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致雷蒙德﹒卡佛》及其他 (阅读831次)



■ 致雷蒙德﹒卡佛

如果还有什么可以指责的话
那定然不是命运伸出的最后一根手指
袖子里空空荡荡,那在早晨写下的
文字,在另一个早晨
它会投下阴影。会说话的墙
跑来跑去,不做梦的影子也停不下来
光线里有酒杯碰撞的声音
一个人,正举着被偷窥的灵魂
擦拭那副混沌的肉体
这世间的见证者,都不会轻易说话
真的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不信可以问问逆流而上的黄麻鲈
时钟指向正点,流水中会有
漩涡,它们都避开了
我们没有。我们有野心
有留给后世的一块块斑驳的光影
看见如此景象的鸟儿是不叫的
而在街角的某个商铺里
人们还在议论,我长得像谁
他们所借用的形容词不是模棱两可
而是千真万确,是绝无仅有
2013.2.15

 

■ 大象之诗

再看一眼丛林,在非洲南部
雨季过后,狒狒的手臂又伸长一些
鲸头鹳飞越长河,落日里
只有那群大象可以一次次抛却
归途。那里的土著居民说
“大地上只有一种足音
可以让白鹭花闭合
让扑食的豺狼,伏于阴影之下”

当我写下“大象”时就后悔了
活到现在,我从未亲眼见过它们
我摸到长鼻,摸到象牙
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有庞然大物
在我的梦境里吼出声来
可是,我的丛林归于人间腹地
那里的动物狡黠凶猛,一只大象倒下
我知道,屋脊上都有死亡的气息
2013.3.22

 

■ 那个正在修剪枝叶的人

出生的那一天起,世界就这样
太小的东西要把它撑大,过高了
就要让它变矮。那个正在修剪枝叶的人
也这么想,从一棵盆景
到繁密的树,该剪的就剪掉
免得横生枝杈。接下来或许是身体
种族,国家,要井然有序
不能有多余的气味。我母亲说
这世间所有有着统一形状的东西
都不会是天然的,自愿的
问日月,它们不明白;问风
风已吹过屋脊。那个正在修剪枝叶的人
此刻,他的工具已收藏腰间
地上是断枝和碎叶
心想,几十年都过去了
我现在到底像谁?看上去
有模有样,晨光中可与善者同行
黑夜里,又偷偷长着坏心眼
最为糟糕的是,每次走进人群当中
我就会想起那把大剪刀
一些人已倒下,而我左躲右闪
感觉就剩下那副坚硬的骨头
2013.3.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