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试译陶渊明 (阅读854次)



 试译陶渊明
 
                        安琪
 
 
《归园田居》
 
其一
 
我在自然山川面前才能找到自己而在
人烟弥漫的尘世我是如此拘谨而不适
眼看着被羁绊住的鸟儿扑棱着翅膀仿佛还在它安生立命的林子里
池塘里的鱼儿也落落寡欢仿佛还在思念着它所来自的渊潭
我才恍然发觉我已在生活这张大网里呆了太久
十三年了!
是到了返回园田居的时候了!
我真的不懂处世之道
我更想做的是开荒种地,在那南面的田野上。
我的园田居
有十来亩地,有八九间茅屋
我的园田居,有榆树柳树亲人一样为我的房前屋后遮挡出
一片荫凉
有桃树李树并肩站在我的门外兄弟一样
我牢牢记得庄老先生有言
与其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因此我独立门户
和乡亲们隔着彼此可以看见炊烟,彼此可以
听到自家的狗儿在深巷里吠叫
自家的鸡儿在那桑树顶上打鸣
的距离。
我每天打扫屋子就像打扫内心
我不会让太多杂物充斥我的屋子
就像
我不会让太多杂念充斥我的内心
如果你看到那只舒畅地飞翔
或栖息
于广袤大地的鸟儿,那一定是我
——他刚逃离笼子
他已逃离笼子。
 
其二
 
好像也没什么事需要我打开门扇
大白天我那灌木枝条编成的门扇依然掩着
我在清静的屋子里不去想屋外的事
偏僻的小巷本来车辆就少
也就带不来凡俗琐碎
偶尔我和邻人会拨开草丛互相探望一下
互相说说话但话题绝对不会杂草一样杂
我们只说一些与桑麻成长有关的事
眼看着桑麻一天天长高
我的田野也一天天拓宽
我在欣喜的同时也暗含隐忧——
风霜雪雨千万不要来
我的庄稼还未到收割后可以弃如荒草的时候。
 
其三
 
赶在太阳升起前来到我的南山
一夜间杂草又长高几分
亲爱的豆苗啊,你怎么就长不过杂草
(那是因为我不想那么快被搬进你的胃里)
你可知道我的锄头多么疲惫
它锄地挖土,它锄啊锄,挖啊挖
我听到它在我的肩膀上哭泣,泪水被月光照得透亮
(仿佛月光被它扛着,走着)
夜色很浓了
田间小道只能凭感觉摸行
(好在我已熟悉这被月光劈开的狭窄小道)
这小道上寂静的草一个劲地长
如同我南山那片豆田
我被露水打湿的衣襟就让它湿吧
这外在的一切——
衣襟和它的湿
并不能干扰我归隐的心志。
 
其四
 
算起来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游历名山大川了
那撒野林莽间的快感也久不享受
这天我带着孩子们穿行废墟
废墟荒凉
已被重重荆棘缠绕
徘徊在这些土丘间,仿佛还能感受得到那些曾经存活
在此的人
他们遗留下的灶台老井
他们不再培育的桑树翠竹也已老朽
询问来此砍柴的人这些遗迹的主人都到哪去了
砍柴人说:
无非是死的死,亡的亡,罢了。
老话说三十年为一世,三十年换一回人间
看来是真的了。
人生无常,变化真快
唯一不变的,只有空无。
 
其五
 
扶着拐杖,一个人在崎岖的山路行走,有时也会惆怅
如果再被荆棘刮到脚,这时就难免抱怨
好在山野间时见清澈的小溪蜿蜒流动
好像在呼唤我的脚去浸泡一下
我且从容享用无人山谷
细密的流水,它这么浅
这么善解人意
刚刚没过我的脚面
把新酿的美酒拿出来又有何妨
宰只鸡招呼邻居们聚它一局不亦快哉
直到屋子暗了方明白太阳落山了
没有蜡烛就把柴火点燃,看那劈啪作响的火焰
难道不比蜡烛更亮?
愿这个夜晚漫长再漫长,愿欢乐
永欢乐!
但太阳要升起了,东方已微红
夜晚走了,欢乐也要走了……
 
                              2013/5/24
 
 
《饮酒二十首》并序
 
序:清闲的日子好像也不见得就快乐,夜越长不快乐就越长,偶然间得到好酒,也就夜夜狂饮。一个人对着影子喝,一个人醉。一个人醉,一个人题词造句,一个人自我安慰,忽然间也积累了不少诗稿,说起来自己都不知写些什么。也罢,就让朋友们记录下来,高兴时翻读翻读吧。
 
(一)
 
衰败居住在哪里
荣耀又居住在哪里
二者都无固定居所,或者说
二者经常互换居所
那个在瓜田里劳碌的邵平,还是当初贵为东陵侯的邵平吗?
寒来暑往恰如人间冷暖自有定数
如果你明白此中的规律你接受它
你就是通达事理的人
有什么好不解的呢?来吧,快给我
一杯美酒
你我共饮,从早到晚
你我欢醉,从晚到早。
 
(二)
 
善良的人真的有好的报应?
那为什么伯夷叔齐会饿死在首阳山?
(他们可是互相推让王位的好兄弟)
如果做好做坏都一样
那为什么又会留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
(难道话也会是空的?)
呵呵看看荣启期吧
九十岁了还穷得连裤腰带都买不起
扎了一根草绳越发不如青壮年时了
但我现在之所以依然仰慕他的声名恰好正因为
他固守住了一个君子的本性——
真正的君子
无论多么贫穷,也会保持他的节操。
 
(三)
 
道德沦落算起来已近千年了
你看每个人都在隐瞒自己的真性情
有酒也不敢痛快喝
好像这样就能保有自己的好名声
人啊,这么重视名声
难道就因为每个人都只有这样一生?
可是这一生又能有多长呢
也不过迅疾如电闪过罢了
心惊吗?胆颤吗?
那些大腹便便形体怠缓的人
他们的成就难道就是
挺着一具行尸走肉的躯体过一生?
 
(四)
 
太阳已落山
暮色从大地升起
暮色中孤独飞翔的鸟儿是失去群体的鸟儿
它飞来飞去徘徊又徘徊
徘徊又徘徊因为找不到可以栖息的地方
它悲伤地叫着,叫着叫着一夜又一夜
清晨将临它的叫声更加凄厉
如果它就此离开
它能去哪里?
正当此时,它看见一株孤独挺立的松树仿佛收敛翅膀
从远方归来一样。
风劲,叶落,唯有这株松树守住了它的孤独
和绿荫。孤独的鸟儿
仿佛重新出生一般栖息此树
它暗暗在心里发誓
永远要和这松树长相厮守
永不分离。
 
(五)
 
有人的地方
就有嘈杂。有人的地方
就有车来车往,马蹄嗒嗒
我把草庐修建在有人的地方却听不到
嘈杂见不到车马
你问何故?无非心远罢了
心离尘世远了
草庐建在尘世也就如同建在偏僻之地了
菊花为我所爱
采摘菊花亦为我所爱
当我在东篱下采摘菊花,我同时采摘到了南山
南山悠然
南山淡远
南山间的云雾,白天和夜晚都是那么美好
南山间的飞鸟,白天相约出去,夜晚相约回来
这里面一定有它的道理
想要细细深究说出个所以然
却又找不到可以匹配的语言。
 
(六)
 
“对”与“错”两种判断方式
怎能判断千变万化的行为举止
仅从外表就下“对”与“错”的判断
随声附和说些赞美或诋毁的话
这是夏
商、周三个朝代
的末年人们经常干的事
通达之士是不会这样做的。
唉,我还是学那夏黄公和绮里季
避世引退,不再被那些愚钝之人
的嘈杂之声所侵扰吧。
 
(七)
 
秋天的菊花真美啊
一朵在手
便能感知到它的润泽与芬芳
我喜欢看菊花漂浮在酒上的表情
如同忘了尘世烦恼一样一步……
步,走向
远离人世的所在
在那里
我一人一壶,独饮而醉
我醉了,壶也醉了
我和壶,都醉倒在地
太阳落山
一切动的都要停息了
恍然间听到鸟儿鸣叫着冲向它的栖息地
我只想在东廊的屋檐下长啸
长啸,尽情长啸
我的生命在这一刻回到了最初的状态。
 
(八)
 
东园的草
茂盛时可以遮蔽青绿的松树
可一旦寒冬来临,霜降雾冻
草们便枯萎了身子
凋零无终
这时候你才能见识到松树的青绿
松树的挺拔
我不选择那成片的松林
我只看中这孤独的一株
我愿与它清寒的树枝
它的孤独为伴
和它共饮我手中这壶清凉的薄酒
抚枝眺望
或低首冥想
我生在这梦幻一般短暂的人世中
我不想再被这人世的枷锁牵绊住。
 
(九)
 
大清早听到门砰砰响
忙忙的披了衣裳把门打开
恍惚间不知来者是谁
自报名却是山野老伯
老伯心地良善,自备老酒大老远赶来看我
问我为何时运如此不济
“你看你,自命为高洁的隐士
其实穿的是破衣裳,住的是茅草屋。普天之下
大家伙不都在淌尘世的浑水
你又何必独立出众人?”
“感谢老伯对我现状的关怀
但我生性如此,落落寡合
虽然可以放任自己随波逐流,但总归是
违背自己心意更让自己迷惑
你我还是痛痛快快喝了这壶酒
我的生命之车就让我按照我的方向走。”
 
(十)
 
回想从前曾经为了求得仕途之名到处行游
最远处竟然跑到东海边缘
道路漫长
道路曲折
道路中,有风风雨雨不宣而至
我为什么要做这样辛苦的远游
为了熬不过的饥饿?
为了填饱肚子?
其实人这一生所需不多
一点点也就够了
算了,还是回到我清闲的老地方
不要再为了功名到处奔忙。
 
(十一)
 
一直以来,颜回都以仁著称
荣于期也因为有德行而为人所知
颜回时常贫困,寿命也短
荣公时常饥饿,直至衰老
他们虽然死后都留下了好名声
但也确实一生都困顿交加
人死后又能知道些什么呢
还是活着时快乐就好
没必要像对待尊贵的客人一样对待自己的肉体
多尊贵的肉体最终也将烟消云散
也没必要看不起裸露的死者
既然不免一死
既然都要和自然融为一体
这样融那样融
又有什么区别?
 
(十二)
 
张长公在当官的盛年突然辞去官职
闭门不出
终老一生不再与世俗为伍
杨仲理回到大泽教书授徒
从此开始他高风亮节的余生
既然已经离别官场便当永别仕途
何必再徘徊犹豫,念念不忘?
归隐吧,归隐
没什么可说的
不要再去考虑世俗的言论,它们永远是靠不住的
还是丢开那些鸡零狗碎的闲语
自己选择自己最合适的去处吧。
 
(十三)
 
有两位朋友同居住同止息
可是在对待取舍的态度上却仿佛处于两个世界
一个人是常年在醉中
另一个则时时都醒着
醉的嘲笑醒的
醒的嘲笑醉的
彼此间说不到点子上
这一位循规蹈矩显然也太拘泥笨拙
那一位兀然傲世貌似比较聪明智慧
我呢
只想传话给那个醉中的人
天黑了
咱们点起蜡烛接着干它几杯!
 
(十四)
 
老朋友们欣赏我
说我有情趣
时不时提着酒壶来找我,要和我大干一场
坐坐坐
就在这松树下,架好树枝,铺上树叶
就是我们的座椅了
还没喝上几杯就都醉了
你一句我一句的
真是七嘴又八舌
也不用再按照礼数,也不管尊卑贵贱啦
大家胡乱斟酒
胡乱喝吧
连“我”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更何况外在的一切?
追名逐利的人迷恋他追逐的名利
又哪里懂得酒中还有另一个世界。
 
(十五)
 
家贫
人手又少
一任灌木丛生,荒凉了我的房舍
鸟儿飞翔,形迹显明
对比着寂静小路无影无踪的人影更觉寂静
无边无际的宇宙无始无终
人的一生却连百岁都很难达到
时间啊
催促着两鬓,两鬓又怎能不霜白?
如果贫穷而不通达
岂不有负我崇尚朴素的襟怀?
 
(十六)
 
年少时很少与人交往
一门心思都放在阅读儒家经典
一步步走到了不惑之年
停足细想,一事无成啊
好在我始终坚守安于贫困却不改气节的底线
受过冷
也挨过饿
住在破败的房舍里听风呼呼
吹出一阵阵悲哀的声响,看荒草如水
渐渐掩盖了庭院
在夜色中披衣长坐仿佛守护夜色
(其实是被夜色困住)
公鸡为什么还不啼鸣
天为什么还不亮
刘孟公那样的知音为什么不在了
刘孟公不在了,我向谁去倾诉我的所思所感?!
 
(十七)
 
幽兰生长在庭院里
含着清香等待清风吹过,清风吹过
她的香就可以随风跑动,清风吹过
她就能凭借清香把她和杂草区别开来。
走着走着
渐渐就走离了最初心中想要的那条路
静下来,问问自己,最初的路在哪里
既然已经明白走岔了路
就应该及时修正
等到鸟儿都被射杀了
还需要什么好弓箭?
 
(十八)
 
生性好酒的扬子云却因家贫
无酒可喝。幸亏有一些热心肠的人
时常带着好酒来请他答疑解惑
每当这时
扬子云就尽兴喝酒,尽情解答,掏出的真知酌见
比喝下去的酒还多
偶有闭紧嘴巴不发一言
也是因为问题涉及攻伐他国的不义之事
仁爱的人无论何时
何境都有一颗仁爱之心都能在

与不说间
表现出来。
 
(十九)
 
往年曾因熬不过漫长
的饥饿而丢弃农具去学习做官,尽管如此
还是养不活家人
还是被饥寒所绑架
眼看着已到而立之年
内心的意志力越来越强,也越来越明白
耻辱的界限
依照我耿介的性子我知道哪里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
我这一生只有老死田间才是最好的归宿
时间过得真快啊
十二年转瞬即逝
世事茫茫,歧路众多,以至杨朱感叹
“大道以多歧亡羊,
学者以多方丧生。”
虽然我不像告老还乡的疏广疏受挥金享乐
有一杯浊酒也足以让我内心安润。
 
(二十)
 
伏羲神龙离开我们已经很久了
本真自然离开我们也已经很久了
那位忙乱奔波于传道路上的孔老先生
一生致力于修复这破败的社会,致力于恢复他心目中的
真淳仁义,虽然最终
凤凰未降临
美好时代也未降临
但礼与乐却暂时有所更新。孔老先生仙逝
洙水泗水旁再也听不到他精微奥妙的讲学。
血流成河的暴秦来了
无罪的诗与书被烧成灰烬。
直到汉初,博学的长者勤勉搜集残余的古书
才使六经流传下来。
汉亡后,人们驾车奔走在谋求名利的路上
再一次丢弃了经典大义。
世事无常
我要不赶紧饮酒
岂不辜负了我头上这曾参与过滤新酒的纱巾。
我的这些观点也许是错误的
你爱听就听,不爱听就权当我醉人说醉话吧。
 
                                2013/6/2——5。
 
 
《拟挽歌辞三首》
 
(一)
 
有生有死
这也是自然的规律
早死晚死都是死,也不用去区分命长和命短
昨晚还同居人间
今早却名列鬼魂薄
问一声我的精气神,你们飞往哪里了
回答我的却是棺木中这具干枯的尸体
听得到幼小孩子哭叫着父亲父亲
看得见亲朋好友抚着我的身子哀鸣
得到和失去已经无所谓了
是是非非更是不重要
谁能去管千秋万代以后的事譬如荣与辱呢?
棺木中的我
只遗憾没能在活着时尽情饮酒,尽情
饮酒……
 
(二)
 
活着时无酒可饮
死去后才看到祭奠我的酒杯中斟满酒浆
酒面上漂浮着蚂蚁一样的酒糟
什么时候我能品尝到呢
(唉,不可能了)
我看到案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
我听到亲友们在我身旁哀哀哭泣
我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我想睁眼却已丧失看的能力
昨天还在高堂之上安睡的我
今天却已搬住到荒草萋萋的野地里
没有人和我在芳草地作伴
我努力地看也只是空茫一片
我已经离开了尘世的家
想要再回来也只能在夜半时分的梦境里。
 
(三)
 
荒草啊茫茫一片
白杨啊萧萧作响
九月寒霜初降,天地肃杀
仿佛在目送我的灵柩到偏远的郊外
那无人居住的坟场
只有高而耸的一个又一个土馒头
拉棺柩的马在此也会仰天长鸣
吹过此处的风也会发出瑟瑟的寒颤
我知道坟坑一旦封闭
就再也不见天日
就再也不见天日
再通达的人也无可奈何
送葬的人都各自回到各自的家,陆续把我忘了
也许还有一两个亲人为我的离去而伤悲
不相干的人早就欢声高歌了
死是什么样子的?
也不过是把曾经活过的肉体托付给自然山川罢了。
 
                    2013/6/6
 
 
《拟古九首》
 
(一)
 
窗下的兰花开得茂盛
堂前的柳树也长得细密翠绿
当初与你分别的时候
怎么也想不到分别这么久
离开家门不远万里做客他乡
难免会遇到新的朋友
你们彼此心意相投,未曾交谈已惺惺相惜
又何须凭借酒的牵引?
我的兰花枯萎
垂柳也衰败了
奉劝世间诸位少年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要忠诚厚实也真难啊
在一起时可以因为一时意气连命也不要
一朝分离
那友情也就连存留的地方都没有了。
 
(二)
 
大清早备好马车
告辞离家,要去那向往已久的无终县
请问你去干吗?
不是经商也不是从戎。
只是听说无终有一位名士姓田名畴字子泰
有节有义可称为英雄中的英雄
虽然他已辞世很久
但乡里却已继承了他的好风气
他生前所获得的高尚美名并未
跟随他的死而死
哪里像那些趋炎附势之徒
他们的炎和势也只是跟随他们活在世上的这百年。
 
(三)
 
仲春二月雨来得及时
第一声春雷也响自东方
蛰伏一冬的动物们各各从地下惊醒
草木们也纵横交错舒展起枝条
哈,看那对翩翩飞舞的燕子一脸新气象
并肩子飞进我的草庐
它们知道它们的老巢还在
它们熟悉它们原先的居处
它们听到我在对它们说“自从
你们和我分别以后,我的院子一天天
颓败,荒芜。”
它们回答我以如下言辞“我们的心
不是磐石,磐石可以转动我们的心
不会转动,我们不会转动的心等着
你不会改变的情义。”
 
(四)
 
远远的那座楼
高高的那座楼
可以清楚地眺望四方的那座楼
一旦暮色降临,它就是云儿回家休息的地方
一待曙光出现,它就是飞鸟集聚嬉闹的殿堂
在这里,看得到山河历历,如同铺展在眼前
看得到无边无际的平原苍苍茫茫
在这里,听得到古时渴望建功立业的英杰们
慷慨激昂陈述他们的光荣与梦想
可最终,他们还是不免要相约着来到北邙墓地
人生啊人生
也不过百年时光!
松树在死者的墓地上生长,又被砍伐
墓地仿佛也随着松树的生长而长高一些
又随着松树的被砍伐而变矮一些
无论高无论低
彼此高低相望
彼此感叹那无主的坟茔里曾经的主人如今魂儿何在
他生前也曾富贵风光过
如今真的很可怜
很悲哀。
 
(五)
 
东方有一位贤良之人
就连破衣旧裳也没有得穿
过着子思一样,一个月仅吃九顿饭的日子
十年来一直戴着的
就是那顶帽子
就是这么苦日子过着的一个人
却常常面容开朗,面带愉悦
我想去拜访这个人
大清早就出发,跋山涉水过河又过关
路两旁青松夹道,房檐上白云缭绕
这就是他的地方
他知道我特意赶来看他的用意
就取琴为我弹奏一曲又一曲
先弹“惊别鹤”
再弹“操孤鸾”
先生,我真想说我愿意留下来与您同住
从今天开始,一直到草木零落,地老天荒。
 
(六)
 
春如此
夏如此
秋如此冬如此的是那山谷中的松树
郁郁葱葱的松树
年年经受风霜雨雪的侵袭,年年郁郁葱葱
的松树!我已厌倦了顺风而转的世人俗论
我想去临淄,结交那些值得交往的朋友
我知道临淄的稷门附近有很多学士集聚
讲学著述,我希望他们能解决我的困惑
定下了动身的日子后我打点行装并且和
家人告辞
走着走着我还是停下脚步坐了下来
我得再仔细思考一下
倒不是我害怕路途遥远
我害怕的是遇到愚弄我的人
万一和他们意见不合,被他们嘲笑了怎么办?
这个担忧说也说不清楚
暂且写下这首小诗答复你。
 
(七)
 
暮色四合
万里无云
春风像一把巨扇,扇来微微的凉风
佳人赞美这清静之夜
且饮且歌,通宵达旦
天亮了,歌也歇了,佳人竟然长长叹息一声
这良辰美景
这奈何天
不是说那云中皎洁的月亮不好
也不是说那闪动在叶间鲜明美丽的花儿不艳
万事万物都有过它美好的一瞬
只是一瞬过后又怎样呢?!
 
(八)
 
少年壮
少年性刚烈
少年手持宝剑独自出游
谁说少年走得不远
走到张掖又转往幽州
饿了就吃首阳山的薇菜
渴了就喝易水河的清流
少年在首阳山上见不到伯夷叔齐
在易水河畔遇不到烈士荆轲
这些少年一心倾慕的人啊
如今都已没有影踪。
路旁两座高高凸起的坟墓
住户分别是伯牙和庄周。
这类高士都已不在人世
我的知音能到哪里寻觅
我到处行游,意义何在?
 
(九)
 
在长江边种植桑树
三年后即有桑叶可采
眼看着枝条开始茂盛
忽然间山河改姓,换了新主
倒霉的桑树枝叶被摧折,连根带树被挖起
漂向大海
春蚕没了桑叶可食
也就无法吐丝织冬天的衣服
桑树啊,本来就没有种植在高原之上
(在高原,也许可以躲避乱世)
今日被砍
连后悔的资本都没有了。
 
                    2013/6/7
 
 
《归去来兮辞》并序
 
序:
我家境贫苦,耕田种地不能养活一家人,米瓮里无米,房舍里有满屋跑的孩子们,找不到什么办法来维持家用。亲朋好友都劝我出去做个小官,我也起了此念,一时间还没有求仕的途径。恰好遇到勤王与经略四方的大事,诸侯大臣都以仁爱为美德,时任太常卿的我的族叔陶夔考虑到我家境贫苦,打算举荐我到彭泽小县当个小县令。这时讨伐恒玄的战事还未平息,我也害怕去太远的地方任职,彭泽离我家只有百余里,供作俸禄部分的官地还有收入,够作酿酒之用了,我就向族叔谋求此职。到任后不久,就萌生了回乡之念,为什么呢?本性崇尚自然的我,伪饰做作、矫情立节的事做不来,饥寒交迫固然痛苦,违背心意更令人难以忍受。曾经因口腹之需周旋于官场,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之后惆怅感慨,为自己平生抱负不能实现而惭愧。本打算一年后就打点行装连夜回程,突然获悉程氏妹妹命丧武昌,情急之下策马赶去,也算自己免去自己的职务。从秋到冬,一共任职80多天,自觉这辞职的事称心如意,因而作辞题为《归去来兮》。时在乙巳岁十一月。
 
回去吧,田园就要荒芜了,田园就要荒芜了,你为什么还不回去?!
既然已经把心交付出去,让心被身体所奴役,为什么还要惆怅而独自悲伤?!
觉悟到以往走的非正道,那就重新选择新的未来吧,未来还是可以赶得上的;
认识到仕途于你实为迷途,认识到昨天求取功名的错误也就认识到,今天不求取功名的正确。
船儿轻摇,左右摆动;风儿飘扬,掀我衣襟。借问路上行人回家的路还有多远,恨不得时间快快行走早晨快点到来。终于看到我的家了,家舍简陋但我心欢喜。奔跑着往家赶,年轻的仆人过来迎我,年幼的儿子们也在门边等候我。
院中的小路荒草丛生,还好,松树菊花也茂密生长。牵着孩子的手进入家门,酒在酒器里等我。取来酒壶自斟自饮,放眼庭院树木,心情愉快笑容也就浮现脸上。倚靠着南边的窗户心境高迈,房屋虽小得只能容许我的双膝舒展却使我心情安宁。天天到后院闲步感受自然的乐趣,大门日日关闭因为没有外人来打扰。扶着拐杖或流连或休憩,或抬头仰望。好比云从山间飘出,随心所欲,自己并无知觉;好比鸟飞累了,自己知道回巢,无人驱赶它。暮色降临那是太阳已落山,我手扶孤傲的松木徘徊又徘徊。
回去吧,我愿与官场断绝往来。既然这世道与我的意志相违背,再出外远行又能求到什么?还不如听听妻儿好友有情有意的话,还不如弹弹琴读读书更能消愁解闷。农人告诉我春天到了,该去西边的田野耕作了。有时驾起有帷幕的牛车,有时摇起一页扁舟,来到那曲折蜿蜒的深邃山谷,沿着崎岖的山路登上山顶,看到树木葱绿,欣欣向荣,听到泉水涓涓,缓缓而流。赞美自然万物都按着自己的节令生长,感叹人生在世还有几年?!罢了,这具寄存宇宙的躯体还能寄存多久,还是顺着心意或去或留吧,何必匆匆忙忙往哪个方向走?
高官厚禄不是我想要,神仙居处我也去不了,只希望能选择一个好日子和我的手杖一起去为我的田亩除草培土。春天时在田旁高地敞开嗓子歌啸,对着清澈的溪流赋诗一首。聊且顺从大自然的运转变化走向生命尽头,乐天知命不用再困惑纠结。
 
                                                      2013/6/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