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虚假的“牛逼”——《诗家园》2013年上半年卷编后语 (阅读616次)



  在写此“编后语”时,恰好在微博上看到诗人老巢的话:“春天以来,诗歌活动多如牛毛,乐在其中的诗人们个个牛逼哄哄的样子,包括我自己。这是我患上抑郁症的原因之一。”诗人中岛转发这话并表示同意。老巢曾担任《诗歌月刊》下半月刊主编,中岛是民刊《诗参考》的主编,俩人在当下仿佛应该归于“牛逼哄哄”的诗人吧,但俩人能够坦然“自嘲”,足以说明俩人的某种清醒:甭被“牛逼哄哄”毁灭了。
  放眼中国当下诗坛,被“牛逼哄哄”毁灭的诗人有不少,正在被“牛逼哄哄”毁灭的诗人更多,为什么,从根本上而言,因为这些“牛逼哄哄”的诗人本身就不是可以“牛逼哄哄”的诗人,他们的“牛逼”充满着虚假!譬如,一个才习诗一二年的女人,不知怎么地获得了一位“牛逼哄哄”的诗人或诗评家的青睐一下子也就变得“牛逼哄哄”起来,她吹他最牛,他吹她最棒,不是入世纪小“典”,就是入世纪大“家”,俨然一派“高手”之风范,完全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这档子事在中国当下诗坛并不稀奇,自然,这些“牛逼哄哄”的诗人也并没有任何能够得逞的样子,明眼明心的诗坛人士也大有人在。
  远离诗与诗人之后,我更加喜爱扎实为人为诗的人们。以读者的身份亲近诗与诗人,不会有任何负担,更不会有某些龌龊的想法。这就像在大海里你不去捕捉任何鱼儿,任何鱼儿也不会来伤害你,你于此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欣赏就在眼前的、渴望已久的另一个陌生的世界。于是,诗会给你带来你意想不到的快慰,甚至会融化你之前无可奈何已久的生活中的寒冰或冻土——那种新生的力量会马上传遍你的全身——我就痴痴地望着自己新生的禾苗在自己的心田营造着另一片翠绿。
  当自己不自诩为诗人的时候,可能最清楚诗为何物!我会牢记我说过的话。

          2013年6月15日于锡城碧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