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他们,或者一个时代的谎言(组诗) (阅读692次)



  
他们,或者一个时代的谎言(组诗)
 
 
 
身体里的光
 
 
在夜晚要变成自由的树
让每一条血管都江河一样放出光来
 
要到黑暗最深的地方去
让那些闭门不出的人看到希望
 
要让那些诚实的狗都开口
追赶着一路奔跑
这样,那些深陷梦中的人
才会惊醒:快看,那疯了的狗
在追杀着光明
 
 
 
阴谋
 
 
我终要开口
却总被忽略
善良的都是帮凶
 
幸福的最大阴谋
是让我们对疼痛日渐麻木
甚至,我们会用伤口
来装点盛世
 
那些明目张胆的偷窃为何被一再原谅?
因为他们用分羹
收买了自尊
 
 
低头的人
 
 
低头的人看到了自己的心脏
有的是一盏灯
有的是一团火
有的是一块石头
 
有的人扪心自问
却早已空空如也
 
 
 
表述
 
 
我的表述让我日渐变轻
甚至有了被风带走的危险
 
现在,我是多么羡慕那些沉默不语的人
他们像一块沉重的铁砣
压在胸口
 
我诅咒过的黑老鸦
似乎越活越年轻
他现在占据广场的最高处
充当着良知的黑眼珠
 
日复一日,我要接受聒噪的训导
直到认同
 
 
如果
 
 
如果我知道真相
却不说出来
我就是一个潜伏的异类
 
如果我知道真相
并接受暗示
我就是拴在绳子上的正义
 
如果我不说出
也不俯就
有人就会说我是假正经
是别有用心
 
这些你可以不视为真理
但也绝非流言
 
 
遍地石头
 
 
遍地石头盛开
漂浮在夜的水面,却比那睡莲还要妖冶
 
是谁责令沉默?
又是谁恶意贬损?
这火焰的嫩芽,独抱尊严而啜泣不已
 
其实我们都曾愤恨不平
但目睹,却不揭穿
这只是鞭长莫及
 
太阳照亮的,为什么都有一条阴险的尾巴
 
 
 
痛恨
 
 
我痛恨那枚落山的太阳
让万亩江山都渗出了血
 
双眼闭合
黑暗让却没有给囚禁的心留下出路
夜夜策反,是如煮如沸的痛
 
手举起来,要烛照什么?
万物都在燃烧
不独是我的抗议
 
石头都有心跳
夜却要他慢慢冷去
 
 
一种秩序
 
 
一种秩序正在受到威胁
因为他们一直在怀疑
 
也许他们不曾承诺
但我认为他们是起过誓的
我却无法举证这个世界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
他们不动声色
 
有时候,他们会过来安慰我们
就像安慰这个世界
可我们无法拒绝这种尖刻的嘲弄
 
也许我说的只是一只鸟
可是在它羽翼丰满之前,我们毫无办法分辨
哪一只是好鸟
哪一个是坏蛋
 
 
简单的幸福
 
 
阳光下的甜菜地一片汪洋
健康的叶子源于甜蜜的内心
我却因此泛出泪来
 
头童齿豁的人依墙而立
向阳的面孔,终于和身后的土墙
一起被温暖的阳光镀亮又浮雕
凭什么,物质上的贫贱者
此刻,却又金碧辉煌地被那么多人羡慕?
 
为何,遍地甜菜,唯有我
有不能释怀的内心?
为何,遍地甜菜,唯有我
有难以言说的隐衷?
 
阳光万顷
袖手而立的人轻易拥有
我却只能路过
 
 
 
熟悉
 
 
我熟悉那种糜烂的气息,他们和黑夜交织在一起
我熟悉那种笑,将空虚的气球就要吹爆
我熟悉那种持有高尚借口的挥霍
他们一旦掌控,就从来不曾兑现
我熟悉他们被酒精浸透的良心
我熟悉这大面积的塌陷
我熟悉
 
我熟悉我的厌恶如池边的春草
我熟悉我的排斥如裹地的烟雾
我熟悉在我体内蒸发掉的羞涩恰似坠落的晨露
我熟悉在我身上萌芽出的恶俗还如甩不掉的影子
我熟悉我不得不撒手的渐远渐回头
我熟悉我身后尾随而至的强颜做欢笑
我熟悉我忍痛割掉的是我的苦心经营
我熟悉我用命护着的是我的前途未卜
我熟悉
 
我熟悉,我将被我的熟悉埋葬
我熟悉,我将被我的熟悉带走
 
 
 
 
他们
 
 
他们总是把谎言说得像赞歌
他们总是习惯心照不宣却又正襟危坐
 
一纸空文收编了无数纯洁
在招安的路上
他们,用光明的口号
掩藏着内心的黑
 
他们,坚挺的旗杆
永远举着屈从的风
 
 
 
旗帜下
 
 
在高尚的旗帜下,无耻正在被继承
曾经的奋进者如今已经叛节
凭借过去,他们对未来做了手脚
 
谁说和平的时代前途光明
在那些横行的特权面前
我们不仅输光了明天
 
这是多么显赫的窃取啊
小小的甜蜜既有微量的麻醉
也可以让我们对明天产生幸福的幻觉
 
我们这些驯顺的傻瓜
匍匐在卑微的满足感上饱含期待
以公仆的名义,窃取无上的权力
又以一座房子的承诺
圈走大片的土地
 
你看,那些用旗帜撑起腰杆的人
即将要被风带走
可他们还在对已经来临的毁灭振振有词
 
 
 
良心
 
 
黑暗中,我看到更黑
绝望中,我看到破碎
 
无尽的黑都在沉寂
只有良心还在坚持
像一盏微弱的灯笼,把心高高挑起
 
 
一切
 
 
一切都在交易:道德、正义、良知以及权力
一切都在消失:梦想、未来、蓝蓝的天空以及爱
一切都在呈现:罪恶、真相、被愚弄的善良和无限扩张的私欲
 
这一切究竟是最后的晚餐,还是狂欢的盛宴
分割已经极尽贪婪
侵吞不再需要遮掩
晚礼服下,长长的尾巴竖成旗杆
镂花的内裤迎风飘扬
 
“肃静!肃静!
这是我们的时代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听吧,这是多么震撼的宣言!
一切,却因此显得道貌岸然
 
 
 
 
收藏
 
 
无耻的人正在收集着女人的阴毛
这奇特的爱好匹配上显赫的官职
犹如给混乱的时代织就了一件堕落的婚纱
 
为什么所有的贬损都指向这个性的收藏
而不去谴责那些拎着裤腰兜售的女人呢?
不要用花朵来形容她们邪恶的容颜
这只会让春天蒙羞
 
被裹挟进一架快速堕落的机器
更彻底的死亡算不算新生?
贪婪每天都在敲门
你开还是不开?
 
浊浪排空,腥臊满地
习惯算不算堕落
默许算不算苟同
如果给你一顶乌纱
你又会收藏什么?
 
 
 
追尾的动车
 
疾驰的动车在大地上飞翔
驱动它们的是什么?
 
怵目惊心的追尾在夜色的掩盖下发生
猝然栽落桥头的,是什么?
 
一道闪电,能否照见所有的罪恶
风,会把凄惨的叫喊传出很远吗?
 
是拯救,还是掩埋?
还是让真相在死者的头顶飞起来?
 
黑暗何其大,尸骨不过是一把细沙
黑暗何其大,疼痛不过只是风吹沙
 
 
——节选发表于2012年3、4合刊《开拓文学》
——节选发表于2012年4期《文学港》
——发表于2013年第一期《草根诗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