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棉里藏针郑木胜 (阅读908次)



棉里藏针郑木胜
 
       郑木胜数十年如一日,坚持诗歌写作,早年官至正厅,依然孜孜不倦于文字,厚厚的诗歌选本一册册出世。他常常在会议之后,应酬之后,喧嚣之后,赶赴的途中,静夜中,总有走神的时候,出窍的时候。这种精神,在一定程度上鼓励过我和一些热爱诗歌的汕尾同仁。
      节奏平缓,语言软中带刚,是郑木胜的诗歌特点。他常以不动声息的诗歌语言拽痛读者,你痛了,才重视它,重新审视它。
 
《卖玫瑰花的女孩》
 
她很美,像怀抱的玫瑰
蓓蕾初绽,绿叶青枝
 
沿街叫卖
像三月燕啭莺啼
 
笑挂在脸上
泪咽进心里
 
点燃多少情爱
没有一枝属于自己
 
把自己也卖了
但她不是玫瑰
 
       这是一首关注现实,讽刺现实,又同情现实的抒情诗,隐含着诗人细微的洞察力和冷静的思考。诗中传递的信息,让人脑海中不时浮现某个街角、某个咖啡吧、卡拉场所,特别是九十年代,夜色中的广东沿海地区更是屡见不鲜。不知道小女孩的父母亲是怎么想的,大概发财致富冲昏了头脑,而利用年幼无知的学龄孩子向过往的人群或沉醉于灯红酒绿的男女兜售花朵,扮可怜或取悦于众,以达目的。记忆中,我同男友在咖啡厅热饮,女孩就过来说,大哥哥,你买一支玫瑰花给这位漂亮的姐姐吧。这种情况下,出于同情和碍于面子与表示,男方一般都是赶快掏钱。
       “她很美,像怀抱的玫瑰/蓓蕾初绽,绿叶青枝”,郑木胜笔下的女孩之美,花骨朵一样。比喻既简洁而又形象生动,“蓓蕾初绽,绿叶青枝”,少女的羞涩与可爱尽呈。
       “沿街叫卖/像三月燕啭莺啼”,“沿街叫卖”,本是令人感到辛酸的活儿,而女孩却以清脆柔丽的声音叫得那么婉转悦耳,隐含的意思是年幼而无知,正是这种年幼无知,让明眼人看着为之心酸。
       “笑挂在脸上/泪咽进心里”,不同的遭遇和场景,有了不同的笑容和眼泪,在逐渐告别懵懂的年龄,女孩已经意识到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
       “点燃多少情爱/没有一枝属于自己”,一年复一年,卖花的女孩到了该恋爱的年龄,还没有人向她表示过爱,而是看着的男女形形色色而过。
       “把自己也卖了/但她不是玫瑰”, 这是整首诗的点睛之笔,诗歌到此戛然而止,处理得如此干净利落,留下强烈的反思和久久难以平静的情绪。此时回头看第一段“像怀抱的玫瑰”,是为结束埋下的伏笔。年龄与职业的长期错位,将原本纯洁的灵魂扭曲,身体在扭曲了的灵魂主宰下陷入万劫的深渊。整首诗下来,描写了一个悲剧的命运,一个被放逐的生命无法决定命运到接受命运,以至坠落的过程。这两句犹如千万钢针,直刺读者身上每一处神经,令读者过目不忘。我认为,短诗能点到为止,又回味无穷,算是成功之作。语言柔中带刚,具有棉里藏针的力量,大概是最难得的,这恰恰是郑木胜的语言特色。
 
20133.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