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2013年的诗 (阅读959次)



赞美诗
 

草莓一样甜的
空气

雪一样
干净的冬天

我从远方
回来

从各式各样的人中
各式
各样的生活中

如雕像回到泥
夜,走向黎明

静静等待,一双小手
把我重塑



光线

是光线
令细小的事物
有了呼吸
使未来
有了距离

当我们从一棵树
走向另一棵
我们可以看见
蚂蚁
陌生人

和村庄

也可以发现影子
和灵魂

 

雨季

夜里我们做梦
白天和老人一起

可远处的梅花还是开了
油菜花也开了一些

坐在故乡的门槛上
我们和小时候一样,无所事事

时光漫长、空虚
仿佛我们就此可以死去

我们知道:有时,等待是必须的


 

乡村

乡村,不知什么时候
一下就老了。像被什么激荡后
留下破旧的房子
和沉默的老人

寂静的阴影在四处飘荡
天空因此更加明亮
没有人相信,它最后——
会和我们的记忆一起消失
 

 

 妹妹

你帮妈妈种蘑菇
六点给七岁的弟弟做早饭
七点送他上学

你在远离城市的山谷
有时把播放器声音调到最大
那时满山回荡着优美的歌声

你洗衣服的时候
偶尔会呆呆看天空
洁白的云像一个个蘑菇

你十八岁。从不说
未来和梦。现在的样子
仿佛就是你全部

除了家人,你唯一的朋友
就是跟着你飞跑的小狗
它老喜欢咬你的小碎花裙

 


 乡下早晨
 

 
麻雀欢快。风,
像母亲的手拉开纱帐。
邻居们端着碗,坐在门前吃早饭。
小狗绕来绕去
 
晨光中田野宛如婴儿悄悄生长
流逝的每一秒
都可用手指轻轻触及
像流经身体的每滴血
感到重量
 
人们从不孤独。早餐后
他们会从各自的房子里出来,往山上田地里走去




雨中

下午,儿子睡得香甜
我轻轻走到窗前
窗外下着雨。细细雨丝
像垂挂下来的帘子
父亲只身一人,站在院子里
忙着给丝瓜搭架子
他背对着我
没带雨帽,也不披雨衣
满头银发和蹒跚的身影
特别孤单、刺眼
但专注、满足
一定满心想着
等孙子长大一些
刚好可以吃到
成熟的蔬果
想到这些我不禁偷偷
流下泪水
哦,父亲,除了你
我们不知家里的蔬果
是怎么种下的
又如何生长?透过泪眼
我转向尚未满月的儿子
更觉羞愧——以后,我将给他
一个怎样的雨中?



 梨花谢了
 

三月过去,梨花谢了
父亲越来越老
隔壁小芳家多了十条小狗
一条死了。六条被人拿走
煮着吃了。
后排的邻居
前天夜里被盗
少了两条中华
和一辆新买的电瓶车
昨天下午
小舅妈跳潭走了
她卧床不起几十天
整个三月
我在乡村呆着
乡村缓慢的时光
使发生的一切
极其荒谬
又极其自然
我正慢慢被改变
甚至有一种多年从未有过的
诚实和平静。

 


洗澡

 

以至于总想抓住什么

犹如我们一生。我却喜欢

在水里你无依无靠

手舞足蹈。你这时会

紧紧抓住我

我则会用另一只手

压在你胸口,你也就

安静下来

我知道躺在水中

 水会使你干净

快乐和自由

赤裸裸没有束缚——

也只有洗澡你才能得到

而我喜欢你抓住我

那样我也就抓住了你

也感到那小小的爱

 

 

 

山中

 

父亲和哥哥带着草帽给杨梅施肥

一个除草施肥,一个修剪枝叶

我打伞站在山腰。雨轻轻落下

我不看他们时看见林中杜鹃开了

还有很多不知名山花一起开了

白的、粉的,鹅黄的`````

四周除我们仨,除了雨

一切静静的。我几乎看见

轻轻移动的白雾,以及

脚下涌出的草叶香气——

我从未想过,流浪多年之后

还那么热爱这片土地

甚至比以前更甚,更清晰

而它在我感动瞬间

也宽容地将我拥在怀中。犹如母亲

她已离开八年了

 


致田野

从未像这个春天这样长久地把你凝视
在孩子熟睡后看你从早晨天空中走下来
在墙角在路边在堤岸举起一棵棵树
像从不消逝却被我们遗忘的梦
当我抱他来到九点的阳光下
你把绿色的风山中的风河上的风
带草叶香气的风远方的风
世上所有的风温柔地吹向了我
自己变成明晃晃的一片海
云和鸟儿就是白色波浪和飞溅的浪花
我从反光中看见
忧郁的心原来还可以如此明亮
当它们带我走进夜晚
我惊奇黑夜里也能看见你
在孩子熟睡后
我静静伫立窗前
橘黄灯光使我和我的影子
一直走向你
走向你的深处
你的深处有茂盛的植物
和奔跑的小兽
有坟墓也有死亡它们
有我在人群中苦苦追寻
却从未获得的自由与平等
重要的是
你容许我直接跳过
下午和落日黄昏
跳过背叛你的时光
如这些年辗转于他乡
对你长久的忽视
你却以宽大的胸怀平静对待——
我在这个春天对你长久地凝视
并回报我同样深情的目光
即使在黑暗中在我背转过去
就像伟大仁爱的母亲

 


繁星

——给夫人及幼子

群马远去

我情不自禁穿过浩瀚夜空

无限接近你们的呼吸

和梦里的转身

 

雨下着下着

雨下着下着
不下了,挺没劲的

人走着走着,走上弯路
不是绝路,挺没劲的

绝路可以绝处逢生,弯路给你一线希望
却一直将你往死里拖,挺没劲的

你哭着哭着
不哭了,挺没劲的

我们爱着爱着,不爱了
反目了,挺没劲的

小人物突然成大人物了
大人物突然成阶下囚了,挺没劲的

结婚了,离了
美梦做到一半,被惊醒了,挺没劲的

仗打着打着
不打了,挺没劲的

恨一个人,他还经常到你梦里
爱一个人,打死她她也不信,挺没劲的

发个微信,坐牢了
很快被放出来,挺没劲的

计划好的事,突然变卦了,挺没劲的
你说是奇迹,人家习以为常,挺没劲的

风景看着看着,不想看了。有一天
又还想再看一看,挺没劲的

远方住着住着,就成故乡了
故乡想着想着,就成异乡了,挺没劲的

诗写着写着,写不下去了,写出来发现
不是自己想要的,挺没劲的

挺没劲的时候,就想死掉算了
死掉,挺没劲的

 

礼物

不是你我们不会
穿过城郊这片荒野
步行四公里去镇上的公园
那里有你没玩过的秋千
滑滑梯和跷跷板
不会看见金黄的梧桐树
在路边向我们递来
一张张久远的明信片
不会看见梧桐树上方的天空
清远而辽阔
小鸟飞过去后就更辽阔了
仿佛可以装下
一切思想抚慰所有心灵
不会遇到突突突开过来的
拖拉机扬起尘埃
瞬间拉我们回到儿时的场景
也不会知道无论生活怎么对我们
我们遗忘了多久——
大自然的礼物,就像母亲的爱
随时为我们准备着。我们随时可以打开


 偶遇
 
 
驱车在高速路上飞驰,一只白蝴蝶
缓慢地从车子正前方飞过
它很娇小。上下拍打着翅膀
忽高忽低。几乎是风吹着它在飞 
它如此悠然,漫不经心
 
虽然已是深秋,世界的转动
犹如滚滚车轮。它没有受到任何惊扰
它安静深远的国度,也是我们的国度
 ——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

 



粮仓装满后

粮仓装满后
就把收割的稻田空出来
每次从田埂上走过
总有麻雀一样飞来飞去的心情
大地,也需要休息
需要赤裸面对苍穹

 

晨光吟

草地不再醒来。鸟儿叫声
犹如梦境挂在枝头
薄雾褪去。一切细微声响
牵动遥不可及的思绪
明亮的事物,在一颗露水中折射出
死亡和阴影


菊花

路边的菊花
在冬日迷雾中
像快熄灭的火焰挂在枝头
它快枯死了
但依旧燃烧着疯狂的金黄
它可能开了很久了
我也可能见过很多次



傍晚

你们去外婆家了
我站在昏暗的院子里
看升起来的月亮
和你通电话

四周特别静
菊花低头开着
父亲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里播着新闻

我浑身不自在
像背上什么地方痒似的
两只手抓不到
来回走着也没有用




赶鸭子

 

黄昏开车途中遇见
一位戴斗笠穿蓑衣的老人
在乡村公路上
赶着一群鸭子
那群鸭子在他的竹竿下
嘎嘎嘎大摇大摆地
整齐地
穿过路中央
我真想把车停下来
问问他放养的鸭子有多少
住哪儿
他的孩子呢
 
每天赶着鸭子
从河下游赶到上游
又会在什么时候
赶着鸭子
去集市把它们卖了
他这身穿戴
真让人羡慕啊
什么时候我们也放下一切
和他一样
专心致志地赶鸭子
他也有中国梦吗
回来路上我没想那么多
只突然想到一句:
他赶着鸭子,也赶着我们的祖国


 

 静物课
 
孩子们在上静物课
从苹果到芒果,到梨,到后面的
陶罐和酒瓶。它们占据各自位置
保持明暗前后的内在联系
 
而你扭着身子对一切保持兴趣
但无法长久停在某件事上
从树叶到鱼儿到鸟的叫声
你抓住什么,什么就动起来——
 
从我们的小木屋
到碧绿的湖水,水上的亭子
从草地上的小树,到后山,再到天空
从早晨到黄昏,到夜里的星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