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散记 (阅读625次)



散记】
 
现在,我意识到
我每天看得最多的
是天,不是
人或其他什么
从早到晚,在高楼上
我似乎在等着天黑下来
这之间,它亮着
我时常抬头看它
很多时候,它灰灰蒙蒙
把眼前方的楼群
或者说,把一整个城市
埋在深处
埋在灰里
让我看不见什么
但也有湛蓝的时候
如同睡梦中沉静的大海
             
【散记】
 
一个失眠的人
与梦无缘——
这是莫大的误解
事实是,一个失眠的人
更适合做梦
太阳当空照
他在街上走
显然,他不是
一个白日梦游者
他的梦
跟白日没一毛关系
 
【散记】
 
站立的石头
原先躺着
躺着的人
原先站着
如同浑圆的坟头
达成一致
宛如生死
无懈可击
但我想,那块
刻着字的石头
若换成一棵树
即使没有清明的风雨
它的沉默,能让我
听到更多的声响
                
【散记】
 
睡也好,醒也罢
昼夜不舍
他怀里总揣着梦
或者说,他是个
靠梦养活的人
可以想象
他将在梦中死去
他的坟前若有
一块石头
竖立茅草丛中
风吹过,忽隐忽现
继续着他生前
还没做完的梦
 
【散记】
 
那些被打磨得滚圆的石头
已不是石头
它们是石球
滚不动
更踢不动
它们摆在广场上
如同雕塑
溜达累了,我一屁股坐上去
感觉不到丝毫的舒适和惬意
 
【散记】


二月二。孩子们比我醒得早
赶在春风前,他们都展开了翅膀
上学的路上,他们唱道:春天的山,是花篮……
而我还在惦记着那条
虚无中的蛇。今日,它抬起
头颅,比草牙拱出泥土还要缓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