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多么谦卑》及其他 (阅读658次)



■ 我们多么谦卑

那些很出名的人老是这样教训我们
在黑暗面前,冥想光明是件无比骄傲的事
整个家族连同整个国家都这么做了
最后,我们看见脚趾还是黑的

把此等事情放到一只乌鸦身上
它真的无所谓,飞来飞去从不见虚妄之所
不碰粮仓,不啄孤果,它迷恋的大地
未曾有过王者,仅有我们

我们多么谦卑,数着枝头上的阳光
等待每一个即将到来的日子
那些很出名的人还要不停地教训我们
为了迎接新生,必需捧出绝对忠实的肉体
2013.7.16

 

■ 在德化,遇制陶技师有感

他们说到雏形,类似于娘胎里
一枚有了生命的种子
那个人生长,和这旋转的泥巴一样
双手扶不住的终究掉下来
这世间的制陶者仅仅恐于开端
可什么是开端呢
是那万物寄存的模样?还是
那颗心,它为了什么而能活下来
他们只和时间较劲,在德化
我摸到的空心的陶瓷
要比浮尘上晃动的任何一副躯体
更为结实,我曾试着猜想
淬火炉里那被烧制中的真理
灵魂都安在看不见的
地方,他们从来不需要叫喊
送走这一个,还将迎来另一个
我能接受的复数的概念正来源于此
世界是被撑大的,但没有人
感到绝望,空心也好,实体也罢
到头来还不是一团泥巴
那个人生长,并未得到暗示
这世间的制陶者往往都不说话
他们的手,去过谁也不敢去的地方
带回来的却不曾留在身边
我能接受的孤寂就是这么一种
东西,在福建,在德化
很多泥巴都有自己的眼神
朝上看还是往下看,生前死后
他们只服从于一件事情
只要世间某个地方传来陶瓷打破的
声音,他们全都心领神会
因为接下来的工作
表面是创造,实际上是忏悔
2013.6.22

 

■ 对 弈

普天之下,有无数座城池
刀光寒,剑影深,但只有两颗心摆在棋盘上
昨夜东风破,今朝君俯首
这只手捏着江山,投影处暗藏血泪
举棋不定者曾经梦见自己的
沙场,王朝悬于一念之间
躯体开始叫喊,跃过陷阱,躲过箭镞
这才发现城池里只有一湾明月
多少个世纪都过去了
它还是那样,无爱无仇
所有的棋子惊异不已,这世间的障碍
原本形同虚设,路可弯可直
人有好有坏,只叹这疆土
握于手中,仍旧敌不过那一纸光阴
2013.5.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