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忙碌之后的日子里——《诗家园》2013年上半年卷卷首语 (阅读695次)



  前年临近年底,我开始在锡城步入幼儿少围棋教育行当,一下子忙碌起来。步入这个行当是被迫的——随着孩子上大学、家人住院开刀,一种家庭的责任感油然而生。我必须从我死了连身上“有木有”储尸费、火化费,家人能不能买得起骨灰盒、墓穴(呦,似乎又不需要这些,我说过我钟情于伊克柴旦湖)都不会在意的、胡兰成笔下的所谓“荡子”而变得关注起自己的、家人的生存环境起来。于是,我做“这一行当”比做“诗人”更加专注、更加有一种切实的紧迫感!十年多了,不,应该说三十多年了,师友们可以想像到我做“诗人”的专注与切实的紧迫感,那么,你们也可以想像到我做“这一行当”难得的“辉煌历程”中的酸甜苦辣。于是,一时我忘记了诗为何物,诗人为何人?弟子们也十分争气,一年给我拿回三个杯赛组别冠军的荣誉,这在幼儿少围棋事业十分热闹的锡城并不简单。于是,我知足,我快乐,我幸福,我觉得自己太了不起了。于是,今年我在“这一行当”上舍得用去更多的时间与精力。
  于是,我与诗与诗人仿佛离得更远更远了。
  在忙碌之后的日子里,睡前躺在床上或利用在卫生间大解之便读十几页书就成为一种奢侈的享受。算算,这一年多仅在当当网购书就花掉了四、五千元,枕边总有读不完的新书。书读多了,想法就多,想法多了,有的人会狂妄,有的人会矜持,显然我属于后者。我一矜持就必须忙碌,过去忙碌于诗,现在忙碌于围棋:讲棋、下棋、摆棋、收棋。想想,围棋的世界真的不比诗的世界逊色啊。好几次,我在心里感激自己,这一生,怎么就偏偏对诗与围棋情有独钟,并且此情不浅、不短呢。
  说离诗与诗人远了,这是实话,但因这因那并没有(也不可能)完全割舍。于是,好诗与好诗人还是时常会步入我的眼里心里——就像我这一年多步入棋子里让弟子们喜爱一样。有的是熟悉的诗人,结着成熟而芬芳的果实,品之令人沉醉;有的是陌生的诗人,果实青涩而清纯,老使我想起自己索然不知诗海有多深的当年,于是还是喜欢它们。我以为发现著名诗人的好作品是十分容易的事情,而在未名诗人中发现自己喜爱的作品是比较难的,除了鉴赏能力与欣赏趣向外,还需要无私甚至无畏的爱心。
  现在都摆在了这里,像一盘已经下完的棋局,其间每一着的味道得靠有心有缘人抽暇去品藻了——虽然你或许也忙碌着。

            2013年6月12日端午之夜于飘尘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