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印石》 (阅读601次)



《小调·印石》

——致金石家李立、虢筱非

1

我桌上摆放一块印石,青灰,无钮
摸上去沁凉,润泽
暗夜里,我坐在桌前
仔细抚摸,仿佛它可以把我带进
石头密质的内部,那里面,硬而冷
如果更敏锐一些,可以
把触觉再深入,深入到它原生时代
感觉它形成之初熔岩的沸点
它内部是黑的,却比此时的夜晚
黑得纯粹——
这个城市的夜
让我忘记了黑的原色
它黑得如此冷,如此润,黑得如此自在
好像,事物本应如此
我的手指在它身体上抚摸
仿佛触及到黑与冷源头的冰点
它的冷,理性、柔和,抚摸着我,以及
窗外灯光浮动的暗夜

2

这块印石,来自某座庞大的战国墓
墓主人是一位显赫的诸候王
一双粗糙的手打开地表,把它从石山取出
切割成方砖,砌进墓壁——
它看到建墓的全过程,工程浩大而精细:
墓里有日月、山川、田亩,有尘世的一应用具
显示墓主人对权贵与生死的留恋
它看到墓主人隆重的死亡仪式和殉葬人畜的鲜血
巫师们跳着奇怪的舞蹈为他安魂
而这些都没有用,它看到墓主人
一点点消失,在黑暗里化为尘埃
直到某一天,又一双手又把它取出来
在飞转的钢轮下切割成一小条一小条的印石
它在飞转的钢轮下,火星飞溅
在切割的疼痛中拥有了温度
——它被埋没,在泥土里经历了漫长的黑暗
坚硬,潮湿,冷静,而似乎
只有疼痛,才能让它感觉到当初的沸点

3

此时,窗外是癸巳仲春
城市夜色,飘浮着汽车马达声
社区里的窗子,透出时代精神的橙色灯光
他们看电视,聊天,打麻将,争吵
在计算器上反复核算收入和支出
只有这方印石是冷而硬的
在灯光下泛着青灰的光,这光源自
黑暗时间在它身体内部的结晶体
我们永远不可能完全打开它的内部
——它是无穷尽的可分割的物质
它身体的每一处都独立于整体
即便只有一小块,仍是这光的光源
我习惯在黑暗中与它对话
让它冷而静的硬和青灰之光抚摸着我
我知道,我是多么需要这种抚摸

4

而它的内部是透明的——
我试图打开它,刻上应有之物的
姓名和图腾(而石头的语言是无语言)
当锋利的刻刀冲切进它的表面
石末和石屑溅起,拂开碎片
可以看到它的透明的质地,像是棱镜
可以折射直射光,以及
窗外城市上空漂浮的霓虹灯光
把光分解,过滤,在另一面投射七彩
包裹着的透明的精魄
里面有最原始的生物化石
清晰可见它们的头、尾、翼和腹部的气孔
原始的自由状态
没有语言和文字治下的大自在
它们定格在石头里,没有时间,也无需光
黑,是最大的自由场域

5

印石的冷与硬,将我一点点打磨
不仅是我之前,不仅是今夜,不仅是我以后
我不想在石上镌刻不朽的姓名与图腾
只试图在刀石交错中得到刀石交错的自由
并返至印石形成的原初状态时的熔岩沸点
把那种热,在冷与硬的砥砺中
以刀石相错后的线条呈现
它是冷却后穿过潮湿黑暗通道后
重返原初的秘密通道
它是孤独与孤独的神遇
是石上起舞的大匠之心
——是的,我们并不会真正冷却

         2013年4月3日 于长沙金马路

汤凌的果林BLOG:http://blog.sina.com.cn/tangling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