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2年诗歌小辑 (阅读647次)



◎钓鱼岛
  
很热
很饱满,犹如一滴血
从祖国的额头
滴下来——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我看见了上帝
看见上帝,在一滴血里慢慢融化
慢慢融化
直至——
完全消失
  
2012-8-22


◎窗帘

拉上——
是一种声音;打开——
还是同一种声音
但在我听来
却是决然不同的两种声音:
“唰——”
(一种把阳光幽禁起来的声音)
“哗——”
(一种阳光奔涌、一泻千里的声音)
真要命!
——这简直就是一种无形的伤!
两种声音背后
隐藏着决然不同的两种面孔:哦,多么年轻!
这些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
也许,他们的体内
本来就阳光充盈
足以抵抗每一个寒冷的日子
也许,他们本来就是由一粒粒阳光捏成的一个个小人儿……
所以——
所以,当遇见阳光
哪怕是冬日里,薄薄的一层——
他们也会轻轻地低呼:拉上!拉上!
而我——
一个标本式的中年女子
一个被风霜染尽的意象
一个内心寒冷的词儿
面对阳光
总是忍不住——
央求他们:打开!打开!
快快打开,通向阳光,通向温暖的,每一条通道,每一扇闸门——
身为师者
那种近乎哀求与强迫的语气背后
有时,连我自己
也弄不清楚:究竟是羡慕、嫉妒的成分居多
还是——
忧伤的成分多……

2012-1-2


◎画地为牢

囚禁的
只是一个男人
作为人的那一部分
作为非人的
那一部分
藏在宽大的袍子下面
早已逃到九重门外
九重门外
狐狸踏雪
不是传说

2012-2-2


《》

青山已老——
她说。青山已老……
不肯老去的
是它的影子
它倒影在时间的流水中
越洗越青,越洗越翠
轻轻晃动着的
那道影子……

2012-2-3


◎丑石吟

此生——
最大的长处:丑
最值得欣慰的是:一直保持石头的本色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飞起来
叫飞石;跑起来
叫跑石;就算碎了,还叫碎石……
而最让人惊羡的是——
如果哪一天
重新回到火山的内部
成为岩浆的
那一瞬间,近万度的体温
能让自己,化丑为美
成为传奇

2012-2-4


◎回归

如此缓慢
又是如此决绝!一个算不得优美的“转身”
几乎,耗尽了一个女人
一生的光阴!
是罪过
亦是一种救赎
犹疑的刹那
劈头,一道圣光
仿佛自天际一闪
缓缓打开的
是一道窄门,缓缓关上的
还是一道窄门
住在里面的
只有一个词:自由
住在里面的
只有一个人:真我

2012-2-21


◎艺不压身

是的
艺不压身
压倒你的
似乎,永远是一些别的什么
譬如,私欲
譬如,美德
再譬如——
你和我
我和你,头顶上
轻轻
飘落的
一枚树叶……

2012-2-21


◎踏青

它不仅仅是一个词
更多的,是指一种心情,一种文化,一种境界
如此说来
它大概——
只隶属于古人
隶属于古代的文人墨客……
于我——
于今人,就是活得太累了
偶尔,偷空
到野外,透口气儿

2012-2-22


◎舅舅

没有一丝迹象
没有半点儿征兆,您就这样来了
舅舅!
仿佛从天而降
随您来的
还有舅母和两个表弟
您们,直直地看着我
一句话
都不说,一句话
都不说
直到——
最后离去!
但我——
但我还是读懂了您们的眼神儿
那眼神儿
那眼神儿,分明蓄满了痛楚与怨恨!
舅舅!
大表弟,死于非命!
二表弟,罪不至死!
但他们——
但他们都死了!都没有
活到三十岁
就死了!
您能不怨么
您能不恨么
而他们的死
而他们的死,又直接导致了您和舅母的离世!
您能不怨么
您能不恨么
舅舅!
舅舅!想说什么
您就说什么吧
哪怕还是那句:“命太苦!”
哪怕还是那句:“天不公!”
只是——
只是,不要这样
一句话也不说
一句话也不说,就离我而去!
天就要亮了
舅舅!天就要亮了
您们倏忽而来
倏忽而去
让我——
猛然顿悟:明天,就是您的忌日!

2012-2-22


◎哦,祖国,你信么

他,一直步履从容
衣冠齐整
款款——
款款,从两千年前的西周走来
不知——
不知,从什么时候
步伐
开始加快
后来,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以至于——
一路狂奔起来
是啊
他不能不狂奔
他的前后左右,都在狂奔
他周围的人
都在狂奔
他不能不,一路狂奔——
他跑啊,跑啊
跑丢了礼帽,跑丢了长衫,跑丢了内衣,跑丢了内裤……
现在——
现在,就连硕大的头颅
也跑丢了;就连名和姓也跑丢了
只剩下——
只剩下,一具无头尸
一具赤裸裸的无头尸,在狂奔——
在通向西天的道路上
一路狂奔——
哦,祖国
祖国——
——你信么

2012-2-28


◎在三月

如果一个女孩
拒绝发绿,拒绝发芽
甚至,拒绝开花
你不必惊讶
也不必责怪
拒绝的背后
一定藏着秘密
打开秘密
安静的外表下面
不是伤口
就是绝望

2012-3-8


◎仙人掌

斟酌了小半天
我还是决定,这样形容它——

植物也凶猛

整个中午
我小心地捏着它多刺的身体
给它松土
给它剪枝,给它浇水

说不上喜欢
也谈不是厌恶
只是觉得
真实——

和仙人掌一样
活得随意
而真实——

2012-3-17


◎迷,或者失

那片森林
真的,太大了!
完全可以说,欲望有多大,它就有多大!
欲望有多深,它就有多深!更不必说,途中的毒蛇猛兽,妖魔鬼怪了……
那么多人
那么多人,陷进去
就再也没有
走出来……
其实——
其实,摆脱的方法
很简单
只须——
只须,将耳朵
贴近自己的胸口
用心聆听
用心聆听——
你就会听到一个声音
低低地传来:回来吧,回来吧——
你是你的——

2012-3-18


《》

婚礼上
人来人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在一个女人的心底
轻轻,摇晃着
摇晃着……
往事的云霭,悄悄浮出水面
又悄悄沉入水底
在沉入水底之际
一个,又一个
小小的
蓝色漩涡
不停地旋转着,旋转着
直至,彻底消失
一个声音说:生活就是这样

——是的,生活就是这样

2012-3-19


◎下午五点三十分的太阳

一只断了线的红气球
一枚啃光了蛋清的蛋黄

——是谁家的孩子呀,这么顽皮?

2012-3-20


◎死过一次的女人

她是死过一次的女人
她是躺在产床上,被婆婆和丈夫判处死刑的女人
她是躺在产床上,在“保孩子”,还是“保大人”,那一页冰凉的判决书上,被婆婆和丈夫判处死刑的女人
按说,死过一次的人
对于世界
还有什么好怕的?
但是——
但是,她还是怕这
怕那——
譬如,一想到
杀害自己的凶手
竟然是自己的婆婆和丈夫
一想到,杀害自己的原凶,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她就不寒而栗!
而一想到——
自己大难不死,就对上苍
对这个世界
充满了感激
而且,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颗深深的感恩之心——

2012-3-31


《》

她确信——
随着一声枪响
应声倒地的
不是自己
而是一只在雪地上飞奔的千年灵狐
她也确信——
随着灵狐倒下的,还有一场大雪
纷纷扬扬地飘了五百年
飘了五百年呵
此刻,说停
就停了

2012-5-5


◎隔壁之远

隔壁,又传来了“噼噼啪啪”的巴掌声
我知道
那个瘫痪多年的病人
一准儿,又尿床了
随着“噼噼啪啪”的巴掌声
还有一声,接一声的叱责
与辱骂……
我不想说什么
也不能说什么
但是——
但是,我还是想说——
求求你
老婆婆,别打了!
再打——
有人的神经,就要被你打断了!

2012-5-16


《》

是安静
亦是抑郁
更是一种以毒攻毒……
如果——选择开放
那必是午夜,必是一个女人的体内
火焰
或者说,岩浆
裹挟着剧烈的烧灼感
从心脏
沿着血管,一路直抵你的神经末梢……
但它——
不是,蓝色妖姬
它是玫瑰——
只是玫瑰

2012-5-16


◎汗蒸屋里的女人们

是热带雨林气候
是桑拿天气
是一群跃出水面的美人鱼
摆动着美丽的蓝尾巴
在烈日下的沙滩上
直立,翻身
闭目养神
不要——
不要说那是大汗淋漓
那是一条美人鱼
体内蓄积已久的毒
在迅速,排出——
不要——
不要说,那是瞎折腾
那是一群美人鱼
对于生命
对于生存,对于这个世界蓄积已久的抱怨与恐惧
在滑入深水之际
迅速,排出——
而所有的轻盈与美丽
只是用来划一道弧儿
一道连接天堂与地狱,生与死的弧儿——

2012-5-22


◎那些花儿
  
举着小小的灯盏
举着最后的美
在大地上,静静地
燃烧——
  
旷野里的风
吹不熄它们
吹灭它们的,只有——
时间
  
2012-5-29


《》

山高——
并不代表皇帝远
你的皇帝
就住在你的体内
不论他醒着
还是睡着
你的一举一动
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论你哭与不哭
你的命运
都与他无关
惟一的愤怒
惟一的拯救,来自天庭——

那一声
晴天霹雳,不是在他的头顶三尺处响起
就是在你的体内炸开——

2012-6-29


◎另一种表述

用黑裹住白
或者,用白覆盖黑
都是政客们的拿手好戏
我想说的是——
“天下乌鸦一般白”
只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另一种表述
逼近真相的同时
童话
或者说,诗人诞生——

2012-7-5


◎回归

是时候了!
那些绳索
那些束缚,扛着冠冕堂皇的幌子
在通往自由,通往回归的道路上
与你兵戎相见
但你——
不动一刀一枪
一兵一卒
只以一种决绝的姿势
决绝的美——
你说隐身
你说让我隐身于一朵小小的雪花
那些绳索,那些束缚
那些刀枪棍棒
就“哗啦”一声
散落一地

2012-7-9


◎给你——

唉,如此粗砺的生活
肉体
乃至灵魂出血
在所难免!但伤口里开出诗意的花
却是一种意外

更让人
意外的是——
因为这花的缘故
你爱上了这样的生活

——是无奈?
——还是一种爱恨交加?

2012-7-18


《》

一盏灯熄了
熄在内心最黑暗的地方
一盏灯亮了,亮在记忆的最深处
但此时此刻——
那小小的火苗
更象微微泛红的刀尖
轻轻舔着黑暗的同时
将生命,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2012-7-20


◎昨夜大雨

整整忙了一宿
将这个世界,洗了又洗
冲了又冲——

唉,怪不得雨水如此之脏!

2012-7-31


◎这是一张老脸

这是一张老脸
“老”字下面,埋着风,埋着雨,埋着霜,埋着雪
埋着电闪雷鸣,风雨大作
埋着雨雪霏霏,杨柳依依……
而且,额头上的一道道沟壑
越埋越深;嘴角上的一抹微笑
越埋越美
但是,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爱
却怎么埋
也埋不住;怎么葬
也葬不了——

2012-8-1


◎放生

从菜市场
到邢侗公园,这条放生之路不长
一路
只能搁得下一句“阿弥陀佛”

从菜市场
到邢侗公园,这条放生之路很长
一路
挂满了欲望的红灯笼

从这头
到那头,一个女人
一个走在放生之路上的女人

将一盏盏欲望的红灯笼
一一摁灭
又将一句“阿弥陀佛”
默默颂出

——整整用了大半生

2012-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