不会自发的发自个体精神和心灵。因此,低下的诗人,对人生和人类命运自始至终都没有认识,没有真切的刻骨铭心的体验和感受,相对前卫艺术和先锋派诗歌的一意孤行,有的仅仅是对浮世:目光短浅的眼花缭乱和随波逐流。
 
    人类文明已进入高科技时代,不能说不发达了,可人类仍旧没有在精神领域获得真正的成功。人性仍旧十分潮湿、阴暗、丑陋,人性仍旧没有摆脱并超越低级的动物本能。只有诗人还在义无返顾的给人性镀金,只有诗人还在自发的帮助人类,给人类以自尊、强盛、美的价值观和生命。没有精神,得有灵魂,诗离不开这两样东西,这是构成一个诗人的激情、元素和原因。一首诗如果没有精神与灵魂的支持和支撑,就很难称得上一首优秀、成功的作品,而它的作者更会显得苍白,虚弱,不堪一击,像田野中用来吓唬麻雀的稻草人。
 
    或许,有人会认为笔者是在唱高调。高调可不是谁想唱就能唱出来的。气量小,没有大的肺活量,就不可能也想不到唱高调。道理很平常,因为没有经过长期的低调的训练,是唱不出什麽高调来的,更谈不上把高调唱好。换成鲁迅先生的话,就是: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燃烧。
 
    由此,笔者坚信,再过十年,这批已经写出许多优秀诗篇的70后代表性诗人当中,一定会有非常出色的诗人出现。这不仅仅是笔者对以上38位诗人的期待,也是对所有正直的沉默寡言的70后诗人的期待和美好祝愿。
 
                                                                                                                                                                          
 
    后记:本文之所以决定拖过中秋发表,意在让读者诸君过一个欢乐祥和的佳节,不给大家带去一丝笼罩明月的阴影。毕竟,批评文章不是表扬稿,更不是月饼。——作者

2012、9、8整理
2013、9、30修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