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清晨,车过德州站见窗外有感》及其他 (阅读748次)



■ 遗体美容师

她从遗体中摸到云雀,也摸到
弯着腰身的流水
一个人死后,那和时间一直较劲的
东西,将在隐秘处留下
一道玄符。她看见了却不说话
几十年来都是这样
哪怕,隔着好几座大山
她也接受请求,半夜里烧一堆纸钱
以平抚冥冥中堆积的惶恐
遗体搁置在那儿,有时
安详,有时裹着深深的仇恨
世人解不开的,她要解开
世人皆已忘记的
浮尘中,她又独自被喊醒
譬如某个胎记,牙关紧紧咬住的
声音,一个死人的冷
在那可辨而不可言的视域里
她添加,装饰,制造离去的表情
就连某种味道,那类似奶水的东西
她也给予,以一个女人的身份
旁观者向来胆怯,也沉默
那曾经有过的行程、伴侣和归途
现在一笔勾销,如同
雨水浸染的大地,不见足迹
而某个遥远的静夜里
屋脊上的瓦会响,被窝里的梦
被紧紧拽着,她称此为探访
赤裸裸,突如其来,深不可测的
所有的黑暗都将侵袭
一颗灵魂,它在寻求另外的
庇护,空茫,决绝,或者
直接假以恶人的头颅
2013.4.7

 

■ 清晨,车过德州站见窗外有感

天地清朗,可惜那些人不愿醒来
我贴着车窗往外头看
广袤的世界里只有一棵树
一只飞鸟,一条蜿蜒的铁轨,还有一位
刚刚熬过这个夜晚的妇人

没有别的了,这是山东省
我的好兄弟曾经描述过的那些事物
现在成为单数,但如此神奇
因为孤立、无边、甚至转眼即逝
我却偷偷爱着,并以此为见证

过了德州,廊道里有人举起了相机
那被征服的土地定然留下
剪影,可是,在更为遥远的地方
我的好兄弟都住在风里
他们长白发,世间竟无人提起

清晨,我所知道的山河都如此寂静
这趟火车偶尔发出轰鸣
于拐弯处,在地理所能拼接的
地方,每一副身体都在摇摆
有迷失的表情,亦有黯然神伤的痛
2013.5.19

 

■ 闹市里的教堂

老建筑里你会翻到经书
不被废除是因为那儿住着上帝
上帝形同行脚商
闹市里的人们视而不见
你认识其中一人,身体里有钟声
有残缺的夜色
雨水从教堂的顶端顺流而下
礼拜日,街市上的花伞
如此飘摇。你已推开那扇门
满屋子的祈祷声
有人获得恩赐,有人又添罪责
上帝躲在漆黑的角落
门口有一只花猫
它也讨厌这样的鬼天气
还好,有一座教堂
它就可以偷偷前来拜访上帝
索要福音,要一张人脸
你认识的那个人对此避而不谈
他食人间烟火,也懂得世事无常
一只花猫在人群中消失
那意味着,上帝已给出抉择
世间会有一个孤儿
他的哭声,要比赞美诗来得更为
虚无,清亮,不可剥夺
2013.5.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