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闻浙地诗友迁往鄂土而写下的句子》及其他 (阅读633次)



■ 闻浙地诗友迁往鄂土而写下的句子

可以更少些,甚至只需带走
你能铭记的皮囊与方言
它们旧了,但在黑漆漆的夜里
你的指尖可以从那儿
触及光亮,那只增不减的光亮呵
你将因此而看见春天的响雷
哪怕时至冬日
水系封冻,草木无颜
你依旧可以辨认那尾随而来的
暗香。从浙地迁往鄂土
你会得到新的屋脊
那些陌生人,他们已早有准备
你将打开每一扇门窗
正如命运所能安排的那样
你谦卑,爱着他们能爱着的事物
飞鸟于云层里结伴,教堂里的
钟声,也将在那一刻敲响
你是那个活于人群当中却能
不断给出暗示的人
土地有新的气息,而居室里的
灯盏,一夜多过一夜
你已无需考量未来是贫穷或富有
从浙地迁往鄂土,并非
一只鸟儿从一根枝杈飞向
另一根枝杈,它们有倦的时候
你没有,神给过恩赐,而大地已
赠与荣耀,在某个瞬间
你被偷偷遗忘,但更多的时候
皮囊已不再是皮囊
你将住在属于自己的文字里
峰峦上挂着旭日,庭院里种满桃花
你的每一天都牵引着那蓬勃的
力量,往至高处,往无限处
你看似一人,却拥有无数个故乡
2013.8.22



■ 对一棵树撒了谎

我对很多很多的人说
我爱我的祖国,可面对一棵树时
我却只能爱它不朽的疆土

我对很多很多的人说
我有流水的身段,面对一棵树时
我却无法掏出岁月的沉沙

我对很多很多的人说
我梦见大海的魂灵,面对一棵树
我的心跳细如荒漠的泉眼

我对很多很多的人说
我服从鸟的意愿,面对一棵树时
我失羽,我无巢,我悲伤

我对一棵树撒了谎吗
这世界辽阔无边,它仍如此静默
神秘而安然,无知且无畏
2013.8.7



■ 那个女人的脚丫

如果顺从于风的指引,我是
幸福的,如果那个女人的脚丫
为我而裸露,我是幸福的
这一刻,紧接着下一刻
如果我不能相信这样的事是真的
大地上的足迹为何又被抹除
那个女人的脚丫只属于
少数人。昨天是一个,今天
我是那第二个,第三个远在途中
我仅知道,那双脚丫
它将赶往远方,它走过的山岗
已长出我梦中遗落的野菊
它要去的云端,已有另一个人
代替我,偷偷铺设阶梯
那个女人从未在意我的身影
她的脚丫每迈出一步
这大地上的道路就会发出声音
我将独自站在陌生地
风从异乡拂来,风所痛惜的
不是一个女人被吹落的
泪水,而是她的脚丫,它曾停留
只为不可预见的相逢或归宿
2013.9.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