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刘川近作一组 (阅读853次)



刘川近作一组

肉体做的欠条
爱来爱去
为什么
没有把前生欠的债还上
反而越欠越多了呢


性用品店

里面全是
男女器官
件件沉静
相敬如宾
从不乱来
乱来的人们
应该来此
学习学习


炸药厂年终总结大会

应该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
血肉模糊的脑袋、胳膊、大腿儿与躯干
用快递运到这里来
集中展示业绩


大了一号

因为发胖
最近有人说我
大了一号
我非常高兴
尽管我不知道
从小人物
到大人物
一共分多少号
但总算接近了
一点点


蚊香记

我喜欢
一盘蚊香的样子
它总是从外边
开始点着
一圈圈烧向中间
我家的全家福正好相反
太爷爷坐在中间
年轻的后辈站外沿儿
因此,火化场的点火工
面对这盘巨大的蚊香
就不得不费力地从正中间点着
再让慢悠悠的火
一圈圈烧向四外边儿了


写满了愤怒的诗,纸会不会爆炸

我的愤怒
有时小
有时大
有时不小不大
我愤怒最大的时候
得赶紧把一张纸使劲压在身下


高考季又来

要能雇几千辆大卡车就好了
把偏远农村、郊区的一块块墓碑
都运进北京
(五环以内都装满)
让它们都有一个正宗的
北京户口
而这些墓碑的子子孙孙们
上北大清华人大工大北师大科技大
再也不用考那么高的
分数啦


有头脑的猪

在一大群人中间
我想因为我有头脑
所以是与众不同的
而一大群猪呢
今天我吃猪头肉
想到的是
我正吃的
是不是一头
与众不同的猪呢


马上过年了

马上过春节了
那些爆竹
快忍不住了
静静地
待在库房里
像监狱集体暴动前的犯人
那样安详、老实、听话


记录老天的公道

我身边有一个聋子
百分百聋
一点声音也听不见
人们都不与他说话
只有天上的雷不嫌弃他
在我们头上轰响时
也将同样的动静一声一声
在他头上响


在这个傍晚写诗就是写明天的诗

冒险做了一个
末日的诗人
我就要蘸着夕阳最后的一点余光
趴在墓地上写诗
天不知不觉就黑了啊
一片片的鬼火
在我颤抖的笔尖上不断闪烁
我喜欢它们
胜过
人世的无数吨金子


新闻在搅乱人间

每天每天
一看报就肝疼就气死我
总有龌龊之事频繁发生
这个世界总也不能
让我感到安全
为了构建和谐社会
我建议
关闭报社
让人间平静平静


五一怎么过

当然是和全国十几亿人
一起过
当然是和全球六十几亿人
一起过
当然是一头扎进
这么多人中间
一起去使劲寻找
那件叫做劳动人民的节日的东西


并非多余的担心

一个大炮一样
骂骂咧咧的女人
在发火
她已经怀孕
她全身都在愤怒
当然一定也包括她的子宫
当她骂得全身用力
不知里面的
那个胎儿
他会不会
像炮弹一样
猛烈地
发射出来
沉重地击向
无辜的人群


辽宁在下雨
吉林没下
站在吉林
看辽宁这场雨
就像一把亮晶晶的
大刷子
在使劲刷着辽宁
会刷干净吗


畜生记

这个教授说
人与猪的本质区别
在于人有灵魂
按他的逻辑
我仅仅比猪
多一些灵魂
这个说法可真吓死我了——
我一咽气
灵魂升起、飞走
我不就变成一头猪了吗


农民

我一出生
身上就开始
往下掉
土渣
渐渐地
全掉完了
就成了
自己的坟


目睹某大人物遗照有感

不必把我的名声与德行
口口相传
请把我的遗照
大量分发
让人们全都看清
这个为名利忙了一生的人
累死前
仍未餍足的熊样


虎符

每个心灵
都掰成两半
一半人用
一半鬼用
不用时
人与鬼相视一笑
又将之交还回来放入胸膛
拼合成完整的一个
严丝合缝
漂亮极了


雨中记

天在下大雨
仿佛一条条鞭子
抽打下来
人们顶着鞭子
上班去
难道老板

更狠的鞭子
在驱赶他们


包子

这个城市
像一只大包子
市中心的富人是肉馅
四周的广大穷人是包子皮
如果放进一只大蒸笼里
蒸一蒸、烤一烤
吃这只包子的顾客一定会破口大骂
妈的,面太厚,馅太少,还都是黑心肉


一气之话

小区门卫
老是换人
而光顾本小区的小偷
却是老人
从来不换
兢兢业业
惦记着
每家每户
干脆雇他
当门卫算了


太阳是一个监工吗

他一来
人们马上就起来干活、工作
它转身一走
人们马上躺下睡觉


每次仗打完了

仗打完了
某个人成了将军
他分身若干
站到了所有的广场上
又高大又威武
像一杆枪
围观他的那些人
显得多小啊
就像一堆子弹壳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

我全身是伤,你们还在踢打
干脆踢得更用力些、猛烈些、无情些
我满身鲜血
我满身鲜血
我满身鲜血
就像新出生的胎儿一样
从这个世界钻出去


中国传统教育一瞥

一头牛
从小
长到大
被皮鞭打

老了
被宰了
剥下了

做出
万千条皮鞭
又去打
小牛


永无休止的战争

一役之后
a国为该国
阵亡将士
竖了一座丰碑
b国也为该国
牺牲的士兵
修建了一座高塔
我之意见
两国何不
派人扛起
丰碑与高塔
铿铿锵锵
丁丁当当
继续比拼
让该次战争
达到完美
也顺便
少耗损一些新的人命


人身上
有许多灯
你假装看不见

有人杀人
你不救
灯,灭了一盏

有人骂人
你来围观
灯,灭了一盏

有人喊冤
你不救,当笑话听
灯,灭了一盏

轮到你被杀、被骂
大声喊冤,别人看不见
因为你身上,灯全灭了


乱糟糟的人群

有人往南
有人往北
有人往东
有人往西
有人往上
有人往下
有人不动
广场上的一幕
我记录下来了
这没什么异常的
我只是弄不懂
为什么这个广场
名叫时代广场
人们在上面
应该统一方向
集体去往下一个时代啊


请大家不要认为我是在写你们,不是这样的

见人就叫
见人就叫
见人就叫
见人就叫
扔一个肉包子
丢一块骨头
便不叫了
下次一见着就摇尾巴
下次一见着就摇尾巴
本人郑重声明
请勿对号入座
本人仅仅是在
写狗


真龙天子的当代遭遇

这些老外
参观故宫
若干地摊上
争相竞艳
挂着无数套
精美龙袍
穿上龙袍
哈哈一笑
拍张相片
只收十五元
这中国龙的龙皮
也太便宜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