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丁燕诗歌《母亲书》 (阅读767次)



 母亲书
 
(1):更小的心脏
 
我是小小的母亲,在我圆润的肚腹
折叠着一些细小的骨头和血肉
 
我是最小最小的母亲
我的睡眠也是两个人的
 
如果我的血液加速循环,他也会紧张
如果我的身体弓起来,他便会凝成块石头
 
(2):那些女疯子
 
什么样的大手在掌控天空
什么样的眼睛在盯视人类
 
什么样的力量,将我的孩子推向毁灭
我不能让他和我的身体永远相连
 
到处都是水泥、钢筋、槽形板
都是昏迷、窒息和死亡
 
不见了,没有了,消失了,枯萎了
满街上,到处都是母亲唤儿的凄厉声
 
那根脐带就这样断了
女疯子披头散发,破衣烂衫,呼啸尖利
 
女疯子在夜间折断自己的骨头
眼里燃着蓝色的磷火
 
(3):震后,小母亲遍及世界
 
再幸福,也携带着阴影
再安静,也一地破碎
 
因此我不能仅仅只做我一个人
因此我还是她那被尘埃和泪水揉搓的梦
 
因此我要聆听那无用的呻吟
让自己的喉管也充满涨破的尖叫
 
(4):剩余的人啊
 
如果你没有勇气看那个女疯子
和她一起吃饭,让她躺在铺上睡着
 
那你所谓的健康和幸福
便是无用的灰烬。剩余的人啊,
 
你是灰烬;你的眼神是灰烬里的蝴蝶
你的蓝图是灰烬里的骨骸
 
剩余的人啊,你必须大声疾呼:
“要爱那个女疯子……”
 
(5):返回
 
“叶子要回到根部去腐烂
而我们也要回到那个错误的起点”
 
“让空气重新变得洁净。让水清澈
泥土没有毒素,屋宇坚实,目光柔和”
 
如果这是女疯子在夜晚在呼喊
连树叶,都羞愧得发抖
 
(6):我是小母亲
 
让我逐渐回复体温,有了皮肤,穿上衣服
默默打量这回归原位的世界
 
我诞生了我的孩子,我的母亲诞生了我
我母亲的母亲的母亲,也许是个树神
 
我知道鸟叫和婴儿的啼哭,都是欢欣的……
我正是那个母亲,从来都是
 
我知道闪电必将照亮沟壑
柔软之爱,必将在谦卑中重新复活大地
 
2008年8月于乌鲁木齐葡萄山庄
2013年4月再改于东莞樟木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