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今天看到飞蛾》及其他 (阅读829次)



■ 今天看到飞蛾

今天又看到飞蛾,没有我们想的
那么复杂。朝光亮去
整个儿扑在纱窗上,里外两个
世界,人的身体就是这样
飞蛾做的比我们要好
最简单的动作,狠命而决绝
如果这也算仪式的话
长不长翅膀,是否能飞到无穷处
那已经不算什么。可是
我们携带的骨架,有时硬
有时软,也愿花上几十年的时间
做同一件事情,在浮尘中
我们闪烁,黑与白,生与死
飞蛾定然也看见了这些
它们无计可施,只有那空气
是对等的,某个瞬间
那当中一只会成为我们队列的
一员,而离开我们的人
也有可能正从黑暗中回来
也有可能正扑在自家的纱窗上
飞蛾只在这样的时刻才显得
神秘,再也没有东西可以用来辨认
它的模样,它已解开束缚
在我们自身还不能确定是否
存在边界的时候,飞蛾
早早地获得了比死更高的形体
我们每个人都要死上两回
一次是断气,另一次被彻底遗忘
而它们,就在这两者间
冷不丁地扑腾一下,再一下
这意味着那未被说出的都不是
幻影,毕竟,在途中谁都有
禁锢之地,哪怕从未妥协
哪怕是飞蛾,或我们
2013.3.11

 

■ 这片小区已经空了

春天到来时,这片小区已经空了
一群麻雀喊来另一群麻雀
孤零零的抑郁症患者
站在石头堆里,大半个上午
她自言自语,如一棵会说话的植物

街道委员会的人前来视察
打着伞,太阳真的有那么刺眼么
更早的时候,小区里也有人这么问
现在他们搬走了,留下来的
还有看得见的光,看得见的阴影

很可惜的是,一段时间以来
夜晚在那儿总是空荡荡的
可是,成群的麻雀听到了敲门声
抑郁症患者痴迷于摇摆的灯盏
而我被黑暗牵引,追赶着另一个我
2013.3.19

 

■ 星 愿

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
天上有八十八个星座
地上有无数个家庭。从未有死去的
夜晚,只见那相互替代的脸
他们说到倒转星移,说到
一副牌里的大鬼,因它而改变的
局势。他们一个个蒙着眼睛
借东风,顺手就摸出
人群中早已闪现的尾巴
大犬座独放异彩,而天琴座
挂着泪滴。几亿光年都过去了
他们还在商量,是不是只有一个阶梯
可以怂恿眺望者往上攀爬
手持大鬼的人,还在迷恋下一场
游戏,如同无数个家庭要拿下
身体里的天空,这一颗
给那知恩图报的人,那一颗
挂在眉睫,剩下忽隐忽现的那些
怎么看,怎么都像游魂
他们一次次猜测,当人们
看得见属于自己的那一颗星时
夜晚的光芒难道真的有着白天的
味道?知情者是这么表述的
一副牌里也藏着无数张
脸,谁也不轻易说话,因为
活在茫茫人间,谁都不是那么容易
有时,躲于不起眼的角落
骨子里却渴望,如星星般璀璨
2013.3.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