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罪释放》及其他 (阅读843次)



■ 丽人堂

这是身体的建筑,你不能全信
也不能声张,身体有它自己的宗教
譬如美,那脸蛋和腰肢
每一位丽人,都守着我们必经的入口
从小女孩到大姑娘,到如花似玉
钟摆跟着摇晃,她们被养着
在光阴里,一层层地发亮
这时你开始用到计谋
大多数人也这样,半夜里梦游
去一座大堂,辨认那些眼神
被带走的后来都隐没人间
剩下的尤物,我们的手够不着
喊冤,如点蜡,最后都成一场幻影
命里注定是这样,丽人们
各有所属,我们唯一不足的是
与春风谋面却不懂春风
看得见身体,却恐于身体的下一次
出走。而这,才是建筑的黑暗
丽人们一辈子所做的事
也许只有一件,你听好了
在赤裸裸的族群里,她们不愿被出卖
但渴求接纳,从头到脚
只有一个地方是听命于上帝的
上帝说“你的心在哪儿你的魂就在
哪儿,如果魂都死了
那副绝美的肉体,谁还敢要”
丽人们从不这么想,尤其是撑到
最后的那一位,她有自己的
传说,大几百年都过去了
她还活着,活在属于她的那个时代
偷窥者所剩无几,她只和君王
彻夜寻欢,而天下无人作乱
2013.3.13

 

■ 天底下的孔明灯

如果只放出一盏,那么天下
是否太平?这纸做的灯笼在深夜里
飞行,大地上有无数双眼睛
要它亮着,一直亮
亮到谁也不想发出声音
一个朝代,多少都带着点积怨
一个家庭也是
求安康,求脱险,老天哪
一定要长眼,黑暗中伸出的那双手
高官注定看不见,而显贵不在乎
你要为那火苗让路
给风指引,它们只想悬挂
天底下的孔明灯几乎都长着
一个模样,天底下所有受难的人
都有一颗疼痛的心
你要知道,这样的夜晚
也曾被包在纸里,用竹篾撑着
那几根枝条,形同剥了皮的日子
要到天上,到风也能扶住的
地方,它们开始攀升
像神灵一次次暗示的那样
纸都烧没了,地上的人还在
地上的人没了,骨头还在。所以
这天底下放飞的灯笼,它已被公开
用不着拼命追赶,它在路上
就等于光明从未消亡
2013.2.17

 

■ 无罪释放

回到我们当中的这个人
他有没有罪,天地说了不算
就要他自己说,对着明月,对着
妻儿老小,属于黑的
牢笼终将把它装下,要还白
他丢不了,自有其隐形的光泽
我们念念不忘的这个国度
山水有瑕疵,树叶有时可以倒着长
不拿刀的人会有血腥味
自由是一颗软糖,甜的时刻
总是很短。我们痛恨
被窝里放屁的人,把有说成无
把罪恶当作小小的失误
举着明晃晃的律令,背地里
深藏杀机。可怜那受伤者
身体有了窟窿,泪水也填不满
回到我们当中的这个人
他有替身?还是说,他有
不可示人的秘符?
即便犯了罪,脱下那副躯壳
他又来去自由,有如飞禽走兽
当然,这仍算阳间的事
可在阴间,鬼魂是有仇必报的
我们历来深信这一点
毕竟在那个地方,含冤的人
都不需要求生的路,即便睡了
也还努力睁着愤怒的眼
2013.3.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