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李之平的诗(05—13精选) (阅读990次)



李之平的诗(05—13精选)
 
 
《爱》

它被发出来
一个单音,来自对面
历经心、肺和喉

来到你面前
跟在后面的是
血液,软组织,毛发

以及笨拙
难以命名的气味
和梦的残余物
 
 
 《世界》
 
和我的内心比较
世界多么静
荒原曾经是田野
现在土地裸露
我的痛苦就是那两只鸭子
在即将干枯的河床
走过来走过去
2005/1
 
 
《风或者风筝都是幸福的》
    
    1
    
风筝
是我的另一张脸
我用一根线
和它进行漫长而秘密的
交谈
    
    2
    
什么叫
命若游丝
什么叫
凌空蹈虚
    
在人世间
那些向下的路
似乎
更加顺利
    
    3
    
和风筝比
鸽子
更像我流窜的意念
    
看看它们的背后
似乎理解了
“海阔天空”
    
一个平常的词语
有时候显得陌生
而且具体
    
    4
    
向上看的人
正在变轻
    
眼睛里
都闪烁着星星
    
    5
    
没有人知道
那是谁的风筝
    
春天来了
每朵花都没有
自己的名字
    
    6
    
不用像孩子一样
着急
根本不用
    
只要站在原地
平静地等着
    

悄悄地从我们的后面
钻出来
    
幸福地
向远处奔跑
   
05/4/17
   
《彻夜不眠》
  
我时常
一夜不睡
听着风在窗外的大街上走
或者是雨点
敲着楼下的铁皮屋顶
很久很久
 
有时
我进入自己
古怪的意念里
那就不存在大街
一切无声无息
 
直到
脚步声
从远处传来
有人发动汽车
有人打开大铁门
就好象是放我
进入梦境
  
到处都是蝉声和阳光
在树叶上抖动
2005/5
 
 
《在大海边听海鸟哭泣》
  
我们在海边散步
一条道路看起来可以
永远走下去
  
海鸟
像是太平洋的祭司
而大海正遭遇
人类的侵犯
  
鸟和鱼
是我死去的兄弟姐妹
它们没有坟墓
只有大海和天空
 
我想告诉一个用心倾听的人
灾难
是相互的
人类毁灭自己的工程
庞大,富有激情
但我没机会说
 
陆地也是大海
也是茫茫的天空
我也
说不出来
2005/5
 
《兔子》

我对着
一团白色的棉花
端详了很久
于是它为我长出了耳朵
长出了眼睛
它的眼睛真温柔
就像你很难想象的
没有办法的温柔
还有它的嘴唇
它的嘴不用动手术
甚至让我看见它的样子
忽然觉得
我的上唇显得很冷酷
我一直没写下这个见闻
那是去年冬天
我看到它在笼子里
可等买完了一棵白菜
再回来的时候
只看见
一张暖暖的皮
被风吹出一个
小小的
瞬间的漩涡
06/9
 
《读鲁西西》
 
我开始相信神迹
它在沉默的人心中
 
寂静的夜
月亮跳着舞
看不见的节奏在光芒外
引导星星
 
正如智慧的魔力
她超越美丽
让人感动
 
无论她成为神灵
还是最平凡的人
06、6、10
 
《布拉格之恋》
 
那是可笑的想法
在卡夫卡故乡
我不怕得上抑郁症
独自爱上布拉格
 
潮湿的老街
风琴响个不停
唱歌的人还没来
城堡中住满中世纪的幽灵
 
可我没有去过布拉格
不代表没有爱过你
就像大理石雕像
看着石板路上一个喝醉的男人
摇摇晃晃
06、5、25
 
《创伤的遗迹》
 
我已经忘记
疤痕的由来
因为伤口好了
 
尘屑留在肉里
我今天长久地端详着
 
它的颜色
暗示着肉体的污点
像历史一样倔强
 
06、5、21
 
《大雨都是绿色的》
 
天空和树枝挂满水
水是绿色的
伞在雨中叫喊
伞是绿色的
一只拖鞋漂走了
变成绿色的
 
绿色的鸟仓皇逃窜
我看不见人
只有绿色的大雨哗哗地下
06、5、21
 
《印度》
 
我想象印度
彩色的纱丽和女子的鼻环
喜欢仿佛带着酒气的歌
 
大象睡在恒河边
我的佛,藏在树林里
 
他们的样子
就像双手合十的时候
指尖轻轻碰在一起
 
06/4/26
 
《剩余的诗篇》
 
我收藏事物的残余
和剩余的理想
我烧毁诗
剩下凝固的哲学
吃掉日记上
残留的饭粒
我空洞的心
积蓄对旧时光的怀念和愤慨
我的桌子上落满碎片
其中有不肯陨灭的
青春的
花朵和字迹
 
06、4
 
《婴儿》
 
嘴唇上的绒毛
手掌中模糊的纹路
心情跟视线一样
短促、实在
——
我看见摇篮里的他
他没看见我
在各自的幻觉中
隐身
06、4、24
 
《车祸现场》
 
四月
阳光闪烁尘土和斑纹
快乐的秘密都是未知的
这多么生动
 
春天结束后
她就离开这个
走了四年的大门
 
尖利的刹车声
让她停止想象
但她没有看见血
 
血一大片
染红了她
可她面含微笑
直面天空
被整个春天包围
06/4/22
 
 
 
《悲剧》
 
很多年前
我听见大雨里
有人喊救命
 
后来我忘了这件事
现在忽然想起来
那个声音还在
很远的地方飘荡
06/3/27 凌晨
 
父亲的生日
 
父亲七十三岁
妈妈说,这个年龄和八十四岁是危险的
 
今天是他的生日
席桌上没有生日蛋糕
有一对老年夫妇来庆贺
 
他吃得很少
被限制喝酒和大鱼大肉
在几个素菜盘子里点了几下
 
母亲被别人夸奖保养得好
老实的母亲只是客气推托
父亲不懂广东话
几乎没有言声

我看到他端起椰奶
整个脸几乎埋进了杯中
正将想说的,不想说的
掩盖起来
吞咽下去
06、3、21 凌晨
 
《如果我爱你》
 
最后一次和第一次相同
想起你,我写下爱
正如忘记你
就会忘记生活过的世界
和不能存在的身后
 
因为爱
一切都是活着的
包括死去的魂灵
价值的无所企及
 
面容和心地
独自闪烁光芒
 
你站在樱桃树下
看到了我
就是看到自己
虽然你说那是愚蠢的
因为我们从未相逢
06、3、12
 
 
《相似》
  
我们俩在同一碗水中照亮对方
表情愈加相似
  
我们依赖错觉呼吸
吵闹中找到安宁
  
咀嚼同一片药片
共同承担苦涩和寂寞
一起阻止时光蔓延
让生活停在到达之外
  
更多时候
我们俩说着家常话
炉台边,一个人测试水的温度
一个人往汤锅里加盐和味精
  
我们一起走路,总是他停下来等我
他说,百年后,我们也要搀扶着
一起走入地下
  
  05、11、23早晨
  12、20日凌晨
 
《只有一个乳房的女人》
  
只有一个乳房的女人走进蒸汽浴室
往电炉上浇水
然后半躺到长椅上
  
她不时向这边望望
打量我的身体
我也一样看了看对方
  
又进来一个女孩
女人起身开门出去
借着更强的光
我努力看清了她一侧的胸部
深凹的疤痕
并在那个位置
多停留了几秒钟
 
回头看见刚进来的女孩
伸出的舌头
倒吓得我叫了一声
  
这里是北方常见的公共浴室
我们谁都不认识谁
也都不说一句话
05/10/30
 
《博尔赫斯全集》
  
我读一首诗
“这个世界欢少悲多”
读另一首诗
开始想象孟加拉虎的金黄
体验一位盲诗人
不能抚摩那种光芒的心情
我产生一种冲动
拥抱一下博尔赫斯
这个老头
拥抱一下人世间
能听懂音乐的
读诗的男人
或者抚摩睡着的动物
我相信它的感觉
和我的
完全一样  
05/7/26
 
《裤子》
  
作为数学课代表
我踩着凳子站在黑板上
给同学们抄初一的数学题
炉子里火苗正旺
外面雪花茫茫
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我的手很紧
我担心着屁股上
那几块难看的长条纹
越来越难看
我已听到同学不止一次
笑话我
那一年,我非让妈妈
给我改掉哥哥那条橙色喇叭裤
裤子的屁股已经破烂
妈妈把长出来的裤腿
一条条补在上面
可我十三岁,不知道
贫穷的人根本没有时尚
只有羞耻
05/7/26
 
《秋天的池塘》
  
我停下脚步
秋天的池塘里停满风
有人拉过了鱼网
  
里面曾经养了很多"别人的鱼"
这是十一月,南方的池塘
曾被放干了水
我亲眼看见
鱼们挣扎在烂泥中
 
我听到它们在无声地尖叫
追赶父母或孩子
在最后的一个路口
或者仅仅
为自己而挣扎
  
现在,池底上
布满胶鞋留下的泥印
这些,也将被淹没
  05/11/15 凌晨
 
《等待》
  
我做了很多年寡妇
朝廷大赦那年
宋朝的官吏给我送来一个彪形大汉
 
那天晚上,大雨初晴
我铺好一个草席,玉兰
插在头上,灯笼打得高高的
 
我听见
青蛙在田野里呱呱叫着
就激动得在房子里走来走去
2005、8
 
《壁虎与我同居一室》
 
它悄没声息
在我的夜梦里盯着蚊子
突然奔跑起来的姿势
像亿年前的恐龙
 
与龙同居一室
我不用灭蚊剂
少点蚊香
让我的蜗居食物充足
空气清新
  
灯光下,我们俩都一动不动
对视着
 
捉住它
也乖乖地,凝神望我
认得我是前世的那人
05/7/10
 
《诗人》
  
燕子在低空巡逻
尾巴把天空
剪成一个个三角形
他是三角形的诗人
  
风来回跑着
唠叨春天的破事
小脚丫趁机伸进河里
她是在河水里的诗人
  
我们追着菜花中的蝴蝶
直到它们再没踪影
我还在路边张望
我不会说出
童年就是
05/7/1
 
《意外》
  ——关于王宝川和薛平贵
  
十八年后
一个女人,已没力气说谎
和遗憾了
她老了,在一座破窑中
呆坐等死
  
她仍然活着
在第十八个春天来临时
窗外有鸟雀的叫声
天空和大地不知骚动着什么
她跟往年一样念叨着
惊蛰过去谷雨就来
  
惊蛰过去谷雨就来
敲窑门的声音跟鸟啄食
没有什么差别
薛平贵回来实在是一场意外
05/6/30 下午
 
 
 《温暖》
  
这么多年,我们各自在
自己的海岸线上徒步
听凭寒冷和虚空指挥生活
沉进水里的月亮
没有圆也没有缺
  
夜里星星们
像路边的萤火虫一样
翻来覆去唱一首歌
抒情只是梦的骨架呵
醒来它就倒塌了
  
人群聚集的路上
狗和猫孤单地打闹
我弯腰拾着小石子
看见你小时候
努力向天上飞
  
后来你说,我们在一起
就是为了互相温暖
眼泪又流了出来
  
  05/8/20
 
 
《粮食,粮食》
 
如果不是
钻石般的牙齿
我们不相信他们是人
地上的黑孩子
眼睛比脸大
哇哇叫着:
粮食,粮食
 
 
他们赤身裸体
手中没有枪
看到他们的人
感到威力无比
 
反击世界的凶残
用那双饥饿的眼睛
无论谁是他们的敌人
无论谁是他们的朋友
他们喊着粮食,粮食
 
在太阳的暴晒中
在蝼蚁成群的草丛中喊:
粮食粮食
 
面包和牛奶
是重要的
争夺一粒米的能力是重要的
活下去
让我看着你:
粮食、粮食
 
咖啡和巧克力
一个都不能少
圣斗士和美少女
耐克鞋和夏奈尔
滚一边去
这是下一世的奢侈
让我活下去
 
粮食,粮食
这是乌鸦和蝙蝠喊的
是苍蝇和臭虫喊的
在死亡到来前
只有这些动物能叫出饥饿了
06、12、19
 
 
《巴别塔》

知识是不能听懂的秘密
我离开巴别塔
 
在路上
我不断遭遇巴别塔
认识大师和名人
他们的思想里装着思想
每一个人说的
来自上一个人说的话

日出时你遇见巴别塔
他是黑夜的孩子
日落时你遇见巴别塔
他是我们的上帝

如果你迷路了
不要用地图和指南针
成为真的智者
用自信和混沌
消除所有
不能诞生的秘密

06、12、16早
 
《喜悦》

喜悦来自悲伤的脸
它是白色的
 
在歌声中产下孩子
喜悦是白鸽子
扑拉拉飞入云天

松鼠在树林里悄悄走
几个干果挂在冬天的树上
 
喜悦隐藏着
它减少受损伤的
免除那些痛苦的、疾病的、委屈的、怨恨的

喜悦是一张发光的脸
我认出了它

06、12、13夜
 
 
 《致江非》
  
我们的大地如此笨拙
竟然让我看到艰难延伸的井壁线:
 
你的那个湖,你的半拉平房,
收养的兔子和几捆麦穗
那里有你细心耕耘的一亩一份地
  
你坚持的爱情
对方是你手指残缺的表妹
一心一意,生儿育女,爱他们
  
你拒绝做一个现代人
漫长的时间,我们为生存的圈地运动
搏斗的途中,忘记你暗藏杀机
  
叔本华、柏拉图和尼采只能藏在你
母亲那个油脂渍斑斑的破橱柜下
被你偷出火种,种植思想
    
我看到你白发丈余,从麦地跃出
哼唱白头翁,吟诵满江红
歌阕中的史记,小令中的长恨歌
都是你小情怀聚拢的大征谱
 
惟一路向西
寻找无人可知的宿命
  
07/9/20 4:47
 
《锁磷囊》
  
很多年后,我猜测,一个人
剩余的心血照探内心,
不需要一句话了。
只见叶子扑拉拉,一地清秋.
  
早晨的花儿已不见——
变化发生在某一瞬的回神中。
那是那年那月的一段往事.
  
现在是凌晨四点,早操的兵士已出列,
我听到他们的集体共鸣,听到这些天腹腔一直
流淌的话:“信任太小,无力承担人间情责.”
  
并不可耽于虚妄的苦思.定义空悬之后
目光是向上的——瞧,大路无人,秋天多么安静。
曾去也,已去也,动荡的结尾是我们安静的对视.
  
言辞中的好人,在一瞬的奋飞中消失。
红色的血浆渐渐暗淡,在泥土中,
开始咀嚼新鲜的人生.
 
那时的唱腔
也是日后的全部空余.
  
07/9/20凌晨
 
《公园的冬日》
 
那是89年冬天
我离开西北小城的补习班
独自坐在一个公园里
 
园里几乎没有人
树林和积雪与我的心情相比
显得无比平静
 
我坐着,几只麻雀在雪地里
刨来刨去。不时吵两句
唧唧喳喳,声音很弱
似乎在照顾我的情绪
 
我坐着,看他们盎然的生活
突然笑了。那天,在这个公园
我坐了三个多钟头
 
白杨树参天入云
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
我并未感到冷
 
我似乎已被吸收
加入那个世界
一切和平、洁净
 
07、10
 
 
《一万只鱼儿》
  
我走近的时候想
大海完全没有来历,只剩下寂静
 
寂静仿佛落在海的那一头,
靠在我的脚跟前睡着了
  
我的呼吸,是我听到的所有沸腾
那些鱼儿,大约一万只,在悄悄倾听
  
但是月圆月缺,潮汐涨落
所有的故事总是万般开头
没了结尾。
  
那段时间,我抬头或低头
都被头顶的冰凌或地下火舌抓住
 
我们不能抵挡的吸引和
遥不可期的距离左右
爱情的速度
 
这个问题已经  
超越了生死
超越上述所有
07、10、14清晨
 
《只剩下健康》

他在看守所期间
我写了七封信
他发出十封
但都石沉大海
 
九个月后,在大铁门口
他说,我与外面世界隔离了九个月
你们音信全无。我没吭声。我想说的是,那是
无边的寂静,在那里,所有的虚空
都被围墙和屋顶压瘪了

今天,我读到希腊诗人柳德米斯的诗
《我很健康》,反倒羡慕他.
至少他能被允许写这四个字
健康,无论真实还是谎言
那是对亲人起码的安慰
哪怕他被残害成残,化成白骨.
2007.09.16
 
《窗外吊车》
 
我仰躺下来正对窗户。
台风过后,凉爽的下午
顺着窗把我送向远处。我看到
附近工地的吊车缓缓上升。看到地上的
垃圾被拉向天空扎营,看到一些理想降落
泡沫横飞,看到白云托着从西边家乡来的讯息
母亲还好吧?因为云彩是透明的
看到很多年前姥爷站在吊车下指挥建筑
突然吊钩脱了,他下令安上。
吊钩再次脱落,正好砸到他头上。
这是1963年,他43岁。
他没有说一句永别的话,以致我母亲
在此后多年都不信他已经离开人间。
她说从太原运回的尸体不是爹的
逢年过节,她都在聆听父亲的自行车铃
 
07、8、24凌晨


《哈什河岸》
 
冬天一过,我们告别哈什河
远远地看到河边的冰凌,上面闪着天际的光
 
大地的静默隐藏了河水
也许在酝酿风暴,准备向春天进发
 
风追着河岸,怒吼的狮子追着我
正如那年秋天,我与一个人在河床边骑车
灌木丛黑压压地向前涌
右边是旱田。无边的金色,叫我们难以言语
07、8
 
 
《我想按照我的本性,成为自己》

当我看见他
我意识到
我是多么爱自己

他蹲在井边
满树梨花灿烂
他好像在看
一种遥远的,混乱的秩序——

就像我的私处
所体现出来的那样
不是个别,而是一个整体
一朵朵,一瓣瓣
好像偶尔似的

我的本性同样体现出
不被控制的混乱
灰色的乌云
土堆上的杂草
在一个瞬间
是一个全裸的佛像
咧着嘴
不知道笑对什么

我是说
我是爱他的
这爱包含着肉体
和肉体意味着的理想

就像我也爱佛陀
那么深
深得没有人知道
就象是
随便说说

他说,原谅我
男人都是好色的
无论你看到的是梨花还是树枝
是腋窝还是大腿
因此关于灵魂和文学的猜测
与真理是不对称的

在萤火虫出没的内衣里
我得到暗示
我惊异于自己的口吻
它有自己的意志
它是神秘的
与我对抗,分裂

当我进入高潮
我听到
原始的语言
那是我一岁时的叫喊

我在炕上扶窗而行
在掉到地上的那一刻
看到一块石碑
石碑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就像谎言那样强大
 
那些声称保护我的
都先我而死
那些自称永远的
连影子都没有了

或许我期盼
回到老家
坐在梨树下等那些果实
春天它是白花
夏天是星星
秋天,我家的正房已经修好
像1977年
我们离去前的情景
父亲新抹了晾台
铺满萝卜丝与豆角干
我穿着幼时的方口花布鞋

我等着.我等待的方式是
大喊大叫要生要死
我不知道
一颗果实在枝头或在田野
它是否需要社会的证明
 
三十年后
我觉得自己以前是佛像
现在还是佛像
只是现在我
一丝不挂
盘腿倒在床上
我等什么
已经没有必要说出
你们还等什么呢
自己也许都不知道
2007/6
 
《在命名前》
 
命名前我是软的
害羞,怕见阳光
 
站在混沌中,我的手等待发芽
长出属于我的手指,辨认每一个亲爱的兄妹
 
我的五官藏在头发里,需要给予勇气
我的声音四处漏风,没有注明年龄
 
我这样一个没有特征的物体
等待有人叫出来,在天地间给予身份、性别和地位
 
以及爱情和坚韧,谦逊和独立。我等着
让一束电光击中我。在天亮之前
 
不要把我变成花朵
我不需要抽象的命名
07、5、13清晨
 
 
《拒绝为母亲抒情》
    
我极少写到母亲
也不打算酝酿这个主题
    
对母亲的感情
我从不说出
哪怕里面有恨有怨
    
我不会正面告诉她
一切都是反的
在漫长的辛苦忧伤中
只有敲打锤击着的对话
才更真实
    
她短暂的快乐
淹没进狭小的黑色河道中
在那里,她看到了色彩的两极
和光阴的形态
 
任何赞美和说辞
都使一生更加衰败
    
    07/5/23凌晨
 
 
《舅舅》

一
不足两岁
母亲去世他就得病
然后被庸医把眼治瞎了

盲眼后要摸到大手他才让抱
被送到
十八里外的姨妈家

秋天来了,他又开始发烧
小小的身体缩在炕席上
安安静静
他也许梦见死去的妈妈

未来已展现
虚无中的开阔
是真的开阔
他死的那年不满三岁

  二

舅舅,从未快乐地歌唱过
没有过任何语言的交流
只叫过几声“妈妈”
那是
最深刻的言语

姥姥去世后
舅舅在未瞎眼前
他变得腼腆
小心翼翼
端着小碗来到门槛边
 
姥爷脸色不好
他就坐在一个角落
独自吃饭
如此安静
像是出世的人
 
听见妈妈讲这个情景
我的泪水再难克制
07、4
 
 
《爱情高手》
 
惯于说爱的人
看不到刺猬
兴奋喊叫的刺猬
它们膨胀浑身的刺
一身尖硬投向对方的怀抱
喊着,我爱你
一直是这么尖锐
2007/3
 
 
《流逝的一切都是坚硬的》
  
我在梦中
修复一尊破碎的花瓶
举着它,转动
就像是我自己的胸腔
装着一颗不想老去的心
  
河水流逝
是这些或者那些河水
我们不能看清
  
一头牛死亡
而角在泥土的潮湿里保持着
坚硬
我们真的不必为此做什么
  
花朵一定是改变了方式
黑马一定成了红马或白马
它的气味
淹没在陌生的时间、地点和事物上
还有世界清晰的灿烂里
  
我愿意和记忆一起
只是用一只
不存在的手抚摸着
那些根本不像存在过的一切
  
07、2
 
 
《白发观察》
 
尘世最终将被雪覆盖
就像黑夜终将黎明
 
我的一根白发
是我身上的母亲
我的一条皱纹
是我的父亲
 
我已经老了
我手里拿着一根白发
很想对母亲说:
我多么爱你
 
2008.03.06凌晨
2008、5、9上午改
 
《南山赋》
 
那年秋后,我们去了南山
车子停在路边
随意把落花踩在脚下
 
 
没有人注意
 
花草树叶的惨叫
树林里的回声
 
只是加深了宁静
树木也在沉睡
剩下来的归于腐殖质
世界无法使用漂亮一词
 
有人摘下松球
 
拿到嘴边闻闻
有人拉开提包,说要留作纪念
 
大雪还有些时辰
松树的尾巴仿佛一跃
仿佛一跃
 
那时候不懂得说
这不是最后的一次旅行
任何旅行都未开始
着急什么呢
08、6、19
 
 
《列车移动着》
 
列车移动着
让我和亲人朋友分得
越来越远
我们再也听不到对方的
咳嗽、唠叨和呼吸
 
列车是在向北走的
沿着江,然后是沿着河向北
 
它不善回头
仅多半路停一下
等等还没赶上的人
如果你要中途变卦
也可以提前下车
 
它等的人
都是有预谋的行者
不为迟到者多停一分钟
汽笛声让有想法无勇气的人
惊心动魄
08、10、4
 
 
 
 
 
 
《我与佛》
 
我与佛交往很久
却不记得彼此的名字
 
我们站在一起
从来都是无声的
微笑和庄重
彼此轻轻惦记
 
到博物馆和展览厅
看到他寂寞地站在一边或呵呵傻笑
我一定要前去抚摸或与之照相
 
我已经不能再孤独了
可我与你在一起
加倍孤独
在深重的哀伤中
慢慢体验远处飘来的幸福
08、11、3夜
 
 
《四十岁纪念》
 
这场战斗对于活着
勉强称得上胜利。作为疲惫的战士,首先
对人的信仰书写别辞:
 
剩余的激情按上图标
理解他人的痛苦
也要及时埋葬自己的虚妄*
 
一扇门打开
看到圆月高挂
也看到黑洞无边
放下矛戟,放下
虚浮的辽阔和真实的无情
 
一扇更大的门打开
亲爱的,你不在门后
我们终能平行穿越
 
四十年,我们留下足迹
又彻底抹消
 
如回望,如相聚,
只有青草山坡,
只有婴童形骸
08、2、5
 
*词句转自苏珊.桑塔格言论
 
 
 
 
 
 
明歌(1)

“耶拿山飞起鹰隼
路朝山下涌”
 
“离天亮还有些时程
事情还未终止”

幻梦里的歌啊
追赶我走在影子里——
 
为不致海浪沉睡
为不致飞沙把泪水掩埋
山里的敌人相互唤醒
我那时站在山岗上

我并不清楚
要述说的故事
即刻消散
可以挽救的人都已离去

明歌啊,那么慢
涌进山谷
人们的心
强忍着溃败
 
 
明歌(2)

他曾揶揄过圣体
数度打发门徒

他看到的光阴
都生长着一片好看的叶子
叶子的每一面
都是足迹,都有风云

长着三片叶子的死去的心啊
哪一片是面向你隐蔽的思想

他错过了
理解可能到过的天堂
错过了赎救的狐狸
祈祷的蛤蟆

我们相遇
再无一句刻薄的话
再无一句亲昵的话

 
 
明歌(3)

中年,我依靠简约活着
凭借对星空的想象
接受祝福

能支配的光明还在
积攒的温暖开始遗漏

我回忆的场景还是那样的:
少女时代的小屋
炉火明亮的夜晚
我们嗑瓜子,聊天
待窗口鸡鸣

一个人来了,又走了
这都不是一个消息
小屋的窗啊,可否证明
友人的青春仍在映照我

09、2、26夜
 
 
明歌(4)
 
我们握着手
第一次
我感到女性的体温
它在轻轻颤动
 
我们手心手背
都是肉质的灵感
请体谅我的莽撞吧
 
我的身体飞动
抵达没有回过的故乡
和没有撕裂过的情爱
 
然而一切还未结束
我多想靠着她的肩
闭眼呆几秒
 
她不明白
几十年
我曾那么渴望同伴之爱
没有欲望,没有恩怨
 
 
明歌(5)
 
那时,我们坐在板凳上看月亮
月亮下面沙尘遍地
月亮之上布满蛛网
 
我问过守夜的人
谁是月亮的主人
他说是星星
 
下午在书店
孩子问妈妈
石油之战是什么
妈妈不理
再问,又再问
 
他的妈妈最后以
读扉页文字打发孩子。
 
我盯着孩子,想起
月亮的故事
想起我爱的他
他从未爱过我
 
我向他开口帮忙
难倒只为了试探吗
全世界都在笑我的愚蠢
09、2、28夜
 
 
明歌(6)
 
这身后有过天堂
这身前也有地狱
 
我们那时太年轻了
并不懂得
在地狱也正享受天堂
 
一味挣扎向前
挣破了大好年华
只能在白发里啃着记忆
匍匐地面
 
不必仰望星空
也不去自赎罪过
我能看着一只狗
单纯地叫嚷一整天
直到它的眼里流出泪花
09、2、28夜
 
 
 
《花圈》
 
在中心城市
这些纸扎的花,一架架
整齐摆放在小区的过道。
大约七八个
 
它们个头都很高
跟小时候在农村见到的
明显不同:挽联飘荡,字迹清晰
“孙子”、“老干”字眼多见
风的掩护下,那些汉字
表现文明和尊严的劲道
 
大风刮来
花圈们纷纷摔倒
一群老人、中年人和孩子
都嬉笑着绕道而走
 
只有一位八十多岁的瘦老太太
白发飘动。她颤巍巍,拄着拐杖走近
嘴里念叨、指斥
弯腰扶起花圈
 
她未必与死者认识
她指是想到很多
09、3、3
 
 
 
 
《辛丑往事》
 
尼米克,八千亩水田
环城伏卧。它们被
伊犁河的雪水常年滋养
 
关于那片良田
我还有话要说
 
关于那里的记忆,我始终放不下
河边的皮革厂和初中毕业
即在那里工作的燕
 
那年秋天
我和小燕与当兵的青年
快乐度过。我们在
 
哈什河边弹吉他,钓鱼。
聊张贤亮和王安忆,关于争议小说
《男人一半是女人》和《小城故事》
人们说我们在河边打情骂俏
 
冬天,燕子做了
拉条子和馓子去军营看他
我是左拉笔下的陪衬人
 
伊犁那时的冬天
总在零下二十八度
那个冬夜,我站在
燕子家土墙外直跺脚
 
我听到燕子在墙那头哭泣
小宋的烟一明一灭
 
年一过,小宋就转业了
我看到燕子的信纸总是皱巴巴
我证实不了他们
彼此的眼泪有怎样的热度
 
小宋的母亲不同意
他找农村户口的燕
 
二十年后,离婚再嫁的燕
说起宋
依旧一脸迷梦,一脸凄伤
 
对于爱情,我们都坚持
沉睡在青春期
09、3、4夜
 
 
 
《大象的影子》
——致王昱
 
大象来自恒河边
我们一直幻想触摸它
 
那一天,一定有大风和暴雨
那一天,一定要准备
一公斤以上的狂喜和眼泪
 
大象啊,它并未产生过神迹
它一直潜伏在幻觉深处
要等到一个真理兑现:
 
一触摸,即消失
我们停留在遥远的陆地
等海水变成星星
 
昨日的荒诞不会延伸到今日——
幻想赐予灵感
书写仍在复制
所发生的一寸涟漪
仅仅是意外,它不能留下影迹
 
言语交合。所剩无多
你知道的
娜拉的北欧也如她一样逍遁
在神的裙摆下逃出圣殿
也逃出意外
 
一切安息,只有意识?
意识在此刻
变成蔚蓝的海水
09、3、10——11日夜修改
 
 
 
《城墙启示录》
 
正如我突然发现了天堂的光
我发现古城和城墙下的空旷
 
大风已经过去三天
春天好像是忽然醒来
 
我穿过喇嘛寺来到这里
那个古代滞留下来的拐弯
包围了我
 
那么深那么黑的墙砖
那么高那么厚的墙啊
已经放弃了飞鸟
也挣脱孤岛
 
它们逃出大海
宛如超越了死亡和
漫长的孤独
 
只有我,此刻
站在空旷和高深之中
城墙啊,突然不想由此离去
3、18夜
 
 
 
《青苔颂》
——游岳麓书院
 
照片里,它们盎然四溢
从青绿到葱茏
抢着跑到我前面
 
南方正统文化缔造的书院
聚拢传统世界的魂影——
风吹的一瞬
后人兀自走神
 
我们向前看时
已拔不出它们落在身上的影迹
从上上个世纪开始
从子嗣和儿孙那里
已然带来了热爱,依附了眷恋
 
受尽时间的磨难
它们柔软的心
传递旧年的温情和
历史断裂的疼痛
那时,我不知郁结在心里的是什么
 
生动的春日
梅雨已经过去
只有它们活着
我看到一只只幼小的触手
抱着,拉着,温暖我
 
一遍遍,我流连在那些阴影里
和那些无法言说的破损中
4、9中午
 
 
 
 
《车站》
 
我喜欢现代建筑
余留的空荡感
 
那人沉默不语,足够宽大的
无人区,大理石地面反照
闲谈男女的身影
 
他从此地离开
从一个站台到另一个
没有多余的言语,没有踏空的遗迹
 
他经过的地方
那么静,一声咳嗽沉入胸底
一口痰涌起又咽下
化成自嘲与无奈的气流永沉地下了
 
在未来,我们回想过去的风云
在波涛汹涌的地方
悲情和绝望都降下了旗帜
 
最后,只剩下干净、深沉
反影强烈的场所
我们暂且称它为车站吧
 
它把你带走,也许还会再带回
我经过,不能多看一眼
 
09、4、9午
 
 
 
《春光颂》

飞腾不已,鸣啭不歇的小鸟
还有,几乎是一夜之间
绿遍全身的百年老槐

参天的枝叶,暗转流连
看到我小时候向乌黑的树干攀爬
身影被枝叶吞没——
多枝的高傲的大树啊
遮蔽了我童年以来的所有岁月

也许我一直紧攥每一片嫩叶
不让它献给苍天,给无人明晓的热爱
 
09、4、13
 
 
 
《飞奔雨中的僧侣》
——致陈先发摄于大雁塔的某相片
 
作为年轻的僧侣
他们半露臂膀
在雨中
在松柏之间
 
寺院大门在何方
我看不清楚
站在高塔
透过那个镂空的间隔
向下望时
我的孤独不知藏于何处
 
被拍下那一瞬的苍茫时
眼泪又几曾涌出
如现在一般
如无数不可回望的注目
4、22日夜
 
 
 
 
《人世间》
 
春末的阳光照着屁股
清浅的温度,舒适的抚慰
似乎没有更多忧愁了
 
楼下那对小狗
依旧瞪着大眼朝我汪汪
问题是,在看到我时
大的要歪脖细瞅
等小狗前来一起叫喊
 
它不许小的嚷
小的叫一声,大的咬它一口
我多停留一秒它们就兴奋一时
哪怕到了地面
它们的脑袋仍挤出栏杆朝我呼喊
 
听它们叫着,走在老街
这么好的日子
多么不像是真的
09.5
 
《看巴比松画派油画:日光下的乡村路》
 
此画让我发现一个真理:
这世上到处都是我熟悉的环境
无论哪个纬度,哪个半球
 
所有的风景都占据我的经验——
那小径,那山坡。吃草的牛羊,
土质疏松的沟渠大坝
 
正如眼前这个阳光充足
树木蓊郁的法国南部乡村道路
那个背负阳光,穿戴鲜艳
背向我们远去的女孩
就是二十多年前的我
 
那时我在山西老家念书
那个周末,我从寄居姨妈家的镇上回故居
在黄土高原的山地间行走——
离开故乡七年后,我第一次回乡
 
那个下午
也是这么灿烂的光
照耀着我一个人
 
只有两侧的山峦和树木陪伴
白云围绕山尖
仿佛像真的使者拉着我
向太阳的中心
那个时间那段路途
 
只留下我的背影
在漫山遍野的温暖春光中
和那看来让人无比恐慌的山顶小庙
以及飒飒作响的松柏
都在重复着无尽的呐喊
 
09、5、9
 
 
《中年的丝绸》
 
我喜欢喝茶
这是中年开始的事——
喜欢穿布衣和平跟鞋
看简单的文字
交流最普通的情感
常常一声不吭
 
偶尔化妆
那是我意识到青春已逝
我并未完全接受所处的境况
将自己向内隐藏
 
看到那幅画,我心里暗自惊叹:
一个穿丝绸中式衣的女人
闭目躺在漫飞的花絮中
没有光阴的阻隔和存在的局限
那是没有人能懂的自在和宽心吧
 
我看到了我
我的中年,我本该的样子——
青春在时间中重叠
年老还未降临
时间的沟坎
其实很窄啊
一步就迈过去了
 
09、6、4
 
 
 
《瑜伽日》
——兼致阿九

很快我就确信了
这是重回丢失的家园的时刻。
 
瑜伽日,是为着消除:
消除紧张的思想和绝望的肉体
消除时间之别,生死之差
 
瑜伽日,带我去看望惦记日深的友人
十字路口徘徊的苦难者——
用我扭曲的身体承担你的一部分煎熬吧:
 
每一个反转的体形使你谦恭再谦恭
让卑微的你懂得卑微
 
弯腰屈体,向地下俯冲
灵魂在不远处,它看到了你
看到你解散了盔甲,消除了阴郁
 
仰天,脖颈和四肢前伸
正前方的光啊,已经够着了你的祈望
请你向前,再跳一寸吧
 
瑜伽引领神灵,声音愈加轻微,
呼吸也已没了方寸
 
此刻了无心欲,那是属于天堂的温暖和明净
你大概也能释辨得清
09、11、28凌晨

雨中太清宫》
 
修道多年,我的先生
他到家了。
我也同样,感到亲切、愉快。
 
我们在老君殿认真叩拜、观看、谈论
心神凝定
我注意到,我们进来前外面没有下雨
在殿里大雨如注
 
唰唰的雨淋漓在天井间
那一瞬,我感到老子的形魂飘动
道学的无边定力——那些神秘的隐动
都是凝聚的心
 
后来,我们跨过门槛出去
雨已停歇
一切又复归混沌迷茫
 
问询着来到丘处机的殿堂
(先生说,也只有他和老君值得我们看望)
如此反复
在门槛间穿来穿去
像在尘世浮来浮去
 
09、8、20 沈阳
 
 
《太极鹤》
 
暂且称它为太极鹤
那是在湖边的早晨
 
每一日,我们在此打太极时
它的声音如期传来
 
秋天未去冬日未来
清风拂面也是温润舒坦的吹拂
 
南方最幸福的时辰炫耀它的优势
十二月,我们穿着短袖
对湖临风,吟风弄日
 
我们的心本不是被形所役
也渐渐能体验到自我解放的自由
曾经,那么迷恋哀伤,醉心孤独
 
再一次听到了鹤鸣。那是仙鹤的鹤啊
那声音空灵尖厉,刺穿湖面和山谷
进入我们心里
 
这空旷世纪里唯一的声音
宣誓一般
把身后的烦忧都抵押了
11.11.18
 
《Always》
 
是的,Always,黑和白在同一的半径内回旋
Always,他在这里等过你
那站立的孤独
将一直在你的记忆里保存
 
Always,那静静的落马者*从未
显示它们的超自然力
云,影子,树木,旧城墙上的青苔
河面不断变动的光圈,成年世界的倒影一遍遍沉入
 
哦,河流,这是我所在城市的星湖
我已无数次看到上述事实
很多路过湖岸的人
来不及扫射一眼自己丢失的影子
那包含了岁月的流逝,美好的一点点消亡
 
Always,我看着秋天的落叶潜入冬天的肌肤
无论来得多晚,在南方,这冬天还是要压过所有的幻象和抵抗
走到生死穿越的路线中了
2011.11.11
 
*注释:因自顾城同名诗歌题目
 
 
《喂羊记》
 
四只绵羊
并非著名的新疆细毛羊
是哈萨克山羊与细毛羊的结合
两只白的,两只黑的
白的大,黑的小。
 
深冬,从山上蒙古牧人处回来
只能圈养在院中的羊圈内
由弟弟喂养。
 
元月初回来,它们成为我时常接触的对象
给他们喂水,扔草,令它们见到我就咩咩地叫。
我把手伸在它们嘴底,任其舔食
温热的舌头穿过,令我神经震颤。
我报以抚摸,拥抱。
 
悲哀的事情难以阻挡。
一只小黑羊
特意买来,春节时供大家饕餮之用
主要是为远道而来的我老公。
 
每回喂食时,它生分地站在一边
是不合群,还是早知自己的命运?
悲哀日日吞噬它的肌体吧。
 
在它被宰杀的那一日
我没愿出来看它的死刑。
在屋内,我没听到它一声哀嚎
在场的先生和兄弟们也说,
它死得很安静,一声没吭
2.23凌晨零点
 
 
 
《院落的繁盛和空明》
 
秋天,这院子有些喧嚣。
蜜蜂和鸟雀
奔着果树和瓜菜
奔着重归天上的寥落
 
苹果不能落下。
远道而来的捕食者
主宰了它们的命运
 
它们献出甜蜜的味道以及
果脯里的香气
以及生命的最后
 
在阳光灿烂的时节
那些完好的果子
选择最合适的环境死去
被人们拾摘
剁成果脯,作为冬天羊们的食物。
 
灿烂了一个夏天
最后能与高入云霄的白云在一起
不回望空空空如也的大地
不再关心宗教的纠葛和战争
没有岛屿主权的强烈较量
 
深秋来了,
我看着白鸽和乌鸦以及灰雀与鸟群
那些无需名字的鸟啊
它们深知,自由并非触手可及
 
《月光路上的西部》
 
记不得何时的月光仍这么清澈
也不记得何时骑车走在月光下
 
清亮的马路
水银色被白羊树梢和
远处高高的屋顶覆盖
 
我踏车走在大地
没有前路的等待
没有催逼的焦灼
仿佛车子不在地面
我不在车上
 
我随清亮的月河
升腾起来了
天下的月河啊
过去走的四十年的路
都在盲目和黑暗中
 
我在向东方走
月亮也挂在东边
只有在西部
我们都是向着东面
 
看太阳和月亮
那升起的光明和热爱
9.2.23:20
 
《在西部:秋光吟》
 
天光突然升的很高
干燥的空气
碱性和矿物质严重的水
让手脚很快干燥起皮
 
一万里的清冽气流穿越身体
被净化过的太阳光线
照射出单纯的生活
 
大地,原生的大地
在秋天的盛景中
暂不能自行圆满。
 
我一个人坐在树下
苹果树下成熟的果子伴着我
直射的光在树荫外
 
回到少女时代
与闺蜜们一起
坐在树荫下
与未来进行秘密的对话
 
此刻,我的附近
只有公鸡偶尔的打鸣和
盯着我想吃东西的两只家狗
 
他们热切的眼神
直勾勾地看着你
除了与它们对视
这世外的生活
大抵被一点点分解了
12.8.31凌晨
 
《于深夜打坐》
 
深夜,光在窗外依稀闪动
那是星星的光
未灭的灯火的光
 
我微闭的眼眸里,芜杂繁乱
充满了茅屋或宫殿
人影与尘烟
 
很远处的狗吠声
变得清晰
在我的周围来回缠绕
 
但这是安静的声音
是身体的远方
世界尽头的呻吟
 
曾经,很多声音
那么繁密地向我索债
不断扯乱我,勾引我,压迫我
我乐在其中,
也纵性暴怒。
 
现在,他们离我那么远
所有的有仿佛是一瞬间散去的
他们围聚,再一层层损灭
2012.10.22上午尼勒克家中
 
《雪,定有一滴化进我心》
 
边陲的雪,一下就是两三天
直到将大地再次完整地覆盖
直到走在路上,如入深谷
 
雪中,不感到冷
没有人会打把伞冲进雪幕
却甘愿披身雪
 
一步步走在几十公分的雪路上
仿佛披一身棉被
绵软而踏实
 
这路上的人
也会伸出手来,像我一样
握住一把雪?
 
这雪慢慢融化
我相信只有一滴,至少一滴
与我的体温融合,并与我的情绪相遇,
最后它快乐地化了,快乐地进入我的身体
顺着血管,走进我的心
12.2.22夜
 
 
《我站在镜中》
 
我很快想起那个同样的镜头——
我在镜子里端详自己
 
对女伴说,我有时觉得自己很好看
有时觉得难看
她说她几时都觉得自己是好看的
 
二十多年后
我完全看不到当年那个镜中的自己
我看到另一个人,却是我与她在一起——
坚定中叛逆,逃跑中回归
我被她架空还是她将我隐藏?
 
今天,我很想对十九岁的我和女伴说
我大概能看到世界明亮的部分
感到混沌过后的自由
 
但我无法说出理由
这是几十年苦寻无门的结果
也不能说,这仅仅是一个虚妄
13.1.23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