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午后小憩》 (阅读506次)



《小调·午后小憩》


以前,爷爷说:“端午,夏至,晒死狗。”
今天头条新闻:“某人在大街上摔一跤,三度烧伤”
我坐在空调房里,看对面大厦玻璃墙泛蓝
照映炎热的白光和许多只眼睛
它们有意隐于时间的背面,却显影于
正午的玻璃墙
白云悬浮在天空,无所依,无所用
百无聊奈,慌的却是心境
——不如翻书
而诗歌让人倦,鸟虫般的文字让人倦
所谓“生活”更让人厌倦
很多人在虚拟的名利场
像窗外樟树上的蝉,“知了、知了”
而让我凌乱的,只有电脑里的业务方案、
各种高企不下的工作任务和消费数字
我试图登山、玩水、野营,玩时尚游戏
做一个小资生活的人,却不想
近年来,爱上了写字、画画、治印
游于其间,仍是走不出的迷宫
笔、墨、纸、砚
石、木、金、玉
像一个个巨大的隐喻
——玩物丧志,心似围城。虽则
物有其性,在“物”中
它们有着与我不同的自由,而我们
却执于写下的符号。
但现在,“愤怒”没有了
所谓“意义”被抽出,拆开,推倒,重构
从迷宫里逃出,却居住到
另一个阳光炽白的迷语里
我在宽大的椅子里睡着了
天空很蓝,蝉声绵密,大家在说笑话

2013年6月20日

 

附:四年前的一首同题:

 

《小调·午后小憩》

28楼的小暑不可解,午后不可解
睡意淋漓像怀素的草书

二十年前的水浮莲引我进入陌生的小村:
洪水漫过鱼塘,鲤鱼跳出塘堤
二爷捶手顿足,把天公大骂三百个来回

我把案头的鹅卵石摆来弄去
直至它的纹路有了我额上抬头纹的痕记

诗歌是孽火的出气筒
而你是吹火筒,是按在合同上鲜红的手印

蝉说:勿燥,勿躁
日值午时,老猫、小猫、野猫跑过芙蓉路大街

      2009.6.16 午睡梦中醒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